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短简残篇
2011-03-05 21:00 发布
文学 / 文学
1485
0
0

(五)

老鞋匠来我家两年了,日子规律又平静。

我妈总是把望子成龙挂在嘴边,她留我一个人在家学习,自己出去串门子,说要给我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尤其是周日,她下禁令不让我出门,好郁闷呐。我总是在周末请求老鞋匠早些收摊回来,我也很奇怪他那么爽快就答应了。我们便在他的屋子里闲聊,学习一天了,总要休息一下的么。

其实是我一个人在家闷得想说话,我就喋喋不休的给他讲我们学校这个老师、那个同学的笑话,而且我很善于胡编和运用夸张的手法讲故事。老鞋匠听我讲故事特别认真,一直盯着我生怕漏了哪个细节,他跟着我一起笑,像个老天真,跟平日显得沉默的老鞋匠判若两人。有一个人这么有兴致地听我说话,我有被关注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要是讲给我妈听,她定然会是一句“一天到晚瞎操心,快好好学习去!”瞪我一眼,不睬我。我爸不在家,她特别怕我学坏,所以对我很严厉。

“辛大爷,我给你讲那么多我的故事,你怎么不给我讲讲你的事?”

老鞋匠楞了一下,表情顿时显得沉重。

“辛大爷,要不讲讲你小时侯的事,一定挺有意思的吧!”我突然意识到老鞋匠可能想到了他的儿子,赶紧用“小时侯的事”引他转入一个轻松一些的话题。

老鞋匠朝我淡淡一笑。

“我小时侯像你一样也是个读书郎呢,父亲是个商人,家境富足。那时我常抱着书本给家里的佣人们念书听,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就是觉得很得意。十二岁那年我父亲突发疾病死了,他最亲信的朋友不顾及当年的情意,耍着花招骗走了我们家的财产。我母亲只得变卖了房子带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人到乡下过活。我再也不能到学堂去了,可是时常梦到在学校的情景,一醒了就觉得惋惜,想再闭上眼睛背着书包去学校。”我恍惚间明白了老鞋匠愿意听我讲学校的事的缘故。

“田里的活儿我也不会干,我们兄弟两个一起去了附近的一个采石场,有一年夏天,特别干旱,草都要枯死似的,山石也不牢了,时常滚落。我的右腿被滚下来的石头砸伤了,我成了跛子。

“老天爷让我来这世上干什么,什么不幸的事都让我赶上了,跛着一只脚我还能干什么?一个男人不能干重体力活儿,就相当于一个废人。我都没有勇气活下去了,总不能坐在家里等家里人养活我吧?可是我也下不了死的决心,于是离家出走,赌一把,是生是死由天定了。

“我没有目的,没有方向的走了几天,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实在撑不住了,倒在地上。醒来时躺在一户人家的炕上,我到了一个小城,一个老人救了我,他是个鞋匠。他孤单一个人,听了我的事收我作了徒弟。学徒两年,我觉得我又找到生活的希望了,我修鞋挣了些钱,我不再是一个废物了。我回乡去看母亲,她因为我失踪一病不起,去世一年多了,我是个不孝的儿子。

“老鞋匠对我有恩,我们像父子一样相依为命,我又回到小城,回到老鞋匠身边。再回乡就是我妹妹成亲的时候了。”

老鞋匠说到这里嘴角翘了一下。

“我在村里遇到一位愿以身相许的姑娘,像我这样的跛子,又穷,二十八岁遇到这么好一个姑娘也算老天的恩赐了。婚后,她说看到我在妹妹的婚礼上写礼单,喜欢我的这么一点书生气和一笔漂亮的字。我虽是个鞋匠,她却让我每日都穿戴得很干净很整齐。她说我本该是个读书人。我们一起照顾老鞋匠,像对待亲生父亲,直到他离世。

“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村子,一个人心里的家只属于一个地方,不论离开多久,去过多少地方,也会想念。再往后我们有了一个儿子……”

“袁满,去哪儿了?”

我心里一颤。哎呀,我妈回来了!真是要命,正听得有兴致呢。我赶紧冲出老鞋匠的屋子,谎都编好了,就说去上厕所了。

(六)

没有听完老鞋匠的故事,我心里特别堵,就像一条唱歌的小河流突然断流了。可是偏赶上月考,忙于复习功课也没有空闲去找老鞋匠。

好不容易挨到考完试,放学我就奔向老鞋匠的屋子。往里一看,多了一个年轻人,头发剃得很短,这年头谁还留这种发型?太土了吧,就像……噢!我恍然大悟,是老鞋匠的儿子出狱了。他们也看到了我,老鞋匠告诉他我是房东的儿子。年轻人给我开了门,对我笑了一下。他长的像老鞋匠一样书生气,戴了一副银色框的眼镜。

“进来坐吧!”

“哦,不了,那个……我回去复习功课去了。”

我转身跑了,我见到陌生人有些紧张,尤其他还是刚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人。

可是好奇心这种东西,让我安生不下来,吃过晚饭我假装在院子里闲溜达,溜到了老鞋匠的窗边墙根下。

“爹,你非要回去吗?监狱的教官看我有文化,表现也很好,已经推荐我到煤矿上工作了,就是清水镇的那个煤矿。”

“儿子,爹从来都信任你,经过这些事,你也更成熟了,好好干吧,咱们的村子这几年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得回去看看。”

屋里一阵沉默。

“爹,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我们父子俩能在一起多呆几天吗?”

“当然能,爹也好几年没有好好看看你了。”

我不大喜欢听人拉家常,没有精彩的故事我也懒得听了。不过听起来老鞋匠要走了。

老鞋匠一周后离开,临行前向我妈和我告了个别,我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听完老鞋匠的故事。这一周我和老鞋匠的儿子也逐渐熟悉起来,我叫他辛大哥。他常陪我打球,和我聊天,最主要的是辛大哥帮我复习功课,我成绩进步了,我妈也就不大反对我们一起玩了。可是没过几天,辛大哥也要走了,他要正式到煤矿工作,住那里的单身公寓,他临走给我留了地址,他说我有事可以去找他,我们是哥们儿。(未完)

0
郭争艳
新手上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全部评论
0
你可能喜欢
《逆行西山人》
美术
218
2
2
王玉荣
2021-4-13
又见平城(手机摄影)
摄影
44
2
1
周小艳
3 天前
西山生态园
摄影
2232
3
2
秦爱民
2021-2-9
山西晋商博物馆印象(手机随拍) ...
摄影
212
2
1
付立荃
4 天前
春到守口堡古长城(组照4幅) ...
摄影
258
5
1
刘志刚
2021-4-2
四川阿坝州毕棚沟印象
摄影
117
1
2
付立荃
2021-3-29
人间四月尽芳菲,莺飞草长满目春 ...
摄影
209
5
1
武春香
2021-3-28
四川省阿坝州牟泥沟二道海子印象 ...
摄影
165
2
1
付立荃
2021-4-26
参与交流,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0351—6211659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
参与交流,
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
0351—6211659
24小时:全天不间断的商业、科技、资讯热点信息,及时为您推送。
精选:提供知识与经验的独家专享,创造价值与私密的深入社交。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