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短简残篇
2011-03-05 20:59 发布
文学 / 文学
1915
0
0

断简残篇

(一)

我家有两间朝东的小屋,里面堆了些家里不常用又不舍得丢弃的东西,诸如:残破的桌椅、水缸、木板之类,算做是库房吧。大概是三年前,有一个过路的跛脚鞋匠来讨水喝。他问这里是不是清水镇。我妈告诉他这里就是清水镇。他显得有些兴奋,说打算在这镇上找间房子住下来。说话间他看中了我家的库房小屋。我妈觉得可以把那些杂物挤堆到一间小屋里,腾出一间租给鞋匠。像我家这种朝东的小偏房一般是没有人要租的,租金也会很便宜。

那鞋匠六十岁上下,头发白的多,黑的少,相间在一起一头银灰色,让我觉得像是某种动物的颜色。不过,这跛脚的鞋匠一看就是个勤快人,一件旧的中山装,洗的很干净,深蓝的颜色表面泛着一层摩擦久了的白。

(二)

老鞋匠果然很勤快,每天早晨都早起帮我家打扫院子。我爸常年在外地工作,我上学顾不得(好借口,呵呵),我妈一个人也常懒于打扫的。作为回报,我妈包了饺子让我给老鞋匠送去,我第一次参观了老鞋匠的屋子——我家原来的库房。

老鞋匠把窗玻璃擦得很亮,我妈拿给他用的木箱、桌椅,或旧或残,老鞋匠却把他们擦干净整齐地摆放好。

我在老鞋匠的床边坐下,意外地发现他的床头放了一只木箱,比修鞋的工具箱略小一些。这只箱子不是我们家的,我从未见过。小箱子上面还放了一支粗笨的钢笔和一瓶蓝黑色墨水。

“辛大爷,您还写字呢?”我问。

“啊,有时候需要写几个字。”

“您这箱子里放的什么宝贝啊?”

“这里有我最珍爱的东西。”

老鞋匠嘴里嚼着饺子,随口应了几句,并没有让我看箱子的意思。真没劲,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保密呢。

可是我发现我没事的时候开始惦记老鞋匠的那只箱子了,人都说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好奇心强,我是如此渴望了解那只箱子,渴望了解老鞋匠的秘密。

(三)

老鞋匠在这镇上,很快就红了。

老鞋匠修鞋比别人收费高,起初还有人跟他砍价,埋怨他,说他新来的不懂这里的行情。后来找他修鞋的人越来越多了。手艺好,没的说,补得鞋子不开胶。清水镇有座煤矿,矿上的工人工作都穿雨靴,时常有人来补雨靴,老鞋匠很有市场。

人一红传言也便多了,虽然老鞋匠只是每日坐在街口戴一副深蓝的袖套,膝上铺一块脏兮兮的油布低头修鞋,可关于跛脚鞋匠的故事还是或多或少的流传开了。

听说老鞋匠名叫辛品正,是从离这里很远的一个村子里来的,到这里找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原本是很出众的,大学毕业就进了什么大公司,而且职位越来越高,后来因为受贿被判刑三年。就关在清水镇的劳改所里。还说,有人看到跛脚鞋匠到监狱看望他的儿子了。

(四)

老鞋匠的木箱之谜后来被我发现了,可是觉得有些失望。

那天,我因为考试考得很糟在学校疯打了一阵篮球,发泄一通,回家晚了一些。进院,路过老鞋匠的窗,正好看见老鞋匠打开那箱子,都是红旗本,平平整整的好几摞。他拿起一本在上面写了一行什么又放回去了。

我一吐舌头,真是,我当什么宝贝藏得这么严实,故弄玄虚。不过也很莫名,我还是常常在这个时候偷偷去看看老鞋匠,好奇心作怪我也没有办法。他总是这样翻开本子写下些什么又放回去。不一样的是,他有时还会翻开别的写满字的本子看,看着看着就会偷偷落泪。看起来这些本子的确是藏了什么秘密的。(未完)

0
郭争艳
新手上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全部评论
0
你可能喜欢
《逆行西山人》
美术
218
2
2
王玉荣
2021-4-13
又见平城(手机摄影)
摄影
44
2
1
周小艳
3 天前
西山生态园
摄影
2232
3
2
秦爱民
2021-2-9
山西晋商博物馆印象(手机随拍) ...
摄影
212
2
1
付立荃
4 天前
春到守口堡古长城(组照4幅) ...
摄影
258
5
1
刘志刚
2021-4-2
四川阿坝州毕棚沟印象
摄影
117
1
2
付立荃
2021-3-29
人间四月尽芳菲,莺飞草长满目春 ...
摄影
209
5
1
武春香
2021-3-28
四川省阿坝州牟泥沟二道海子印象 ...
摄影
165
2
1
付立荃
2021-4-26
参与交流,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0351—6211659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
参与交流,
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
0351—6211659
24小时:全天不间断的商业、科技、资讯热点信息,及时为您推送。
精选:提供知识与经验的独家专享,创造价值与私密的深入社交。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