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526|回复: 1

本色——范立光《走过岁月》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30 16: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 色
——范立光《走过岁月》序
                                                  潘洪科
    2018年夏至刚过,我正在忙“纪念建党九十七周年‘红歌嘹亮’职工合唱比赛”和筹备“七一”表彰会的时候,收到文友加诗人范立光兄发来的微信,意思是说记得上次去我那里,说起文友们出书的事儿,他想把自己多年发表的文稿和贴在博客里的诗文进行整理,凑成一本书,让我给写个序。
    看过微信,没有立即回复。说实话,实在是太忙,抽不出身来。因为,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单位、家里一应事情,再加上自己还从事创作,已经深感时间的紧张与不够用,没有清闲、静心的时候。
    和立光的交往,要追溯到三十年前,当时我还没有成家,刚二十出头,从矿上借调到局里编辑建局三十周年纪念刊物。当时借调到局里的还有立光兄。那时,立光就是有名的诗人了!他和刘继来、皇甫琪,还有后来借调和调到省里的明祥等已是西山文坛的中间力量和领军人物。当时局里出刊的报纸和《矿工文艺》上,经常能读到他的作品。
    立光兄早期的一些作品,大多是反映矿山生活的,这与他的生活环境和工作有关。如早期发表在《太原文艺》上的《矿灯》:

    煤静静地躺在沉沉的山底,
    像种子深埋在酣睡的土地,
    它在等待矿灯深情的一瞥,
    那时将焕发出生命的热力。

    挖煤人也有煤的性格,
    他常把火热的感情埋藏在心里,
    发灯的姑娘啊,你可曾知道,
    哪盏灯才能照见他心头的秘密?

    又如《五一前夜》:

    初夏的夜晚散发着淡淡的草香,
    朦胧的月色笼罩着十里煤矿,
    那屋里的灯火已经熄灭了,
    是谁正把门儿急促地叩响?
    ……

    还有发表在《热土》上的小说《雪落煤山静无声》等,都是写他对煤矿生活的观察、感悟和体验。因为他太了解这片土地了!他对矿山、矿工的体验是入心的,这里有他青春的脚印和汗水,也有他的梦想、叹息、追悔和希望,是一种心歌。立光兄一路走来,走到了今天,直至退休。他始终没有离开矿山,他用手中的笔,记录下自己的所思所想。这就有了他这部《走过岁月》的思想和分量。
    立光的这部书稿是他一生创作和人生阅历、情感与文学的畅叙与总结。用他自己的话说,“通过此书,给自己及家人留下一点自己走过的岁月痕迹。”这是从他发来的书目和邮件附言中了解的。
    在“七一”活动筹备的间隙,我给立光兄回复微信,问他:“可否联系过他人?我较忙碌一些,要是没有,只好我了,但也得过些日子了!立光兄马上回复:“考虑你合适,没有联系其他人,时间不急,就由你写。”
    一周后,我把自己的邮箱地址发了过去。晚上便收到了立光兄发来的书样目录和初排小样。忙过“七一”后,回到办公室,我打开电脑,看到了立光兄发来的邮件和书稿内容,我下载了下来,放到了桌面,便于随时细读。
    立光在邮件的附言中说:就势给你发去《走过岁月》的初稿,你有时间浏览更好,没时间可只看看目录、第一篇《煤缘与诗情》和最后一篇《我对自己博客的回顾与展望》即可。邮件在办公室电脑桌面存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抽空打开过三次,也只是看了下目录,便因其它事情放下了。一段时期以来,看完《煤缘与诗情》竟成了我日常排在生活中的首要事情。
    一有时间,我就打开立光兄发来的目录,对照初排书稿的内容,进行品爵和细读。立光兄的《走过岁月》分为六辑,是按照时间、经历编辑的,分为《矿山记忆》、《心系亲情》、《一路风景》、《古交风情》、《世情感悟》、《古诗词学习札记》。我重点看了《煤缘与诗情》,印象该文早年曾发表于杂志上,我因诸方面的原因没有看完。据看过该文的一位前辈和我说,该文写的非常好,堪称立光的一篇力作。
    18年夏季的雨水非常充沛,刚进入七月,太原的雨季就提前到了。自七月第一周的下半周开始下起,直到过了二十,时断时续,就没有停过;有时暴雨如注,有时一会儿就出了太阳。有时会下一天一夜,倾盆大雨,把你阻在路上。有时电闪雷鸣,半天下过三场,仍没有一点停的意向。我是在雨中看完《煤缘与诗情》的,我被立光的诗情所感动着,更为他对矿山的情感所动情。立光是1966年8月来到太原的,他的故乡在南方,他没有想到三年后命运安排他到了煤矿,并就此与煤矿结缘,一生再没有离开煤矿。在煤矿工作的环境中,他目睹了矿工的艰苦与付出,和煤矿工人的朴实、厚道与担当,特别是70年那个寒冷夜晚“董师傅”的死,和“董师傅”妻子凄厉的哭声,多少年了,始终在他的耳边回响……“十天后,董师傅的老伴伴着董师傅的棺木一起回河北老家了。她说几十年跟老董担惊受怕,想着会有这一天,怕着会有这一天,现在,她可以松心了……”立光把她送上矿区的大路,望着卡车远去,望着一个坚强的矿工和他更坚强的妻子的故事的结尾,心里沉甸甸的,他体会到了一块普通的煤的分量……
    这是一个诗人的彻悟和思想,也是一首矿工史诗的绝唱!是泣血的呵,也只有立光,才能写出这矿山的诗行。因为他知道,“董师傅就这么走了,大家不再说些什么,知道工作还要照旧干下去……”

    那盏矿灯再也不亮了
    铁青的大山又一次扭过了头
    不忍心听一群男子汉动情的哭泣
                 ——引自《矿山祭》

    几年后,立光兄离开了井下,离开那天,他曾在离坑口不远的山沟里,寻找过惜日同伴的墓地,这是一位河南籍的学生,在一次本不该发生的井下放炮事故中死去,那年才二十六岁。他的坟堆上长满荒草,像他活着时一样不引人注意。立光站在那里,心静如水,再也翻不起当年生离死别的波澜。但那时的劳动场景、彼此的容音笑貌,像梦境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写下了:

    你诉着你煤层般寂寞的故事
    我看着你闪动的眼睛
    像掌子里的矿灯……
                 ——《给友人》

    立光说,他们这代人是不幸的,因为他们经历过那段独特岁月的痛苦。然而他们又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因此让人生在井下得到了磨练。1985年底,立光离开了前山。在告别的日子里,他心绪沉重,感慨万千。“因为这方山水,它让我带走的是人生的厚重体验、复杂情感,而留下的则是宝贵的青春岁月!”他来到了古交,直到退休。……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淡忘了许多往事,但最让他难以忘怀的,仍是当年井下的那段历史与记忆……
    是的,那记忆是入心的。对于立光来说,永远也不会忘记。因为它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里。
    立光的语言很平静,他用手中的笔,在记录下自己情感的同时,留下了自己走过的足迹。一路走来,立光在从事创作的同时,他还喜好摄影,游览大好河山,写出了《云顶山风光》、《五台山游记》《走近溪口》《姑苏人家》《碛口古韵》《十月,我的江南行》等。立光对古交同样也倾注了情感,他写出了《说说古交的小吃》《古交的早晨》《好人板脑》《春到古交》《古交夜景》等,均收在了书中,可见诗人生活的充实和对现实生活的爱。
    ——在品读书稿的过程中,恰逢世人关注的第21届世界杯在俄罗斯举行,在熬夜看球的同时,我想到了立光的书与足球,感觉“足球就像人生。你整场比赛看下来,可能一个球没进,但为什么大伙还在那跑,在那踢?是为了观众喝彩!进不进球无所谓,是个过程。”
    我想,这也是立光出这本书的初衷。
    也是他为人、为文之思想本色。

                                                                     2018.7.26于西山
发表于 2018-9-4 09: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潘老师的分享。煤矿的历史有人书写才不会被煤海淹没,我想他记录的不仅是自己的所见所闻,更是矿工兄弟们的生活史,若干年后,这些默默付出的矿工将是煤矿的英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