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89|回复: 0

《相约北京》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6 19: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松如老师作品《相约北京》六
      
      早上吃饭的时候,二小突然说:“阿姨,俺兄妹们已经商议好了,都 支持你和俺老子结婚。可是在细节问题上咱们是不是再沟通一下?你想,再怎么说,也是北京的房子贵。俺们的意见是,最好来个婚前财产公证。阿姨你可不要往别处想,俺们是怕你的子女有意见。婚前财产,当然包括动产和不动产都由各自的子女继承。你和俺老子都有退休金,婚后就全由你们两个老的作主。我一直跟俺父母同往,婚后你也和俺老子往在这儿。现在我敢绝对保证自己在你老的不能动的时候像亲妈一样持候你!”

    细细思量,二小的这个建议不错。实际上,好多做子女的反对老人再婚,主要是害怕快要到手的财产归了别人。我明白,二小这样做的目的是堵住我的子女的嘴,让他们提不出反对的理由。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二小接着又说:“阿姨,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去给你买火车票。现在的俺老子,最想由你来陪他。”

    我一想也对,毕竟他是地头蛇,比我当然熟悉多了。我就掏出身份证给了他。到了医院后,查房的刚走。我四处看了看,不见他的大儿子。就问道:“你大儿子呢?”

    赵立军回答说:“昨晚十点钟的时候,我就让他回去了。从今天起,除了送饭之外,不用他们陪了。”

    我赶紧说:“我马上就回北京,没人陪怎么办?”

    赵立军挥手说:“他们都有工作,该上班就上班去吧!反证我是快出院的人了,他们每天抽空过来看看我就行了。”

    正说着,他的闰女送饭来了。他接过饭来边吃边说:“老拖累儿女们也不是个事!你哥下班后会送来奶和饼干,你光每天中午送一回饭就行了。”

    他的闰女面露喜色。他很快吃完了饭,由闰女收拾了东西走了。不一会儿,护士小杨就进来挂液体,并且说:“今天就这一部。”

    挂上液体不久,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我急忙拿起手机递给了他。不料他一接电话,马上就又递给我说:“是二小给你的电话。”
   
    我知道是说火车票的事,急忙接过了他的手机。耳听得二小说道:“阿姨,正好有个退票的,是今天晚上的火车,中铺,行吗?”


    夜车的终点是北京站,我立马就说:“行,回来后给你车票钱。”

    赵立军瞪起了眼说:“你也是,马上就成一家人了,还说什么车票钱?”

    他的话刚说完,全病房的人都笑了。笑的我很不自在,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小子也真是的,这一类的话还能早早地对别人说?气的我就背对了他。他也好久没说话,说明他也知道自己失言了。

    不一会儿,二小就进来了。我大感奇怪,就问道:“这么快就从火车站回来了?”

    二小说:“咱们局招待所门口就卖火车票,根本就不用去火车站。”

    看来,太原的变化真大,买火车票也不用跑火车站了。我看清了火车票的车次和车厢号,就掏出手机想打给儿媳妇。不料赵立军说道:“你这又是漫游又是长途的,用我的手机打吧!我的是移动卡,加拨12359打长途就跟市话一样,也是一分钟一毛钱。”

    我真的是跟不上时代了,老了!居然连这个事情都不知道。自丈夫病倒后就极少跟外头的人联系,社会上的新生事物都不知道了。虽然说用他的手机打电话不太好,可我的儿女迟早要知道他的手机号,那就用他的手机打电话吧!电话很快就通了,声音跟市话一样,我告诉儿媳妇说明天八点到北京站。儿媳妇高兴地说:“那我就买好菜,你光做中午饭就行了!”

    我把赵立军的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回头一看,不见了二小。就问道:“二小呢?”

    赵立军说:“他好几天没没上班,肯定是去单位去了,”

    我知道这是二小故意避开我和赵立军,反正他的病已经好转,我没话找话说中学时代的人和事。很快,液体输完了叫过护士来拔了针头。赵立军去了一下厕所后,拿起手机拉上我就往外走。一出门他就打电话,耳听得他说道:“中午饭弄双份!”

    又到了西边没人的地方,赵立军悄悄的问道:“我的儿女没有意见,你的儿女是什么态度?”

    我又看看四周还是没有人,也是悄悄地说道:“他们就是怕影响孙子高考。所以,他们的意见是等孙子高考完再说结婚的事情。”


    赵立军高兴地说:“好!我也尊重你的意见,高考完就到北京寻你。”

    本来就是嘛!老让我送货上门,你的儿女会高看我?我也就赶紧问我最关心的问题:“原先我光以为只是陪你说话,陪你睡觉,根本就没想到你还有那个能力。真的是我十几年没有那个了,早就想也不想了。真要是我伺候不了你,怎么办?还结婚吗?”

    赵立军又贴近我的耳边说:“当然要结!年青人结婚肯定是做那个事情为主,咱们老年人结婚就是陪伴为主了。你是我此生最爱!我当然不想因为做那个事情而送到医院去抢救。好了,最后的日子有你陪伴着我,此生足唉!”

    听着听着我就流泪了,说道:“恨死你了!当年你要是到北京找我,咱俩就是儿孙满堂的一大家人。哪能像现在,连能不能做那个事都成了问题了。”

    赵立军伸手抹去我的泪珠说:“听桂云说你一个人在天安门广场逛,我就感到对不住你。因为不是那个人对你不好,那就你是单身。像咱们这个年龄,没有个陪伴,真孤单!”

    说实话,要不是感到孤单,我也不会一个人到 天安门广场,更不会答应跟他结婚。可他要是硬要跟我那个,同样我也不会跟他结婚。七十多岁的我真的是不再想跟男人那个了,只想有个人陪伴。而做为青梅竹马的赵立军,当然是最佳人选了。所以,我就说:“要是光是个陪伴,咱们俩个完全可以。年轻的时候咱俩就能说到一块儿,那现在和将来肯定也行!你也不要老往那个方面想,就算是我还能跟你那个,可你还在住院。等你出院后将养上一段日子,高考也就结束了。所以,具体的一些事情,还是等高考过后再商议吧!”

    他突然抱住了我说:“行!具体的事情,咱们完全可以电话商议。”

    虽然说我不怕他抱,可我作为一个中国女人还是羞於这种动作。所以我推开他说:“不要在公共场合这样!你闰女快要送饭来了,让她看见,成何体统?”
   
    他干笑了几声说:“那咱们回去等饭吧!”


    我和他相跟着回了病房。不一会儿,他闰女果然来了,而且饭不是双份。饭后他就躺在了床上,我站在床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往事和闲话。当然了,我的目的主要是让他赶快将养好身体。若没有个好身体,结婚也就没有了意义。突然,二小提着几大塑料袋食物走了进来。我大感奇怪,就问道:“拿这么多东西干啥?你们不是一天三送饭吗?”

    二小说:“送饭有俺妹。这些东西除了今天晚上吃的,就全是给你的。”

    我说:“ 一个人哪能吃了这么多!”

    赵立军说:“他作为小辈送你点东西也是应该的!”

    二小说:“这主要是咱们山西的土特产,让北京的兄弟姐妹都尝尝!现在已经是五点多了,你和俺老子就在这儿吃点东西,差不多的时候我开车送你去火车站。”

    原来已经五点多了。时间过的真快!我们就边吃边聊,很快,我该动身去为车站了。赵立军明显是依依不舍,让我想起宋代词人柳永的“雨霖霖”。二小说:“现在的太原也是堵车堵的厉害,咱们不是早点走吧!”

    一个病友说:“下去后走北中环,然后改走建设北路,很快就能到火车站。”

    二小说:“就咱们矿务局至南寒村这一段就堵的厉害!”

    我就对赵立军说:“想不到太原也成了这样。这一回你可一定要守信,我在北京等你!”

    赵立军突然握住我的手说:“我保证!一定到北京寻你!咱们的结婚证就在北京领!然后,回太原来办喜宴!”

    顿时,我就感到自己的脸上发热。这小子是怎么了?就不能分个时间,地点,场合?我急忙挣开他的手,对病房所有的人挥手说:“再见了!真希望我下次回太原还能看到你们!不过,当然应该不是在这种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