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57|回复: 0

相约北京(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16: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川 于 2018-7-10 16:50 编辑




高松如老师作品《相约北京》(四)


  赵立军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我低头看他那个地方,果然隆起了那么高。我大吃一惊!急忙扭头看四周,还算没有人。五月份已经是夏天了,人们都穿得少。他的那个地方太明显了!我急忙拉着他面对窗户,低声问道:“七十多的你怎么会有那种反应?”
  他红着脸手足无措地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比年轻的时候还要想你。”
  我又扭头看了看四周,还是没有人过来。这又是个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还是压低了声音问道:“昨天你还有气无力,今天怎么会有那个反应?七十多了还能那个?”
  赵立军还是手足无措地说:“今天我感到特别有精神!”
  回想起丈夫当年健康的时候,像这么一挑逗,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如今,赵立军也是如此这般,我的身体就是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我已经是老妇人了。要不,赵立军能有那种反应,我为啥就没有呢?当年的约定已经成了东流水,不由的我流下了眼泪。赵立军抬手抹去我的泪珠说:“不要这样,你要是不高兴,咱们就不结婚。”
气的我推了他一把说:“现在你才想到结婚了?早干吗去了?现在的我可是七十二,不是二十七!不光是不能给你生儿育女,恐怕连那个事情也不能做了!”
  赵立军从侧面拥住我说:“要是不能做那个就不做了!我看,只要咱们能陪伴着走完这最后的人生也可以了。”
听了他的这句话我的心中稍安,可还是气愤难平。在病房里人多我不能说,现在光我和他当然是能说了。我甩开他的手说道:“你可真不是个男人!当年我一次又一次的回太原来寻你,为什么你就不能到北京找我?我能在天安门广场遇上桂云,为什么就遇不上你?二小的岁数只比俺儿子小一岁,你大儿子的岁数肯定比俺儿大。你要是心中有我,又为什么会早早地结婚?”
赵立军突然打断我的话说:“平平,咱们不要老说过去的事情了。咱们都是过了七十的人了,真的是来日无多。现在你就给我一句话!到底愿不愿意陪我一起过完最后的日子?”
  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因为我难以当下回答。我想,真要是不做那个事情,结婚也就没意义了。可是,这几年没有丈夫的日子,真让我倍感孤单。要不,我也不会老去天安门广场逛。说句真心话,我的心里还是有他赵立军呀!这前思后想,真让人左右为难。不过,我也觉的挺奇怪,自丈夫病倒后,十几年都没做过那个事情,早把男欢女爱看作别人的事了。可如今七十多了,我早就没了那个兴致,他赵立军怎么还能有那个反应?难道是我的身体不行了?还是男女有别呢?我正在胡思乱想,不料赵立军嘴贴在我的耳边悄悄地说:“真要是你不能那个的话,那咱们俩个光陪伴着也行!毕竟,咱俩上可是从小就能说在一块儿。”
  可我的心里非常情楚,要是领了结婚证,那我就必须尽妻子的义务。反之,他赵立军就不能跟我提那个要求。所以我说:“光是陪伴就不用结什么婚了。”
  赵立军把嘴贴近我的耳边,用低的只有我才能听清的声音说:“咱们都老了,不一定非要做那个事情,可是孤人难活!像俺家白天儿女们都上了班,孙子上了学,我一个人呆在家里真闷!天气要是不冷不热还好说,咱可以去街上看人们打牌下棋。可是,要是天气不好时可就没个去处了。特别是到了晚上,一个人睡在床上不光是没个摸的抱的,连个说话的也没有。听桂云说你一个人在天安门广场逛,我就觉的这辈子亏欠了你。因为不是你的男人对你不好,就是你现在是单身。”
  我刚想张嘴,不料赵立军又说:“你就不要再骂了,当初我真该直接到北京找你。反正这辈子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了,咱们就珍惜现在吧!当然了,你的身体要是还能跟我那个最好!可我的目的并不是非要跟你那个,毕竟咱们都老了,睡在一起不做那个也行。我是想在最后的日子里有你这个最爱来陪我!小的时候真的是两小无猜,上了中学后才有了娶你的想法。我想你也一样,要不,你也不会在分手时相约在北京见。咱们都是快过完一辈子的人了,很多细节都能想到。你也想一想,你来了太原肯定是跟我睡,我要到了北京也是跟你睡。咱们可以不管别人怎么想,可是,儿女名下你又怎么解释?所以,还是领了结婚证好!”
  细细思量,觉的他说得在理。确实,他的孙子要是问起我是谁?赵立军总不能按山西的乡俗介绍我是他的“伙计”吧?到了我这头也一样,我也不能说每天晚上是跟个“姘头”睡觉。所以,还是领了结婚证名正言顺。在我看来,除了不能跟他做那个事情以外,其它的都不担心。可是,要是他的子女反对怎么办?所以我问道:“现在好多地方都出现了子女反对老人再婚,你的子女会同意吗?”
  “他们敢!”赵立军提高了声音说,“俺们家一直是我说了算!难道说,你们家有问题?”
  我摇摇头说:“不可能,我那个儿媳妇,比闺女还待我好。”
  突然,我想到了百年后的问题。急忙说:“可是,咱们都是人,不是神仙,总有一天会死吧?你看你死后一定是跟你的原配合葬,对吧?”
  赵立军点点头说:“对呀,这还有疑问?”
  我立即问道:“哪我呢?我跟谁合葬?”
  赵立军瞪起了眼睛问道:“怎么了?难道你死了还不愿意陪我?”
  这可又是个让我左右为难的事情。我活着都想陪他赵立军,死后当然更想陪他!可是,丈夫那头又该怎么办呢?要是生前对我不好到也罢了,问题是好着呢!所以,在他病倒后我才会一直不离不弃地持候他。虽然说那个时候很累,可倒也不孤单。再说了,咱也是儿孙满堂,儿女双全的好人家。百年之后儿孙们上坟时只有丈夫孤零零的一个人,那算是个什么事儿呢?这又是个两难的境地,这一回又该怎么办呢?接下来又是个长时间的沉默,我和他谁也没说话。
  我一直苦苦地思索,这该怎么办呢?良久,赵立军一拍大腿说道:“咱们可真笨!活人不能劈成两半,死人的骨灰还不能分开吗?”
  一时我反应不过来,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立军再次把嘴贴近了我的耳边,悄悄地说:“我明白你内心的想法。你并不单单是怕你的前夫孤零零,主要是怕你的儿女们脸上不好看。你看,咱们大活人当然是不能劈开分成两半。可是人死后烧成了骨灰终能分开吧?你百年之后,不就可以把骨灰分成两半?一半去陪你的前夫,另一半陪我不就行了?”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他想的这招可真妙!既能满足了赵立军,又能满足了丈夫,儿女们的脸上也好看。我高兴地说:“你的脑子昨那么好用?”
  赵立军一扭头说道:“好个屁!你能考上北京的大学,我连咱们太原的大学也没考上。这还能说脑子好用?”
说实话,这也是我一直解不开的一个迷。我就问道:“在我离开太原之前,你和我可都是班里的尖子生。怎么你就没有考上大学呢?”
  不料,赵立军抬起头来眺望着不远处的西山群峰,缓缓说道:“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老是想你。实在想的不行了,就到球场上去发泄。”
  马上我就明白了,这小子也太那个了。我之所以能考上北京的大学,是把初恋当作了动力,可是,这小子怎么能把初恋当作了阻力呢?真要是他脑子笨的话,当年我也不会和他约定在北京见面。这小子,真不知道我该怎么说他才好。
  突然,赵立军的闺女在走廊里大喊:“爸!吃饭了!”
  时间过的赶快!原来,吃饭的时间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