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01|回复: 5

新情旧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 19: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7-2 16:28 编辑

新情旧爱

王红岗

    苗云飞升井后胡乱洗个澡,匆匆忙忙乘车去了医院。在医院门口买早点时,正好看到董丽从医院走了出来,苗云飞想装个看不见闪身过去,还是被董丽拦了个正着:

    “苗云飞,何艳得这么大的病,你还有心思去上班?”

    苗云飞想说你也管得太多吧,转念一想,董丽的话也无可厚非,就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似是而非的回了一句:“你以为我是你,富的流油。”

    董丽撇嘴笑了一下说:“那个女人跟上你都不会好过。”

    “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好吗!”苗云飞说着,就闪身进了医院。

    “苗云飞,缺啥短啥的,记得告我一声。”

    听到董丽的声音,苗云飞的心软了一下,扭头说:“你也注意身体吧,钱,哪有挣够的时候!”

    走进病房时,何燕艳正侧身朝外躺着,脸色显得有点不悦。苗云飞连连解释:“误了井下的人车,来迟了,来,我扶你起来吃饭。”

    何燕艳定定的看着苗云飞,说:“要不,我们出院回家吧。”

    “说啥呢,说啥呢,我们还得在坚持一段时间……”苗云飞的话还没说完,何艳艳却呜呜的哭了起来。

    何燕艳的反常举动,引起了苗云飞的警觉,想起在医院门口看到董丽那不可一世的神色,苗云飞暗想,董丽一定来过。但苗云飞不敢当面和何艳艳谈起董丽的事情。能做的只有不断的安慰:“何燕艳,医生不是说了吗,要保持良好的心态,情绪不能有任何的波动,你这样,对身体的恢复没有一丝好处。要不你就打我几下宽宽心解解气。”苗云飞说着就抬起何艳艳的手在自己脸上拍了几下。

    这样一来,何燕艳不仅不哭了,还咧嘴笑了起来:“我得的是富人病,你忙死忙活挣的这点钱无论如何也填不起这个无底坑,你要不同意回去,我就再住几天,可你也不要太辛苦自己。”

    “队领导知道咱家的情况,特别安排我干辅助的生活,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苗云飞拿碗盛了面条端给何燕艳,自己也盛了一碗,看着何燕艳心疼的说:“你要好好的,什么都不要想,有我呢,你怕什么!”

    苗云飞在安慰何燕艳,也是在安慰自己。什么都不想,怎么可能呢,医院就是烧钱的地方,有多少钱都得扔进去,何艳艳生病以来,先是到诊所检查确诊为咽炎,经过治疗不见好转,转到医院检查后竟然诊断为淋巴瘤,三个月历经了四个疗程的治疗,肿瘤是缩小了一半,可后续的治疗还需要高额的费用。前期治疗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亲戚朋友借了一些,单位同事也捐了一点,余下的缺口从什么地方找,苗云飞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吃完饭,何燕艳让苗云飞回家去睡觉,苗云飞说,我在这陪你一会,中午吃完饭回去就行了。何燕艳往里靠靠,苗云飞便挤了上来。

    躺在床上的苗云飞一点都睡不着。心里像放电影一样,把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过了个遍,也没有搜寻到一个能帮自己渡过难关的人选。董丽说的话,苗云飞倒是相信,几乎就要跃跃欲试,但马上就否定了回去。怎么说呢?毕竟向前妻借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况且,前妻是什么样的人,她能开口帮你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小九九?苗云飞一时琢磨不透董丽的想法,那段痛苦的过往却又再次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苗云飞认识董丽还得从何燕艳说起。

    苗云飞从煤校毕业没到煤矿工作之前,在镇里里做过几个月工。 这里的厂子好像是凑热闹似的几乎占据了街道的两侧。苗云飞工作的混凝土厂对面有一家服装厂,那里的女孩真多,一到下班时间,身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女孩便会鱼贯而出,涌向街头,涌向厂子西边的那条小河。

    都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女孩们的笑声也吸引着苗云飞身不由己的踏上那条弯弯的小河。很快,一个女孩吸引了苗云飞的眼球。那是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孩,别的女孩聚在一起笑着闹着时,她不是看着流过的小河愣愣的发呆,就是坐在河边静静地看书,时间久了,苗云飞就能远远的从众多女孩中把她搜寻出来。再后来,苗云飞还发现这个女孩经常和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一块出入,一静一动,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女孩相处的却是格外亲密。然而苗云飞始终没有勇气和女孩搭讪说话,只是在梦中看到女孩缓缓向自己走来,拥在一起痴情缠绵,醒来时却是溃不成军,只剩下床单上的一片污渍。

    转眼,冬日寒气袭来,几乎一夜之间,小河结上了厚厚的冰层,混凝土厂也停下工来,就等着发放工资回家过年。那天,苗云飞终于鼓起勇气走向了两个女孩。

    “你们好,可以借书给我看看吗?”两个正在看书的女孩听到苗云飞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后相视笑了起来:“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苗云飞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问:“那么你们都叫什么呢?”

    “我叫何燕艳。”爱静的女孩说。

    “我叫董丽。”爱动的女孩说。

    “何燕艳,董丽,你们好,现在总可以借书给我看了吧。”苗云飞说着,脸上已是一片绯红。

    何燕艳拿书要给苗云飞,被董丽挡了回去:“让他看我的吧,反成我也不多看。”苗云飞接过书,不知该说什么便告辞而去。

    一晚上的时间,苗云飞便草草地看完了这本书。接下来几天,苗云飞没有看到何燕艳,却时常看到董丽和另外一个胖胖的女孩相跟着进进出出的。苗云飞存心等着何燕和董丽在一起的时候再把这本书还回去,和董丽碰面时,就没有提起书的事情。然而,董丽还是开口说话了:“苗云飞,我的书看完了没有,看完了,我这还有呢!”

    苗云飞吃吃的说:“快看完了,明天我就拿给你。”

    晚上,苗云飞在单位门口的饭馆吃饭时看到董丽走了进来。苗云飞便问:“吃了没?”董丽笑着反问:“我刚进来,你说我吃了没有?”苗云飞就说:“那就坐下一块吃吧!”董丽也不谦虚就和就苗云飞坐在了一起。苗云飞又叫了一碗牛肉面,董丽看着桌子上放着酒和一碟花生豆,就又叫了两个菜,一个鱼香肉丝,一个土豆丝。这样一来,苗云飞到不好意思了,口不择言的说:“我喝酒就不要菜。”董丽说,哪有喝酒不配菜的,我就不行。苗云飞听董丽这样说就又要了酒杯,给董丽倒了一杯,董丽也真不客气,端起来就是一口。董丽说:“你说,我喝酒行不。”苗云飞笑着说:“真是女中豪杰,比我都能喝。”就这样,说说话话的,俩人把一瓶酒喝了个精光。苗云飞说:“要不再来一点。”董丽说:“不了,孤男寡女的,喝醉了,谁送我回去。”说着抬身往外走去。然而,董丽毕竟是女人,出到门外趔趔趄趄差点摔倒在地,苗云飞想上去搀上一把,董丽却一下子摊到在苗云飞的怀里。苗云飞一下子就懵了,看着董丽粉腮红润,杏眼惺忪,顿时心中柔情无限,忍不住在董丽樱唇上吻了一口,这时,董丽似乎清醒了,从苗云飞怀里挣脱出来,跌跌撞撞的朝自己单位跑去。苗云飞也清醒回来,看着董丽远去的背影,暗暗地憎恨起自己来,原本是想从董丽口中打听何燕艳的消息,竟然对董丽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后来的后来,苗云飞没有见到何燕艳,却和董丽走到了一起。

    婚后的日子里,两人不协调的一面逐渐暴露出来。苗云飞是那种踏踏实实的,希望过那种稳定生活的人,而董丽却是风风火火的,像极了那种江湖女子。结婚不久,董丽拿着娘家陪嫁的三万块钱去了外地,并三番五次打电话让苗云飞过去,说是生意忙,一个人打理不过来。苗云飞说,我去了好说,那我的工作咋办!董丽说,在这干上一年,我保证让你春节回家开个奥迪,还说什么工作呀!苗云飞有点不信,还是向单位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去了才知道董丽是误入了传销的圈套。然而,好进难出,三月之后,俩人才灰溜溜的跑了回来。

    后来,苗云飞单位要集资楼房,双方父母凑了一笔钱作为房子的首付,要交钱时,才知道董丽又挪作它用,说是投资出去挣点利息,自然这笔钱也没有拿回来。这次,苗云飞生气急了,他对董丽说,我们就不是一路人,如其这样,还不如离婚,各奔各的前程。董丽说,我有什么错,我也是为这个家好。苗云飞说,你就不是过日子的女人。这时,董丽反到冷静了,董丽说,苗云飞,你也不要小看人,离就离,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的好。两人办了离婚手续后,董丽就带着自己的衣服回了娘家。

    离婚后的苗云飞有点后悔,他觉得自己有点俗,他甚至还想,如果董丽说个软话,认个错,自己一定会原谅她的。可是,董丽没给苗云飞这个机会,董丽在娘家住了几天就带着行李去了远方。一年后回来接手了一个快递店,随着网络的逐渐普及,竟然是干的是风生水起。这时,苗云飞是彻底放弃了幻想,他终于明白自己和董丽真的不是一路上的人了,如其这样一个人纠结着还不如放下来寻找自己的幸福。

    让苗云飞想不到的是,朋友介绍的这个相亲对象竟然就是多年前朝思暮想的那个何燕艳。苗云飞惊奇的问,怎么是你?何燕艳笑着说,你还欠我一本书呢!苗云飞想说说过去的那些事情。没想到,何燕艳倒毫不避讳的谈起了董丽,她说,我知道,那年我走后,你把书还给了董丽,后来你们就走到了一起。苗云飞问起当时为什么认识之后就再没见过一面。何燕艳冷冷的说,你不知道吧,这都得拜董丽所赐。苗云飞不解的问,拜董丽所赐?何燕艳才提起过去的那段往事。

    那年,苗云飞借书之后,董丽笑着问何燕艳,你说这个苗云飞是看上我俩那个了。其实何燕艳早已对苗云飞有了好感,平时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彼此之间少不了眉来眼去的,何燕艳却说,看上谁,是他的事,我那知道。董丽笑道,我知道苗云飞早对你有那个意思,只是不知你是咋想的。何燕艳说,我和他才说一句话,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我还能咋想。当天晚上,门房的门卫告诉何燕艳说是家里打来电话让回去一趟。何燕艳回去后才知道家里从来就没有打过电话。

    苗云飞插嘴道,是不是门卫弄错了!

    何艳燕说,开始我也以为是这样,后来才知道门卫是董丽的老乡。

    苗云飞说,这么说,后来你又来过。

    何艳燕说,要不我怎么知道是董丽干的,为此我还和她干过一仗,只是看到你们两人打得热火朝天的,我也就回去了。

    这次,两人不仅谈了过去的往事,也谈了现在的日子,因为彼此互有好感,也就很快把亲事定了下来。之后何艳燕告诉苗云飞,既然我们要到一起,以后就不要提过去的那些事情,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苗云飞明白何艳的意思,笑着说,如果早认识你几天,就没有那么多的纠纠缠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9: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7-2 16:26 编辑


    这几天,因为医药费的问题,苗云飞有点神思恍惚,为了安全起见,苗云飞决定停下工来专心伺候何艳燕。何艳燕知道后期治疗要花很多钱,几次三番闹着要出院,苗云终于狠下心来,舍下脸来去求董丽帮忙。
    苗云飞去了董丽的快递店,看到一个大姐忙的手忙脚乱的。这个大姐和苗云飞比较熟悉,便调笑说,苗老板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知道老板娘不在就过来帮忙。苗云飞尴尬的笑笑,问董丽去那了,干啥把你一个人撇在这里。大姐告诉苗云飞说是董丽这几天身体有点不适,在家养着呢!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忙死忙活也赶不过来。
    苗云飞和大姐要了董丽的电话号码拔了过去,董丽在电话里说,前几天我还想去找你,怎奈就病下了,要不你来我家一趟吧。听到对面有气无力的声音,不知咋的,苗云飞的心就突然疼了一下。
    苗云飞按照董丽提供的地址找到城南的一处院子。轻轻推了一下,门吱的一声朝里开了。迎门进去的左边有片小菜地,种着西红柿、黄瓜、茄子等时令蔬菜,右边空旷处的秋千在秋风的吹动下微微晃动了一下,苗云飞嗅着这股熟悉的味道,一时有点恍惚,仿佛回到了过去和董丽在一起的那段岁月。婚后的那年春天,董丽把院子一角用来喂养家畜的棚子拆除了开辟出一块菜地,清理杂物时,苗云飞要把几根横梁一块装车运送出去,董丽则把两根结实的木头留了下来。苗云飞问留它干啥,董丽说明天你就会知道。第二天苗云飞下班回家后看到董丽正在两根木头搭的秋千上摇摆,一时来了兴致,随口来了一句:旧舍断壁残瓦,新地青菜黄花,云飞下班回家,董丽空中潇洒。董丽有点激动,笑说,好诗,本姑娘收了。正这样想着,董丽在屋里说话了,是苗云飞吧,进来吧!
    进了屋子,裹着被子的董丽抬身从枕头下取出一张银联卡交给苗云飞,说,密码是我的生日,用多用少随便拿就是了。看着形容憔悴的昔日妻子,苗云飞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董丽开口说道,没事,我就是有点感冒,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倒是何艳燕有病在身需要体贴关怀,你就应该在医院陪着她,那天我说的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不会在生我的气吧?苗云飞的脸色微微一红,哪能呢,那能呢。苗云飞抬头看到董丽正在看着自己,忙把眼光闪到一边,这时,苗云飞看到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个桶装方便面,苗云飞指着问道,早上吃的就是这?董丽说,不想做,就将就了一顿。苗云飞问,你饿不饿?董丽脸红了一下,点点头,又摇了一下。苗云飞说,你等着,就进了厨房,接下来,厨房就传来乒乒啪啪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不一会儿,苗云飞端着一碗面条出来。尽管面条粗细不一,但里面飘着一些青菜,还放了一个鸡蛋,色泽鲜艳的汤里飘着几丝绿,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董丽看了食欲大开,忍不住多吃了点。随后赞道,没想到你的厨艺有了很大进步。苗云飞不由脸红耳赤起来。
    吃完饭,洗了碗,苗云飞要走时突然想起店里的事情,就向董丽说了,又说,实在不行,就找个人帮忙,不要把自己搞的太累。
    董丽咕噜着说,谁知道突然就病了,一时半会我去那找人。
    苗云飞说,要不,我去帮你料理几天。
    董丽说,那合适吗?
    苗云飞说,有啥不合适的,你能借钱给我,我就不能帮你几天。再说,何艳燕这几天也不化疗,我有的是时间。
    后期的治疗费用交齐之后,接下来的治疗周期也很快确定下来。何艳燕是那种文静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敏感多疑,苗云飞怕何艳燕有啥思想包袱影响正常的治疗,就没有告诉她钱的来源,只说是向一个朋友借的,这几天医院也没有什么事情,还得帮朋友几天忙,也还上一份人情。
    你也替我感谢人家,何艳燕说,中午就不要回来,省下路上的时间休息一会,不要太累了。
    累不着,怎么能累着呢!
    苗云飞真像打了鸡血似的,他觉得幸福时光就要来了,这样下去再做几次化疗,何艳燕就可以和当初认识时的那个小姑娘一样看自己的书,想自己的心思。自己也可以安心的上班,干它三年五年,治病的钱就可以还上。那时候,不幸福才怪呢!苗云飞想起自己,想起何艳燕,自然也想起了董丽,面对董丽,他就有点惭愧,当初,真是钱迷心窍,就因为那么一点小事闹到这个地步,实在说不过去。现今董丽依然一个人单着,真得劝劝她,有合适的就嫁出去,病了痛了,也好有个照应。

    苗云飞在快递店忙了两天,第三天正午,董丽来了。董丽看到店里的各项工作料理的周周到到,说,行呀,苗云飞,没想到你还有这个能力!
我是不干,只要用心,就没我干不好的事情。苗云飞说。
    中午,一起吃个饭。董丽说。
    一起吃个饭。苗云飞想利用吃饭的机会和董丽谈谈。
    饭店就在快递店的斜对面。董丽点了四个菜,还要了两个牛肉面。看着面对面坐着的苗云飞,董丽一下子就想起当初在饭馆吃饭时的场景。董丽问,我们喝点?苗云飞答,我们喝点。董丽咚咚咚倒了两大杯,端起一杯咕咚一声就喝了下去。苗云飞说,你慢点,你慢点。
   
董丽又倒了一杯端起来说,上杯酒是我向你表示歉意的,那时候的我真是太轻浮,一点也不为你着想,一下子扔出去那么多钱,害得你……苗云飞打断说,董丽,什么也别说了,我也很后悔,可是,哎,啥都不说了,来,喝酒,喝酒!苗云飞端起酒杯和董丽碰了一下,一口喝了下去,董丽端着酒杯也向嘴边探去,突然,董丽就呆住了。
    这时,饭馆的门猛地打开,苗云飞扭头一看,何艳燕铁青着脸朝这边走来。苗云飞急忙站起来说,何艳燕,你怎么来了?何艳燕气冲冲的说,咋了,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来,给我倒上,让我陪你喝个痛快。苗云飞说,何艳燕,你有病不能喝酒。何艳燕说,喝死了,还不就如了你的意。这样说着,何艳燕抬手拿起酒瓶猛地灌了一口。苗云飞急忙把酒瓶夺过来说,何艳燕,别闹了,你听我给你解释。董丽看着苗云飞和何艳燕争来争去不知如何是好,也站起来语无伦次的说,何艳燕,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就是吃个饭,我们就是吃个饭。何艳燕突然大吼起来,这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利,你不就是个勾人的妖精嘛……这样一来,饭馆的食客也都围了上来,苗云飞来不及向何艳燕解释什么,就拖着何艳燕出了面馆。董丽觉得有点委屈,一个人趴在饭桌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经历这场闹剧之后,何艳燕的心情一直是郁郁寡欢,提不起一点神来,苗云飞总是像哄孩子似的想方设法地让何艳燕开心。但苗云飞依然没有告诉何艳燕钱的来源,只是说,我们是在街上偶尔碰到的,董丽说要出去一趟,让我帮几天忙,今天也是刚刚回来。苗云飞又说,我只为挣点钱,这几天医院也没事,我只为挣点钱。何艳燕说,我也不是故意要和你闹,我也是听人偷偷议论才去看看,我也不知当时就发那么大的火,我们缺钱,可我们不挣她的钱,我们不挣她的钱。苗云飞说,不挣,以后再穷也不挣她的钱。
    接下来,何艳燕历经几个漫长痛苦的治疗周期后身上的肿瘤已经完全消融,医生建议回家进行疗养只要按时复查就行。在出院的前一天,苗云飞还是偷偷见了董丽一面,没想到的是,苗云飞竟然哭了,抽抽噎噎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董丽反到絮絮叨叨的安慰了苗云飞一番。苗云飞强忍着收住眼角的泪水,怔怔地看了董丽很长时间,最终什么也没说,呆呆的转身离去。
    出院之后,苗云飞和何艳燕两口子又过上了安宁平静的生活,然而,苗云飞的心情总是空落落的,日子过的没有一点生机。
发表于 2018-7-2 16: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三之间过渡稍显突兀。有些语句可稍微调整一下,更显整齐。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03:4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王欢点评,这是以前写的一篇小说,当时也感觉很有修改的必要,也就迟迟没有发到文坛,只是好长时间没有顾上看,更别提再反复琢磨了,现在反倒有点不舍了。
发表于 2018-7-8 16:1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太会评论,说说自己个人的读后感,感觉作者的每一篇作品都很接地气,生活气息浓烈,用朴实的文字讲述着一个个似乎很平淡的故事,这故事平淡却温暖。
发表于 2018-7-9 09: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红岗 发表于 2018-7-6 03:40
感谢王欢点评,这是以前写的一篇小说,当时也感觉很有修改的必要,也就迟迟没有发到文坛,只是好长时间没有 ...

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认识,我有时候就是一篇稿子一气呵成也就完成了,一旦中断了有些东西就不是开始想的那样,或者写着写着就有了新的感悟,再或者放一段时间又搁浅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