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32|回复: 2

那个年代的爱情(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2 08:43: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煦第一次见到娴,是来厂里报到。那天,他来的早,孤零零的站在阴暗的走廊里。空荡荡的走廊里没人,只有清洁工推着大拖把来来回回,大拖把横冲直撞,他一会被挤到旮旯,一会被逼到楼梯角。煦看着湿漉漉的水磨石地面,犹豫着是否到楼外暂避锋芒?他犹豫的原因是,如果他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后果将是刚刚擦过的地面上会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个选择,换了另外一个人或许根本不会纠结,但煦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他不忍心破坏光洁的地面,他觉得这是件残忍的事,形同暴殄天物;另一方面,他认为这行为无异于是对清洁员的挑衅及践踏。
        煦看看四周,选择了退避到男厕门口,呛鼻的尿骚味混杂着卫生球的味道扑面而来,煦猝不及防,噎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强忍着不适,怀着一丝歉意与清洁员没话找话:“领导上班前就得干完活,是吧?”
        煦实在找不到搭讪的话题,这是不善言谈的煦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常识之一。
        碍手碍脚的煦令清洁员很恼火:“你找谁?”
        煦说:“我找刘厂长。”
        “干甚了?”清洁员头也不抬,语气冷漠,咄咄逼人,好似在盘问疑犯。
        “我来报到。”
        清洁员抬头飞速的打量了煦一眼,手中活计不停,推着拖把,一言不发从煦身前经过,远远的说了两个字:“快了。”
        煦看着清洁员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他想,快了?一定是领导快来了!这应该是清洁员对自己的一个略带善意的回应,这使他的心情忽然间明媚了些。
        “什么快了?”走廊里突兀的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冯姐,你在跟谁说话?”
        “一个新来的……小娴,今天这么早啊?”
        “今天天气好嘛!……新来的……男的女的?”语速很快,直接到没有一丝掩饰。
        “……”声音窃窃私语,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不宜声张的话题。
        “我去见识见识……放心吧,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人?!”
        走廊很静,对话声清晰的传来。煦突然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他向楼梯口望去,一个红色的,跳跃着的身影闯进眼帘。
        这是煦与娴的第一次见面。
        娴梳着马尾,穿着一身当时并不多见的休闲服,还是如此醒目的红色,窈窕的身姿映衬着清丽的脸孔,步履轻盈的款款向他走来,身后跳动的马尾,像一部马达给她提供着源源不绝的动力。这一幕留给了煦很深的印象,多年后,许多事情都淡忘了,唯独这一情景始终无比清晰。
        越走越近的娴仿佛一团火,浑身散发着一股热浪。煦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在接触到娴的眼神时愈加明确,娴脸上挂着微笑,眼里闪烁着的亮光笼罩着煦,煦觉得这种目光,就像是猎人看到了心仪已久的猎物,令他有种走投无路的错觉。
        煦心里有些慌乱,他匆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侧身闪避着娴肆无忌惮的目光。
        “报到?”煦感到身后一阵灼热,他只好回头,就见娴大摇大摆的停在男厕门口,笑盈盈的打量着他。
        “唔……”煦窘迫,急忙避开对方的目光。心想,这女子不回避敏感区域也就罢了,居然也不嫌气味难闻。
        “报到?过了洗礼了吗?”
        “洗礼……?”煦茫然。
        “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娴换了一副惊讶的表情:“那你怎么报到?”
        “我……我新来,确实不知道……”煦懵了,洗礼?还有这一说?他闻所未闻。望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女子脸上极富感染力的笑容,他所有的戒备和不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烟消云散,他诚恳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心里盼望着对方能指点一下自己。
        “……看在将来一个战壕的份上……”娴顿了顿,似乎下定了决心:“跟我来。”
        煦松了口气,刚刚他真怕对方置之不理,那样的话,拙于口舌的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对方,心里升腾起一股温暖。
        煦跟着娴亦步亦趋,穿过走廊,下楼梯,煦落后娴半个身子,娴身上不时飘来若有若无的香味,这令他既陶醉又窘迫。他悄悄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一些,娴好像并未察觉他的小动作,一路上问了一些他的情况,煦老实回答,毫不隐瞒,习惯了孤独的煦,对别人的好意总是心怀感激。两人拐过一条狭窄过道,一个巨大空旷的车间出现在煦面前,车间里灯火通明,金属光芒四射。
        “这里”娴带着煦走进车间,目光熠熠生辉,环圈一指:“就是洗礼的地方,也是你今后战斗的阵地。”
        煦四周打量着高大的设备,各种机器粗犷与精密的完美融合,鼻中呼吸着机油及金属烧灼的味道,那些奇形怪状的庞然大物令他惊奇不已。
        “别高兴的太早,看见了吗?”娴指着车间油腻的地面和形形色色的垃圾:“半小时时内,把这些都清理干净,并且得到领导认可,才算过了洗礼。”
        “半小时?”煦对娴的话深信不疑,他望着满地遍布的垃圾和宽广的地面,想着这关系到今后的工作,顿生的紧迫感促使他呼吸都急促起来。煦在心里飞速的计算着工作量,劳作于他而言驾轻就熟,尽管看着身形瘦弱,实际上,煦早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劳动者了。
        煦拧着眉头的模样令娴觉得好笑,她背着手,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个有些腼腆的青年,她看着煦认真而专注的表情,眉宇间隐隐有一种令她感到很陌生的东西,这使面前这个沉静的男子居然有了些许圣洁光辉的意味,关于这四个字,她始终是这样认为的。娴愣住了,她呆呆望着,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她心里忽然间一动。后来,娴告诉煦,当时,就是他身上这种奇特的东西打动了她。她说,你知道吗?你当时身上有种很特别的东西。
        煦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个他认为心地善良的女子在捉弄自己。那天,娴像救世主一样点化了他之后,就飘然离去。煦像风一样在空无一人的车间里穿梭,聪明的他充分利用了车间里每一样他认为有用的工具,对工作的渴望,激发出他全身的潜力,他手脚并用,心无旁骛;他竭尽全力经历着这些来历不明的“洗礼”。不到半小时,他就奇迹般的完成了车间的清理。他大汗淋漓,浑身热气腾腾,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闻讯赶到的娴望着眼前焕然一新的车间目瞪口呆,她又一次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半小时的期限,只有她知道,不过是自己信口开河,包括所谓的“洗礼”也不过是她随口编造的恶作剧,目的是诳新人替自己分担一些工作而已。她压根也没指望,这个初来乍到的傻傻青年能做完,因为那是她轮值一天的工作量。
        娴的震惊不仅如此,接下来,当煦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娴几乎完全沦落,着实再也说不出话来。这同样是她后来告诉给煦的内容,她说,那会早晨的太阳刚冒头,金黄色的阳光从车间大门洒进来,这时你从阳光里走了进来。头上热气蒸腾,细密的水珠闪闪发亮,脸庞红彤彤,步伐无比矫健轻快。娴说,我一阵恍惚,感觉像梦一样。
        煦的记忆很模糊,在他的回忆里,那天,他印象最深的是厂长办公室里的情景。刘厂长一到厂,就听说了这件事。刘厂长又好笑又好气,不过,当他亲眼目睹半小时时间,车间发生的变化后,对这个颇有传奇色彩的新工人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当即把两人叫到办公室。
        那是煦第一次走进厂长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锃亮的玻璃窗;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面;一人高的墨绿植物;静静矗立的文件柜;红色电话;无不透着森严秩序;他觉得到处流光溢彩,刺得睁不开眼。
        刘厂长是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他客气的招呼两人落座。煦正襟危坐,他留意到,自车间出来就有些走神的娴,懒散的翘着腿倚靠在沙发背上,自然随意的就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样。煦的眼皮不由跳了跳,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厂长,发现刘厂长一脸平静,没有丝毫不悦或诧异,仿佛这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这一幕,让煦的心里突然也是一动。他不敢分神,倾听着刘厂长的讲话,刘厂长语调抑扬顿挫,先是对他的报到表示欢迎,接着鼓励云云,后来话锋一转,说起了“洗礼”的事。
        刘厂长说了些互相帮助之类的话,煦觉得娴充耳不闻,她始终是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神直直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唱独角戏的刘厂长“咦?”了一声,起身从办公桌后绕出来,走到娴的沙发前站定,俯下身子,细细的观摩着娴。煦觉得这一刻的刘厂长瞬间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一本正经的领导,倒像是一个平易近人的邻居大叔。
        “厂长,你不好好在你的位子上,跑这儿干嘛?!吓我一跳!”娴好似从梦中惊醒一样,骤然跳起来,尖声叫着。
        刘厂长讪笑,不语。煦留意到他此时的目光仿佛一位慈祥的长辈,望着宠溺的儿孙。从办公室出来的煦再望向娴时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些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意蕴。
        煦说:“你没事吧?”
        娴突然有些生气:“我有什么事?你才有事!”
        煦被抢白的一阵嗫嚅,他侧头扫了一眼面色红润的娴说:“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不会是感冒了吧?!”
        娴使劲把头偏到一边,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刻意躲闪着煦的目光:“……没事……早上的事,你……不恼?!”
        “……”
        “怎么?这么小心眼?大不了,我请你搓一顿,算是补偿,怎样?”
        “那怎么好意思?”
        “说你胖,还喘上了。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吃上本姑娘请的饭的。”
        “那……去吃兰州拉面吧!”
        “切!”
        这是煦第一次与娴的交流,也是他第一次从娴的嘴里听到“切”这个词,这之前,他只在电视剧的对白里听到过。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听到真人发声,他觉得很时髦很新奇,而在这之后,随着他与娴的交往,他也会逐步领略这个词的博大精深。
        那顿饭最终在煦喧宾夺主的坚持下,以一大碗牛肉面和一小碗牛肉面草草了事。娴全程黑脸,皱着眉头吃面的场景,一度令戴着伊斯兰帽子的店主不住侧目。
        “你毁了我的味蕾”从面馆出来,娴左顾右盼,看着街道两边的麻辣烫,米线摊子两眼放光:“作为补偿,下回你要请我。”
        煦苦笑,点头。
        煦不知道的是,其实从那天开始,他已经以这样一种误打误撞的方式闯进了娴的心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娴心里的份量也与日俱增。
        煦的逃避,实际上是自卑的心理在作祟,同时,由于自卑反而加剧了他的自尊心。他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的尊严,宁愿舍弃,也不冒险,他认为,在娴这件事上就是冒险。关于这点,他认为娴已经用她的笑做了证明。所以,在他视做与生命同等重要的尊严,和一场模棱两可介于恶作剧与疑似爱情之间,他一反优柔的常态,干脆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娴是认真的。
        煦对她的视而不见,使她既恼火又失落。她俏丽活泼,车间里一多半的年轻人都对她垂涎三尺,其中自然也不乏出类拔萃者,但她就是瞧不上眼。倒不是她眼光有多高,在这点上,娴是冷静而清醒的,她不是那种孤芳自赏不切实际的女人,她的个性张扬只是表面,骨子里的她还是一个传统女人,她没有一些女孩满身的市侩味,也不像有的女孩那样造作扭捏,她大方自然,率直坦荡,这也是她追求者众多的原因之一。
        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到底在等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整天嘻嘻哈哈以捉弄人取乐。她也读时下流行的琼瑶小说,她幻想着一场浪漫的邂逅,那场景多半在风雪弥漫的冬季,辽阔的原野上耸立着童话般层层叠叠的白桦林,她与一个男子紧紧拥抱,她感到温暖而眩晕,她抬头望向拥抱自己的人,那张脸近在咫尺,却模糊不清,她哭了,抽泣着从梦中醒来,夜深人静,月光如水。
        直到遇见煦,她找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她开始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关注这个男子。她会不厌其烦的叫煦帮她干这干那;她从不叫他名字,喊煦的时候,她总是“喂,那个新来的……叫什么来着?过来一下。”,她当然记得煦的名字,她故意不叫;她知道煦怯场,却往往趁人多,气氛热烈的关口,突然邀请独坐一隅的煦加入,然后,看着煦涨红的脸双眼放光;有时,她会变本加厉,不辞辛劳穿过半个车间,来到煦工作的区域近距离细细观摩煦的操作,边看边啧啧有声;车间里所有男子嫉妒的目光如一支支利箭呼啸而至,噼里啪啦把两人包围,煦如芒在背,娴气定神闲。
        娴喜欢看煦窘迫时的样子。这在从前是从未有过的事,她为自己的低级恶俗趣味吃惊,她想,我这是怎么啦?渐渐的,她发觉煦不在场的时候,她似乎失去了目标,所有的举动都索然无味。可是,只要煦一出现在视线里,她立刻满血复活。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前时时会出现那个沉静孤独的身影,搅得她心烦意乱。
        全厂的人都看得出来,娴对煦异乎寻常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唯独煦似乎对这从天而降的艳福毫无反应,他更加沉默,面对娴雷达似的目光视而不见。眼睁睁看着娴眼中的光彩一天比一天黯淡,车间里几个在追求娴的路上,一直孜孜不倦的青年既嫉妒又心疼。在他们看来,娴无论看上他们中的哪一个都在情理之中,他们自视彼此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即便有细微的差别,也顶多不过是运气不好罢了。谁也不会想到,娴的眼光竟如此特别,偏偏就看上了那个连话也讲不利落的煦,这令他们忿忿不平。尤其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娴自甘堕落主动出击也就罢了,更令人抓狂的是,那个煦竟然不买账!这在他们看来简直不可理喻,吃不上葡萄的雄性们恼羞成怒,他们同仇敌忾,他们看向煦时的目光充满了愤怒以及憎恶,就仿佛看着一只苍蝇,他们无数回在心里挥舞着蝇拍,一下一下将这只苍蝇碾的粉身碎骨。
        煦的自尊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他成了众矢之的,一个在众人眼里常常形同无物的人,突然间万众瞩目,并且这种瞩目背后蕴含着的不是仰视而是深深的鄙视,煦就像陷入了人民战争这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他在惊涛骇浪里起伏挣扎,险象环生。
        
发表于 2018-6-25 16: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愧是那个年代的爱情,放在现在是搭讪哈哈哈,细节描写不错,尤其男主人公的含蓄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3:4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平所限,想表达一些特别的东西,写出来却似是而非。每个年代都有它的特色,每一个不同性格的人,发生的事都与他的性格息息相关。即便,看上去过程、结局似乎一样,但每个人自己的感受必然不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