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34|回复: 5

那个年代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2 08:3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煦的故事
        认识娴之前,煦的生活是阴翳的。这显然与他的名字背道而驰,煦的名字是他父亲在他出生前就翻阅厚厚的典籍后敲定的。他父亲的初衷一定是希望他能够沐浴在阳光下快乐成长,只可惜,事与愿违,煦的生活偏偏笼罩在乌云密布里。
        煦后来想,娴吸引并令他深深痴迷的恰恰是他自己不具备的,也是他心底里最向往的东西。
        这使他看向娴时的目光总是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那是折服或者崇拜者才会有的目光。这样的目光,通常会出现在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眼中。煦开始并未意识到,他这种眼神在娴无比自然无比随意的推开厂领导办公室紧闭的门,或者对某人某事回应时,嘴里发出“切”这样将轻蔑表露无遗的音节时会愈加炙热。这些,都是他想做而不敢去做的事。
        煦也从来没想过,当着对方的面还可以用这种犀利直接的方式表达,这在煦看来是不可想象的,是惊心动魄的。之前的煦像只小羊一样沉默而羞涩,这使他更容易遭受到莫名的攻击。煦总是在对方胜利般的哄笑或亢奋中,低头默默走开,然后在心里将积攒的怒火像吹气球似的发酵,催化,他相信这只球总有爆炸的一天。娴的出现及时拯救了他,这让他惊讶的同时,心里竟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畅,仿佛盛夏午后时的一场雨;仿佛沙漠里的一泓碧波;那种快乐和惬意无法形容。
        煦自己从来不会主动去办公室。尽管只有一墙之隔,那扇包裹着紫红色皮革,镶嵌着黄色铜钉的门无时无刻不在眼前,它宛如一只眼睛,冷冷的俯视着车间里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煦觉得那扇门里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压力,这感觉很不好受。他不知道自己这种畏惧从何而来,他谨小慎微,几乎从不惹事;他勤快踏实,招人喜欢,车间里几乎所有人都对他交口称赞;有时,他会在车间里没人的时候,微微撅起嘴,吹口哨。口哨在空旷的车间里回荡,清脆悠长,他欣赏着自己演奏出的优美旋律,嘴角微微上扬。
        他就是不能去那间屋子。人多喧闹的时候还好,他总会不声不响的缩在角落里,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工友们随意的摆出各种姿势高谈阔论,他总是面带微笑,静静倾听,一言不发。如果顺利,他会以这种隐士般的状态蒙混过关,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很自在,这时的他是轻松的。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哪个人突然间心血来潮,提议由他发言。这于他,显然是一个心怀叵测的阴谋,他脸上的微笑瞬间会被惊恐代替,众目睽睽下,他惊慌失措,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随后响起的哄笑声令他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钻到老鼠洞里。
        娴也会跟着笑。跟那些人不同,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笑。煦的反应在她看来很可爱,一屋子人里,在娴看来要么俗不可耐;要么市侩气十足;要么时时一脸阴郁玩心眼;要么道貌岸然;只有羞涩而沉静的煦干干净净,他的腼腆在污浊的人群里犹如一阵春风,独特而温暖。娴不知道,她看着煦大笑的时候,眼睛里绽放着温暖而喜悦的光芒。她没想到的是,这些在她看来不值一提的玩笑,会给敏感的煦造成伤害。
        煦的情绪会因这样的事而彻底低落甚至消沉,有一段时间,他更加沉默寡言,他低着头,躲着人,像一个深沉的杀手,独来独往,来去匆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煦在疗伤,心里的伤只有独自舔舐,他觉得这是对他赤裸裸的羞辱,令他颜面扫地,令他抬不起头来。他不喝酒,就一支接一支的抽烟,他忧郁的脸在汹涌的烟雾里若隐若现。
        他想,为什么别人能轻松做到的,而他却像天堑一样难以逾越?不就是说话吗,他看到春风吹绿草地;苍茫夏雨;秋叶金黄一簇;冬雪沉寂;这些令他兴致盎然的时刻,他不也会滔滔不绝?为什么一到公众场合,他就畏手畏脚,像个小丑一样笨拙滑稽?!他的拳头狠狠砸在坚硬的墙上,直到砸出血,直到整条手臂都抑制不住的剧烈颤抖。
        有时,他不得不孑然一身去办公室。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他厌恶那个地方,他讨厌拘束,他觉得等级秩序限制了自己的自由。他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个体,他对那些低头哈腰的行径不屑;他也不知道怎样才能不卑不亢,泰然自若;怎样才能既有恰到好处的尊重,又不至于丧失自己的尊严。他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像垂死的鱼儿迫切需要水的滋养一样,生死攸关。他知道正是自己优柔寡断的性格,使他庸人自扰。这令他更加彷徨无助,他无助的进到那个房间,像个胆怯的孩子一样局促不安,他觉得自己身体僵直,反应迟钝,无论坐着还是站着,都仿佛上刑一样难受。或许正是他自己的拘谨助长了领导的威严,煦见到他们时总是不苟言笑的样子。这愈发使煦无所适从,也使他对那扇门有了条件反射般的敬而远之,连带着对频繁出入那扇门里的人也多了一份疏远和敬畏。
        与娴结识之前,煦就知道这个穿着时尚,脸庞秀丽的女孩是那扇门的常客,他去领材料或办其他事情,不得不从那扇门外经过时,常常能听到从门里传出的欢声笑语,那声音响亮而恣意,充满快乐,俨然一群狐朋狗友聚在一起狂欢,平等、随意,无所顾忌。煦觉得不可思议,那样的画面使他贫乏的想象力不堪重负。
        直到见识了娴在办公室里无所羁绊的随意,煦似乎触摸到了苦苦追寻的真谛。娴令煦大开眼界,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娴,看着她如入无人之境般的出入办公室;看着她跟厂长嬉笑怒骂;看着她跳起来,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娴熟的拨通红色电话谈笑风生;看着她小巧的屁股占据着宽大的办公桌,两腿在桌下晃啊晃动;看着厂长若无其事的谈话,喝茶,抽烟;那情景就像是一道闪电刺破了漆黑的夜空,黑洞洞的天地瞬间纤毫毕现的感觉。煦想,原来还能这样?这样居然也行?居然不会引起反感?
        煦心里对娴的敬佩如同阳春三月的野草般,开始滋生繁茂。
        在煦小时候,听老人讲梦是反的。沿着这个思路,煦有时也想,名字是不是也是反的?譬如他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娴。看到这个字的时候,他脑里首先联想到四个字,温婉娴淑。而事实上,娴与这四个字里任何一个都不沾一点边。娴古灵精怪,快人快语,像个快乐的精灵,走到哪里都是一帮年轻男女簇拥的中心,几句话后立刻就笑声四起。
        煦总是远远避开那片是非之地,闷头忙乎自己的事情,偶尔,起身的一霎,煦的目光会穿过重重阻隔,望向众星捧月里的苗条身影。让煦意外的是,他会与娴远远投来的目光相遇。这让他先是惊诧,继而慌乱,他看向娴时的目光中隐匿着些许偷窥的意味,是自己单方面的行为,就如同他常常仰着脸看蓝天白云;看一片葱郁的树林;看寂静无人的小道;在他眼里,这些都很好看。他认为,美好的事物不就是给人欣赏的吗?如果视而不见,那无异于浪费资源。这跟他看向娴时的目的并没有什么不同,那纯粹属于人类追随美好的天性使然,他没想到,美好的事物不总是被动接受观赏;不总是无动于衷;美好的事物还会回应。
        当两道目光扒开人群,越过运转的设备,推开走动的障碍,划破长空,仿佛两道闪亮的电弧在空中对接。那一瞬间,对心仪的美的渴求在两人目光交汇时,世界消失了,强烈的正负极磁场效应,所有无关紧要的物体统统被排斥,净化,他们眼里只剩下彼此。煦看见娴飞扬的笑脸,亮亮的眼睛,这眼神专注凝集,毫无疑问是特意奔着他来的。这反馈突如其来,煦毫无心理准备,那情景就像他看着白云,云忽然冲他粲然一笑;他看着树,树对他微微点头一样,有种不真实的荒诞。他张口结舌,像石像一样凝固了。第一次这样石破天惊般的短暂对视,以煦首先慌乱的移开目光结束。他的脸瞬间红透,他低着头,浑身颤抖,心脏仿佛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狂跳不止。过后,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回放这一幕,仿佛嘬了蜜似的甘甜。
        这样的情景一旦有了先例,往往会周而复始的发生,每次情景再现都令煦回味无穷,直到煦那次捕捉到娴的笑脸后戛然而止。娴笑的无比灿烂,妩媚而撩人,但在煦看来,那是一种阴谋得逞般的得意,是一种不怀好意的笑,这使他心里风起云涌般的甜蜜立刻被挫败感代替。他感到自己的尊严正在寸寸粉碎,他周身冰凉,对危险的警觉,让他顿时想起了第一天报到被娴捉弄时,娴脸上就挂着这种令人难以揣摩的笑容,正是他的轻信,让自己成为了厂里人茶余饭后的笑料。他仿佛看到自己正在接近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天衣无缝的伪装下,黑洞已经敞开,一群人狞笑着等他掉进去。煦惊出一身冷汗,自律性极强的他立即悬崖勒马,他付诸实施的方法就是不再看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技术含量,并且很愚蠢的办法。但对娴来说,越是这种简单的办法,效果反而立竿见影。
        煦似乎摆脱了可恶的挫败感,以及未雨绸缪,远离了潜在的危险,代价是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空了。有时,他很想偷偷瞅一眼娴,好给空空的心里填充一些营养,可一想到娴的笑容,他空荡荡的心里立刻被一阵冰冷的刺痛填满。
发表于 2018-6-25 15: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羞涩的年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3:51: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相较于现在,那应该算是一个质朴的年代。质朴的年代,一桩陈旧的往事。
发表于 2018-6-28 19: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心抽象的描写篇幅太多了,尤其不适合放在小说的开篇。在读者尚未对故事和人物产生兴趣时,读者多半不会对人物内心的风花雪月产生关注。

我个人感觉想要在故事开始就着重描写人物内心也是可以的,但是要避免过于抽象的叙述和描绘,尽可能利用更为客观的事件、动作等细节的白描(如果兼有一些趣味那就更好了)毕竟文章写出来都是给读者看的,需要循序渐进地利用趣味吸引读者的关注,然后才有更为深入的延伸和拓展。

楼主对于人物内心的描写非常细腻,文笔一如既往地精彩。只是此段内容适合后置,第二节倒是挺适合作为开头的。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
发表于 2018-6-29 16: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屈欢 发表于 2018-6-28 19:00
内心抽象的描写篇幅太多了,尤其不适合放在小说的开篇。在读者尚未对故事和人物产生兴趣时,读者多半不会对 ...

很用心的点评,为你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0:4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点评,有劳了,评价很精准,谢谢。可能还是自己的表达能力问题,总是跟预想中出入很大,惭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