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70|回复: 0

相约北京(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6 10: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5-18 11:57 编辑


今年的男篮真不走运,第一场比赛就遇上了十七中男兰。面对着全市冠军,谁都知道毫无胜算。急得我拉住了赵立军问道:“立军,咱们怎么办?”

赵立军坦然地说:“你们女篮的运气不错,今年肯定能进前三名。男篮虽然没运气,可咱们也不是软柿子。球可以输,人不能输!十七中要是不使出他们的三板斧来,休想轻松盖过咱们。”

比赛开始了,赵立军依然打中锋,我紧张地看着他跳球。裁判刚刚抛起球来,赵立军猛地高高跃起,轻托篮球就直接投篮。篮球居然进了!真不可思议!掌声马上响起!整个杏花岭体育场沸腾了!高兴得我跳了起来!

我猛地坐起,才发现自己依然是在赵立军的床上。原来刚才自己只是做了个梦。看来,这五十多年了,我依然忘不了赵立军。当年因为我找不见赵立军,只好和丈夫结婚。婚后稍好一些,因为每天有丈夫陪伴,渐渐也就不去想了,接着,我自然要生儿肓女。等儿女们长大了,又是烦人的男婚女嫁。儿女们都成家后,就又成了我和丈夫两个人。直到丈夫去世后,我才倍感孤单。所以,才会像婚前一样,一有空就到天安门广场。

中国人都有个毛病,不到天安门广场就不算到过北京。如果赵立军来北京找我,他肯定同样也会到天安门广场。哎!我和他都七十多了,这辈子是没戏了。可是我能在天安门广场遇上桂云,怎么就遇不上他赵立军呢?思来想去,那只有一种解释,这小子根本就没去北京找我!既然这样。这小子为什么一见面就说要跟我结婚?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不行!明天我一定要问个明白!不能把这个疑问带到棺材里去!

早上起来,二小的婆姨已经做好了早点。我和二小一起吃了早餐,而后就相跟着赶往医院。进了医院里,科主任带着一帮人刚查完了房。昨天晚上刚见了一面的他的大儿子,跟二小耳语了几句,然后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不一会儿,赵立军的闺女送来了早饭。他吃饭时又是不用人喂,而且还和其他两个病友不时地谈笑风生。突然,护士小杨过来叫我,说是科主任找我。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急急赶到科主任办公室。这位才五十来岁的女主任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问:“阿姨,你是从北京来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那位女主任就又问:“那你是不是给赵书记吃了什么药?”

我知道赵立军在西山的最高职务是局机关党委书记。可是,给他吃了什么药却把我问愣了。稍一思索我就反问道:“我不是学医的,也不懂药理。而且,我跟赵立军只不过是同学关系。他在电话中只说他不行了,希望我回太原来见上一面。就算我懂医懂药,他连什么病都没说,我敢给他带什么药?又敢给他吃什么药?”

女主任手里拿着笔轻轻敲着卓子,吞吞吐吐地说:“可是…….。”

听她这么说,我的心里可就着急了。我急忙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女主任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后慢慢说道:“按理说赵书记的这种病不应该在夏天发。前几天我加大了下药的剂量居然也控制不住,只好下了病危通知书。可是,从昨天中午开始,赵书记的病竟突然转好!我百思不得其解!突然间想到,你是从北京来的,所以就猜想是不是你带了什么特效药给赵书记吃了呢?”

忽然,想到昨天二小问我回光返照的话,急忙问道:“主任,你说这是好现像还是坏现象?”

女主任摇摇头说:“这当然是好现象了。可是,就是闹不清原因。”

我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子一时半会儿的是死不了。不料,女主任突然又问道:“阿姨,你跟赵书记是什么关系?”

我当即回答说:“同学关系。”

不料这个女主任居然紧盯着我又问道:“一般的同学关系还这么关心他?”

坏了,这位女主任已经往那个方面想了。这位女大夫可不是二小,二小是自己人,他决不会乱说。可面对才见了一面的女医生,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我和立军是从小学一直到中学的同班同学。”

女主任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说道:“原来你们是青梅竹马呀!”

这可真坏了!我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个事情越描越黑,所以才轻描淡写。不料这个女大夫还是往那个方面想!急的我赶紧说:“大夫,你可不要往其它方面想!我跟立军可是五十多年没见了,昨天才又见了面。”

女主任还是微笑着说:“阿姨,你也不要往其它方面想。我是个医生,当然要考虑如何治好我的病人。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赵书记是怎么了?这么简单的个病怎么就不见好转呢?现在我总算闹明白了!前一段时间他是不想活了,所以,他的病才一直没有好转。而自看到你以后就不一样了,他是特别想活下去!所以,他的病就好转了。我也是自由恋爱结的婚。所以,我理解赵书记的心情。可赵书记的病能不能好,接下来就看阿姨你了。”

一时间我的心里就乱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女主任的办公室,也不知道如何遇上了二小。二小急急问道:“阿姨,主任说什么了?”

顿时,我也想明白了,赵立军这回得病是心理因素。而且,我也知道了他的心中一直有我。这些话当然是不能跟二小说,我只回答说:“主任说,这是个好现像,今天的药剂量减半。”

二小高兴地跳起来大喊:“太好了!太好了!”

他们父子情深,这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赵立军今天的状况非常的好!一直跟病房里所有的人谈笑风生。二小也跟昨天不一样,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吃了午饭后不久,赵立军的吊针就拔了,他去了一下卫生间后就对我说:“走!咱们去散散步!”

二小马上就说:“爸!你的病还没好,不能出去!”

赵立军坦然地说:“我当然不出去,就在这一层转一转。”

我知道他这是有话想单独跟我说,就跟着他出了病房。原来,这层楼的西面病房少,空气当然也好。我跟着他站在了西面的窗口,他指着下面一个长方形的建筑说:“这儿是西山体育馆。当年我刚来西山时,这儿还只是个体育场。”

我说:“当年我回太原找过你好几次,像太钢、太铁、江阳、新华、汾机、晋机、重机、大众等等这几个大单位我都找过了,可就是没有你。那个时候的太原人都说好男不到太钢,好女不到太纺。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来人们提也不愿提的西山!”

赵立军说:“我复员后 ,是分配来的西山。”

我真后悔,当年我为啥就没来西山呢?转眼间我跟他已经七十多了,这辈子跟他是没指望了。真得是让我气愤难平!我瞪眼问道:“我离开太原时,咱们说好都考北京的大学。你小子也真不争气,居然连太原的大学也没考上!没考上就没考上吧!可你小子怎么就不去北京找我?”

不料,这小子不答反问道:“复员前后我也不知给你写了多少信,可你怎么不给我回信?”

气的我打了他一拳说道:“我回了太原还找不见个你,让我往那儿寄信?”

赵立军又问道:“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不可能你连一封也没收到吧?”

气的我又打了他一拳,说道:“文革中我在学校参加的是少数派,不光是我,我们那一派的人只有极少数的人收到过信。”

赵立军突然紧紧抱住我说:“都怨我!那个时候我真应该到北京去找你。”

我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当然不怕他抱。可突然感到小腹处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我是个过来人,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我急忙使劲挣开他说道:“这里可是公共场合,你要注意影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