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65|回复: 0

相约北京(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6 10: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5-18 11:51 编辑


我心急赵立军的病情,必要的客套话过后,对二小一使眼色,就出了病房。这个二小挺精的,他知道我要问啥。一出病房我还没开口,他张嘴就说:“俺老子真不是什么治不了的大病,可就是怎么也不见好!这也真是日怪了!”

我问道:“主治大夫在不在?”

二小说:“不在,可是,医院里都是每天上午查房。所以,明天早上不光主治大夫在,科主任当然也会在。”

看来,他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我要全面了解赵立军的病情,至少要呆在到明天早上了。二小突然又说:“阿姨你大老远的跑来看俺老子,我代表我们全家先谢谢你了!你的心意全到了,剩下就是俺们子女的事了。”

二小肯定不知道我和他老子的关系,所以才如是说。可我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看一下就走。好不容易才跟他本人见了面,怎么也得陪上他几天吧?万一他赵立军真要拖不了几天,而我又不在他身边,那就是我太不近人情了。毕竟,我和他是青梅竹马呀!我就说:“小赵,不管他怎样,我已经答应了他,就让我在这儿陪上他几天吧!”

二小说:“伺候他是我们做子女的事情,不能麻烦你。”

我觉得不如把话挑明,就说道:“如果当年我和你爸不是失去了联系,那么,现在你就该叫我妈了,”

二小怔在那儿好一会儿才说:“原来是这样。”

再次进了病房,赵立军拉住我的手问道:“他对你好吗?”

我当然知道他问的是啥,就说道:“当然好了,而且,他各方面都比你优秀。要不,我也不会嫁给他。可惜,他没你长寿,六年前就走了。”

赵立军猛地坐起来,插在鼻子里的氧气管也掉了。他急急地问道:“这么说来,现在你也是自由人?”

二小急忙奔过来给他整氧气管,边说:“不要这么激动!阿姨,俺妈也是六年前没有的。”

听了二小的话我吃了一惊!世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可是回头再一想,心里边更恨他赵立军了。如果六年前你没有了婆姨后就来找我,也许还能和你睡在一起做那个事情。人们常说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现在我和他都七十多了,不光是我早就没有了那个念想,或许他也没有了那个能力。哎!这辈子我和他也就只能妄担个虚名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我急忙过来扶住了他说:“不要激动,快躺下!”

赵立军甩掉氧气管说:“我要上厕所!二小你过来提液体!”

二小刚伸手,我就摘下液体说:“我来吧!”

二小一步跨过来说:“阿姨,你扶不动他。”

赵立军推开二小说:“我不用你们扶!平平,这个,你不方便。”

我高举着液体,也用太原话说:“我伺候了俺男人五年,这类事情难不住我。再说了,咱们都是七十多的人了,怕个啥?走吧!”

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就算是我和他赵立军发生点什么事,反正我和他现在都是单身,谁也管不着。再说我和他都是七十多的人了,真想发生那种事情也是不可能的了。最多,也就是看一下他的那个东西了。可是二小一直跟到厕所门口,我边关门边说:“我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闺女,没有事!”

从厕所出来后,赵立军又是自己走到床边躺了上去。我把液体挂在架子上,见二小还瞪着眼睛。我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不放心我伺候你老子?”

二小挥手说道::“不是,你刚才来之前,他上厕所还得我扶着,这一会儿就能好的这么快?”

当时我没有多想,反正我和赵立军绝对不会再活七十年,就尽量为他多做些事吧!哎!虽然说我终于又和赵立军见了面,可惜来日无多。所以,我必须珍惜眼前的分分秒秒。而且,我急于想知道他五十多年来的情况。我洗了洗手后就问道:“你怎么会落在西山呢?当年我把太原的几个能想到和找到的单位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来西山矿务局。咱们那个时候的年轻人,都说是好男不到太钢,好女不到太纺。可是,你怎么会来人们提也不提的西山呢?”

二小马上接口 说:“阿姨,现在的西山可跟以前一样了,都是机械化采煤,安全系数也高多了。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尽想来西山上班。”

看来,二小明白我问话的意思。我就又问道:“下过煤矿吗?危不危险?”

赵立军说:“我的册一直在矿务局机关,只是在支援高产时到矿上下过井。井下工确实是又苦又累,可咱们是国营大矿,危险是有,不过要小多了。”

我说:“咱们年轻的时候市里头开运动会,西山的学校常常是推光头。所以,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一直呆在西山。”

赵立军突然问道:“那么你呢?在北京也应该是主力队员吧?”

说实话,自参加工作后一门心思想找到赵立军,根本就不想那个篮球场,所以我说:“咱们上中学时连十七中都打不过,就凭你的那两下子,还想在人才济济的北京当主力?”

二小马上接茬说:“我明白了!就是因为西山在体育方面不行,所以就显出俺老子来了,他才能在西山一直担任主力队员。”

这时,邻床的陪床端来了饭。赵立军就大叫道:“真是光顾说话了,二小,给你妈打饭!”

听了他的话我就吃了一惊!急忙推了他一下说:“瞎说什么?”

想不到二小笑着说:“反正你们是一辈,我叫啥都行!阿姨,看你想吃啥?”

这个时候的我可真是伤感极了。我五十二岁才停经,就算是现在我还能跟赵立军做那个事情,可也肯定有不了共同的后代了。我发现二小的脑子挺好用,不愧是赵立军儿子。我回答说:“这又不是在家里,不用讲究,有碗面就行了。”

二小很快就从医院食堂打来了一碗面。我问道:“这只够一个人的,立军,你先吃吧!”

赵立军抬起左手挥了挥说:“一会儿闺女会送来饭,你就先吃吧!”

我又问道:“可是还有二小呀!”

二小马上接腔说:“一会儿我回家去吃,这就是给你打的。”

我正吃二小买来的面时, 一个酷似赵立军的妇女走了进来。她拿着一大桶饭,赵立军接过来就吃。很明显,她是赵立军的闺女。不用问了,二小的外貌肯定是跟了她妈了,赵立军简单介绍了几句,兄妹两人就小声嘀咕。很快,二小就示意我出去。本来,我还以为赵立军的闺女是在质疑我的身份。所以,出了病房后我正要开口解释,不料二小却悄悄地说:“阿姨,俺老子今天不对劲,你看是不是老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

他的闺女说:“现在太不对劲了,今天早上还得我喂他呢!”

确实,在中国民间是有这种传说。说是将死之人在临死之前会有一段时间突然变好,这种情况叫做回光返照。可是,赵立军今天的状况究竟是不是回光返照呢?我不是医生,当然不敢确定。我当即低声道:“快去找医生!”

赵立军的闺女说:“现在正是饭点,医生也肯定去吃饭去了。”

我当机立断安排说:“二小你就快回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就去找值班大夫。闺女你可要沉住气,该干啥还是干啥,一切等医生检查完再说。”

二小点点头走了,闺女等赵立军吃完饭收拾了碗筷也走了,我吃完了面就坐在床边陪赵立军了聊天。很快,吃完了午饭的二小找来了值班大夫,他做了马上能做的各项检查后说:“一切正常。”

悄悄返回来的他闺女听到这个结果放心地走了。二小摇着脑袋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拍拍他的肩说:“过去人们常说是人生七十古来稀,可现在的人活不到九十不算长寿。一切正常是好事,你老子肯定还能再活几年。”

终于输完液了,护士进来拔了针头,我接住针口上的小棉球好久都没放。不料赵立军却兴奋地说:“只要我能再活几年,咱们就结婚!”

听到他的这话,我的怨气就来了。既然想娶我,你早干嘛去了?气的我松开了手问道:“桂云还能在天安门广场遇上我,你怎么就不能?你太不是个男人了!”

赵立军笑着说:“咱们不说以前了,我就说现在!我看,你就住上几天吧!我出了院咱们就结婚!”

这正是,既然当初,何必又现在?既然现在何必又当初?本来我想抽他两个嘴吧,可又想到现在他还在住院,只好把怒气压了下去。好在他和我都是单身,陪上他几天也无妨。我随中就问:“附近有旅馆吗?”

赵立军瞪起眼说:“在西山还住旅馆?俺家的床还睡不下个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