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473|回复: 5

规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8 14:43: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3-20 10:22 编辑

           张衫初去单位报到时,在单位门口遇到了老胡。老胡就曾对他说过:“再初生的牛犊也是牛。”张衫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说的愣了一下,他认真的看着老胡。老胡其实并不老,只是一张脸总是一副老于世故的沧桑模样,所以得了这样一个雅号。
    老胡在张衫注视下,不言语只是笑。
    张衫打趣:“是不是有了女友的人,都是云山雾罩的?!等我出来,一起去南山兜一圈。”张衫知道,老胡新交的女友住在南山。老胡打量着锃明瓦亮的“奥迪”感慨道:“谢谢啦。不过,好车啊,得用对地方。”接着还是笑。张衫觉得他的笑不怀好意。他越笑的神秘,张衫越觉得老胡故弄玄虚。
    关科长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跟关科长一起从楼里走出来的还有两个人,三人边走边谈笑风生。看到门口的“奥迪”,关科长有些惊诧,他侧着头,目光在车身和老胡身上停顿了数秒。
    送客后的关科长没有立刻返回,而是站在门口,往这边望着,很有点期待和恭敬的意思。当时张衫不知深浅,还很是满足了一下,但当他下车那一刻,那一丝得意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他看到关科长的目光由热情疾速冷却,很响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毫不犹豫的走进楼里。关科长走的非常果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很坚决的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张衫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想:怎么会这样呢?!怎么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意思呢?
    这让张衫既满腹疑惑又无比委屈。他不太明白问题所在,直到有一天,突然灵光乍现,他捕捉到了那其中的一丝微妙,然后顺藤摸瓜,抽丝剥茧,整件事情的缘由终于浮出水面。张衫懊悔不已。
    张衫的职场生涯就以这样一场尴尬的见面开始了,并且这种尴尬或者叫难堪是双方的,这显然加剧了它的严重性。接下来的日子里,张衫毫无悬念的成了科室里的异端。
    张衫试图改善这种状况,尝试了几次后不得不偃旗息鼓。关科长的冷漠和疏离从早前的刻意,日积月累,已经隐隐有形成惯性的征兆,一旦真根深蒂固了,那他估计永无翻身之日了。张衫焦虑不已,他常常在想,怎样才能挽回自己在关科长心里的形象。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几个月后。一份关于封路的通知传达下来,接到通知时,张衫并未意识到这会是他的一次机会。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与关科长的再次邂逅,会是在那样一种情形下。
    封闭的那条路是张衫到单位的必经之路,通知中顺便推荐了两条应急线路。张衫原本倾向于走其中那条可以行车的,尽管需要绕一大圈,毕竟好过徒步。有那么一瞬,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报到那天的遭遇。就是这一瞬间的回忆刺痛了他,促使张衫走上了另一条山路。
    山路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恶劣,行走在满眼葱绿中,耳边回荡着清脆鸟鸣,清爽的山风从脸庞拂过,顿感神清气爽,数月来积压的郁闷一扫而空,惬意油然而生。
    张衫就在这样的心境中与关科长不期而遇。当他看到那个大腹便便的身影,独自在山路上蹒跚而行时,张衫张口结舌,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面的肥胖身影腋下夹着包,尽管特意换了一身轻便的休闲服,但每一步仍走的很吃力,无比艰难,步伐踉踉跄跄,看上去说不出的笨拙和狼狈。
    这幅模样跟平时的威严形象差别是如此之大,乍看到这一幕,张衫除了紧张,甚至还有种无所适从的窘迫。他呆呆望着那个背影,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回避?因为这种感觉很不好,试想一下,一个平日里衣着光鲜的人突然间被人撞见了他最丑陋的一面,而且还是上下级关系,那份尴尬可想而知。张衫可不希望自己被关科长当成一个隐匿在暗处的窥视狂,这于他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前面的关科长大概走累了,停在一处开阔的高地上,喘息擦汗,四处张望。这条路上行人寥落冷清,张衫看到关科长的目光很快就锁定在自己身上。猝不及防,张衫慌乱起来,他甚至有转身狂奔的念头。
    出乎张衫的意料,关科长很平静,他静静看着张衫,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竟是出奇的安详。然后,他的目光很自然的从张衫身上掠过,望向高空,那儿,一只鸟儿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从阳光里穿过。
    “你也走这条路?怎么,不开你的'奥迪'了?”关科长说话了,他没看向张衫,但张衫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但就是这样一句很随意,还带着一些戏谑的话,听在张衫的耳里却有如轰隆隆的闷雷,心惊肉跳。他终于印证了自己的推测,这么长时间了,看来,关科长对那次的事确实一直耿耿于怀。张衫不敢乱说了,他小心翼翼观察着对方的神情,确认只是一个玩笑话后,心里组织好一句话,但到嘴边时,却脱口而出成了:“一个朋友的车,借来玩了几天。他作二手车生意的,早卖了。”
    张衫也尽量说的轻松自然。关科长淡淡“噢”了一声,随即不着痕迹的岔开了话题。张衫暗暗松口气的同时,一种怪异的感觉涌上来。那辆“奥迪”其实是一位领导的专车,开车的司机是张衫的哥们。他原想实话实说,可到嘴边不知怎样内容就全变了。
    关科长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他的脸色愈加明朗,目光也柔和了许多。他一句话举重若轻,将对话的障碍一扫而空,迅速改变了对话的氛围和状态,接下来的交流就水到渠成了。这是张衫第一次正面与关科长交谈。这时,他才发现关科长的谈吐平和风趣,与平时不苟言笑的形象判若两人,在这样轻松的氛围里,张衫的拘谨也渐渐消失。
    这之后,张衫与关科长几乎每天都会在路上相遇,看似遥远的路途,在轻松愉快的聊天中不再难捱。临近到单位时,张衫就很有眼色的提前道声别,两人分道扬镳,各自回到各自的办公室。日复一日,两人心照不宣,配合默契,单位里竟然没人发现。只是,近来一反常态满面春风的张衫,引起了同科室人的怀疑,但不论任何人如何威逼利诱,张衫只是笑而不答。
    随着话题的深度和广度不断延伸,张衫惊奇的发现,这个胖子是如此的睿智博学;对事物的洞悉是如此的深刻;独到的见解令人叹为观止;他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在严肃的外表下,其实有着平易近人的品质。张衫有出门看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有一次,他们在半路遭逢了一场大雨。那雨来势汹汹,关科长毫无准备。幸好张衫提前看了预报,未雨绸缪,备好了雨具。张衫撑开伞,两人踩着泥泞,相互搀扶着趔趄前行。到单位后,关科长的衣服毫发未损,一路撑着伞的张衫却浑身上下几乎湿透了。
    关科长拍着张衫的肩膀,深深看着他:“嗯,不错。”就是那一刻,令张衫产生了相见恨晚之感。
    张衫想,这样一个人,该和他好好喝上一顿酒。有一天,他把这个想法跟关科长说了,关科长听到后,踟躇了一下,然后,侧着头深深看了张衫一眼,张衫觉得这一眼意味深长,似乎直接看到了他的心底深处,他在关科长犀利的目光里如芒在背,他觉得自己成了一条暴晒在沙滩上的鱼,离开了水的庇护,所有的隐私都一览无遗的呈现在阳光下。
    “我……随口一说,你别当真。”不知为什么,张衫涨红了脸,嗫嚅着说。关科长收回目光,背着手,自顾自向前走,对张衫的话恍如未闻。张衫紧张的盯着前方毫无情绪的背影,他心里开始忐忑,开始后悔不该有这非份之想。就在他自怨自艾时,前面的背影忽然发出一声简短的音节:“好。”
    张衫觉得自己又一次得救了。未来这场酒局的重要性自然无需赘言,他开始精心谋划这场酒局,他憧憬着通过这种方式能有所突破,至于究竟要突破什么,连他自己也懵懵懂懂。
    就在张衫紧锣密鼓筹备酒局的时候,不久后的一天,封闭的路恢复了通行。得到这个消息,张衫有些失落,那感觉如同一列高速飞驰的列车,却因突然出现的障碍而不得不紧急制动一样,节奏被强行中断,既恼火又无奈。那天,张衫独自走在山路上,心里似乎一下空了,他漫无边际,走走停停,突然间发现这条路是如此的糟糕。
    生活又一如往常,按部就班了,可张衫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西装革履的关科长乘着“帕萨特”开始往来穿梭,见到他的机会越来越少。公众场合,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威严,不苟言笑,遇到下属打招呼,还是一如既往的矜持沉稳。张衫想,如果单独相处,关科长对待他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他的疑问不久就有了答案。有回,关科长身体不适,去医院一番检查后并无大碍,在家静养期间,科室里众人相约去探视。在关科长家居住的小区里,张衫因为一件事情被落下了,等他匆匆敲开关科长家的门时,科室里的人早走了。这是张衫第二次单独面对关科长。简短的寒暄后,关科长就在家人如临大敌般的担忧中,匆匆回屋静养去了。张衫坐在宽敞的客厅里,和主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客套话,味同嚼蜡,浑身不自在,很快就逃离似的匆匆告别了。
    从关科长家归来的张衫终于明白了一点,关科长一视同仁,他没因那段几乎无话不谈的历史,而对张衫另眼相待,他的风趣,平和犹如昙花一现,只存在于特定的时期,短暂的花期过后,那难得一见的惊艳也即成为绝唱。张衫期待中的酒局早已准备就绪,邀请却始终无法发出。养好病的关科长除了深居简出,就是行色匆匆,面对欲言又止的张衫,他一脸漠然。张衫觉得关科长似乎早忘记了这个约定,随之一同遗忘的还有那条山路。
    这一天,张衫驾驶着自己的“爱丽舍”行驶在路上。他有些心不在焉,秋意渐浓,随着枯叶在风中飘落,一股萧索凄凉的气息扑面而来,此刻,张衫突然想到:那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逢场作戏?
    这时一阵喇叭声传来,一辆黑色“帕萨特”从左侧超了上来,张衫看着这辆车很眼熟,仔细一看车牌,竟是关科长的车。
    “帕萨特”的车窗匀速滑下半截,一张油光锃亮的脸露了出来。张衫一愣,下意识的想打个招呼,他的手刚刚抬起,却看到关科长的目光直接掠过自己,投向了另一侧的一辆“奥迪”。两辆车上的乘客热情的打着招呼,张衫呆住了。他眼睁睁看着帕萨特车窗倏然合上,密闭的窗将一切纷扰隔绝在外,车里车外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车外明朗喧嚣,漆黑的车里深不可测。紧闭的深色玻璃成了一面镜子,镜面一尘不染,清晰的映射着蓝天白云,和以此为背景的一扇半开的窗,以及幽暗窗里那张模糊不清的脸。


        
发表于 2018-3-20 10: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细节部分再清楚些就更完美了
发表于 2018-3-21 08: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类小说的细节和结局都不好处理!很容易被贴标签!
但是,作者就是需要突破哦!
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0:55: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版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18-3-21 12: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的语言风格是让我非常欣赏的,一看开始就有读下去的魔力。
这样的小说,很容易被贴标签,但可以从人性的方面进行突破,我也看过类似的很多小说,不带任何情绪的渲染,看后又生出很多感触。但是,这只是一种感悟,我也和作者一样有点愤世嫉俗,不由的浮现在文字上面。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3:3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瞎写,权当自娱自乐。见笑了。谢谢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