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608|回复: 4

【小小说】八音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6 16: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屈欢 于 2018-2-6 18:07 编辑



               《八音盒》




没有参加除夕夜的荞麦会,也没有跟随父亲去爬马德斯山顶等待新年第一个日出,琳迎接新年的方式,只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旅馆,习惯性地打扫着克里夫住过的客房。

较比以往,琳从未有过如此心不在焉的状况。她先是漫不经心地碰碎了花瓶,然后拾捡碎片时又割到了手。霎那间,她颓唐地瘫坐在地上,失落感让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冰冷和空洞。

或许只有在此刻,这位梳着马尾辫的姑娘才真正接受了克里夫已经离开小镇的事实。

早在今年年初,人丁稀落的矿石镇一下子迎来了两位年轻人。一位是新来的牧场主莱克森,另一位便是克里夫。

起初,克里夫在人们的眼中快成了一位伤感的吟游诗人,所有的举止和步调都沾满了抑郁忧伤。他白天躲进教堂里虔诚地祷告,夜晚回到宿屋休息,两点一线的生活,单调而重复。琳就是在这时候带着几分同情和些许好奇,走进了他的世界。

那些亲昵的问候,相互的开导,细心的照料——渐渐构成了俩人间不可缺少的内容。克里夫一天天重振信心,琳则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慢慢积蓄起热心肠之外的心思。

直到不久前的大雪天。克里夫意外地晕倒在广场,眼前海海漫漫的飘雪梦幻般勾起了他对故乡的无限怀念。刚痊愈出院,他竟立刻乘坐游艇毫无留恋地离开了小镇。

想到这里,瘫坐在地上的琳,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除了扑倒哭嚎之外,她还会在止住眼泪后,习惯性地回想音乐盒特有的悦耳旋律,那是她悲伤时总会第一时间想起的东西,也是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

只是音乐盒早已不在身边了,旋律在脑海中变得熟悉而模糊。

琳试图努力回想找寻,思绪却被楼下急促的敲门声打乱了。


莱克森


据说矿石镇有过年一起吃荞麦粉的习俗。莱克森早就料理完牧场的琐事,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往这场期待已久的除夕盛宴。在这位牧场主朝罗斯广场狂奔之际,我们先了解一下这其中使他兴奋的缘由吧。


刚到矿石镇的第一天,莱克森就对小镇居民的热情深有体会。先是收到杂货铺少女免费赠送的种子,一拐弯,又遇到旅馆老板的热情款待。

饭局上,老板像推销产品一样,时不时向莱克森提起自己的女儿。

“随时欢迎你来哦,来看看我女儿琳也行。”旅店老板说着,又将一片土司递了过来。

“爸爸你说什么啊!”端菜过来的琳嗔怨道。

莱克森一样难为情的同时,却真就喜欢上了这个始终精神饱满像个假小子的女孩子。

打那以后,他三天五天地假装路过旅馆,不是来喝水,就是来喂猫。有一次刚好碰上琳肚子疼,他丝毫不敢耽搁,背起琳就朝医院跑。事后,琳还送给他一个音乐盒作为报答的礼物。

“这个音乐盒虽然坏了,不过却是我心爱的宝贝。给你吧,要好好利用哦。”琳当时的笑容甚至令他高兴得好几天晚上没合眼。

直到克里夫的出现,情况才变得复杂起来。

莱克森渐渐发现琳与克里夫之间显得过于亲密,远远超越了一般程度的热情。原本快乐的农场主也像是受了克里夫的传染,陷入了抑郁和忧伤。

不过,事情在昨天意外地出现了转机。克里夫突然想要离开小镇,前往故乡。莱克森得知消息后,立刻殷勤地与他在港口送别。望着游艇远去的影子,我们这位老实的牧场主竟也泛起了狐狸般皎洁的笑容。

他怎么可能不高兴呢!只要克里夫消失,琳的心思才会转移到自己身上,除夕的荞麦会便是与她见面的绝好开始。

可惜除夕荞麦会上,琳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其中的原因,莱克森几乎不用多费脑筋就能想到。沮丧的情绪渐渐从心底蔓延开来。荞麦会结束,他也没有选择回家,而是独自一人疯疯魔魔地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皎洁如雪的月光下,沉甸甸的步履仿佛痛失了所有的方向。

他就这么昏昏然然地来到旅馆前,最后又糊里糊涂地敲响了大门。






是不是父亲在山顶发生了意外?

琳甚至来不及顺一顺自己杂乱的头发,就从房间的地板旋风般奔至楼下。

门开了,站立在眼前的莱克森根本不是琳所预料的任何一种情形。看着他那双复杂的目光,一时间,琳几乎无措地呆立在原地。

“有什么事情吗?”流逝的时间逼迫着她必须得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

“我……我……想进去喝……杯…咖啡。”莱克森结结巴巴地说着,眼神却透露出某种渴求的愿望。

权当是过一个特殊点的除夕夜吧。琳尝试这样想以后,立刻恢复了往日的个性,热情地跑进厨房为深夜造访的客人冲泡咖啡。

此时,偌大的旅馆因为深夜的缘故,只微弱地亮着几盏橘色的灯光,四周的边角全部隐没进黑暗的阴影。

琳像往常对待客人那样,熟练地将咖啡递向吧台前的莱克森。可俩人的沉默却令尴尬有增无减。

第一个开口的还是琳:“我再去给你弄些吃的吧。”

莱克森急忙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一口回绝。然后慌慌张张地取下身后的背包,往桌上倾倒了一堆荞麦粉点心。有一两块因为太匆忙而滑落到地上。他赶快弯腰捡起,生怕慢上一点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莱克森扬起一脸傻憨憨的表情说道:“这是除夕荞麦会结束后,镇长硬塞给我的。我说我不要,他却说你很喜欢吃,所以我就全装上了。”

看着他迟笨的举止,琳温存地笑了。是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像地里土豆一样老实的牧场主?又是什么时候开始频频感受到他体贴入微的关心。她想起他每天对自己打招呼时的情景,想起他送来的各式礼物,想起他背着自己奔赴医院时汗流浃背的紧张神情……

她惊异的发现,长久以来,莱克森带给自己的快乐竟会那样多,那样熟悉!

不知不觉中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琳眼前暗淡的灯光也变成了一片影影绰绰。


莱克森


敲完门后,莱克森脑子里像钻进去一群蚊子,嗡嗡直响。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直到琳走去厨房时,他才稍稍找回一些镇定。

接下来,他反复回忆起琳刚才在门口时的模样,那黯然阴霾的脸色分明印证着她对克里夫难以忘怀的痕迹。

再看看四周,感觉这里为失魂落魄的人准备好了一切:冰凉的夜晚,模糊的灯光,即将到来的苦涩咖啡和一个无法向其阐明心意的恋人。

琳端来咖啡时,他就紧张的喝着咖啡。琳要给他拿食物时,他就热心地倾倒了背包里的荞麦粉点心。可当他看见琳含着泪冲他微笑时,只觉得那画面像一把刀。她是不是又想起了克里夫?你那脸上的憔悴都还没消。

巨大的悲伤刺激着莱克森必须为琳做些什么。他缓缓地从背包里拿出了原本打算用来表白的礼物——音乐盒。然后又郑重地放在琳的面前。

“你送我音乐盒的时候就说过,你小时候总在伤心难过的时打开它来听。几天前我已经托人把它修好了。”怕是只有莱克森自己清楚,为了修好音乐盒他究竟费了多大努力。

“现在我把它还给你吧,也许你会感觉好过一些。”他轻轻打开音乐盒精致的盖子,轻灵悦耳的滴嗒便随着齿轮的转动响起。

又是良久的沉默,只听见一串串音符在空气中婉转漫流。

莱克森知道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到了。

他刚要起身,琳却突然抬起头,笑盈盈地看着他,脸上泛出淡淡红晕,眼睛里闪动着温柔和坦率:“既然我已经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你了,我就不打算再从你手上拿回来。就是你现在愿意送还给我,我也不能接受。”

“那我就每天都把音乐盒带过来给你听。”莱克森沮丧地做着最后一丝努力。

“笨蛋!”琳亲切地说。“你就没有更好点的办法吗?”

“我还可以——”

琳用手掩住了他的嘴,然后一把抱住了他:“别说下去啦,我已经找到比音乐盒更好的东西了。”


over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7: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非常简短的小说,起初创作的动力源自于喜欢这种人物视角的切换形式,所以这也是一篇练习。
发表于 2018-2-8 08: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屈欢 发表于 2018-2-6 17:37
这是一篇非常简短的小说,起初创作的动力源自于喜欢这种人物视角的切换形式,所以这也是一篇练习。 ...

写得很不错,形式挺新颖,只是个人感觉琳接受莱克森的转变似乎有点快,如果有多点的铺垫或者叙述可能更好点。
发表于 2018-2-8 16:4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叙述方式的确独特,很有意思。好!
发表于 2018-3-13 12: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说的好处就是,一口气可以读完!不用整天惦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