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375|回复: 5

十一场雪(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08:3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矿生忽然有些心神不宁。他站起又坐下,拿起笔,填了几个字,再看时,笔画如同刀劈斧砍出来似的,戾气透过纸张扑面而来。叹口气,合上本子,目光投向窗外,玻璃上凝了一层雾气,外面的人和建筑影影绰绰,如梦如幻都淡化了。
        仰头擦玻璃时,望见天空的云层好似渲染了浓重墨色的画卷,徐徐铺展开来,遮住了整片视线。有闪亮的细丝飘落,定睛看,是一片雪,雪又来了。
        看到雪,猛地想起了那张亮亮的卡。急忙浑身摸索,手指触到平滑的卡片,不由松了口气。是一张普通的农行卡,擦去上面残留的污渍,看得出来,卡面几乎没有磨损,卡的另一面贴着的纸上,写着一串数字。
        数字已被雪打湿,模糊不清了。
        矿生走到屋外,这场雪越下越大,天空好像突然间塌陷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窟窿,源源不绝的雪从那个深不可测的洞里,倾泻下来,密密匝匝的,铺天盖地,每一丝空隙都被雪填满了。屋檐下,楼道口所有能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挤满了人。人们望着天空惊叹不已。
        矿生立在遮阳伞下,视线所及,只有白茫茫一片。没了嘈杂;没了拥挤;没了尘嚣;所有的不适都被隔绝了。
        只有一把大伞,只有伞面发出不绝于耳的“沙沙”声,这声音如同天籁般悦耳。此刻,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惬意。
        一辆车缓缓停住,司机探头望着天空,嘀咕了一声:“这鬼天气。”一脸忧虑中,发动车子驶离了。矿生想,这大概就是现实与浪漫的区别了。正想的出神,一个声音骤然传来:“瞎眼了?你娘的蛋,吓老子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着急,没看见。”
        “这么大人看不见?你眼让狗啃了?”
        “是我错,是我错。抽支烟压压惊,改天一块喝酒,三哥。”
        “滚,老子不缺一顿酒。”
        矿生转身望去,苍茫的雪中,一个人影从车后闪现出来。看清面目后,矿生身子顿时僵住了。
        他想,杜三这个人行事果然与众不同,竟然选择在这样的天气里找上门来,而且还是孑然一身,倒是有些胆识。
        杜三在矿生的注目下,向门口走来。只是他奇特的姿势令矿生不解。杜三弯着腰,手里拿着根细树枝,走的很慢,边走边在地上不住划拉,身后的雪地被划的伤痕累累。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包括矿生在内,所有人的想法都惊人的一致:杜三是不是疯了?刚刚不还好好的?
        杜三对所有人熟视无睹,他着了魔一样在地上划拉,“哧哧”声中,不知疲倦,雪雾飞溅,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掉他心中无尽的愤怒。
        伸缩门悄无声息的闭上了。矿生站在门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和杜三的再次会面,竟是这样的情景。
        杜三站在门外。身后雪地已被他划完,现在,他要到大门里面继续自己的事业。
        两人对视着。杜三一脸的焦躁凶戾。矿生相对平和了许多。这是两人的交锋。在漫天风雪中;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杜三咄咄逼人瞪着矿生,矿生坦然面对。
        时间似乎静止,短短半分钟,似乎无比漫长。不说话,彼此用意心知肚明。
        “你开不开?”杜三渐渐被激怒。
        “你要做什么?”矿生冷静的说。
        “不用你管。”杜三的目光在门内搜索。
    矿生正要拒绝,远远传来尖利的嘶喊:“老三,别生事。”
        一团人影从风雪中奔跑过来,打破了剑拔弩张的对峙。两人不约而同的扭头去看,那道人影移动的速度很快,雪花在她周身凌乱狂舞,来人轮廓渐渐清晰。
        一张苍白清丽的脸,焦急、担忧、感激几种表情交织在一起,呈现出纷杂的丰富。
        “是你?你……怎么了?”见是早晨淘垃圾的女人,矿生很诧异,他对这个坚强的女人有着莫名的好感和敬重。
        女人挡在杜三前面,气喘吁吁,看着很无助的样子:“我的一张卡丢了,到处都找遍了,就院里……没找。”
        卡?矿生“哦”了一声,那张亮亮的农行卡浮现在眼前。
    “是张什么样的卡?”矿生需要确认细节。
    女人求助的目光投向杜三。杜三背对着两人,在风雪里吞云吐雾。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香烟居然没被打灭。
    “农行卡,白色的,上面写着密码。”杜三头也不回,瓮声瓮气的答道。
    矿生扫了一眼杜三,心想,难道杜三是来找卡的?如果是这样,那他反常的行为就合乎情理了。
    核对了银行卡的特征后,矿生将卡物归原主。女人本来已经几乎绝望了。所有去过的地方,每个犄角旮旯,每片垃圾下面,甚至每个路人的鞋底都看过了,一无所获。
    这张卡对她来说有多重要,自然不言而喻。在这个寒冷凋敝的冬季,或许就是她们一家能否熬过去的唯一倚靠。
    捧着失而复得的卡,巨大的惊喜令女人一阵眩晕。她对着矿生千恩万谢,喜极的热泪如水流般倾泻而出。
        杜三冷冷“哼”了一声,抬腿慢慢走进雪中。他的背影在风雪里无比萧索,似乎有雪飘入眼,在空无一人的冷清街道上,杜三抬起手臂狠狠抹着。
        看着杜三远去的背影,矿生想,臭名远扬的杜三怎么能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呢?他们是什么关系?
        谜底是杜三亲口揭晓的。快中午时,雪停了,杜三晃晃悠悠出现在岗亭外,对着矿生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时,矿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杜三说,女人是他姐姐。父母去世的早,家里姐弟几个,都是姐姐拉扯成人的。他这个人恩怨分明,这几年,不择手段搞的钱,几乎都给姐姐还了外债。那张卡,他揣到姐姐兜里时,姐姐不知道。无意中说起,才发现卡早不见踪影了。
        杜三还说,你不仅把自己积攒的东西给了她,你还救过我姐。
        矿生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你这人不孬,我要请你喝酒。”杜三说。
        矿生说:“你不骂我,你娘的蛋,就是请我喝酒了。”
        杜三说:“到底喝不喝?”
        矿生说:“不喝。”
        杜三骂:“你娘的蛋。”
        那天晚上,许多人都看到矿生和杜三坐在一起喝酒。窗外,雪花飞舞,小酒馆里热气腾腾,两人喝的脸色红彤彤的。
        那天,矿生终于想起了,警察带走的那张有些熟悉的面孔是谁。那个人有次喝了酒,缠着杜三的姐姐动手动脚,矿生也忍不住动了手。
        那天的雪下了停,停了下。矿生记得自己还认真的数了又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执着的计数。
        那天他问杜三,下了几场雪?杜三打着酒嗝说,管,管他娘的蛋,喝,喝酒。
        十一场,矿生说,我数着呢。
        雪会掩盖,会粉饰一些东西,但有些东西终究会在阳光的照耀下,露出本来的面目。不是吗?矿生想。
        “一场冬雪许个愿,十场冬雪圆心愿。”突然有这样一句“谚语“从矿生心里冒了出来。他在心里无声的吟诵几遍,觉得无比工整押韵,朗朗上口,就像很久以前就背的滚瓜烂熟的唐诗一样,自然流畅,不假思索张口即来,不由涌上一种似曾相识的熟稔感。
        是不是真有这样一句话呢?矿生在记忆里搜寻着出处,发现跟雪沾亲带故的诗词歌赋,简直多不胜数。乱糟糟的一堆在眼前晃着,一不留神就张冠李戴,搞的似是而非了。  
        应该有吧?!要不,他为什么要数的那么清楚呢?他给了自己这样一个结论,随即想入非非,十场雪圆愿,他的心愿能圆吗?那十一场雪过后呢?矿生想的痴了。
发表于 2018-1-9 08: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写得不错,也道出了题目“十一场雪”,有些情节设计和细节上可以再加工一下,相信会更完美。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09:20: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王欢中肯的建议。我在各方面欠缺很多,只希望能一点一滴的进步。谢谢你,多提宝贵意见。
发表于 2018-1-9 10: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旭 发表于 2018-1-9 09:20
谢谢王欢中肯的建议。我在各方面欠缺很多,只希望能一点一滴的进步。谢谢你,多提宝贵意见。 ...

您太客气啦,很佩服您的坚持和努力,向您学习,共同进步。
发表于 2018-1-12 22:19: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不错,语言很好,保安的现实生活及心里感受很到位。只是杜三的转变有点突然,这些地痞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善意而轻易改变。而且现实中,保安人员倒是很怕这号人,尤其是领导,大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现实,当然也有例外,值得歌颂,这就是写作者的责任和使命。也许是惺惺相惜,很看好你,坚持这个爱好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