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52|回复: 4

十一场雪(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11:59: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1-8 15:16 编辑

    保安们列队上岗时,天空飘起了雪花。天并不是很阴沉,矿生凭以往的经验认为,一时半会不会有雪。这个判断刚刚萌芽,就被纷纷扬扬的雪片扼杀了。
    雪很大,很急,铺天盖地,来势汹汹,打在脸上,化为硬币一般大的水迹。正是上下班时间,路上的人络绎不绝。寥落的几家路边摊头顶都撑开了大伞,叫卖声变得沉闷而悠远。
    矿生被黑色的队伍裹挟着前行,除了左侧,其它三个方位都是队友。清一色的黑色制服;帽子上亮闪闪的仿国徽标;高腰皮靴;整齐划一的姿态。两列沉默的纵队穿过楼角;穿过高高耸立的廊桥;穿过雪花飞舞的街道,尽管这一幕天天上演,仍旧有不少人驻足观望。
    队列在肃杀的氛围中逐渐分散,远远的,看到几个流动哨在往返警戒。一辆警车驶过,警灯炫目的光芒在雪中丝毫不减。矿生的目光尾随着警车,他看到那辆警车停在大门口,下来三个警察,毫不犹豫的向左侧辅楼里扑去。
    院里人来人往,有人忙不迭的避让着,更多的人一脸茫然。警灯急速闪烁着,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矿生心里一急,脚下加快,一路小跑到了岗点。
    夜班的队友同样一脸惊疑,矿生暗暗松了口气。这时,一个人影背着编织袋在门口一闪而过。矿生喊了一嗓子,人影停住了,露出一张惨白惊恐的脸和一条瘪瘪的袋子。是个中年女人,看样子,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身子在瑟瑟发抖。
    矿生扫一眼干瘪的袋子,心里不忍,转身从垃圾箱旁拖出一摞捆扎好的瓦楞纸,示意对方搬走。女人畏缩着,不敢动手。矿生说:“这是我自己积攒的,送给你。”
    女人这才上前手忙脚乱的重新整理了一遍,装进编织袋,走出很远了还保持着感激的眼神。矿生心里五味杂陈。
    这个女人的情况,矿生知道一些。她丈夫生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又欠下巨额的债后撒手人寰了。女人独自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她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支撑着这个家,还有大笔的债等着她还。这时,他感到眼角凉凉的,下意识的抬头去看,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警察终于从辅楼里出来了。三个警察簇拥着一个面如死灰的男子,向车上走去。直到警车远去,矿生仍觉得那个男人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院里响起清洁工扫地的“飒飒”声,伴随着声声咒骂,竹制的扫帚划过地面,如风扫残云。为避免车辆打滑,雪停时,清洁工就得及时清扫积雪,进出车辆的碾压则加剧了这一过程的艰难,这令清洁工不胜其扰。
    不忙时,矿生就加入到清雪的队伍中。他手持铁锹一下一下铲着结冰的地方。冰屑四溅,一个人径直走过来,不躲不闪,冰碴溅在那人鞋上和裤子上。
    矿生就看见一双白鞋,又一双白鞋,越来越多的白鞋聚拢过来。他直起身子,发现自己已经被白色淹没了。
    男女老少都有,每个人都全身镐素,每副表情都悲愤难当,每一张面孔都无比陌生。一片嘈杂声中,矿生分辨出几个关键词语:开门,棺材,说法。
    矿生被吵的头昏脑涨,他不明白这三个词语之间有什么因果的关联,转动脑袋,在缝隙中四处寻找队友的踪迹。
    他先是看到一口鲜红的棺木,静静的停在人群外。白雪映衬下的红色棺木,和棺木上繁复怪异的图案,都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诡异和惊怖!只看了一眼,矿生就心惊肉跳,他慌乱的移开目光,接着,看到一个队友死死把着大门,另一个用对讲机大声呼叫着。
    他意识到自己被孤零零的关在门外了。也就是说,他一个人面对着,一群随时都会爆发的疯狂村民。矿生试图说服他们,但很快就发现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天真幻想。
    这些当地人的话杂乱而跳跃,受亢奋的情绪影响,语速加快,变成了一串模糊的发音,更多这样的嘶喊混杂在一起,俨然一支无人指挥的交响乐团,演奏着群魔乱舞。
    好在两个游动哨迅速赶来,突破重围,与矿生汇合。援军到来,刺激了对方,战火迅速升级,村民们凭人数优势很快将三人团团围住,开始谩骂推搡。被包围的三人背靠着背,互为犄角之势,以免受到攻击。场面暂时僵持不下。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大门被堵,进出的车辆堵成长龙,有起哄的;有竖着手机摄像的;有面无表情看热闹的;有人打着尖利的口哨;议论声,叫喊声,汽车喇叭声响成一片。矿生耳朵里轰轰作响,直到相关领导出面,安抚村民,疏散群众,门前再次恢复秩序时,他感觉这一切如此恍惚,如在梦中。
    熟悉的扫雪声传来,地面积着少许的花白拢为一堆,矿生茫然四顾:“又下雪了?!”
    “就一会功夫,落落停停,大约下了两三场哩。唉,这地方,这天,这人……”
    矿生的目光空洞的落在雪堆上,眼睛赫然被刺了一下,抬头,天空犹如黑白水墨画般的云层淡了,稀了,露出一个月亮似的白斑。
    雪堆上依然刺目。矿生心里一动,走过去,扒开雪,是一张亮亮的卡片。
   
   
   
   
   
   
   
   
   
   
   
   
   
   
   
发表于 2018-1-8 15: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作品还有吗?是没有发完?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8:13: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没了。后续还有。想认真构思一下,争取有个好些的结局,弥补一下前面太多的不足。
发表于 2018-1-9 08: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旭 发表于 2018-1-8 18:13
哦,没了。后续还有。想认真构思一下,争取有个好些的结局,弥补一下前面太多的不足。 ...

嗯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期待续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