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718|回复: 3

十一场雪(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11:56: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1-8 15:13 编辑

    人们常说,世事难料。矿生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就仿佛山崩地裂似的,煤炭行情说不行,“咣当”一声,立马就举步维艰了。比高铁还要快,快的叫人目瞪口呆。
    懵懵懂懂中,矿生就完成了由一名矿工到一名保安的转变。这些握着钢锹挥汗如雨;这些耿直粗卤的汉子;脱下穿了几十年的黑工衣,站在工厂大门、站在矿办大楼、站在仓库门前,茫然望着来往穿梭的人流车辆,仿佛刚入学的小学生一样手足无措。
    他们穿着保安制服,脖子上搭着雪白的毛巾;他们操着蹩脚的普通话,压抑着暴躁和粗野,笨拙的同形形色色的人打着交道;纤细的圆珠笔握在他们骨节粗大的手上,在记录本上留下难以辨认的字迹。
    他们艰难跋涉,努力让自己过渡到这个全新的角色中来。进入这个陌生领域后,才发现这个角色,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轻松自在,至少对精神是一种摧残。
    那些进进出出的员工,男男女女,无一不是趾高气昂。在这些人面前,你很容易迷失自己,你好像陷入了一片森林,站在高耸入云的大树下仰望,渺小的你如同一株野草,巨大的树木遮天蔽日。树梢洒满金色阳光,你只能在无边的黑暗阴冷中自生自灭。
    一株卑微的野草,如何去干涉树木的生活轨迹?即便知道这不过是自取其辱,但命运的安排更无可奈何。
    矿生逐渐意识到这样的现实:社会底层的饭碗,无一不是以抛弃自己的尊严来换取的。区别只在于,抛弃的程度不同。
    有许多例子都能证明这一观点的正确。矿生不想说,他伤痕累累,每一次都是悄悄躲在无人的角落独自疗伤。他惧怕揭开伤疤,他怕那血肉剥离的痛楚。
    矿生渐渐麻木,他觉得这就是命。你一株野草般卑微的生命,能得到残余的一丝微弱光线,侥幸生存下来,容易吗?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矿生就是在这种感激涕零的心情中遇到了杜三。那天是个阳光和煦的冬日,天空很蓝,没有一丝风。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们的心情都会无端的明媚起来。
    矿生这个岗点一共有三个人,每天进出大门的大量车辆、员工、以及货物材料,都需要一一排查、核对、登记,这一过程繁琐纷杂。日复一日的历练,三个人已经配合默契,一切都有条不紊,忙而不乱的进行着。
    这时候,几张苍老的面孔突兀的出现在门口。从皴裂的皮肤,落满黄土的衣服上,不难看出,这几位老人毫无疑问是当地的土著。老人很常见,三人瞥了一眼后,谁也没多想,继续按部就班的忙碌着。
    矿生开始也没在意,但当他的目光移开的刹那,一个微小的细节跃入眼里。他发觉其中一个老人手里隐约有金属的光泽。
    摇摇欲坠的老人,冰冷的金属,似乎毫不相干,此刻,却奇妙的组合在一起,隐晦的出现在矿生面前。他头脑几乎停顿了一下,想着这是当地什么不为人知的风俗。但下一刻,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闪现出来,他如被马蜂蛰了一样跳起来。
    事后证明了矿生敏锐直觉的正确。他的举动,警醒了另外两个人。三人齐心合力铸成一道防线,故意搞出很大的动静,附近岗点的援兵不断赶来,几经周折,终于把几个老人隔离在安全区域内。
    这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众目睽睽,几个老人自知大势已去,相互搀扶着,颤巍巍离去了,只留下几道不甘的背影。
    那些老人究竟有着怎样可怕的图谋,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矿生阻止了一场潜在隐患的同时,也把自己成功的推到了风口浪尖。
    杜三出现了。他隐藏在角落里,从头至尾,目睹了整件事情的过程。他眼睁睁看着事态脱离了自己的预期,直至惨淡收场,犹如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整张脸都火烧火燎的烫。
    杜三原本想一走了之,可一想到先前那一幕,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围观的人群里,不乏他熟悉的面孔。这次谋划了很久,他自觉万无一失的妙计,不仅没占到丝毫便宜,反而以这样灰溜溜的方式结束,在乡里乡亲面前,他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他是谁?杜三。方圆几十里无人敢惹的杜三。他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善于谋略。他曾驮着一只病死的小羊羔,横在选煤厂门前,略施 小计,五千元就手到擒来,这样的手段谁有?                     
    一位年轻矿工上山踏青,不小心踏进了杜三家祖坟的田地,杜三不依不饶,直到年轻矿工赔偿了三万元,方才作罢。那次,矿工只是不慎踩倒了地里几株玉米秧苗。这样的魄力,随便哪个人就能有的吗?!
    杜三越想越气,胸中怒火熊熊燃烧。尽管他清楚这个时候露面,摆脱不了因果的嫌疑,但他顾不得了。所以,杜三第一次出现在矿生面前时,面色铁青,目露凶光。阴森森的表情很瘆人,平日里做作的洒脱和胸有成竹荡然无存。
    杜三对着矿生说了一句话:“你娘的蛋,老子让你生不如死。”
   
   
   
   
   
   
   
   
   
   
发表于 2018-1-8 15: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应该是接着第一个的吧?我翻看了一下,先给编辑成(二)如不合适,您告我我重新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8:06: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是我疏忽了,有劳了。谢谢你。写的仓促,很一般,让大家见笑了。
发表于 2018-1-9 08: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旭 发表于 2018-1-8 18:06
对。是我疏忽了,有劳了。谢谢你。写的仓促,很一般,让大家见笑了。

没关系的,欢迎多多支持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