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711|回复: 4

十一场雪(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17:17: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1-8 15:13 编辑

               十一场雪
    雪是什么时候飘落的?不知道,反正一睁眼,第一感觉就是房里比平时白亮了许多,好像一盏巨大的荧光灯,对着屋里照着。
    探头往窗外望去,只见白茫茫一片。远处只孑立着一棵树木的山;近处浑浊蜿蜒的河;楼下总是货车轰响着的路;不瞪大眼仔细分辨,仿佛睡了一夜后,都销声匿迹了一样。
    “下雪了。”矿生嗫嚅着,按亮手机,看了看时间。四点五十七,或许是下雪的缘故,他比平日早醒了三十三分钟。
    雪令矿生有一些兴奋,他产生了下楼走走的冲动。他穿好衣服,攀着床梯下床时,像个贼一样蹑手蹑脚,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尽管下铺空着,但对面的上下铺睡的正酣,其中一个使劲磨着牙,发出一串无法形容的古怪声音。
    走出楼道,空气中扑来的清冽,令他不由精神一振。点着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目光从远处一片苍茫中收回,落在臃肿的台阶上时,不由怔了一怔。
    他看到了一串脚印。路灯下,这串脚印银光闪闪,从楼口诞生,迈下台阶,一路歪歪扭扭消失在视线尽头。在晨曦微露,在一片平滑洁白的背景里,这唯一的一串脚印,仿佛一个不速之客,残忍的破坏了大地的平整统一,看着有种触目惊心的观感。
    矿生抬起脚,准确的落在那个脚印形成的雪窝里,雪窝比他的脚略微大一些,相邻两个雪窝的间距,也要比他的步子大一点。这使矿生行走的姿态笨拙而别扭,远远望去,好似一只行走在冰天雪地里的企鹅。
    矿生嘶嘶呼吸着,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跟着这串脚印走。路上很静,只能听到自己“哧哧”的脚步声,他踏着那串脚印一路来到小区公园。公园与小区有个很大的高度落差,站在公园飞檐翘角造型的门里,向下俯瞰,整个公园尽收眼底。
    脚印延伸到长廊里结束了。长廊里,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一动不动,只有一个微弱的红点,交替闪着亮光。
    矿生从台阶下去,不紧不慢的也走进长廊。长廊里站着的是矿生的队长。这令矿生略微有些意外。
    田队长穿着和矿生一样的保安制服,瘦长的身子倚在柱子上吞云吐雾,白色的烟从口鼻喷出,立刻被风撕裂吹散。
    田队长直直盯着一个地方。不请自来的矿生到了他跟前,田队长用两根手指从耳朵上夹下一只烟,递过来。
    矿生接过田队长递来的烟,两个人并肩站着,沉默着,目光望着或远或近的某个地方。远远山脚下有一盏灯点亮了;有狗沉闷的吠叫断断续续传来;风吹过树梢,雪雾飘散、落在脸上凉丝丝的。
    “这是第一场雪。”
    “哦。”
    “这雪差了点劲。”
    矿生认真的看了眼队长,他看着队长沧桑的面孔,从中真切的捕捉到了深埋在队长眼底深处的一丝忧伤。他的目光从树梢上的积雪掠过,落在阴沉沉的天空,呆了一会,他低低说了声:“月是故乡明啊。”
    两个人都沉默了。四周一片寂静。
    “就这样安安静静多好。”
    “今天不会平静。”田队长声音里有些疲惫:“杜三可能还要来。”
    矿生的心立刻往下一沉,眼前浮现出一张目露凶光的脸。
    “这个人,我跟本地人简单了解了一些,”田队长看着矿生阴晴不定的脸色,神色郑重:“滚刀肉,犯过事,也蹲过牢。派出所见到他也头疼。”
    矿生皱了皱眉,心想:这腌臜事,怎么偏偏就叫自己遇上了呢?!
    “今天,你那儿加几个人手。有什么情况,千万要冷静,不要冲动,及时呼叫支援。”
    矿生心猿意马的听着,心里思忖着:我们一个小小保安,硬,硬不得;公安局都管不了,你算老几?软,软不得;当看不见吧,矿领导会指着鼻子骂娘。看来,只能到时候,看情形随机应变了。
    矿生在心里假设了种种可能性,以及各种应对的方法,越想越烦躁,心里沉甸甸的,仿佛坠了一块石头。这个本应美好的早晨,一场降雪带来的那一丝温馨,瞬间烟消云散了。

     ——————     ——————
   
   
   
   
   
   
   
   
   
发表于 2018-1-8 09: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愿一切如雪洁白。
(想问下题目:十一场雪,有什么深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2:04: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们的亲身经历。那天,断断续续下了十几回雪。换了一下概念,改为场了。谢谢王欢。
发表于 2018-1-8 15: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旭 发表于 2018-1-8 12:04
是我们的亲身经历。那天,断断续续下了十几回雪。换了一下概念,改为场了。谢谢王欢。 ...

刚开始看题目觉得应该是指的第十一场雪,看开头只是先提到下雪,后面内容写的矿山的人和事,以为这个作品只有这一段内容。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8:25: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下雪,心血来潮,一时头脑发热,就以雪作题,匆匆写了一些。水平有限,很惭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