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258|回复: 2

火烧火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5 14: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7-10-31 16:03 编辑

火烧火燎



    雨下了一会就住了,先是太阳晃晃悠悠的闪出那个磨盘大的脑袋,接下来地面上就散发出带着煤烟味的浓烈的热浪。这样的夏天,真是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似乎再不来一场大雨所有的人就真的要疯了。
    何天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里里外外全是火,热的想骂娘,只是他娘不在身边,清明过后就回了老家。何天无处发泄把火撒到了兰儿身上:“热死了,烦死了,再要这样,明天下坑就住到下面不再上来。”
    妻子兰儿没有说话,她知道何天轻易不发火,现在这样乌鸦嘴的叨叨,天热是浮火,肚里装的才是真火气。
    外火容易泄下来,比喻吃个冰棍,打开风扇吹吹,实在不行打盆凉水泡泡,这些手段完全可以达到降温的效果。肚里的火却是如同一个火炉越燃越旺,很难降得下来。
    何天的火气还得从年初开始,那天,他是怎么了,下班回家后就突然问了:“你说我这身板怎么样?”
    兰儿笑笑说:“壮的像头牛一样,你说还能怎么样。”
    何天说:“壮就好,壮就好,告诉你吧,我决定了,调到一线去干它几年。”
    兰儿惊了一下,忙问:“咋了,不写你的文章了!”
    何天有两个彼此对立而又似乎融合的习惯,一是没有什么经济概念,对钱看得不重要,挣多挣少不留分文全部交到兰儿手中。二是有个与身边人格格不入的爬格子的爱好,看书写字占用了他的大部分业余时间,有时写到兴头上,干脆就停下上班专注构思自己的文章。当然付出就有回报,当地的小报上面时常有他的豆腐块文章出现,这也是何天引以为快的一件事情。
    何天无奈的笑笑:“不了,从今以后,回归现实,为创造更好的生活而努力。”
    何天真是说到做到,写申请,拉关系,上串下跳,信心满满,然而,历经一段漫长的波折后,他就像爬杆的猴子一样慢慢地杵撸下来,工作调动没有着落,心情也随着跌入谷低。何天不明白,身边很多人换工作就像换衣服似的,轮到自己为啥就那么难。
    在虚拟文字中,他是将军,可以随意组合、随意调遣。而在现实生活中,他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何天失落的心情无法排解,饭量减少,身体日渐消瘦。这种状况在儿子的中考成绩公布后有所缓和,605分的成绩虽然不算多,在何天看来还是心满意足的,那大大的红榜上面毕竟是贴着自己儿子的相片。空闲时,何天会到学校附近的大红榜下转悠转悠,偶尔听到一声赞许,心情简直是兴奋的乐开了花。
    这样的好心情没有几天,何天再次陷入困顿之中。有一次,儿子从他身边走过。他愣了一下,随后嚷了起来:“儿子,儿子,你过来。”
    儿子走到他的跟前问有啥事。何天就势拉到跟前抬手一划拉,惊叫一声:“噢,都这么高了!”
    兰儿在旁边符合一声:“你以为咋了,都到了屁股眼上,房子五十万,念书二十万,恐怕就是把你这把老骨头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吧!”
    这样的话,不仅只是出自兰儿一人之口,在学校的大红榜下面,很多认识何天的人也是这样的调侃:“我说何天呀,你的运气实在是不好,儿子考这么好的成绩,你就撅着屁股受罪吧。”
    当时,何天有点得意。现在,却是莫名的紧张起来,火烧火燎的。
    自己的状况,自己知道。何天也有为自己灭火的法子:看书、写作、喝酒,这三大法宝在他身上是绝对的屡试不爽。
    看书写作显得有点孤单寂寞,喝酒却是无与伦比的热闹。喝到兴奋时,何天也会和所有的酒徒一样大吹大论,似乎这块小小的天地再也容纳不下他那肥胖的身躯。就在这热烈的气氛下,何天接到来自家乡的一个陌生电话。
    “何天,你先猜猜我是谁!”对面听筒里说。
    “再说一句,再说一句我一定能听出你的声音。”何天的舌头卷卷的,硬硬的。
    “喝酒了吧?喝酒,我就不和你绕了,我是张地,我奶奶去世了,后天就要下葬,我就是给你说一声,看你能不能回来?”对面听出何天的状况,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打电话的因由。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能,怎么不能!”挂断电话后,何天晃晃悠悠悠的做起了回家的准备工作。
    先干啥呢,何天觉得,还是应该先给家乡的老娘打个电话。提到老娘,何天就有想哭的冲动,父亲去的有点早,是老娘一个人把他抚养成人的,念书,盖房,娶媳妇,农村自古留下来的这三座大山把老娘压得没有一丝喘气的机会,不到七十的年龄,头发就刷拉拉的全白了。在老娘面前,何天很是惭愧,出来十多年了,没有尽到一点儿子应有的责任,也就是年前才把老娘接来住了几天,还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没着落,让老娘受了不少的冤枉气。
    拔通电话,何天说:“娘,我明天要回家一趟,家里有啥需要的东西,你给我说一声。”
    老娘问:“你来干啥呢?这么远的,没事就不要来回跑。”
    何天说出了回家的理由,老娘才迷瞪回来:“哎,一个人在家里窝的,都变傻了,人家通知了,你就回来一趟吧,反正我老了以后,你也要求人的。”
    挂断母亲的电话,何天觉得还应该和单位请个假,这次,怎么说呢?前几天刚回去一趟,那次是姐姐家的儿子过十五岁的生日。姐姐把过生日的事情告诉何天后,姐夫接过了又补了一句:“何天,无论如何也要赶回来呀,你是舅舅,生日宴会上的主角,还得讲话呢!”
    外甥过生日,肯定是得回去,何天记得和单位请假时,领导是这样说的:“我说何天呀,你家里的事情咋就这么多呢,这几天任务不是很重,想回就回吧,只是工资肯定要受影响的。”
    这次,领导说的很严厉:“这几天,任务重,工期紧,原则上任何人不能休息,你不知道单位的情况么?”
    何天酒劲还没落下去,说话更是针尖对麦芒:“朋友家的奶奶去世了,打电话让回去,我也答应了,总不能食言吧!”
    挂断电话之前,何天听到领导的声音:“想一想,你再好好的想一想,明天早上给我打个电话。”
    想啥想,想啥想,有啥可想的!
    何天觉得没必要再想这件事情,人嘛,有情有义的动物,不能为了区区一点小钱而伤害朋友的感情。那么,接下来,干啥呢!何天觉得应该准备点吃的,尽管老娘说了,家里啥都有,回来就行,可何天知道老娘就是这样的脾气,在儿子面前,从没说过缺啥少啥的。
    还需要准备点啥,对了,还得买上几包好烟。家里人都知道何天在煤矿有份正式的工作,矿工可是挣大钱的,一个月好几千呢!何天挣得不多,一个月也就是三千多一点的样子,要不,为何还要想着调动的事情呢!但是何天还是很愿意满足这份虚荣的心情,你想,乡里乡亲的,碰了面,发个烟,说说话,多好。
    一切准备妥当,何天只等兰儿回来。今天,饭店有人结婚,兰儿被临时叫去端端盘子洗洗碗,半天时间,管一顿饭,还给四十块钱。
    晚上十点的时候,兰儿才从饭店回来,此时,何天的酒劲也消了下来,酒劲下去的何天就没有那么的张狂,说话办事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前思后想。
    “兰儿,喝点水,我有事要告诉你。”何天接了一杯水递给兰儿。
    “我也有事要告诉你。”看得出来,兰儿今天很高兴。
    “你说,你先说。”何天说。
    “好事,是好事,是咱们儿子的事……”兰儿看看何天,摆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快说!”何天说:“你快说嘛!”
    “儿子被市高中录取了,学校打电话让明天带上两千去报到!你说,是不是好事。”兰儿说完,又问何天:“你说,你再说说你的事情,看看是不是好事成双!”
    这时,何天就不言语了。
    “说嘛,说说看,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没有那么多的好事,我又得回家一趟。”何天把回家的原因说出来后,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似的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自己的怀里。
    “何天,我们前几天刚回去过一趟的,刚回去过一趟的,我们也不容易,辛辛苦苦挣点钱,总不能都用到回家的路上吧!孩子要交学费,网费刚到期,两年一千二,房租也有半年没交了,也得一千多,这你都是知道的。家里的事情是不是太多了,结婚,满月,生日,我们回去就算了,一个朋友家奶奶的事情,我们也要回吗?何天,你再想想,你好好的想想……”
    兰儿絮絮叨叨的没玩没了。
    “可是,答应了就得回去。”何天说出的话没有一点底气,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想想,再想想’的话语。
    “你要回,我也管不了,我也不能管。工资本上还有一千一,钱包里还有一百八,你看,你就都拿上,我累了,我真的累了。”兰儿一头躺到床上不在言语。何天没了主意,也跟着躺到了床上。回去,还是不回,何天纠结着迟迟难以入眠。
    屋里蒸腾着未开锅时那种火烧火燎的闷热的气息。躺在床上的何天辗转反侧,汗水一浪一浪的涌出体外。从床上下来,用毛巾蘸着凉水浑身上下擦拭一番,这才感到一丝凉意袭来。
    兰儿睡得很香,也许真的累了。“热死啦,真是火烧火燎的。”兰儿的梦呓让何天吃了一惊。何天想听听接下来还会说点什么,结果什么也没听到,兰儿翻了个身就又沉沉睡去。一下子,何天的灵感来了,何天觉得,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火烧火燎的。反成没有主意,反成难以入眠,不如打开电脑,记下现在的所感所悟。
    何天想到了母亲,想到了妻子,想到了儿子,想到了朋友,想到自己挚爱的文学事业,想到工作调动没有着落的事情。矛盾、纠结、失落、痛楚,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何天不知如何下笔才能表达自己的这种复杂心情,只是呆呆对着屏幕发呆。都说香烟是排解愁苦的好东西,何天也一根接一根,一根接一根的抽了起来。
    窗外发出摩托车嘟嘟的声音,随后传来狗儿的阵阵狂吠,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两点二十五分钟,何天告诉自己,不管如何,都得上床睡上一会,也许一觉醒来,什么事情都可迎刃而解。天还是热的要命,身上湿乎乎的,躺在床上的何天强迫自己不要动不要想。然而,一切的努力还是无济于事。
    四点半左右,何天从床上窸窸窣窣的爬了起来,借着手机的微光从水缸里舀了一盆水咕咚咕咚的灌了一气,看看窗外,一丝亮光隔着窗帘透了进来,这时他又想起是否回家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应该狠下心来,爱咋咋的,回家,就是回家。主意已定,何天觉得天气不再那么的热,时间还早,还是到床上迷楞一会,一晚的折腾,实在是太困了。
    迷糊之中,何天坐在一个大红色的棺材上面,那红色的棺材就像一坐桥似的横跨于河的两岸,何天正在纳闷,这究竟是来到了什么地方?
    突然,桥的那边传来母亲的叫声:“我说,何天呀,你还是回来一趟吧,以后我不在了,你一个人怎么办呢!何天觉得母亲说的很对,抬脚便往对面走去。”
    这时,这边又传来兰儿的叫声:“何天,你瞧着办吧,依我说,你回去也不管什么用,有这些钱,还不如邮回去让老人家买点吃的呢。”何天觉得兰儿的话也对,抬起的腿又收了回来。
    紧接着,那边又喊了起来:“你要来,就明天下午之前回来,后天就要下葬呀!”
    这边又传来叫声:“你看着办吧,反成现在就是这个规定,你要回家了,奖金就没了。”
    何天站在那个红色的棺材上面左右为难,突然,两岸的人都看到那个大红色的棺材燃起了熊熊的火苗,何天只是声嘶力竭的喊着:“热死了,热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2:3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当初的真实感受,所以你的留言我没有及时回复。现在时过境迁,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想想当初的想法,就有点说不清到不明了。还是感恩生活吧,好好活着,担负起自己应有的使命,才是应做的事情。
发表于 2017-10-31 16: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一边是情义,一边是家庭,生活就是这么不易。(文中有几处错误,我已做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