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45|回复: 2

鲛人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0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文芯 于 2017-6-8 10:00 编辑

  楔子:爱情能冲破一切艰难阻碍,欲望能将痴情一碾而尽,时间能将美好一掩而过。

    夜色浓墨,星辉黯淡,流水潺潺,飞花飘落,湖水中央荡起一圈圈涟漪,一条鱼尾从湖水中耀眼闪出,渐渐近了湖边,黑暗中一双黑曜石般的眸眼一眨一眨看着四周。

    微淡月光下,女子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泽,风娇水媚,淡扫蛾眉,皓齿星眸,鬓云乱洒,酥胸半掩,肌肤细润如脂,婀娜小蛮似杨柳,杨柳腰下却是一条鳞纹闪闪的鱼尾,清眸流盼,脆音宛转,一曲销魂醉恰似远方来。

    魅兮年幼时曾听祖母说过,陆地很大,广袤无边,天空湛蓝,一年四季,春有暖风,夏有骄阳,秋有润雨,冬有樱雪,还有很多美丽诱人的东西,娇艳芳香的鲜花,浓绿茂密的树林,甜美可口的美食,但有一种最诱人又最可怕的一种生物就是人类。

    魅兮一直对陆地充满了好奇,成年礼一过,便趁着族人都沉醉在浓甜甘醇的御酒中时,偷偷溜了出来,她想看看广阔的陆地和许多她不曾见过的事物,想知道最诱人的人类也如同鲛人这般诱惑吗?他们真的很可怕吗!

    魅兮将全身置于岸边,在淡淡的月光照射下,鳞片闪着光芒,身上的水珠渐渐消失,待全身完全干涩后,便可以像人一样行走,这个药水作用甚是厉害,她只觉下身疼痛欲裂,似要被扯成两半,额间冷汗涔涔,尾鳍一点一点的消失,不消片刻,一双纤纤长腿显现,她睁大美丽的眼眸静静看着这一切,亲眼目睹鱼尾变成了美*。惊奇!惊叹!惊讶!

    她扶着身后的一颗大树慢慢站立起来,向前迈了一步,顿感刺痛无比,犹如踩在刀尖上一般,她站立不住扑通的跪倒在地。

    海巫说过,这药水可以让她长出一双人类的美*,与常人无异,但每走一步就如刀尖上跳舞,是钻心的痛,但这些挡不住魅兮对陆地和人类的好奇。她决定一试,但药水不是白给的,是用她宝贵的东西换取,方才一首销魂曲唱毕,药水一饮而尽,她动听的声音便不复存在了。

    晚风吹过,树叶簌簌,渐落的绿叶将她的身体层层覆盖,一身疲倦,魅兮便在湖边睡着了,许是身体变化让她体力透支,劳累不堪,夜晚睡的极其安稳踏实。

    清早,阳光透过树叶闪烁着,树上的鸟雀脆鸣声唤起了睡梦中的魅兮,这是什么声音?

    她缓缓睁开眼帘,娇颜露出了一丝惊喜,七彩斑斓的彩蝶,翩翩飞舞着,各色的奇异鸟类,唧唧喳喳唱着,色彩纷呈的鲜花,散发着芳香,湖水是淡绿色的,泛着点点璀璨,一只洁白的小兔从身边窜过,这情景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引人注目。

    “姑娘,你遇到困难了吗?需要帮忙吗?”

    魅兮抬头一望,一个身材健硕,面容俊美的少年屹立在面前,云鬓剑眉,丹唇贝齿,绝美的俊颜绝不输鲛人的美貌。

    魅兮张了张口,她想告诉他,她饿了,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双眸一垂,黑眸的光亮暗淡下来,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两条腿,不再言语。

    男子见她一直注视着自己的腿,猜想她一定是伤了腿,又不能说话,怕是在此很久了。

    他蹲下将她从厚厚的树叶中抱了起来,娇嫩如凝脂的肌肤在他眼前一亮,他满脸囧红。

  魅兮除了胸部有一对扇贝半遮着,三千尺青丝垂于腰间,其余不见一处衣缕遮盖,男子慌忙将自己的衣衫脱下,给魅兮披盖上,他横抱着她回了自己林间的一处屋宇。

  竹制的篱笆泛着淡淡的青绿色,几间小木屋看样子建起不久,篱笆上攀附着的淡紫色牵牛花,碧绿的爬山虎顺着架起的竹竿肆无忌惮的攀岩到屋顶,形成了一处避阳的阴凉之地。

屋内陈设简单,一张竹床,一条长凳,淡雅清秀的方桌,上面摆放古朴的茶具,他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四目相对,心跳加快,他慌忙避过她的眼神,微红的脸依旧未褪去色彩。

  他的娘亲知道他带回了一个妩媚娇艳的俏娇娘,是一个走路蹒跚的哑女,美若天仙,赛比西施,却不会做任何家务,他每日亲手为她做着一切,他看她心如甜蜜,她看他笑颜绽放。  

  一年四季的光阴瞬间划过,农家百姓需要的是一个贤内助,而不是一个需要人服侍的闲人,他的娘亲看着自己的儿子每日为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忙碌着,是心疼又是厌恶。女子当有女子样,哪有不会女红不会烧菜的女子。

  他的娘亲说道:“阿远,你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了,该找一个能帮衬家里的女子,这个女子生有残疾,腿脚不便,又是哑巴,长久留在家中也不适,不如早早将她送走,娶个好人家的姑娘,娘也能早早抱个孙子。”

  “娘,她挺好的,我喜欢她,腿脚不便,我照顾她就是了,家里也没多少活,我一个人能忙过来。”阿远缓缓说道,嘴角嵌着一丝笑意。

  他娘亲恼怒道:“来路不明,成日白吃白喝,家里不养闲人,你喜欢她,她愿嫁你?就算嫁了,生个孩子也这样可如何是好!你又想过吗!”

  寂静的深夜,漫天繁星,璀璨闪耀,他扶着魅兮坐到爬山虎搭织的绿藤之下,四周枝叶暗影重重,一阵凉风吹进颈窝,魅兮拢了龙衣领,笑颜如花的看着阿远。

  他微启丹唇微笑着缓缓道:“魅兮,我已到了婚嫁年龄,母亲催我找个好姑娘结婚,可我心中有人,但是不知道她心中是否有我,我想问你一些话,你答应就点点头,不同意就摇摇头。”

  魅兮睁着明亮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眼角嘴角都噙着笑意。

  “我喜欢你,你可愿意嫁我?”

  魅兮颔首,眼眸里光芒闪烁,笑意更盛,手捋耳边的一缕青丝缠绕在手指,脸颊盛开的桃花在皎洁的月光下更加浓艳。

  凤冠霞帔,蛾眉宛转,娇红的唇角微微上扬着,好一个绝美的女子。

  十月怀胎,一声啼哭,终落地。

  稳婆惊叫声让门外的他冲了进来,身后的母亲也随之而来,被眼前的一幕惊坐在地。

  她亲吻着怀中的产儿,眉眼间满满的母爱,怀中的婴儿人身鱼尾,正用小手抓着她一缕青丝,她抬起头看着阿远,脸上依旧是浅浅的微笑,似乎这一切并不奇怪。

  他也惊住了,呆呆的张着口,眼睛怔怔的看着她怀中的孩子。

  魅兮是鲛人传到了京城帝王耳中,鲛人美艳绝伦,身形流畅,在水中更为迷人,帝王让人在宫中打造了一个华丽的水上宫,他欲将魅兮养至水上宫供起观赏,也欲享受鲛人的美艳。

  阿远死死的抓着魅兮的手,不愿她被人抓去,恼怒的侍卫拿剑抵住他母亲的脖颈狠狠道:“她只是鲛人,君王垂爱,欲将她养至宫中,这是你的福分,我们不想伤及无辜,你母亲的命就在你的手里,若你再不放手,休怪我等手下不留情了!”

  一边是深爱的娇妻,一边是深爱的母亲,两者皆不舍,却又不得不选,他眼眸噙满了泪水,缓缓的松开了魅兮的手,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走。

  帝王惊艳她的美貌,如获至宝般将她放入造好的琉璃水晶宫中,一入水,她修长的双腿逐渐恢复成金黄的鱼尾,她摇曳着鱼尾看着琉璃水晶宫外,黑色的长发也变成了金黄色,在水中飘荡着,她悲泣的低吟着,浮出水面的脸庞闪着金光。

  他为什么放手?难道因为我是鲛人?魅兮不明白阿远当时的抉择,母爱与爱情同样重要,他知道她不会死去,但他母亲的命会因她瞬间殁了,他只能选择放手魅兮。

  魅兮内心万分痛苦,悲伤化成一滴滴泪水溢出眼眶,一滴一滴的滴落水中瞬间化成一颗颗硕大无比的珍珠,帝王大为惊喜,偌大的珍珠世间难求,他命人将珍珠全部从水宫中捞了出来,一颗颗洁白无瑕,晶莹剔透,闪着耀眼的光芒,无价之宝,几百粒鸟蛋大的珍珠可换一个小小城池,若有更多这般大的珍珠换下更多城池,国土扩大,睥睨众生,傲视群芳,六合皆在他手中,贪婪的欲望让帝王之心愈加膨胀,他命魅兮天天哭,魅兮不哭,他便叫人用鱼叉刺她,此时她的美艳比不上她的眼泪,魅兮在猩红的水中挣扎游着,也不再落一滴眼泪。

  丞相告帝王,鲛人只有伤心才会流泪,不如将她所爱带至眼前,痛苦折磨,就不信她不会落泪。

  帝王应允,速派人将阿远抓入宫中,带至魅兮面前,一刀一刀的划开阿远的肉体,每一刀,魅兮心痛的就会流出两行泪水,渐渐的魅兮脸上苍白,唇色泛白,脸颊没了血色,阿远匍匐在水上宫前,远远的伸出手喊道:“魅兮,我爱你,不论你是人还是鲛人我都依然爱着你,对不起,亲情和爱情一样重,我只能放手与你,我不能保护你,请你原谅我,我愿同你一起死去。”

魅兮脸上似开出两朵浅桃花,似有似无,暗淡的眼眸闪过一丝光芒,原来,他深爱着她!

倏地,阿远使出全身气力,一跃跳入水上宫中,他紧紧的抱着魅兮,四目紧紧相吸,再也不离开,水上宫中的水渐渐染成血红色,一圈圈晕开,犹如红色的绸缎将他们包裹起来。魅兮嘴角含着一丝浅笑,缓缓说道:“我也爱你!”

  鲛人的眼泪就是血水,血水流尽,鲛人也便死去,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

  冲破界限和阻碍走到一起的爱情,他人贪婪欲望将美丽的爱情碾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切美好的爱情故事也因时间的冲刷被世人淡忘,谁又会记得鲛人魅兮是什么!
发表于 2017-6-23 16: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色大海的传说!!!很好哦!!
发表于 2017-7-11 16: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啥最后不能都活下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33 , Processed in 1.1440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