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19|回复: 0

永远的亲情(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7 23:1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丽斌 于 2017-5-17 23:15 编辑

父亲和母亲看见儿子一步跃上公交,公交根本没停稳又开始加速了,儿子的身影在公交车里晃了几晃。母亲的心也跟着晃了几晃。接着公交车就走远了,公交的走远把老两口的视线很快地拉长。但不管他们的视线拉得多长,都只能看到那公交车和车盒子后面扬起的薄尘。儿子瘦骨嶙峋的身影被淹没了。最后,公交车在村口转弯驶入大路,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了,把视线拉回来,去看公路上公交车刚碾的轮纹。
两人在公路上稍站了一会儿,就一前一后往家里走。低头走路的母亲心里荡起一阵惶恐和不安,她感到忘记给儿子说一些事了,但究竟是些什么,她一时又想不起来。父亲走在前边,他心情没有母亲的坏,甚至感到了一丝愉悦。他埋怨母亲的步子迈得太小,埋怨母亲不该那么不开心,他觉得儿子大了不该把他拴在身边,应该让他到外面闯一闯。况且儿子不是去行刑,而是到城上班。母亲说我也并不想把他拴在身边,我是怕他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怕我的吩咐不周到。父亲说他这又不是第一次,他已经在外地读过书了,上班读书都是一样的道理。母亲不说话了,但还是高兴不起来。
他们走到了大门口。父亲径直进了房门。母亲则抱了点干材,这些是儿子前天用刨斧劈砍来的。母亲有些为自己让儿子砍柴而后悔,但她又为此而欣慰地笑了。儿子是很好的儿子,一点也不娇气,成了城里人还愿意去干砍柴那样的粗活。他心疼母亲,不忍心看着母亲一个人受苦受累。儿子真是百里挑一的好儿子。母亲为此而笑,她的心里因此而荡起了一丝惬意。她不自觉地大声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啊!但话一出口她意识到这句话等于白说,因为孩子他爹在屋里已经把电视开了,声音老大。她的话他没听到,别的人也没听到。她于是抱着干柴到了厨房。看着烧锅母亲又想到儿子昨天的现在还在为自己做饭,于是叹着气进去煮饭。她今天的动作机械而木讷,她不经意地往锅里放了很多水,之后又用水瓢舀出来一些。她觉得厨房甚至整个大院里太安静了,太空旷了,虽然还有一个父亲和一台喧闹的电视机。
儿子沉着冷静,不爱多说话。但是母亲喜欢儿子身上的沉稳,那沉稳成熟是儿子特有的,它搅在空气中被母亲吸进肺中,一直沁入母亲的心里,甜甜的。现在儿子走了,儿子把那股特有的气也带走了。母亲顿觉空虚,她一下子就憔悴了许多。
父亲并不是好吃懒做只看电视,父亲看电视只是为了解闷,他肩上的担子重着呢。自从多年前被村里庸医打针至半残,父亲仍然咬着牙找手工活干,母亲也很心疼父亲,一般也不说父亲,一切都由着他,但今天她再也受不住电视的喧闹。父亲说,把这个看完就关。母亲说要关就快点关,你看你,一迷上电视连活都放慢了。说话时脸色很严肃,但父亲没看到,他仍看着电视里的人物。母亲最后啪地一声关掉了电视。她感到了一阵舒畅,就像酷热的夏天突然吹了一阵凉风。她又坐在厨房里添柴了,两眼凝视着那舔着锅底的干材火苗。后来她的目光从火苗上移开,扫了一下房内。由于看火苗太久,所以房内是漆黑的一片。但她还是一下就看清了父亲的那张脸,那张脸是多么灰多么黑啊!母亲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就感到一股巨大的酸痛在心中喷发。她赶快扭回头来,并且站起身来走到墙角。在父亲看不到的角落里,母亲的酸痛化作泪水从眼里喷涌而出。不知怎么,母亲今天看见什么都伤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