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70|回复: 1

公鸡下蛋(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6 16: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晨龙 于 2017-5-16 16:47 编辑

高松如小说《公鸡下蛋》(四)


  刘姐又来电话了,说牛女知道我离了婚觉得很不对起我,认为她参加了我的婚礼使我沾上了她的晦气。我说:”告诉她不要那么说!那个叛徒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就算是他不提离婚,我也要坚决跟他离!”
  夫妻两个应该真心相待。像他这样不靠实的人怎样过一辈子?以前我称呼他凶手是充满了深深的爱意,而现在称他叛徒却是恨的咬牙!所以,我并不后悔跟那个叛徒离婚。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再找一个靠得住的男人了。
  半夜里醒来又睡不着了,数羊数牛都不行,这个时候的我才理解了当初刘姐说牛女“离开了男人怎么活”那句话的真正含义,现在的我真的是在熬日子!没办法,只能是扳着指头盼下个礼拜六了。
  又是礼拜六了,我再次来到了迎泽公园的爱情角。不料,肖靖已经早我一步站在了那儿,正微笑着向我招手。我急忙停住了脚步,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肖靖迎上来说:“咱们还是去牡丹苑吧!”
  我推开他的手说:“难道你还想用强?”
  肖靖伸手指了指周围说:“咱们且不说这儿有这么多的人,光是周围唱歌的人就比这儿的人多的多!你说,我怎么跟你用强?”
  我不想和他斗嘴,扭头就走到藏经楼前参与了大合唱。我跟着大家唱了一曲又一曲,直到忘记了来这儿的目的。到后来实在是不想唱了,回头就往东门走去。走到晋商博物馆的馆门前我准备左拐,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一个悦耳的男音说:“同志。你走错了路,大方向错了!”
  我扭头一看是肖靖,忙正色挣开他的手说:“同志,你认错人了。”
  今天真是不顺!又累又饿的我吃完午饭就躺到了床上。一觉醒来,就又想起了那件事情。可一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那就只有等明天了。
  礼拜天我又去了迎泽公园,肖靖还是站在那个地方。我明白了,这小子是在故意搅局,成心不让我找其他男人。我不理他,自顾自在人群中转来转去,仔细观看悬挂着纸条上的内容。一个大妈拉了我一下问道:“闺女,你是当人来相亲的吗?
  我点点头,问道:“你说的是个什么人?干啥的?”
  大妈说:“俺小子是国企干部,你看这上面有他的电话,你告我一下电话吧!”
  我告了她我的电话,完了大妈又高声重复了一次。接着她又说:“光看当人,你跟俺小子肯定行。接下来,就看你们两个能不能说到一块儿了。”
  不料肖靖突然挤过来说:“大妈,不好意思,俺们两个刚刚交换了电话。你看,你是不是让你小子过一段时间再说?”
  大妈疑惑地看看我又看看他。这小子真是太坏了,这让大妈把我想像成什么人了?气的我指着他说:“肖靖,你这是干什么?我什么时候告你电话了?”
  肖靖不理我,却对着大妈说:“大妈,你看平平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咱们中国人不是讲究先来后到吗?你就让你儿子再等几天吧!”
  我怎么会遇上这么个人?气得我转身就走。一直走到长廊找了个地方坐下。我盯着玉带桥看了不知有多长时间,突然手机响了。我一接听,有个男的问:“平平,你在什么地方?”
  我还以为是那个大妈的儿子,就实话告了他。不料,一会儿站在我面前的是肖靖。气得我站起来就要走。他按住我说:“平平,现在我只是希望你能听我说完,然后你再分析考虑一下。如果确实认为咱两个不合适,我决不会强迫你接受我。”
  气呼呼的我指着他按着我的手说:“世上有这么搞对像的吗?”
  肖靖依然按住我的肩说:“你跟我的女朋友长有太像了!真的,不哄你。”
  我想,如果真要是他的女朋友跟我很像,那么他一个劲儿追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接着,他又告我说他的女朋友叫英子。英子提出同居他也感到意外,因为在此之前他也只是摸过她的手,连嘴也没有亲过。后来同居时间长了,他要领结婚证,可英子不去领。他又和英子的父母说领结婚证,想不到她的父母首先问有没有怀孕。这个时候的他才感到不合情理,再三追问,这才知道是英子得了绝症。英子是想在有生之年给父母留下个念想,这才赶快同居,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如意。听完了他的讲述,我心中的气就消了一半,可我觉得我和他还是成不了,就说:“肖靖,咱们两个的条件相差太大了,根本成不了一家人,你放开我吧!”
  肖靖说:“你不光是外貌像英子,连脾气也像。所以我认为,咱们两个就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如果你也愿意的话,我就不信有人能拆散咱们!”
  我随口就问:“包括你的父母吗?”
  肖靖点了点头说:“你的歌唱的不错,咱们就先每个公休日来这儿唱歌吧!”
  我之所以避开他,就是怕他的父母反对而无结果。我想,只要有七成把握就赌上一把!如此一来,我的气就全消了,就对他点点头,反正我是要找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人,至于名字叫甚都无谓。接下来,我和肖靖相跟着一起加入了大合唱的队伍。
  又是一个公休日,我和肖靖都都相差无几地来到了藏经楼前参加了大合唱。听了肖靖的歌,我觉得他的音很好。当然了,比歌星是比不上,可在业余的里面就显出他来了。很快,我觉得他完全可以和我来个男女声合唱,可我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累了,就在附近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我觉得又回到了初恋,真幸福!现在,就差晚上被男人抱着睡觉了。
  渐渐地,我被肖靖吸引住了,每个休息日都要来迎泽公园唱歌。直到牡丹花开了,很快就又谢了。我和肖靖已经几次坐在一起哼夫妻双双把家还了,可惜迎泽公园里没人弹这首曲子。这天,肖靖提出去他家里唱卡拉OK。我是过来人,当然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心里边虽然认为不应该去,可嘴上还是答应了。人就是这样,常常是口是心非。
  我跟着肖靖出了迎泽公园,想不到他开着个丰田霸道车。上了车坐好后,我就说:“想不到人如车名,是一样的霸道!”
  肖靖笑笑说:“现在我还没有霸道的权利,你就放心好了。”
  看来我和肖靖已经是心意相通了,他已经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而我从他的话里也听出了他的态度。只要他不强行脱我的裤子,其它就都无所谓了。肖靖开车到了长风桥西,他说这儿是焦煤集团的宿舍。进了他家后才发现,人家的豪华装潢比叛徒家不知要高几个档次。我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腿都不敢随便迈。肖靖拿出英子的照片给我看,我对着镜子看了看,确实是跟我挺像。不过,我是吃过亏的人了,就问:“是不是你偷偷地用手机照了我的相,然后再弄上这个来哄我呢?”
  肖靖苦笑着跟我说:“我能骗得了你一时,绝对骗不了你一世。以后你见了我的家人你就知道了,你跟英子真得是太像了。”
  我明白了,所以他才一直追我。我突发奇想,问:“我和英子谁好?”
  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英子已经和他有了肌肤之亲,而我还没有,这怎么能比?果然,肖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我觉得自己有点过了。这话很容易让他理解成我也是自动送货上门来了。急忙改口道:“家里有什么吃的?咱们中午吃什么?”
  肖靖说:“我一个人很少买菜,你想吃什么?要不,咱们叫外卖吧!”
  我瞪眼了,咱是小户人家出身。一般情况下连饭店也不去,更没有叫过外卖。你姓肖的不是资本家,也是靠工资过日子的,自己不会做饭吗?要不,是当处长的父母贪污了?肖靖看出了我的疑惑,就说:“你可不要乱猜,自英子死后,我很少在这儿吃饭,所以,……。”
  我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想看一下你的手艺,咱们出去买点东西,中午饭一起来做吧!”
  这儿离南屯村近,他就带我去了南屯批发市场。进了市场的我习惯地和小贩们讨价还价,肖靖却光管掏钱,至出门也没有帮了我一句。我猜,也许这小子大手大脚地过惯了。
  回到长风桥西,肖靖也只是在我的指挥下该放冰箱的放冰箱,该洗的洗,该切的切。实际上咱也有个小心眼,私底下还是想让他看一下我的手艺。我认为男人和女人相处,首先要看干活能不能干到一块儿,说话能不能说到一快儿。想不到肖靖边干活边说:“现在反了个了,你成了主人,我成了仆人了。”
  我闹不清他说这个话的含义,只好说:“你要不满意可以你来,我当你的下手。”
  肖靖挥挥手说:“今天就让我看看你的手艺,看你能不能当了这个家。”
  这也正是我的本意!不过,他说什么我是主人,他是仆人我就很不高兴。我是结过婚的人了还不知道?将来睡到一个被子里时还不是他成了主人,我成了仆人了?可我今天还不能那么说,只是说:“不要斗嘴!你可要多看着点,我只是按我的习惯来做。你要看到不对的地方就指正,到时候吃不下去你也得吃!”
  中午,我见他吃饭吃得很香,我也很高兴。饭后,我和他又一起去厨房洗刷,我边干活边问:“怎么样?可以给我打多少分?”肖靖说:“不错,可以打二百分!”
  我听了一愣,问道:“这是哪个星球上的打分规则?”
  肖靖说:“这是地球上的打分规则呀!你不知道?”
  我又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是二百分制的?我怎么不知道?”
  肖靖说:“这是中国的呀!你也真笨,你一百分,我一百分,加起来不就是二百分了吗?”
  稍一思索我就明白了,不由的心中大喜。可我还不得不装模作样地举起拳头说:“还说什么我是主人,世上有仆人替主人打分的吗?”
  肖靖急忙躲开说:“我还没有笨到那个程度,你要是不满意早就开门走了,根本不会跟我一起洗碗。好了,不要打闹了,我先去开音响。”
  下午两个人一起唱歌,晚饭后他就送我回家,此后的休息天就这样周而复始地过着,使我感到了初恋般的甜蜜。可是,他一直不带我去见他的父母,个中原委我也猜不透,也就不猜了。这样也让我不敢带他回娘家,我怕最后成不了时,空让父母高兴一场。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6: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松如老师,铁路公司退休职工,今年70岁,于4月26日到新闻中心投稿,本人代为发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10-20 09:35 , Processed in 1.146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