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422|回复: 0

桃夭(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18: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夭(5)
“干什么去?回来。”“站住!”“别跑!”
矿生手里紧紧攥着这张小小的纸,向门外狂奔。对身后警察的呼喊置若罔闻。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强烈无比的念头:打电话。所有与此无关的事情都淡化消失了。
陶先生回来的正是时候。他匆匆下车,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快步走向院里。
两人不可避免的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道传来,陶先生仰面摔落。在倒地同时,他紧紧的把盒子抱在怀里。
盒子完好无损。倒地后第一时间,陶先生看了眼怀里的盒子,松了口气。当视线里出现了呆若木鸡的矿生后,他想笑却笑不起来。
“你这个交通肇事者,还不赶紧把受害人扶起来?!”陶先生打趣道。
矿生如梦初醒。急忙俯身去搀扶。
“打开看看。”陶先生站起来。身体除了有些痛,并无大碍。他把盒子递在一脸歉疚的矿生手里,目光炯炯。
“这……”,矿生看看陶先生,看看盒子,惊疑不定。
“快打开。”陶先生笑笑,催促他。
矿生迟疑着,慢慢把盒子打开。盒里,一部崭新的手机熠熠生辉。
“你……怎么知道?”矿生又惊又喜。
陶先生笑而不答。
这时候,几个警察满脸疑惑的聚拢过来。
“祝你好运!”陶先生用力拍拍矿生的肩膀,转身朝警察们走去。此刻,一帮警察忘记了办案,一头雾水。
矿生定定望着陶先生满是灰尘的背影,心潮起伏。他使劲揉着眼,仿佛那里进了沙子。
屋里依旧一片狼藉;屋外寂静无声;电话拨通。
短暂的静音后,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喂,哪位?”
熟悉的声音如天籁;如甘泉。
刹那间,矿生泣不成声。
尽管这个声音不再清脆,尽管满是让他很陌生的沧桑和疲惫。矿生还是立刻确定接电话的人就是桃花,因为这是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声音。
“……是我”矿生哽咽着:“是我……”
“矿生……哥……”桃花的声音颤抖着,又惊又喜:“是你吗?”
“是我啊”矿生使劲揉眼:“是我……”
“你……还好吗?”桃花的声音微微一顿。
“我好,我很好。”矿生使劲点头:“你呢?你好吗?”
“……我……”桃花的声音低下去,微不可闻:“……我……也很……好……”
“你,你怎么啦?”矿生即使再愚钝也不可能听不出桃花话里的牵强。
“……我……好……”一样的语气,一样的答复。
矿生的心沉下去。桃花语气里言不由衷的闪烁,令他瞬间联想到,很多种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可能。其实,这九年来,他也曾有过种种假设,但又被他一一否决。他心里始终坚持着那一丝渺茫的希望,这几乎成了他的支撑。
“嗯……那,那……你”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来,矿生心中一痛,话也说的吞吞吐吐。
“谁的电话?”就在这时,一阵踢踏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一个清朗的男人声音传过来,低沉略带诧异:“今天咋这么怪?!”
“一个……老同学……”尽管压的很低,桃花有些慌乱的回答还是清晰的传来:“多年……不见了。”
“有什么事吗?!”清朗男声又问。
“没,没什么。随便聊聊。”桃花敷衍着。
“噢……”清朗男声长长拖着:“那你聊……我出去一下。”
“回来吃饭。”
“知道了。”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渐渐远去。
矿生呆呆听着话筒那边传来的对话,情绪瞬间从万米高空跌至洋底。横空出世的男人;夫妻式的对白;以及桃花慌乱的回应;这些都象一根根刺一样,接二连三的扎进矿生心里。强烈的刺激着他早已脆弱不堪的神经。老同学?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曾经的同学。难道仅仅只是同学?!
他突然想喝酒,直接掀飞盖子,抄起瓶子,仰起脖子象喝水那样咕咚咕咚灌上几瓶;他又想酣畅淋漓的大笑,仿佛平白中了五百万大奖那样喜从天降;又想随便找个地方嚎啕大哭,不管不顾,任泪水恣意奔洒。
“矿生……哥”那边重又安静下来,桃花的声音随即传来:“你……”。
“我……很好。呵呵呵……”矿生不等桃花再说下去,飞快的接过话来。只是他的笑声象锈锯扯圆木一样干涩刺耳:“知道……你,好,我就放心了。”
“……”
“那,那啥……呵呵,”矿生的笑比哭还难听:“没啥,事,呵呵,我,挂了啊……”
边说边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也不管对方是否有回音,矿生迅速按下结束键。
“嘟嘟”声起。矿生木然站在当地,心如死灰。艳阳高照,矿生却感到如坠冰窟。微风吹来,桃枝摇曵,矿生一动不动站着。“嗒”一声,手机滑落,他浑然不觉。
鉴于矿生目前的状况,警察决定择日再处置。送走警察的陶先生静静望着矿生单薄的身影百感交集。他从矿生短暂而散碎的通话中也依稀猜到了一些。矿生的痛苦他感同身受,眼前的男人曾在怎样的孤苦中熬过了九个年头。为了这一天,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如今,曙光初现,就又不得不去承受这巨大的痛楚。
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矿生,他觉的一切的言语对矿生而言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心里有一个疑问萦绕不散:桃花为什么还一直保留着这个号码?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一切皆有可能。或许,真相并非如此。
陶先生沉吟良久,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手机。他看看面如枯蒿的矿生,决定自己试一试。无论如何,他要为矿生讨个公道。
陶先生拔通了那个电话。待接音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系统即将自行挂断时,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你好。你找谁?”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响起。语气平和,听上去让人觉得很有礼貌。
“啊,你好。”陶先生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谦恭客气,他小心翼翼的说:“我找桃花。”
“啊,你是她那个老同学吧?”男子的口气居然有几分热情。
“不,我是他朋友。”陶先生想想,又补充:“他现在不太方便。”顿顿,接着说:“我能和桃花说几句话吗?”
“桃花也……不太方便接,”男子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询问身边另一个人的意思:“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她。”
电话也不接了!能一直避而不见吗?陶先生有些气馁,随即愤怒起来:这就是矿生耗费了十年光阴苦苦等待的初恋?为这样的女子值得吗?
一贯温文尔雅的陶先生在此刻火冒三丈,一直压在嘴边的话顿时脱口而出:“好,麻烦你转告那个负心女。他的老同学为了等她,至今还是子然一身!”
说完,陶先生厌恶的要挂断时,那边男子高亢热烈的声音立刻传来:“什么?!他还在等着桃花?!”
男子的语气不仅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听上去好象反而喜出望外。陶先生一时懵了。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能让你朋友讲话吗?”男子急迫的问。
陶生生看看矿生,想了想说:“他不方便。有什么话,我转告他吧!”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让他过来一趟吧!”男子说了一个地址。陶先生去过那个地方,并不算太远。男子说地址时,话筒那边嘈杂起来,一个女子声音在阻止着,男子的声音传来:“你不能一错再错了。听我的。”
陶先生一片茫然。
“就这样定了。让你朋友尽快过来一趟!”男子语气异常坚定,不容辩驳。
“发生什么事了?”陶先生如坠迷雾,不辨南北。
“一两句说不清楚,你过来就知道了。”男子匆匆挂断了电话。陶先生愣在当地,半响回不过神来。一回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的矿生,吓了一跳。
矿生的眼晴在夜色中亮光闪耀。
…………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