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4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42|回复: 0

桃夭(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18:3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夭(4)
矿生凭借着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给自己的人生投下了第一单不可逆转的赌注。这天晚上,矿生屋里的灯几乎彻夜未熄。
晨曦微露时,矿生仍盯着手里一张纸出神。那张残破的香烟包装纸在他手里己温热,水渍斑斑的纸张上一行数字已经模糊不清。
小巧娟秀的字迹在褪色的纸张上有种落魄似的凄凉。那感觉,俨然是垃圾堆里摆放着一件精美的瓷器。
这张纸上的数字,矿生早烂熟于胸。在他眼里,那上面的每一个数字都具有了一个女子的某些特征。1,多象她挺拔的身婆;3,象极了她弯弯的笑眼;9,跟她娇嗔时撅嘴的样子何其神似!
他曾无数次冲动的要去拔通这个号码,却每次在拔通前一瞬又飞速挂断。一方面,他朝思暮想,渴望有她的消息;另一方面,他又非常恐惧,他害怕亲耳证实一些猜测中的消息。
沧海桑田,历经数千个日夜后,这列数字的主人还会保留着它的功用吗?!或许它已经变成一串毫无意义的纯粹的数字。
矿生在等。唯有如此,他觉的希望还在。
但这次己是最后关头。他无法再等。
矿生掏出手机的时候,呼吸骤紧。
他深深吸口气。伸出颤抖的手,在手机上一个一个的按下了这些号码。然后,把免提开到最大音量。不管是什么结果,他己无路可退。
背水一战!此时,颤抖已经从双手蔓延到全身。
身下的木椅也在颤栗。
拨出去的一刹那,矿生长舒一口气。不管接通与否,他将不再遗憾。数秒,长若星河。
矿生做好了准备,静静等着系统自动空号声报响。
静音……静音……蓦然,仿佛从另一个尘封千年的世界里传来了缥缈的“嘟嘟”声,似梵音般悠远;如梦如幻。他有些恍惚,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真的,下意识的把手机紧紧贴近耳边。音量骤然加大,耳膜震痛,慌忙移离时手一晃,手机重重摔落在地上。
“嘟嘟”声消失了。望着散落一地的机壳、电池、机身、碎裂的屏幕,矿生整个人顿时僵直。
他定定望着地上,心里却波涛汹涌。他确定了,刚刚千真万确,听到了清晰的接通声。也就是说,那个号码还在正常使用。
如果,不是刚刚的半途而废,或许,已经听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声音。而这个人,在如此之久的时间里,还在延续着这个号码的生命,其中隐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想到这一点,矿生突然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血液沸腾;浑身瞬间充满了力量。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门前路过,就会看到这样神奇的一幕:一个男人流着泪却看不出一丝悲伤,满地打转却不知道在找什么。亢奋状态中的矿生进入一种浑然忘我的境界。
世界在他面前消失了。此刻矿生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在萦绕:号码还在,有希望了。他不知疲倦的在院里走来走去,身上好似有一团火熊熊燃烧。
宛如一台高速运转着却始终未补给的机器一样,水米未进的矿生终于昏倒在地。
入夜,若以电影里居高临下的视角看,是这样一幅画面:漆黑夜色中,一条冷清的路,一盏孤灯。微弱的光晕边缘,出现一所破旧院落。屋门半掩,延展出来的灯光下,一个半明半暗的身影趴在树下。枝条疏离,犹如剪纸。
镜头慢慢升高:人影,灯光,院落渐渐拉远,最终,湮没在四周浩瀚的残垣断壁剪影中。夜色如墨,一灯如萤。
那是一种置身于荒野般的死寂和孤独。
…………   …………   …………   …………
矿生是被刺耳的警笛声惊醒的。一直昏睡的矿生站在次日和煦的阳光里,茫然四顾,不知身处何地。
直到看见警车在门外停驻,警灯闪烁,院里站着警察的身影时,才似乎意识到什么。一丝不祥的预感闪现,令他脊背索然一凉。
“你醒啦?”一个警察走过来,上下打量着他。
矿生僵硬的点头。目光从警察肩头越过,投向屋里。屋子里一片凌乱,碎瓷片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抽屉散落着;衣物,鞋盒,各种各样的物品混杂在一起。几个警察正在忙碌。
“嗡”,矿生眼前一黑,晃了晃,软软向后瘫倒。
“振作点,”警察眼疾手快,一把搀住他:“和财物比,身体更重要。看开点,我们会追查。”
说着,警察先扶着矿生坐下,随后自己搬来一张椅子,在矿生对面坐了下来。掏出一盒烟,给矿生递来一支。矿生麻木的接过来。
警察摸出火机,打出火苗,送到矿生面前。矿生犹豫了一下,凑上去点燃了手里的烟。警察随后自己点燃一支。两个人默默的吞云吐雾。
一支烟很快吸尽。警察把烟盒递过来示意自便。矿生摇摇头,随后觉得应该有所表示,于是对警察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很好。”警察赞许道:“虽然财物受损,好在人安然无恙。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矿生缓缓点头。
“这我就放心了。”警察站起来,拍拍矿生的肩膀:“一会去清点一下丢失的物品,以便我们立案侦查。”
“请等等,”看警察要走,矿生急忙也站起身来:“我有个问题。”
警察看了矿生一眼,示意他继续讲。
“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这儿出事了的?”
“是一位姓陶的同志报的警。”
“他人呢?”矿生举目四望。不见陶先生的身影。
“他说,去办一件要紧的事。很快回来。”说着,警察摇了摇头,向屋里走去:“搞不懂你们。”
矿生呆在原地愣神:要紧事?还有比这更要紧的事?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和摄影有关的。想到这儿,矿生猛然记起了三天之约。抬头望向天空,日光已偏西。算算,现在竟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明天就是约定的最后限期。刹时,损坏的手机,以及那个功亏一篑的通话,都一一闪现在脑里。
桃花开了没有?还来的及吗?矿生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抬头看看桃树,惊奇的发现,原先紧紧包裹着的花蕾已经绽开一线缝隙,里面鲜红的花瓣清晰可见。
和他预料中的一样,天公作美,连续几日阳光灿烂的好天气,彻底唤醒了桃树。如果不出意外,桃花即将在一日内怒放!
矿生激动不已,他飞身冲进屋里,在警察惊异的注视下,对其它东西一律视而不见,只是疯狂的在满地狼藉中翻看一页页的纸张。
随即,捧着一张残破的香烟包装纸如获至宝。
所有警察目瞪口呆。
陶先生匆匆返回时,也有幸目睹了这极为反常的一幕。不同的是,只有他知道,矿生一点都不反常。
陶先生和矿生在结识前,有点像是冬和夏的关系。虽然都真实存在于这个星球,但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陶先生是一家杂志社的摄影师。擅长拍摄风景。整天背着设备四处寻找,拍摄那些隐匿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美!
矿生从小就生活在矿区,长大后,毫无悬念的成为一名煤矿工人。一上班,他就要换上肥厚油腻的工装;戴着嵌有头灯的安全帽;穿上及膝高的防水胶鞋;腰间皮带中挂着自救器;基本上,这一身行头穿戴完毕后,就像涂了油彩,穿好戏服的戏剧演员一样,面目全非了。
接下来,就要潜入到位于地底下数百米深的岗位上劳作。想象一下,当陶先生站在风景秀丽的山巅,衣襟飘扬,举目四眺的时候;或许矿生正在巍峨高耸的山腹内,海平面数百米以下的地方。那里巷道纵横交错,灯火通明;巨大的机器轰响震耳;采煤工作面上,来自亿万年前洪荒时代的原煤,仿佛远古遗存的巨兽闪着亮光,默然矗立;无尽的皮带载着黑亮的煤炭飞速运转;那是怎样一幅震撼的场景?
如果没有那几株桃树,他俩也许穷尽一生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如果没有那个刻骨铭心的夜,矿生也不会沉迷桃花。
每个人的一生有无数种可能。你会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人,而每一个人或每一个时间,在当时,只要差之毫厘,结果就会是谬之千里,最后都可能发展为无数种其他可能。
那次外出采风的陶先生,本来走的是另一条路。返回时,鬼使神差的决定走另一条几乎从未走过的路。尽管他知道,那条路因脏破不堪而声名狼藉,却还是决定去走走看看。他怀着一丝期待拐上了那条路。
在那之后的岁月里,每每想起,陶先生就为当时这个英明的决定庆幸不已。
黑色的路面;黑色的树;黑色的院墙;在清一色的黢黑中他的目光被几簇鲜亮、跳跃的红色吸引。极尽精巧的造型;蓬勃怒放的花簇;古朴的老院;从车里看到的景致令他眼前一亮。
就这样,不同境况中的两人,却因为桃花不期而遇。开始了他们长达近十年之久的友谊。两个人殊途同归,尽管原因各异,但都同样喜爱着,呵护着桃花。这使他们的交往淡泊而纯粹。
陆陆续续,两人都知道了彼此的遭遇。陶先生的往事与桃花有关。因为职业缘故,陶先生经常要翻山越岭拍摄风景。感到被冷落的前妻在寂寞中出轨,随后,两人平静的分手。后来,陶先生去一个叫“桃花沟”的地方时,遇到了另一个女子。
共同的爱好,相似的经历,两人惺惺相惜。
好景不长,女子前夫开始纠缠不休。女子提议回当初相识之地见最后一面后分手。
那天,“桃花沟”里桃红杏白,游人如织。两人碰头时,女子前夫突然出现。那是个粗鲁无比的男人,站在人群中肆无忌惮恣意谩骂。女子不堪其辱,冲上护栏,跳了下去。
弥留之际,女子对着陶先生说了一句话:“桃花开时,代我去看。”陶先生泪如雨下。
陶先生自此迷恋上桃花,再难释怀。
陶先生的故事令矿生久久沉默。他也头一次,完全袒露心扉,把自己压在心底十年的往事,讲给陶先生。
那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主角是矿生和一个叫桃花的女孩,对,她就叫桃花。因为她出生时,院里桃花恰开。
两家大人融洽的关系影响着子女。两人在桃树下嬉戏;在上学路上相伴;形影不离。他们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天各一方。
那年,桃花的父亲突然出了意外。出事的工地位于一个矿生从没听说过的地方。那里,距此千里之遥。情况紧急,桃花和母亲连夜坐火车奔赴那里。
站台上,桃花紧紧抱着矿生泪如泉涌。
“等着我……桃花开时,我会回来。”
“我等你。”矿生咬着牙:“……无论多久。”
火车远去。锃亮的铁轨无限延伸,通向遥远的目不可及的地方……在那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等着桃花和她母亲的会是什么……?
一年又一年,杳无音信。桃花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矿生守着那所院子,守着那几棵桃树。桃树在矿生全身心的呵护下生机蓬勃,他自己却在渐渐变老。
乌黑茂密的头发逐渐稀落;挺直的腰板慢慢佝偻;明亮的眼睛日渐浑浊。矿生拒绝着所有异性的试探,他的眼里只有那几棵桃树。
桃花开了九次,矿生度过九个望眼欲穿的春秋。九个轮回,三千多个日夜。也许,桃花已经忘记了当时的约定;也许,桃花已为人母;也许,桃花已离开这个世界。矿生不管,他只记得,自己说过,要等她回来,无论多久。
今年是第十年。十年苦苦坚守的地方即将被夷为平地,桃花盛开的院落即将成为废墟。这是最后的坚持,一旦错失,终生不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5-27 06:53 , Processed in 1.1076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