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83|回复: 0

桃夭(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18:30: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夭(3)
        “都会过去的。”矿生在心里无声叹息着,微微仰头,向天空望去,今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春日。阳光下,他的院落犹如波涛里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工作组真会来下最后通牒?假如到了那一步他该怎么办?蜉蚁能撼动大树吗?他坚持不到陶先生的到来怎么办?
        陶先生每年都会来。
        每年花开的时候,在满树桃花下;在满院芬芳里;两人相对而坐,一壶老酒;几盘小炒;清清爽爽。各有各的忧郁;各有各的寄托;常常酒酣耳热后,仰头赏花,满院嫣红。相视无言,会心一笑。君子之交,莫若此。
        那是矿生最放松;最期待;最快乐的时刻。
        接下来该怎么办,矿生不知道。他既害怕又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交锋,无论成败,于他而言都是解脱。黯然中,他眼角余光瞥见两个身影出现在院外。
        是两个很阳光、帅气的年轻人。一白衣如雪;一蓝衣似海;两人不紧不慢的向这边走来。
        “你们是……?”见两人停下,矿生疑惑的望向两个不速之客。四周一片荒芜,他看不出这两个年轻人是做什么的。
        “你一定是矿生师傅。”白衣青年紧走几步,满脸笑容,伸出手来:“你好!”
        工作组!条件反射般,矿生的心猛然沉下去。他机械的和对方握了握手。接下来不知说什么,只是一脸漠然的望着对方。
        遭到冷落的白衣青年扬扬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目光淡淡的扫过矿生,落在桃树上。
       “好精致的桃树,”青年抛下矿生,走了过去。站在树下仔细查看着,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同伴说:“快开花了吧?”
        蓝衣服小伙留着一头长发,闻言,不进反而退了几步。远远的看了看,点头说:“嗯,这样的桃树不多见。与其说是树,不如叫巨形盆景更合适。”
        白衣青年深以为是:“没错,这个盆景,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蓝衣青年做思索状:“好像是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组摄影。还配了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两个年轻人旁若无人的谈笑着,似乎忘记了刚才的冷遇以及这个院子的主人。
        “叫桃夭。”矿生忍不住脱口而出。那组图片是陶先生的得意之作。照片发表后,陶先生特意给他做了一套。照片上,一个红衣女子的面孔若隐若现,而在蓝天白云背景映衬下的桃花娇艳无比!
        无数个夜里,矿生辗转难眠时,就会捧着照片,一遍一遍的看,百看不厌。
        那些照片令矿生佩服的五体投地。就是在那以后,矿生执意要叫“陶先生”的。
        两个年轻人回过头来,面露喜色:“对,就是这个很有诗意很美的名字。”
        矿生清了清嗓子,打起精神问:“今天是不是最后期限?”
        “你觉得呢?”白衣青年不置可否,淡淡笑着,来个巧妙的反问,将问题重新抛给对方。
矿生无言以对。他恐惧,却又觉得一定是,旷日持久拖了这么长时间,总要有个头。
        想到这里,矿生决定不管接下来会怎样,他还是要坚持:“对不起啊,小伙子。我暂时不能搬走。如果你们为这件事来的,就请回吧!”害羞似的,矿生把酝酿好的话一口气说出来后,就慌忙低下头,不敢去看对方脸色。
        “我知道,”出人意料的是,年轻人云淡风轻的语气,就好像早知道答案似的。这反而把矿生弄的面红耳赤。
        “我们今天来,就一件事。”白衣青年淡淡笑着:“就是来解开我们心中的疑惑。”
        蓝衣青年附和着:“对,这个问题只有你才能解开。希望你能帮我们这个忙。”
        矿生抬头望向两人。两个年轻人态度诚恳,满脸探究的神色,没有丝毫调侃的意思。矿生心思转动,隐约猜到了他们要解开的是什么。只是,这未免太唐突了一些吧?
        素昧平生的两人,刚见面,三言两语后,开门见山就要推心置腹,这可能吗?再说,一个年纪几乎接近他们父辈的人,这种事怎么好开口?这些事能和他们说吗?说了,他们能理解自己吗?
        矿生犹豫着。默不作声。说实话,两个青年和之前来的人迥然不同。那些人要不一进门就滔滔不绝、翻来覆去的说教大道理;要不就自以为是威逼利诱;要不就自始至终情绪激动;根本没人能够平静的坐下来说句话。
        这两个年轻人随和,有礼,言谈举止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觉。这让矿生顿生倾诉的冲动。可就这样轻易缴械投降,又未免太儿戏了吧。
        “矿生师傅,”白衣衣青年大概看出了矿生的顾虑,他想了想,字斟句酌的说:“世界上有很多条路,此路不通,还有别的路。只要能到达目的地就完成了我们的目标。”
        蓝衣青年也随即一字一顿说:“只要你告诉我们,目的地在哪儿,我们一定能找到到达的路。”
        矿生咀嚼着这哲理一样的对话,目光从两个年轻人诚挚而热烈的眼神里移过,落在院里的桃树上。他感到,这一次来的两个年轻人是有备而来。
        三个人不约而同都沉默着。
        许久,矿生缓缓的站起来,慢慢移到桃树下。在两个青年诧异的目光中;在春季温暖的阳光里;矿生脱去上衣,张开四肢,全身趴在了树上。
        接触到润凉的树皮,先是一冰,微微的刺痛感传来,接着一股微弱的、几乎难以察觉的暖意从树上沁出。同时淡淡的蓓蕾香味似乎就要破壳而出。矿生闭着眼,仔细体会着树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他逐渐感到,春日阳光的能量,就像母亲温暖的手,轻柔的抚过沉睡中的孩童那样,正在慢慢唤醒这棵沉寂了一冬的儿女。
        桃树正在苏醒。矿生仿佛能感受到它强力跳动的脉搏;昂扬伸展的枝条;迫切拥抱阳光的意愿。
        他象拥抱情人一样倾情投入。
        当矿生艰难的站起来时,他全身的力气似乎都已经耗尽。两个年轻人急忙帮他穿好衣服,飞快的搬来椅子,给他裹上毯子,并及时端来一杯热水。
        冷意渐去,矿生心里猛地涌出一股暖流,这异样的温暖像水流那样,流经四肢百骸,遍及全身,感到说不出的舒适。
        在这瞬间,矿生作出了一个决定。
        喘息稍定。矿生示意两个年轻人坐下。他迎着两人关切的目光,同样一字一顿的说:“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说到这儿,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一个人埋在心底最深处的隐秘,说折磨也好;坚守也罢;即将袒露于人,内心必定是翻江倒海。
        “我只有一个请求,”咳嗽和缓,矿生长长叹口气:“再等三天。”他再次望向桃树,目光里竟满是足以融冰化雪的温柔。
        “三天内,桃花一定会开。”同样异常深情的语气,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情人呢喃。
        两个年轻人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刚刚目睹的一幕,充斥着神秘而壮烈的色彩,一种仪式般的神圣。他们感受到了这种郑重,和一种难以言表的……悲壮!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夜色中,两个年轻人走出院落。泪痕依旧。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6 11:59 , Processed in 1.1300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