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6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99|回复: 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17: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和他又吵了起来。
        和之前无数次的争吵如出一辙,这次的起因仍然是源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仅仅只是一句无关痛痒的戏谑。
总之,先是一方心中不悦,言辞骤然尖锐;另一方在试图平息的过程中火气渐涨;就这样,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把陈酿新酒都掺杂在一起一饮而尽,满腹的积怨不满都被激发了出来,情绪越来越难以自制,骂出口的话越来越尖薄恶毒。
        然后,愤怒、委屈、怨恨汹涌奔来,她犹如一只裹挟着炙热火团的气球,熊熊燃烧的烈焰,随时都会将脆弱的容器烧的支离破碎。
失控的情绪得不到发泄,在没有更好选择的前提下,出走似乎成了唯一可以酣畅淋漓发泄情绪的选项。仿佛只有离开这个屋子,远远避开那张可憎的面孔,那团火才会减弱。
        衣衫单薄的她一路从楼梯狂奔到楼下,冷风凛然,打了个冷战,才意识到己是午夜。
        小区里一片寂静,定时的路灯己自动熄灭了,楼上灯火寥落,眼前一团漆黑。夜风吹过,望着沉沉夜色,她停顿了一下,犹豫着是否要步入那无边的黑暗中。
        楼道内隐约有脚步声传来。男人追下来了!心里的火焰燃起,她立即果断向前奔去。转过楼角,是几棵遮天蔽日的大树。树下,影影绰绰有团影子在缓慢移动着,巨大而形状怪异。
        她吓了一跳,不由放缓脚步,慢慢挪动着,瞪大了眼晴仔细分辨。是群流浪狗吗?小区里随处可见游荡的无主狗,可狗的体型似乎不可能如此高大。与人影倒有些相像,可也仅仅只是高度相仿,宽度也未免太夸张了吧?再说,这么晚了在那儿干什么?她脑里飞快的转过许多种猜测,可没有一种合乎情理的解释能经得住推敲从而让自己信服。
        她胡思乱想着,心里有些忐忑,脚步由缓慢逐渐顿住,想着是否折返回岔口,从另一边绕过去。这个时候,身后传来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她对这个声音很熟悉。
        每次她夺门而出,丈夫就会奋力追出来。然后拖住她,一番痛心疾首的忏悔,央求,认错后,她就会破涕为笑,以胜利者的姿态班师回朝。
        可这一次,她决定不轻易善罢。她要让这一过程更跌宕起伏,让他刻骨铭心。想着这些,对那团影子的恐怖顿时被无穷的勇气击碎了。她决然迈步向前,想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眼晴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对面模糊的影子也逐渐清晰起来。看清了目标,她不禁有些哑然。
        是小区里一对中年夫妻。丈夫在工作中弄伤了一条腿,正在艰难的康复中。伤痛和难以预料的治疗结果无时不在折磨着人。男人脾气变的无比狂躁,动不动就大声呵斥,摔打东西。那位妻子从来不见恼,总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象一位宽容耐心的母亲。
由彼及己,好几次,她都有按捺不住的好奇,想过去问问她是怎么办到的。
        想不到,这么晚了两人还在康复训练。看着由夫妻俩人组合成的奇特影子蹒跚走来,她有些感动和钦佩。
        “他肯定会好的。”夜色中,迎着两人惊疑的目光,她迅速调整状态,由衷的说了一句。
        男人抬头一脸诧异的看着她,女人深深打量了她一眼,微笑着回了句:“谢谢。”随即低声的嘱咐了一句:“夜深了,别走远了。”女人意味深长的笑笑,她感激的回以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一个心思玲珑剔透的女人!她感叹着。
        双方短暂交错后,她继续往向前走着,脚步放缓了许多,女人的话提醒了她。最近小区不太平,有传言说,夜里有个变态男人在附近出没。弄得人人自危,女人在晚上都不敢单独外出了。
她琢磨着女人的话,左顾右盼着,同时侧耳留意着身后的动静。背后静悄悄的,男人好象并没跟来,那个一直尾随着他的声音消失了。
        她微微恼怒起来,在这种情绪的支配下,刚才女人的提醒被抛在了脑后。她快步穿过健身区,绕过绿篱,前面就是小区门口的马路了。她居住的小区地处偏僻远郊,毗邻着唯一一条马路,马路两侧有几栋零散的建筑,周边被荒野包围着。这时候,路边稀稀落落的几家小卖部也打烊了。
        冷寂的路上只有一盏路灯亮着,远远望去,象是有人在一张黑色幕布上剪出了一把白色的椭圆形巨伞轮廓,黑白界线分明,有种光怪陆离的感观。就在路灯光晕边缘的位置,隐隐约约有个黑影在树影间徘徊。
        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向黑影处飞快的扫视了几眼,那个人影隐匿在树影里,背对着马路一动不动。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马路近在咫尺,她踟蹰着,陷入进退两难的纠结中。望而怯步!她心里蹦出这样一个词。从末想过,孤身一人的深夜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她从未涉足过的世界。一条普普通通的马路也会令人心生恐惧。
        她迟疑的停下脚步,回头向身后望了一眼。小区里一片沉寂,无声无息。
        她慌乱起来,心里想着是不是返回去。这时,路上突然亮起来,一辆汽车从远处驶来。灯光和引擎声似乎鼓励了她,她咬了咬牙,从小区大门走出来,站在马路上。
她谨慎的选了一个空旷而醒目的位置,略微侧着身体,装出东张西望等人的样子,目光却始终锁定在那人身上,暗暗观察着那人的反应。
那人扭头随意的向她这边瞥了一眼,又回转头去,依旧维持着原先的姿势。在他回头时,她看到那个人影手里的手机屏幕亮着。黑暗里,小小的光团照亮了一张戴着眼镜、有些书卷气的年轻脸庞。
这张脸很面熟,她好象在小区里见过。看样子是在等人,或者等人来接。她喑喑松口气,心里暗骂自己杯弓蛇影。一个传言而已,居然当了真?!即便传言是真的,哪会那么巧,不偏不倚就叫她撞上了?
        果然,随着那辆车越来越近,临近小区门口时缓缓减速,左转向灯不停闪烁。眼镜青年紧走几步,挥手向车内示意。汽车停住,车窗降下一截,探出一个长发脑袋与眼镜青年打着招呼。青年匆匆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她料的没错,眼镜青年确实是在接人。车窗顿了一下,在升起的时候,她看到司机满脸疑惑的目光。深色玻璃车内的其他乘客,此刻一定也在用惊异的目光审视着她。
        深夜,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孤零零独自在马路上游荡,也许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她瞬间反应过来,顿时有些窘迫,下意识的去摸手机。亮着屏幕的手机在不同境况下,会让人产生无数种浮想联翩的理由。可是身上空荡荡的,除了这具身体和包裹着的单薄裘衣,哪还有别的?!
        她的心一沉,迅速摆给车灯一个背影,转身若无其事的向前踱步,边走边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发髻。她摆动双臂,控制着步速和身体姿态,走的恰如其分,象极了小区里晚饭后成群结队遛弯的大娘们。
        汽车拐进了小区,车灯与引擎声很快消逝了。她暗暗吁了口气。连着两场风声鹤唳般的虚惊,她彻底放松了警惕。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脑里交替闪现出先前争吵时的一些细节。
        路上一片沉寂,到现在都不见丈夫踪影,一丝失落和刺痛涌上来,她隐藏的怒火重又燃起。他竟然对自己不管不顾了,她赌气似的加快步伐,眼泪却顺着面颊无声滑落。
        直到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沉寂夜色里这声音格外刺耳。她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离小区越来越远,路两旁除了树木就剩下荒芜了,这是一段没有人烟的路段。
        她身上一冷,忙紧走几步靠近路边一棵大树,她偎着粗壮的树身站定,装作系鞋带,蹲下身子,眼睛余光里出现了一个黑影。此刻,那个身影己横过马路,正处在路灯边缘的位置。依稀是个壮硕的男人,手里拎着一个鼓囊的包裹,眼晴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是一种野兽般择人而噬的目光!她的呼吸急促起来,飞快的转头四处张望。万簌俱寂的午夜,哪有半个人影?!往前是愈加荒凉的旷野,往回返就要不可避免的与黑影相遇。
        黑影象个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向这边走来,能感到他的目光正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舔拭。该死,偏偏穿着贴身裘衣就跑了出来,这衣服柔软熨贴,把她起伏凸凹的身段勾勒的纤毫毕现。
        那个壮硕的黑影步伐坚定,从容不迫的一步步逼近,她感到仿佛一座大山向自己压来,压的她无法呼吸。
        她真的遇到那个传言中的变态男人了!她慢慢起身,紧张的思索着对策。黑影从暗处现身路灯的光晕里,从光亮里走出,又与黑暗融为一体。在明暗间忽隐忽现,增添了一份诡异的感觉。
        她心跳加剧,目不转晴的盯着黑影,慢慢挪到了不远处的路灯下。置身于光亮的笼罩中,做好了随时起跑的准备。与此同时,她咬着牙,心里也暗暗下定了离婚的决心。一个己经对自己妻子的安危漠然不顾的男人,还有资格做丈夫吗?
        黑影的面目清晰可辨了。他看都不看,边走边随手娴熟的解着包裹的结,一张异常平静的脸上竟带着笑。那鼓鼓的包裹里是什么?一瞬间,惊悚电影里触目惊心的画面一一尽数迸现出来。她睁大眼睛惊恐的盯着对方,全身都在颤栗。
        突然,包裹男停住了脚步。他抬头向远处望去,在她背后,随着发动机的轰响,一束灯光远远投射过来。包裹男停下脚步,抬手把衣领竖了起来,然后掏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支,玩味的瞅了她一眼,微微侧身打亮火机点燃了香烟。
        包裹男在大团黑色的烟雾里模糊了。她不再犹豫,趁这一瞬间,飞快的穿过马路,顺着对面一排大树飞奔。
包裹男有些意外,他把刚点燃的烟狠狠往地下一掷,作势欲追。这时          伴着嘈杂的机械声,那束灯光越来越近,是一辆摩托车。包裹男隔着马路恨恨瞪了她一眼,悻悻作罢。
        摩托车手是位穿着工装的男子,后座还驮着一个乘客。摩托车从她身边疾驰而过时,车手和乘客都不约而同的大幅扭头,疑惑的左右打量着路两边的孤男寡女。机会稍纵即逝,她什么也顾不得了,在两人异样的目光里,与摩托车几乎平行着狂奔。
        摩托车明显滞顿了一下,车手望向她,张张嘴似乎想对她说什么。她气喘吁吁,只顾埋头狂奔。见她没有开口的意思,车手摇摇头,满腹狐疑的加大油门,超过她消失在远处。
        身后立刻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不用回头也知道包裹男追了上来。面对这样一个强壮男子竭尽全力的追赶,她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的。她喘着粗气,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
        远远能望见小区楼房高大的轮廓了,这时一阵风声飒然,鼻中嗅到一股浓烈的烟草味道。包裹男横亘在进入小区的必经之路上,满脸讥诮的盯着她。
        她后退几步,惊恐的看见包裹的结己解开,里面黑洞洞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包裹男似笑非笑的盯看她。她感到一阵眩晕,全身无力,想大声呼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
        包裹男一脸嘲弄,一步一步逼近。她绝望了。就在这时,一阵机械声响,一辆摩托车开着刺目的大灯,自小区方向疾驰过来。
        她喜出望外,奋力跳到马路中央,迎着车灯的方向边挥舞着手臂,边拼命奔跑。包裹男从牙齿间挤出一个字:“操!”
        她不顾一切的跑着,包裹男被甩在身后。有人路过,包裹男也不敢轻举妄动。与摩托车迎面擦身而过的间隙,她看清了车手和后座的乘客。
        两人去而复返,对在路中央狂奔的她似乎视而不见。声音极响亮的对着话:“猪脑子,啥都能落下。”另一个反驳着:“还不怪你个急死鬼,催催催,催得老子头也晕了。”“骑快些,操心晚了,嫂子不叫你个孙子上床。”“球!以为是你了?”
        粗鲁的玩笑响彻夜空。摩托车飞驰着,她百忙中回头望了一眼,摩托车的红色尾灯渐渐消失在远处。她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在包裹男的紧逼中,猛然激发出一股蓬勃的力量。
        终于到小区大门口了,短短一截路,仿佛无穷无尽。她精疲力竭,双手支着膝盖,弯腰喘着粗气,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包裹男不屈不挠的追近了,那沉重有力的脚步声,令她心惊肉跳。她想跑,却一步都迈不开,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狞笑着的脸来到眼前。这时心里的恐惧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绝望,她再也支持不住,软软的瘫倒在地。
        突然,路边小超市屋檐下的灯箱蓦地亮了,奶白色的光芒立刻覆盖了两人。包裹男愕然四望,接着下意识的抬臂遮住脸庞。随之,不远处另一家商店的霓虹灯也亮了,不停闪烁变化着的红色字体,给冷寂的马路增添了一丝生气。包裹男不知所措,茫然四顾。
        接下来,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小区里,居民楼上的灯接二连三点亮了,明暗颜色各异,高低错落,撕破了夜空,拉窗帘开窗户的声音在夜空里回荡。
        丈夫嘶哑的呼喊声也从小区里远远传来。包裹男目瞪口呆,狠狠瞪了她一眼,匆忙遁入黑暗里。
        当穿着短裤、拖鞋,却满头大汗的丈夫,抱着她的衣物站在她面前时,己泪流满面的她忍不住嗔怪:“你怎么才来?”
        “你说呢?”丈夫满是责怪的语气,脸上却是满满的疼惜,边说边给她披上衣服,掖紧。
        她不说话,一把紧紧搂住眼前温暖的身体。泪水再次奔流。





发表于 2017-5-13 19: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说是新手呢,一对夫妻间的小纠纷都能写到这个水平,说明你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望继续努力。
发表于 2017-5-17 16: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尤其中间奔跑那段的描述,很紧凑,赞哦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23: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红岗 发表于 2017-5-13 19:12
还说是新手呢,一对夫妻间的小纠纷都能写到这个水平,说明你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望继续努力。 ...

谢谢红岗兄弟,过奖了,愧不敢当。我确实是论坛的新手。衷心祝你心想事成。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23: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欢 发表于 2017-5-17 16:37
写得不错,尤其中间奔跑那段的描述,很紧凑,赞哦

谢谢王欢。不足之处很多,请多多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08: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的鼓励。请多提宝贵意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8-24 01:35 , Processed in 1.2090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