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30|回复: 1

公鸡下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6 10: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松如小说 《公鸡下蛋》(一)

  当刘姐的京巴小狗吠叫着向我扑来,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吓的我急忙大叫:“刘姐!”
  刘姐过来虽然制止了它,可是它还是对我呲牙咧嘴的,极不友好。虽然我是个女的,可对于这种小小的哈巴狗还真没有放在眼里,毕竟光从体形上来说,哈巴狗和猎犬的差别就太大了,小小的哈巴狗对我这个成年人根本构不成威胁。可问题是刘姐的京巴小狗一直对我很友好,今天它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刘姐她又换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哈巴狗?我就问:“刘姐,你原来的那条狗呢?”
  刘姐说:“就是它呀!”
  这我可就纳闷了,难道说这条狗疯了?我捂着胸口说:“刚才可真是把我吓了一大跳!以前它一直对我挺热情的,所以我也对它没有防备,今天它是怎么了?”
  刘姐说:“其实也没啥,就是最近它下了三只小狗,本家的一个小叔子看见好就偷偷地抱走了一只。谁也没有想到它竟然知道它的孩子少了一个,马上就对剩下的两只小狗护的很紧。凡是外人进来,都要显示自己的存在,光怕别人抱走自己的孩子。”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处对象,当然对这种事情还有点不理解。难道说,狗还有这种天性?刘姐又说:“你也不要瞪眼了,谁叫你还是大闺女。这种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等你结婚生了孩子后就知道了。”
  既然说了我也不懂,那就不说这个事情了。我就问:“你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
  刘姐说:“虽然咱是个村里的妇联主任,可毕竟只是个农村的农民,有关政策上的事情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所以,只能是让上级妇联派个人来实地看一下。”
  我挥了挥手说:“不要绕圈子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刘姐说:“俺们村出了个日怪事情,有一对夫妻离婚了。……。”
  我笑了,咱就在妇联工作,每天处理最多的就是这类事情,这是什么日怪事情?我就打断她的话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不是解放前!男人和女人结婚与离婚现在就像是家常便饭,有什么日怪的?”
  刘姐摆摆手说:“你先听我把我说完。当然了,现在的人们离婚不再是个稀罕事。可是,中国人历来对于传宗接代非常重视,对吧?”
  这个事情咱理解,中国人历来认为有子为不死,有文为不朽。特别是自从国家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以来,常常有夫妻二人为了孩子的姓而争得面红耳赤,有的人还闹到了离婚的地步。所以,我点了点头。刘姐就又说:“中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一直以来是重男轻女。现在城市里边还好说点。可在农村那就不一样了,普遍还是重男轻女。你肯定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家的男人为了能和相好的长相厮守竟然选择了净身出户。”
  我当即说:“这是爱情的力量!”
  刘姐不以为然地歪了歪嘴说:“什么狗屁爱情!为了所谓的爱情就可以连亲生儿子也不认了?那不是连这条狗也不如了吗?”
  我愣了,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真要是连亲生儿子也不认,那就真是个日怪事情了。如果真有此事,就确实不如刘姐的这条哈巴狗了。所以,我就说:“不可能吧?”
  刘姐说:“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存在可能与不可能。这个男的属虎,女的属牛。实际上是虎大牛小,所以女方只比男方大个半岁。本来这也没有啥,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女方过门后就像个妈一样惯着男方。就是到了最后离婚的这一步,女方也只要求不离开这个家,其它一切都让着男方。所以,这个女的真是可怜。”
  我急忙问:“怎么个可怜法?”
  刘姐说:“自从男的跟相好的有了那种关系,他挣上的钱就不再给牛女了,一直就跟那个相好的鬼混在一起。而牛女光凭种地的收入来养活两个儿子,还要照顾年迈的婆婆,无论怎么过都是艰难的很。”
  我又问:“那他就连老妈也不管了吗?”
  刘姐说:“虎男每个月给他妈三百块钱,其它事全甩给牛女了。”
  光这个称呼就让我愣了,急忙问:“你怎么老说虎男牛女,不说人家的名字呢?”
  刘姐摇摇头说:“这个牛女不想打官司,也不想张扬。所以,咱们就不要说人家的名字了。”
  刘姐这么一说,我也就猜个差不多了。我就说:“按晋中方言来说,就是光管他自己好活去了。”
  刘姐说:“对!虎男就是这样。咱们农村人的理念不高,在现在还是认为,人就应该一代为一代着想。也就是说,人活一辈子拼死拼活的,谁家不是为了儿女们?所以,村里的人都认为虎男的作法太过份,连这条哈巴狗也不如!也都认为俺们村出了个日怪人,做下个日怪事情。”
  我自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所以一时感到不知应该如何回答。可是细一思量,觉得还是挺有道理。我想,毕竟中国现在还没有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人们持这种观点很正常。我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刘姐就又说:“在俺们农村人看来,生你的人和你生的人都是你这一辈子必须要负责的,对吧?”
  细细思量,刘姐的这种说法跟现行的法律并不矛盾。我就说:“对!应该是这样。”
  刘姐说:“在我看来,作为一个人,如果对生你的和你生的都不管的话,那就不应该称其为人!连我的这条哈巴狗也不如!你说这个虎男提出跟牛女离婚,还可以说牛女不好。不管怎样,这个理由在众人面前还能说得过去。”
  我知道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同理,不爱一个人也不需要理由。所以,我说:“对!”
  刘姐稍一停顿后就又说:“村里的人谁也想不到,这个混账东西虎男竟然连牛女生的两个儿子都不认了。所以,他的这种做法激起了村里人的公愤!……。”
  我急了,就问道:“你们村里的人把虎男怎么了?”
  刘姐说:“你听我慢慢地说。要说当时虎男提出离婚,这种事情谁也无权干涉。可是,离婚涉及到了财产的分割。姓于的本家可就都站出来说话了。因为虎男不要两个儿子,所以本家的人们都认为现有的房屋和土地承包权必须都留给那两末成年的儿子。特别是虎男的亲大伯和亲叔叔叫喊的最凶。他虎男要是不答应的话,他们兄弟两就要代表两个侄孙告上法庭。无奈之下的虎男只好让步,弄了个净身出户。说是净身,其实也不是净身,困为这几年他虎男就没有给过牛女一分钱。”
  我纳闷了,虎男的大伯和叔叔都出面了,那么,他的父母呢?所以,我就问道:“虎男的父母就不管他吗?”
  刘姐叹了口气说:“虎男的母亲是管不住他,而他的父亲在前几年就出了车祸,连个人也找不见,就连个棺材钱也没有要回来。”
  急切的我问道:“怎么会怎样呢?”
  刘姐又叹了口气说:“按国家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第一胎是女孩的,才能够允许生二胎。你说他们家第一胎就是个男孩,后来生了第二胎当然要受罚,这一罚不要紧,他们家的经济就困难了。而虎男的老子看到两个孙子亲的不行,就跑到村外头找了个下夜的活补贴牛女。出事的那天他吃了晚饭就骑上电动车去上班,第二天才被人发现连车带人摔倒在离村四五里地的路边。村里的人报了警后至今也也没有查出真凶,你说能找谁要钱去?”
  这家人确实是可怜。转而一想,不对!那个牛女呢?我就问:“刘姐,牛女为啥不说话?她完全可以代表两个儿子上法庭!”
  刘姐说:“这就扯上另外一件事了,等一会儿咱们再说。离婚时牛女什么也没有提,光是要求不离这个家,守着两个儿子。虎男的那个相好也不愿进这个家门,人们都知道她是不想管这两个孩子,后妈难当嘛!所以,就形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离婚后的虎男和相好的在外头租了个房子住。而离婚后的牛女依然带着儿子和婆婆住在老院子里。”
  我就问:“这不就妥了吗?你还找区妇联干什么?”
  刘姐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经济问题。那个虎男自从有了那个相好的以后,就再也没有给过牛女一分钱。所以,牛女除了种地的收入外再无其它收入。而虎男自离婚后也没有再进这个家门,连每月给他妈的三百块钱生活费也是托别人捎回来,真损!全村姓于的本家都心疼两个小子,时不时接济两个孩子。牛女知道后不让孩子接别人的钱,现在两个孩子除了过年的压岁钱外再不接任何人的钱。……。”
  我打断了刘姐的话说:“这个事情完全可以打官司,咱们区妇联可以出面请律师。”
  刘姐挥挥手说:“你不知道,那个牛女根本就不想打官司。”
  我愣了,就问:“为什么?这是两个孩子应有的权利呀!按照法律规定,就连非婚生子女生父都有抚养的责任,更何况这两个孩子都是婚生子。”
  刘姐摇摇头说:“这就扯上另外一件事情了。这个牛女不是亲生的,娘家的父母是养父母,她这辈子连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她坚决不让两个儿子和虎男对簿公堂。”
  我理解牛女的决定,让亲父子打官司,确实是有点残酷,能不打就不打为好。我问:“那她的娘家人呢?”
  刘姐说:“这个事说起来很长,我也就尽量长话短说吧!牛女是被抱养的,以前咱们国家还没有收养法,只要是你情我愿就行了。可她的养父母紧接着就生了好几个,把她就不当回事情了。”
  我愣了,就问:“你怎么知道她娘家的情况?”
  刘姐说:“自她嫁到俺们村就到处打听亲生父母的消息,如今她的大儿子都上初中了,如果她娘家人告了她的话,也不会至今找不到。你要是见了她本人,光看外表就知道她在娘家肯定受制不少。”
  我问:“那她嫁了人就好了吧?”
  刘姐说:“好什么好?刚结婚时虎男和牛女两个人确实是好。要不,也不会有了两个儿子。可牛女的娘家人真不是个东西!虎男是个开大货车的司机,每月都能挣个四五千的,虎男和牛女好的时候,钱当然是在牛女的手里,她的娘家人就隔三岔五地以各种借口要钱。可现在牛女活到了这个地步,她那娘家人不光是不帮忙,反而连这个姐姐都不认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种人还能算人?刘姐叹了口气说:“牛女人还年轻呀!我让她再嫁人她还不嫁,一定要守着她的两个儿子成人。哎!你说她离开了男人怎么活?”
  我想,自己没有男朋友照样活得好好的,因为咱有固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所以,我就简单地理解为牛女没有经济收入,离开了挣钱的男人后日子就过的艰难。我还理解,按法律规定,离婚后的虎男还有责任和义务管两个儿子。如果虎男要不管,咱还可以通过法院强迫他来管。可是,牛女不想打官司,那刘姐的意思是看区妇联有没有其它的政策和途径来照顾一下牛女现在的一家人。所以我就说:“刘姐,咱们去牛女家看看吧!我参加工作时间不长,政策上的事情也不是都知道。咱就给领导照实汇报,接下来就等领导的指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10: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松如老师,铁路公司退休职工,今年70岁,于4月26日到新闻中心投稿,本人代为发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31 , Processed in 1.222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