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974|回复: 3

西山小说之我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7 10: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时候的我酷爱看小说和电影。所以,今天自己写小说完全是个人爱好。可是,毕竟自己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学教育,全凭个人琢磨,写出来的东西自然水平不高。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越是水平不高,就越想着往高处发展。反正我是记住了拿破仑的那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绝不是个好士兵!虽说士兵和作者是两回事情,可道理是一样的。原十四军军长王立岗将军在其回忆录《战斗在晋中平川》中说,他当年在晋中平川打游击时,就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那么,我个人的创作经历就是从小说中学习写小说。每期的《七色花》杂志,我主要就是看小说。我琢磨别人的小说,实际上思考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写作技巧。看了好多年的《七色花》之后,真的是感慨万千!思考再三,决定写出来与大家共勉。
  初与西山文联的领导们接触时,常听说西山有“三周”。也就是说,咱们西山有三个姓周的人小说写得好!当时我什么也不敢说,因我还没有见过他们三位的小说。这几年看了三位周公的多篇小说之后,发现就咱们西山的群体中,这三位周公在语言的运用上确实是相当的高明!在这个方面,我与人家的差距也绝不是一点两点的!说句心里话,在三周之中,我有点喜好周永胜的文笔。当然了,我这里并不是说周永胜比其它两位周公高明,而是他笔下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山西方言让我倍感亲切!在“山药蛋派”的主阵地《火花》杂志大变脸之后的今天,还能在《七色花》上闻到山药蛋的味道,使我大有故乡遇故知之感!真是难得!我认为,在语言运用上,咱们西山这个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应该向三周学习。
  这里说到了小说语言的运用,我也就不得不说一下西山文联的潘洪科老师。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潘老师的小说,反正我看他的小说犹如看优美的散文!用写散文的手法来写小说,是我这个井底之蛙平生之仅见。虽然说名作家琼瑶的小说在大陆地区也很流行,可就写作手法而论,她的小说也只不过是解放前“蝴蝶鸳鸯派”小说的最新翻版而已。也就是单从写作方法上来讲,琼瑶这一类群体的小说没有什么新意。可潘洪科老师的写作就不一样了,用武林中的语言来讲,等于是他自创了一个新的门派!不知道潘老师当时候写作时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我是这样的观后感。潘老师比我要年轻得多,正值写作的黄金时段,他不止有生活积累,也有写作技巧,更有写作时间!如果潘洪科老师照此发展下去,那就不只是西山矿务局了,咱们整个山西省都是无上的荣光!所以总的说来,“三周”和潘洪科老师作为西山小说界的领军人物,我认为是当之无愧!
  我的第一篇小说能在市文联的《太原文艺》上发表,并不是我比别人写得好,当年完全是瞎猫碰了死老鼠。当时市文联的薛苾老师说是《太原文艺》还没有这一类题材的小说。所以,我首先记住了写小说的第一步,选择题材!
  我是在西山文联见到了官地矿李振虎的小说稿《兄弟》,那一天我厚着脸皮坐在了沙发上一口气看完。掩卷长思!首先,我觉得在题材的选择上,这个李振虎真够胆子大!反正这类题材的小说我是不敢写。因为这类题材一旦处理不好,头上就会戴上一顶政治帽子。至今我所看到过的国内名作家的作品,还无人涉及到这一类的题材。这又是一个让我想不到,咱们西山矿务局还真有不少人才!李振虎居然能站在这样的高度去剖析战争给最低层的老百姓所带来的苦难,完全可以堪比元曲大家张养浩的名曲“潼关怀古”!我认为美中不足的是,李振虎在细节的处理上不太好。若处理好的话,这篇小说完全可以和国内专业名作家的作品相提并论!虽然《兄弟》最终没有在《七色花》上发表,而是刊登在万柏林文联的《万柏林文艺》上。可是,李振虎毕竟是咱们西山的人!所以,我个人认为在题材的选择上,在咱们西山确实是无人能出李振虎其右!
  还有,现在国内流行“官场”与“兵王”小说。我见咱们西山的《七色花》上没有西山人纯写官场的小说,刊登出来的也都是些牵扯上官场的小说。我记得咱们西山作协的马小君主席在一次座谈会上强调说:“要写身边熟悉的人和事。”所以,虽然最近我也常看官场小说,可我不敢写纯官场的小说。因为我至退休也只当过个班、组长,根本没有官场的经历。我认为在西山咱们的这个群体中,写这一类小说在故事情节、人物的相互关系,以及整体结构上处理得好的,官地矿马文秀的小说《破碎的花瓶》比较出众。我猜想,这与马文秀老师既爱好写作,又有一定的官场经历有关。所以我建议,咱们西山想写这类题材的同仁能站在马文秀老师一样的高度去剖析官场。
  所谓的“兵王”与咱们西山矿务局真正是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咱们西山职工有很多的退伍军人。所以,有许多小说牵扯上了军人和战俘。在我个人看来,这一类题材的小说,咱们西山数官地矿李振虎的《狼坡传奇》最佳!
  初看时,我觉得李振虎弄个鬼上身的情节不太好,毕竟他是个共产党员嘛!当看了第二次和第三次之后,反而觉得这一段鬼上身的情节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回想起我上中学时,有一回偶然见到数学老师武周君在看英文版的《一千零一夜》。我就问:“武老师,《一千零一夜》和咱们的《聊斋》都是名著,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怎么能称之为名著呢?”想不到武老师回答说:“这些小说虽然说是神神鬼鬼,实际上说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情,我就明白了。所以说,李振虎在小说《狼坡传奇》里鬼上身的那一段,其实说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说到这里,不由我又想起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经典电影《罗生门》。说实话,我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只看过这部电影的简介。主要说是某个凶手杀了人之后,凶手的说法和目击者的说法不一样。后来无法结案的警方找来了一个会拘鬼的人,不料,变成了鬼的死者的说法是另外一个样。所以我认为,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采用了拘鬼的情节只是为了给观众留下一个悬念。而李振虎采用这一段鬼上身的情节并不是宣传封建迷信,而是为死难烈士们流尽血后再流泪而鸣不平!众所周知,咱们的共和国是无数的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什么是正能量?缅怀革命先烈就是正能量!
  再说说实际情况,记得我刚上班时,白家庄矿的老工人们都说解放太原时白家庄就没打仗。我手头的资料里也没有狼坡打过仗的情况,可李振虎却一口咬定狼坡确实发生过激烈战斗。最近我翻看清徐的烈士名录,发现有两名烈士的牺牲地明确写的是“太原狼坡”,时间是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二日。仅此就可以证明,当年狼坡确实是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因此也可以断定李振虎没有胡编,小说,《狼坡传奇》是有原型的。
  咱们返回来再说说李振虎的整体构思。他没有简单地模仿黑泽明的手法,只是借用了黑泽明拘鬼的情节来了个鬼上身的情节,使《狼坡传奇》不是《罗生门》却胜似《罗生门》!这就是艺术!所以我认为,小说《兄弟》和《狼坡传奇》完全可以称之李振虎的经典代表作!
  我初写小说时,常常感到无字可写,而现在则是感到无好的素材可用。我想,搞写作的业余作者大都会经历这两个阶段。纵观这几年来《七色花》上的小说,有相当多的像是通讯报道,表扬完好人好事完结。这就老让人感到主题思想不错,可就是看不到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人物形象。回想到拿破仑的那句名言,我想大家都明白应该向名作家的名作学习。可名作家不光是档次比咱们高许多,也离咱们这些业余作者太远。反而是近在咫尺的三位周公和潘老师,以及马文秀和李振虎,咱们这些人可以随时去请教。
  据说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写《高老头》时,突然软瘫在椅子上。家人见状大惊,急忙跑过去扶他。不料此公说:“我没事,是高老头死了。” 我认为,咱们不用去考证这则传言的真伪,而应该想到巴尔扎克是把自己的心血全都倾注到了他的小说《人间喜剧》中了。在这里我想说的是,要是把自己的感情投入到作品中,那鲜活的人物形象就自然出来了。我猜想,作品好的三位周公是如此,潘老师、李振虎和马文秀同样也是如此。
  以上杂乱无章地说了这么多,总的来说,《七色花》杂志确实是为西山矿务局培养了不少的写作人才!我认为,这与西山文联几代领导们接力式的勤奋工作分不开的。可作为个人来讲,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选中宏扬正能量的主题,(这一点恰恰是“蝴蝶鸳鸯派”的小说最最缺乏的)勤奋写作才是咱们这批业余作者的方向。努力吧!西山同仁们!
  当然了,既然说的是我见,那就肯定是我的一家之言。若是那位同仁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看法和意见,本人是欢迎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7-2-7 10: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松如老师,铁路公司退休职工,今年70岁,于2月7日到新闻中心投稿,本人代为发布。
发表于 2017-4-11 15: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老师,是一个积极向上的老人!虽然自己无法独自操作电脑,但是,总是积极与工作人员联系,值得敬佩!!!欢迎各位老师积极投稿,更多的指导我们这些后辈!
发表于 2017-4-12 1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见解的一篇文章,我们的作品、论坛需要这样的声音,感谢高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