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977|回复: 7

天涯海角去寻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7 08: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7-2-7 09:10 编辑

        

   
    何晓倩从订购车票,收拾行李,到乘上机车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当机车缓缓启动的时候,男人打来电话,我回家了,你在那?
    何晓倩回答说,我到矿区去采风。
    男人说,干嘛不让司机送你?
    何晓倩说,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男人说,那你一路小心。
    何晓倩想再说点什么,男人已把电话挂了。
    男人习惯了何晓倩的独来独往。何晓倩也习惯了男人的不闻不问。男人经营一家传媒公司,效益不错。刚结婚时,何晓倩在公司里帮着做一些管理策划之类的工作。去年这个时候,男人说,咱们的公司效益很好,你不是喜欢文学吗?以我看你就呆在家里做你喜欢的事情吧!何晓倩有点不乐意,还是被男人的话说动心留在了家里。男人很少回家,但每次回来都会把大把的钱交到何晓倩手中。身边的人都说何晓倩的命运实在太好,何晓倩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了之。
    何晓倩喜欢文字是打小就有的爱好,一个大家闺秀不屑风花雪月,却喜欢把自己揉进生活寻找现实中的形形色色。她在文字里,写过小商小贩,写过环卫工人,写过田间的农民兄弟。几天前,她在媒体上看到一组矿工的写真照片后,萌生了写写矿工生活的想法,就很自然的想到了一个在煤矿工作的知心朋友。
    她发了条短信过去:小小流星,你下班了吗?
    过了很久,对方回复:刚下班,就看到你的信息,你还好吗?
    看了一下表,时间显示下午5:30整。何晓倩的心就突然疼了一下。她不知道,一个常年在井下一线工作的矿工,从早上5:30开会到下午5:30下班需要整整12个小时的时间,如何还能够写出那些活色生香的文字。就在这一瞬间,何晓倩做了一个决定,远走千里,到矿山去看看这个未曾谋面的网上朋友。
    二
    窗外的街市长了腿似的飞速向后越过,何晓倩没有兴趣欣赏这些毫无灵性的钢筋建筑,她闭上眼睛,回想起和他曾经的过去。
    那是去年清明前夕的一个晚上,何晓倩将一篇遥寄相思的散文通过QQ投到一个报刊的电子邮箱,想起刚刚逝去的这位年轻友人,感念人生无常,遂将诗人黄庭坚《清明》里的“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装在一个漂流瓶扔了出去,算是表达当时的一份心境吧!
    在她准备下线的时候,捡到瓶子的有了回音:“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侯。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接着对方又说:当下年代,能有如此雅兴的人实在太少。这是一个最有份量的漂流瓶,我会收藏起来。
    何晓倩说:谈不上什么雅兴,我现在很难过。
    那边很快回复:对不起,我理解你的心情,其实我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工友去了,我也正在发动朋友做些募捐帮他的家属渡过这个难关呢!
    何晓倩说: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略尽一点心意。
    那边说: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我们素昧平生,怎么可以麻烦你呢。
    何晓倩说:那么,我就下了。
    那边回复:我想,你一定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以后可别轻易相信陌生人说的话!
    何晓倩觉得这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有才气值得信任的男人,她回个笑脸,就下线了。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漂流瓶竟能牵扯出一段天南地北的情缘。
    接下来的日子,他偶尔会发送一些祝福的言语。何晓倩也会及时的回复:谢谢你的祝福,你也好好的哟。
    时间长了,何晓倩知道他在汾河河边的一个煤矿从事井下一线作业,闲时也喜欢写点文字。男人说,我喜欢流星这个名字,只是在网站无法注册,就在前面添加了小小二字,不过小小流星这个名字似乎更好。你想,一个流星在黑暗中匆匆划过,能够留下什么,也只能是瞬间的闪烁,然而为了这一时的光亮,却会耗尽自身的所有能量,流星也好,人也好,不都有着同样的宿命。
    何晓倩听了这句话很有感悟,她敬佩这个网友,更将小小流星这个名字牢牢地记在心底。
    有次,俩人谈起生活时,何晓倩问起,煤矿井下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危险,现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可以自主择业,以你的能力,为何不出来为自己找个出路。流星回答说:其实,煤矿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可怕,况且我也喜欢这个工作。
    后来,流星才说,煤矿工人除了工作辛苦外,生活上也很苦闷,一天除了上班,就是吃饭睡觉,留给自己的业余时间很少,时间长了,有点与社会脱节的感觉,可人不能只是贪图享受似乎还应坚守点什么!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起我的那个工友去了事情吧,那次发生顶板事故,应该走的是我,是他把我推到一边,而自己却再也没有醒来。人死不能复生,我能够做到的就是做好安全工作的前提下努力制止身边的每一起违章事故……那天,流星说了很多,何晓倩只是静静的听着,直到泪眼婆娑。
    不知从何时开始,何晓倩就对这个男人多了一份依恋,不管开心还是烦恼都渴望向他倾述,就是写下一些文字都要急于和他分享。
    何晓倩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看了起来,相片里的人长着一双浓眉大眼,耳朵也大,耳垂也肥,上穿一件黑色衬衣,下穿一件灰色牛仔裤,斜倚在一颗桃花树上看向远方。
    昨天,她说,我想看看你的模样。他说,好,我现在正在矿区后边的上山,这里的桃树很多,景色很美,我没事常来这个地方。
    何晓倩看了说,在我印象中,矿山意味着深无人眼的山沟,意味着漫山遍野的煤灰。未曾想到却是一片清幽之地。
    他说,这是在山上,矿区里的环境相对要差些,不过,这几年来,政府加大了投入,环境比以前要好些,如果有机会,你可以来这里转转。何晓倩静静的看着这张相片,她要牢牢的记住他的模样,这次出行,她没有告诉他,她只想一下子从无所的矿工中把他搜寻出来,看看他惊讶的表情。
    三
    从火车站出来,何晓倩转乘两趟公交就坐到了矿区的门口。下了车,闪现在眼前的场景让她惊呆了,一排排新式楼房和巨型筒仓耸立在花草丛中,马路两侧的垂柳正在迎风缥缈,不错,这是一个现代化的矿井。何晓倩沿着矿区转了个圈,没有看到一个身着矿工服的工人,也没有看到满山遍野的黑煤,如果不是大门口悬挂的那几个鎏金大字,她还以为是来到了某个花园小区。
    从矿区绕了出来,正好碰上了一个巡逻的保安。她问有没有一个叫流星的矿工,才想起自己知道的仅仅是他的笔名。
    保安说,这个矿区有八千多号工人,你就是说给我他的真名,恐怕我也不会认识,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何晓倩说,我只想给他一个惊喜。
    保安笑笑说,那么,你要找的一定是你的男朋友吧,跟我来,我给你想个办法。
    何晓倩没有说出他们之间的真实情况,但还是跟着进了大门口的一间屋子。保安飞速地在电脑屏幕上打下几个字:小小流星,你的女朋友千里之外来看你,请到大门口来碰面。何晓倩想说把那个‘女’字去掉,却没有说出口。保安说,现在矿区内的24个电子屏幕都能看到这些文字,他看到后,一定会来找你。
    告别保安,何晓倩走了出来,心里一直觉得忐忑不安。这要让他的同事们知道了有多难堪。对于他来说,恐怕不是惊喜,而是惊恐罢了,幸好,屏幕上写的只是他的笔名。扭头看看,那个保安正在看着门口的电子屏幕发呆,何晓倩无奈的笑笑,突然想起一个‘孤蓬自振’的成语。
    矿区进出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是上下班的高峰。何晓倩静静的注视着进出的每一个人,她知道小小流星就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远处,一个身着矿服的工人朝这里走来,浑身上下全是煤屑,黑黝黝的像个铁棒子似的,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何晓倩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第六感觉告诉她,这就是他了,她的包裹从手中滑落,快步迎了上去,一把抓住那两个黑乎乎的大手:
    “小小流星。”
    “何晓倩。”
    两人同时喊出彼此的名字,却又飞速地把手抽了回去。他抬手在身上抹了几下,却越抹越黑,索性停了下来,说,眼皮跳的厉害,还以为要发生什么事情,没想到你会来看我。何晓倩的脸庞早已落下两朵桃花,她刻意平复心跳,想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一汪泪水从眼眶滑落。
    时光就此凝固下来,两人默默地对视着不再言语,是真,是幻,是梦,是境,他们甘愿这是个千年之梦,沉睡下去,不在醒来。
    “哦,我还以为是等那位帅哥,原来就是你这个家伙。”保安走过来,在流星身上捣了一下,“你的女朋友等你好久,一定饿了,快洗个澡带她吃饭去吧!”
    流星如梦初醒,尴尬的笑笑,别笑话我了,什么时候下班?要不,一块吃饭。
    “免了,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保安一阵风似的跳着走了。
    来到矿区的单身楼上,他给她倒了一杯水,柔声说:这是我的宿舍,应该住四个人,他们几个上早班离家近,下班后就回去了,你等着,我去洗澡马上就来。出去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忘记告诉你了,女卫生间在一层,别的层次都没有。
    晚饭后,何晓倩说,这次来看你,也是想体验一下矿工生活,为下部小说提供一些写作素材。
    他说,是应该写写矿工的现实生活,当代以来,描写农民学生以及穿越盗墓的作品很多,也很成功,可真正写矿工的作品却是凤毛麟角。究其原因,还是矿山走出去的作家太少,而外部作家对矿山没有切身的体验,只能是画蛇画虎难画骨。一个煤矿就是一步庞大的机器,涉及采煤、掘进、开拓、运输、机电、通风、防水、防瓦斯煤尘和顶板管理等方方面面,井下巷道错综复杂,人事安排也是无形而遁,说不清道不明,真正反应矿山的作品,既要扎根基层,更要层层深挖细找,就连我这个十年工龄的矿工,真正了解的又有多少……
何晓倩静静的听着,不时问上一句,便又引发出一连串的感悟。
    时间过得真快,要不是走廊里的脚步声,还不知要谈到什么时候。流星看看表说:都凌晨两点了,你也该睡觉了。他站起来看着何晓倩深情地说:世界之大,可找个知心的人又有多难!
    谁说何晓倩不是这样,在外人看来,她有个有钱的老公,是幸福的,可谁又知道,他能够给予她的只是生活上的满足,他不会在意她的所思所想,也不会给她丝毫的精神慰藉,说不定现在正在哪里风花雪月呢。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说:我并不困,我很愿意听你讲话。
    流星说:睡吧,明天我带你四处转转,我就睡在隔壁,有事叫我。轻轻地关上门就出去了。
    这一晚上,是何晓倩睡得最踏实的一夜。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09: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7-2-7 09:11 编辑

   

    何晓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天空,这一觉睡得太久了。她打开门,走了出去,流星也从隔壁探出头来。她说,你也不叫我一声,都睡到现在。他说,我也是刚刚醒来,我们矿工都是这样,没个固定的睡觉时间,走,咱们先去吃饭,随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楼下的路边摆着一些买早点的小摊位,有包子、油条、豆浆、混沌、豆腐脑、面条等。流星说,这些都是矿工家属为贴补家用而临时设立的小摊位,没有什么证件,但价格实惠,口味也不错,矿工都喜欢吃。饭店都还没有开门,就先凑合吃点填填肚子吧。
    饭后,两人直接来到井口的文化长廊。流星说,这是矿工下井的必经之路,这里浓缩了煤矿安全理念的精华,要了解矿工,可以从这里寻找一些启发。何晓倩注意到了,这是一条约有百米的建筑走廊,两侧悬挂着一幅幅巨大牌版。门口两侧的对联吸引力她的注意,左联是,母念妻想娇儿盼;右联是,愿君平安把家还;横幅是安全为天。
    何晓倩看到这几个字呆住了,她想,他的母亲去的早,自然没人念叨,如今将近而立之年身边还没有个女人,又有谁想谁盼呢!不由的问道,难道你的心中就没个看得上的女人!流星看着何晓倩缓缓地说,那个男人心中没个女神,只是我在她的面前有点自惭形秽,走,在往前看。
    这个长廊虽然不大,确很有现实教育意义,墙壁上有安全工作理念、岗位作业标准、工人亲手绘制的安全漫画、还有上级领导下井视察的照片。
走廊尽头的左侧有楼梯拾阶而上,在前面拐了个弯也不知延伸到什么地方,何晓倩正想问前面是什么地方时,小小流星在此停住了脚步,他说前面就是工人下井的入口,矿上有规定,任何人都必须经过安全检查员的搜身才能通过,况且也不准女人入井的。
    他指着右侧一个门顶上写着‘工友之家’的屋子说,这个地方是矿上家属组织的义务服务队,也叫女工家属协管员服务站,上班的工人经过这里,她们会送上祝福或者缝补一下衣服;下班的工人经过这里,她们会端上热茶热饭。节庆假日的时候,她们还会把自己做的鞋垫手套之类的东西送给工人。只是现在不是上下班的时候,她们也在家里忙自己的事情。
    何晓倩问,这些矿工家属就是义务服务的?
    流星说,听说,矿上也给参加服务的人补助一点,也就是几百块钱吧。
    从文化走廊出来,已到了正午的时候,流星带着何晓倩到径直进了一家饭馆。他拿着菜单点菜的时候,何晓倩说,我想尝尝这里的刀削面。
    他说:那怎么可以呢,你来看我怎么也得让你吃的舒坦一点。
    何晓倩笑笑说:刀削面和老陈醋可是山西的一道招牌哟。
    流星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消费太多,但还是按着她的要求点了两碗刀削面,加了一小盘牛肉。
    吃饭的功夫,何晓倩走神了,有些东西她想不明白,客观点说是她从没想过。多年来,自己身在繁华城市,衣食无忧,生活奢靡,却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幸福,在她看来,这就是生活,每个人不过如此而已。此时此刻,她却不由的胡思乱想起来,是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是从根本上就缺少些什么,为何几年的时光加起来竟没有这一天来得幸福。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又想起他刚才说‘那个男人心中没个女神’的话,他心中的女神又会是什么模样呢!我会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吗!
    冒出这个想法,她不由的两耳发烧,这是个是非之地,不能久留,再呆下去真的很难掌控自己的理智。她说,我想下午回去。
    哦,流星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显然没有明白过来。
    她喃喃道,对不起,出来的太久,我得回去。
    流星说,这些我懂,可既然来了,也不在乎这半天的时间,我还想带你到这个城市转转,如果实在不行,明天我亲自送你上车。
    挽留无法抗拒,她没吭声,算是答应下来。
    下午,她提议去看看那个清幽之地。
    他说,我想知道,你穿多大的鞋码。
    她刚说出36码,就后悔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干啥。
    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他很快从饭馆对面的小商店买来一双白色登山鞋。她抬脚换鞋时,他俯下身不容置疑的说,相识这么久了,就让我给你穿一次吧。看着眼前这个淳朴的矿山汉子,她的心彻底热了。
    他带她领略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峡谷、溪流、满山遍野的桃花、山顶的窑洞和小木屋都让她眼前耳目一新。下山途中,气喘吁吁的何晓倩被一个拄着双拐正要上山的女孩吸引住了目光。流星说,这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即使摔倒在地,都要自己爬起来,从没有让人扶过。
    不管身处何种处境,总能活出自己的风采。何晓倩这样说着却想起了一些积存心里多时疑虑,她问:你说,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生活,更为了爱。他答道。
    何晓倩定定地的看着他说,可是,一个爱字,说的简单,很多时候却是很难取舍,你说,不是吗?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的活着,唯有把无从取舍的东西放置起来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他还想说,就像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遇见一样,明明彼此喜欢,却只能留存心底。但是他没说出口。
    放置起来,留存心底。何晓倩默默的告诉自己,流星何尝不是。有种爱,就是这样,唯有放置起来,留存心底,只要彼此感应到了,这就足够。
    次日的早上,空气中弥散着离别的愁伤。流星用毛巾把那双白色登山鞋擦拭的干干净净,用一个袋子裹住装在她的旅行包里,随着装进去的还有一些甜点食品。何晓倩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忙前忙后,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一路默默的去了车站。
    直到登上机车,他把随行物品放好才抬头看着她,眼里满是离别的不舍,何晓倩,一定要好好的。她只是流着泪水点头。客车要启动了,他扭头下车时身后传来深情的呢喃,小小流星,你也好好的,一定注意安全。
    流星‘哦’了一声没有回头,这是每个矿山汉子的通病,总是把自己的情感藏的太深,直到机车缓缓驶出车站,他才拭着眼泪挥手致意,何晓倩,你也好好的。
    何晓倩回家后把那双登山鞋装进盒子放在衣柜最上面的一格,她要把这段感情深藏起来,是的,这只是一场欲语还休的梦境,终究还得醒来回归红尘中的生活。
    四
    如果只是讲个故事,前面的文字完全可以推翻重来,你可以随着自己的想象天马行空的演绎出多种网友见面的版本,可这里不是故事,何晓倩就是何晓倩,流星就是流星,不可否认,她们不仅是无话不说的知心朋友,而且还有那么一种欲语还休的微妙情愫隐隐发胀,可是她们相信,这只是一种遇见,不合时宜的遇见。然而,时间这位裁判是公正的,他能查看真伪,还原生活的本真。
    一个月后的一天,何晓倩和男人分手了,当时的场面很荒唐。
    那天,何晓倩正在擦拭那双白色登山鞋时,男人回来了,一个月来,这是男人第一次回家。
    男人看看牌子说,一双破鞋,有啥可擦的,扔了算了,来,陪我洗澡睡觉吧。
    不知咋的,何晓倩就发怒了,她指着男人吼道:一双破鞋,什么意思,在我看来,这双鞋贵的很。
    因为一双鞋,你就给我闹,我知道了。男人冷冷笑道,一定是那个野男人给你买的,有能力把加拿大歌手Drake设计的那双鞋买来,自命清高的大作家也就这个档次。
    何晓倩说,既然我在外面有了野男人,那么,咱们离婚吧。
    离就离,谁怕谁,你可不要后悔。男人狠狠的摔门而去。
    何晓倩不带一物搬出了这套房子,甚至连男人买的手机也没带走,她不想做什么金丝雀,她要像只逍遥鸟一样自由的飞翔。一个月后,何晓倩用自己挣的钱买了一部手机,开机后收到了流星的无所电话和信息:
    我的眼皮又跳了,不知是好还是坏,你还好吗!
    一连几天,你的手机总是关机,这有点反常,我只想知道你最近过得怎样。
    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很担忧,真想踏上千山万水去看你一眼,只要你过得好好的,我就放心。
    那次,你问我心中有没有中意的女人,我没说,我喜欢你。我说,那个男人心中没个女神,只不过我在她的面前有点自惭形秽。是的,你身居都市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而我只是个小小的矿工,整日与黑煤为伴能够给你什么。在我看来能做知心朋友就是上天给我的最大造化。当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刹,我就确信,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可我只有选择沉默,我以为把你送走了就会风平浪静。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太难,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见历经了378个日出日落,我是幸福的,相信你也是,我以为,我们会这样相知下去直到永远。现在,你一下子无了踪影,我才知道真的不能没有你。何晓倩,我决定,去找你,就是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到,我要亲口向你说声:我爱你。
    何晓倩翻看着这些信息,她的心就热的发烫,看到最后这条刚刚发出的信息已是面红耳赤,她急忙回复,你别来,我就去!她迫不及待的收拾衣物要到一个心目中的天堂,至于以后的一切,她都想到了,就做一个最普通的矿工家属,做一个安全协管员,守候坑口等待男人平安归来时那黑黝黝的模样。

发表于 2017-2-8 08: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篇小说,“一排排新式楼房和巨型筒仓耸立在花草丛中,马路两侧的垂柳正在迎风缥缈,不错,这是一个现代化的矿井。”我们的矿再不是住房矮小破烂,马路又窄油黑,职工在黑水里泡澡,我们的后身美如世外桃源。我们的矿工头顶“大学生"官帽,有才有技,厉害了,我的矿工。他们是少女们心目中的天堂。
 楼主| 发表于 2017-2-9 14: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育红 发表于 2017-2-8 08:33
很喜欢这篇小说,“一排排新式楼房和巨型筒仓耸立在花草丛中,马路两侧的垂柳正在迎风缥缈,不错,这是一个 ...

虽然努力了,但还是没有写出那种味道,谢谢你还能够看到最后。年已过去,祝福未完,新年快乐哦!
发表于 2017-2-9 14: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以后的一切,她都想到了,就做一个最普通的矿工家属,做一个安全协管员,守候坑口等待男人平安归来时那黑黝黝的模样。
平平淡淡 才是真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志彪关注留评,早记着你了,远握问好,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7-2-17 09: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王老师的分享,为王老师的努力点赞O(∩_∩)O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5: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35 , Processed in 1.147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