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78|回复: 4

《腐蚀之地》九、不死攻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9 09: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却说冰颅老先生在西川地区大兴土木,开了几座闹鬼金矿,腐蚀之地迅速延伸,随后就命侍僧在重庆新盖了一座骷髅城堡,有侍僧鬼斧神工的建筑才能,其它亡灵房屋也拔地而起,俨然又是一片不死族基地。冰颅联合华北的燃烧军团,以民安委的名义,准备对江南的半兽人进行大规模的围剿,至于实施办法,则又要问计于我们的特异人士东方学勤了。
东方学勤收藏了数不清的古董,其中有一支抽鸦片的烟枪,据说还是大内高手用过的,发现抽福粉也一样好使,他除了玩游戏就在床上喷云吐雾,好不惬意。他不但自己抽,还和燃烧军团做福粉生意,福粉很快就上了哥布林便利的货架。一些无知的地球人吸食福粉后疯狂依赖,变得面黄肌瘦,性情扭曲,最后倾家荡产,人不人鬼不鬼。福粉的本质是生化程序,制造十分简单,只要有一粒,就能复制无数粒。燃烧军团用这种几乎没有成本的特殊商品,换取了好多真正有用的物资。
开战前夕,作为大围剿的军事顾问,东方先生端着烟枪,胸有成竹地来到重庆的鬼军基地,主持战前会议。亡灵英雄们早已恭候多时,三个吸血鬼王也来了,金凤妃为他端来煮好的咖啡,还放了上好的焦糖在里面。
东方学勤正襟危坐,咳嗽几声,讲道:“好,大家都在场。我们此次围剿所用的战术名叫‘天地双鬼’。所谓天鬼指的就是空中飞来飞去的石像鬼;所谓地鬼当然就是地上赶着投胎的食尸鬼了。和半兽人相比,这二鬼都很脆,却是此战术的主力,原因在于我们打得是速度和机动性。首先说石像鬼,一般情况十二只一小队,集中齐射。既然是空军,机动性天生就比地面部队要强,主要任务就是把那些要逃走的红血兵打死,虽然对地攻击力很低,但齐射绝对没有问题。石像鬼对空攻击力可是很高的,如果对方有空军,估计也多不了,将他们一个个齐射秒杀。轻甲是个弱点,小心先知的闪电链,受伤的天鬼不要跑,立即落地变石像,恢复生命液,石像形态的天鬼硬得像石头,且对魔法免疫。下面是食尸鬼,六只一小队,专门围杀。为了进一步提高速度,我早就告诉过冰颅,让他在地穴中升级食尸鬼狂热,也不知他到底升了没有。食尸鬼虽说是重甲,生命液却少得可怜,攻击力也低,我们的补救措施是双光环。吸血光环可以使食尸鬼的每次攻击都能吸取对手一定的生命液补充自己身上,恐惧魔王能去最好,如果实在老得走不动,蓝魔的二级光环也足够了;邪恶光环能够加快移动速度和生命液恢复速度,可惜我们的死亡骑士还没真正练成,凑乎用吧,比没有强。冰颅老先生认为食尸鬼的吃尸技能也不错,我今天郑重声明,战场上几乎没用。想想看,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还有心思吃东西,你就不怕噎着?这时候扔个死亡缠绕过去,问题全解决了。所有食尸鬼都给我扛一小捆木材参战,不要问为什么,肯定有好处。除了刚才点到的,其他英雄去不去无所谓,该说的差不多都说了,只要你们按我的来,此战稳如狗。你们准备去吧……”稳如狗的说法是他从ted直播中学下的,也成了他的口头禅。
他讲得头头是道,仿佛全知全能,简直比诸葛亮还诸葛亮,其他人只须奉命执行,根本不需要理解。冰颅老先生有厚厚的冰霜护甲,讽刺几句倒不在乎,韩冰衣毕竟脸儿还嫩,听他言语中小看自己,心里很不舒服。恐惧魔王的贴身文秘则把他的讲话都录了下来,以备长官日后查考。亡灵联军出发后,东方学勤坐到主控制台的生化计算机屏幕前督战,果真比玩游戏还爽。
在东方先生完美的战术和远程指挥下,不死联军取得了正面战场的巨大胜利,顺势攻下了南面的贵阳城,只不过在追赶兽人英雄的山林游击战中吃了点小亏。其实也不能算是小亏,对于成千上万的亡灵大军来说,倒是可以不在乎,关键是冰颅老先生并没有达到围剿的目的。东方学勤根本不屑于指挥繁琐的游击游戏,早和韩冰衣的妻妾们调笑去了。现实和游戏怎么可能完全一样呢?那些扛着木材的食尸鬼也并没有走出东方先生期待的“伐木步”,反而添了累赘,然而冰颅老先生十分迷信他的攻略,根本不在乎食尸鬼的切身感受。韩冰衣在大战中升到了二级,拥有了真正的邪恶光环,东方学勤对此比他本人还高兴。
百姓苦战久矣,然而最先敢于公开讲出来的历来是体质软弱的学生。复旦大学的爱国学子们,在黑暗游侠韩老师的号召带头下,走上街头示威游行。熊猫酒仙则为游行的学生免费提供餐饮。咕噜先生发表文章,声讨了燃烧军团霸占华北的强盗行径,反对内战,驱除公敌,全球各地的学子们纷纷响应。
莫说秀才造反,自古难成,恐惧魔王迫于压力,倒真有些担心整个地球会被吵醒,急忙把女妖附身的韩公朴“请回”华北当傀儡总管,表面上臣服于冰颅控制下的民安委,希望能借此缓解地球人的敌对情绪。冰颅老先生还是极力表明攘外先安内的政治态度,企图把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到半兽人身上,他一面扩军,一面恳请东方学勤谋划再次围剿的攻略。
东方学勤的攻略早已准备好了,兴致勃勃地来到重庆,为第二次围剿召开战前会。他开门见山地说:“听好了,这一次我为大家带来了‘万变蜘蛛流’战术。所谓蜘蛛其实就是指地穴中配出来的杂种——穴居恶魔,每队或四只或六只不等,太多的蜘蛛非但帮不上忙,只会卡到位,正应了‘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穴居恶魔是一种很好的远程攻击兵种,网天入地,横行三界,强就强在攻击力高,射程远,中型护甲虽不及重甲,好在生命液还算多。穴居恶魔的火力千万不要分散,之所以怕卡位,就是因为小队成员要集中攻击同一个目标,挂掉一个再挂另一个。我建议每小队选一名队长,他打谁,其他成员都打谁,好不好。‘蜘蛛流’讲究步法,虽然很简单,却非常重要,被抽象为 ‘hit and run’。 Hit就是攻击的意思,run是撤退的意思,不能理解为逃走或是逃跑。就是说,整个小队的穴居恶魔集中攻击一下,整体撤退一下;回过头来攻击一下,再扭过头去撤退一下;再攻一下,再撤一下……直到对方全部死光光为止。这种打法就像是在和美女跳交谊舞,所以有的玩、啊不,是兵家,称之为淫荡蜘蛛舞,保证让所有的近战肉搏兵种郁闷到极点。但穴居恶魔的移动速度毕竟跟不上,白长了六条腿,跳得再好也是慢三步。要想把‘慢三’变成‘快四’,就看我们死亡骑士的邪恶光环了。不仅如此,韩先生还是你们所有穴居恶魔的奶爸。关键时刻,你爹就只会干瞪眼,你奶爸轻松一记死亡缠绕,就能把你从鬼门关上救回来。所以说呀,生父不如养父亲,就是这个道理,你们以后多孝敬韩先生,绝对有好处。既然是奶爸,也要拿出点长辈的风范来,不要动不动就冲到最前线,你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好孩子,他们才是此战的主力,这一点你首先应该记牢。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正因为你有死亡缠绕,对手第一个想杀的就是你,而你自己不能为自己补血,死骑若死,亡灵英雄不堪一击。最后说说这‘万变’二字,就是随机应变的意思,只要能把我说的这些精要把握好,具体到了战场上当然就能随心所欲了,其实所有的战术都是如此。好了,就这些了,你们下去准备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冰衣听他把自己说成是奶爸,简直快要疯了,其不知没说奶妈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这也是古时玩家的通用语。小强纵然皮厚,听他把自己一家子骂得狗不吃屎,气得骨头都痒痒,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冰颅却听到了妙处,竟忍不住一前一后用手比划,暗自惊叹这诙谐的语言背后是多么深刻的见解啊。
却说半兽人那边在战略问题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先知和萨满大祭司不主张在开阔地带和亡灵打阵地战,也不主张死守大城市,半兽人兵少将寡,最好是利用地形,用灵活多变的游击战进行有效的反围剿。而乔乔报仇心切,则认为游击战打得不痛快,杀敌有限。于是半兽人兵分两路,由乔乔带领的人马正面迎击亡灵的蜘蛛大军,结果被打得全线溃败,先知援救不及,乔乔又被送回祭坛。
第二次围剿,不死联军又攻陷了湖南重镇长沙城,但冰颅老先生依然没有如愿,他最想杀的英雄是先知,而非乔乔。恐惧魔王看到了“万变蜘蛛流”的威力,他对另外两个鬼王说:“就这套阵法,真刀真枪拼起来,不光是半兽人对付不了,如果换了我们,也一样要被打败。最皮糙肉厚的憎恶,首先就会全部死光。有穴居恶魔的蛛网在,我们的空军也占不了便宜。好在冰颅被我们唬住了,这个人空有城府,却战胜不了自己的恐惧,他亚根儿就不敢和我们打。”
军委主席乔乔不在,就由先知全权负责。江南山谷林密,河道纵横,最适于打游击。先知决定诱敌深入,分散鬼军,然后再集中优势兵力将他们各个击破。开会中间,两个牛头人法师来到兽军大营,向先知施礼道:“远在非洲的血蹄酋长派我们来支援。”
先知大喜道:“来得好,鬼军魔法纵然厉害,我半兽人生命液却多,有你们的灵魂锁链,兽人兄弟生死与共,何惧连击秒杀。”牛头人魔法师号称灵魂行者,有灵魂和肉身两种形态,他们的灵魂锁链能将许多人的生命液串联起来,遇到伤害,大家共同承担,实在是one for all,all for one。
苦心孤诣的冰颅老先生按照东方先生的吩咐,马上又筹备第三次围剿,这一次他会带来什么精妙的战术呢?让我们和不死英雄们一同洗耳恭听。只见他还是边抽福粉,边道:“客套话不用说了,这一次的战术是有憎恶配合的‘毁灭海’。憎恶们虽然血多,攻击力高,又是重型护甲,却不是此战的主力,之所以参加,只是为了减轻地面上英雄和十胜石雕像的压力。我们的火力来源是不死军团当之无愧的王牌空军部队——毁灭者。手持两个鼓槌般武器的毁灭者是由十胜石雕像变来的,作为空军,生命液却比兽兵还要多,虽是轻甲,却有魔法免疫,不怕先知的闪电链。毁灭者不仅攻击力不低,还是一种极特殊的魔法师。如果把十胜石雕像比作贮满魔法液的大缸,那么变身腾空后的毁灭者就像存不住魔法液的漏斗。毁灭者既能吞噬对方的魔法,又能吸取己方的魔法,一但有了魔法,就能使出最具毁灭性的湮灭之珠,不但攻击力加倍,还有可怕的溅射效果。也许是上天都为之忌妒了吧,所以他们的魔法液即使不用,也会很快枯萎殆尽,但仍然无法改变他们对魔法的渴望。我们的基本思路是带着十胜石雕像上战场,一只十胜石雕像变为毁灭者后,立刻吸取其他雕像的魔法液,被抽干的十胜石雕像再变毁灭者,再抽其他雕像的魔法。当满魔的黑鸟人在战场上空积成海时,就是对方的噩梦。湮灭之珠尽量往对方人多的地方打,敌人越密溅射效果越好。毁灭者如果被攻击,除了十胜石雕像可以缓慢补血外,死亡缠绕还是非常重要的。行了,该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做好了稳如狗,下去准备吧。”
毁灭者是扭曲虚空地地道道的魔族成员,他们的魔法攻击专克重甲,如果还是正面对抗,半兽人是要吃大亏的。先知比谁都清楚,他老人家从来不干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他智勇双全,不惜以自己为诱饵,牵着亡灵大军的鼻子一直兜圈子。套上灵魂锁链的先知可没那么容易被秒杀,兽军在他的指挥下分分合合,辗转迂回,似逃非逃,似攻非攻,运动中神出鬼没,战机层出不穷。就连吸血鬼王绿魔,狡猾的麦尔盖尼斯的部队,都不知不觉陷入了包围圈。兽兵、狼骑、风骑从四面八方杀来,在局部战场造成了数倍于敌人的兵力,以合围之势全歼了绿魔所部,毁灭者都是活靶子,憎恶们成了科多兽的美餐,科多消化功能之强,不怕腐肉瘟疫。绿魔被狼骑网在地上,生擒活捉,他手中刚掏出的回城亦被缴,这家伙情急之下服烈性毒药自杀身亡,灵魂飘回华北的祭坛。冰颅老先生的部队也中了埋伏,误走进兽军的箭塔阵,死伤惨重,老先生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东方学勤感觉对手的战术体现了许多围棋思想,灵活辩证,东方棋艺之高,然而围棋毕竟不能直接等同于实战,指挥台前的东方实是束手无策,只是羞于承认罢了。
这次从重庆回来,东方学勤心情很忧郁。却说酒色露虽是个机器人,但一直暗恋着主人。东方学勤有时也拿她解闷儿,却从来不把她当人看。然而每次男女游戏,酒色露都能真切感受到主人所说的那个“爽”字,Game Over后,她每每从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把主人的精液收集在玻璃试管里,悄悄珍藏起来。
酒色露免不了跟随主人出入重庆,渐渐和英雄的女眷们惯熟了。一次,蜘蛛皇后玉珠告诉她:“小妹呀,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母以子贵,女人要想得到男人的喜欢,就要为他生孩子。就比如说姐姐我吧,为小强生了多少孩子呀。”
要说生孩子,酒色露却是不会,非常自卑。于是她花重金雇了一位又健康又漂亮的女人,用主人的精子生出一个试管婴儿,还是男的。如今,婴儿满月,因见主人闷闷不乐,酒色露高兴地抱来讨好主人。东方学勤得知这竟然是自己的孩子,一把抓起来,掼死在地上,变色道:“说什么出于真情?你是机器人,机器人是没有感情的,听话就行了。你怎么敢未经我的允许,就私自做程序以外的事情呢?孩子是爱情的结晶,你怎敢随便找个贱女人给我生孩子?你的逻辑是不是出了点问题?要不要我帮你治一治呀?”
酒色露哭着说:“主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但我和其它机器人不一样,我好像真的能体会到感情,我是真的真的爱您。”
自作孽,无担当,年轻的东方先生纵有超群的智慧和能力,内心中那脆弱而又残忍的一面已经暴露无遗。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46
韩冰衣听他把自己说成是奶爸,简直快要疯了,其不知没说奶妈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这也是古时玩家的通用语。小 ...

遵照东方学勤的吩咐,亡灵法师早就在诅咒神庙开讲授徒了,学员们和老师的衣着相似,一个个道貌岸然,不但学会了召唤骷髅,而且其中一部分学员已经修炼到大师级别,两个骷髅中有一个是骷髅魔法师。所谓骷髅魔法师也是召唤物,只不过它们是魔法攻击,远程对空。
东方学勤又信心满满地来到重庆,为大家召开第四次围剿的战前会,这让冰颅老先生重拾自信。简直不敢相信,黑暗游侠韩雪芳居然也在场,东方学勤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一个劲儿地抽福粉,咳嗽了好一阵,终于开言道:“黑暗游侠大驾光临,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呀,毕竟是不死族的中立英雄,关键时刻还是向着娘家人,专门去请还未必能请得来呢。所以说冥冥之中似有定数啊,非要我把‘法师骷髅海’战术玩到极致不可。所谓法师指的就是我们尊敬的亡灵法师和他的高徒们,从尸体上召唤骷髅正是你们的看家本事。无论是骷髅战士还是骷髅法师,不要说和正规兵相比,就是放在所有的召唤物中,你们也是生命液最少,攻击力最低,护甲最弱,持续时间最短,最不堪一击的廉价炮灰,简直死不足惜。然而你们还占了一个‘最’字,那就是数量最多。上天总能在人们不经意的地方找到事物的平衡,倒下一具尸体,站起两个骷髅。因此,你们多得像地上的蚂蚁,所谓‘蚁多咬死象’。当战场上已经尸横遍野的时候,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即使对方还有千军万马和高等级的英雄,也会被我们多达兆亿的骷髅统统包围,一但对手淹没在骷髅的海洋里,任何的精妙布阵和绝世武功都显得苍白无力。‘法师骷髅海’是不死亡灵最具代表性的战术,不需要什么操作,其他兵死多少都无所谓,亡灵法师们可要保护好,不死稳如狗。双光环依然很重要,带几个十胜石雕像为法师们补魔,绞肉车从坟场装满尸体,运到战场上去。差不多说完了,另外,韩女士用黑暗之箭专门负责射那些红血兵,添几个黑暗之奴玩玩也不错。韩先生负责照顾好你姐姐的安全,有什么闪失,我饶不了你。”韩冰衣急忙领诺自不必说,他如今高出姐姐一个等级,仿佛在此找回了男人的自信,决定好好当一次护花使者。其不知韩雪芳看他,永远是个孩子。韩雪芳虽和血契不沾边儿,但天赋和长期的练功磨合,却早已和黑玉猎魂弓融为一体,无意中修习着黑魔法,死亡缠绕一样不伤她,反能为她补充生命液。
听完战前会,等其他英雄都离开了会议厅,韩雪芳一个人留下来对东方学勤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东方学勤笑嘻嘻地反问道:“那你呢?你不是也来了吗。”
韩雪芳急道:“我……我是,我自有我的原因,以后你就明白了。”
东方学勤起身走了过来,道:“我也有我的道理,等有时间,我也会告诉你的。战场凶险难测,让他们去打仗好了,你留下来陪我吧,我们在控制台前观战,最有意思。”然后轻轻搂住女侠的肩膀,想要和她亲热。
韩雪芳推开他道:“我和你好,不只因为你长相好、混得开,其实真的很佩服你的才华,可你为什么不用来做正事呢?你以前说你严守中立,我没说的,可你现在呢?”
东方学勤哈哈笑道:“你以为我在帮鬼军吗?我只是在玩我的游戏而已。帮完这边,我还要……”
韩雪芳听他又要说游戏,扭头就走了。
双方一开战,骷髅遍地,萨满祭司们的单体驱散术根本驱不过来,牛头人法师虽懂大面积驱散术,可惜只有两个,英明的先知立即意识到此战没法儿打,急忙率军四散撤退,保存实力。难题自有妙解,不能打的仗往往也就不用打,这些骷髅是召唤物,时间一到就都粉身自灭了。然而骷髅海毕竟霸道,这些骷髅虽然意识淡薄,却盲目作恶,战场周围无辜的百姓深受其害,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韩雪芳未经战阵,走位不好,在追击半兽人时被围,危在旦夕。就在这时,远远飞来一记死亡缠绕,为她撑血保命,紧跟着战马嘶鸣,一位黑甲骑士奋不顾身地杀入重围,左手挥剑,右手递来一张回城卷轴。韩雪芳接过卷轴,急忙祭起,变为无敌状态。韩冰衣刚才急切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一股腥风吹来,树林背后又冲出几个兽兵,为首的肌肉大汉正是红血杀手萨穆罗,不是英雄也算半个英雄了,韩冰衣没等回城生效就已经被众兽人砍死。此战韩冰衣心中眼中就只有姐姐的安危,完全忘了自己,姐姐的生命液稍有损伤,他就抛来缠绕,其不知自己的生命液早已所剩无几。韩冰衣虽能在祭坛复活,然而最后几下刀劈斧剁实是痛苦无比。冷艳孤傲的韩雪芳看着弟弟为救她惨死,除了自幼亲情还有他那久久压抑的爱,强忍着泪,眼圈全红了。
经过四次大规模的围剿,半兽人的主力尚在,兽族英雄还生龙活虎,冰颅老先生并没有达到真正目的,东方先生精心策划的战术真不愧是“不死攻略”。
自从黑暗游侠韩雪芳加盟亡灵军团,冰颅老先生待之甚厚,把所有的女妖都归她管辖。难道真如东方先生的游戏逻辑所分析,她终归是不死族英雄,投入黑暗怀抱是不可改变的宿命吗?
按照惯例,亡灵军团每个月还必须向燃烧军团进贡一定数量的尸体,于是韩雪芳问冰颅老先生讨了这个差事,带领本部女妖,从重庆押送几辆满载尸体的绞肉车到太原基地交贡。把尸体全部卸在坟场后,韩雪芳率众朝骷髅城堡走去。守门的两个憎恶拦住道:“恐惧魔王没说要见你,不准进去!”
韩雪芳使个眼色,女妖们又抓又挠群起而攻之,两个憎恶虽然骠悍,却怎奈妖妇太狠太多,招架不过来,他俩果然先被诅咒,后被占据,阵前倒戈,也稀里糊涂跟着韩雪芳冲进大厅。
座上的恐惧魔王微微一笑,道:“这是要干什么?荆轲刺秦王吗?”
韩雪芳直截了当地斥问道:“老妖怪,我的生身母亲,暗夜精灵女王艾萨拉,她是不是被你害死的?快说!”
恐惧魔王笑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没错,当年就是孤王这双手,要了她的命。怪只怪她勾引我们的燃烧盟主萨格拉斯,伤风败俗,还生下你这个孽种,我怎能轻饶了她?你今天如果想要报仇,算是找对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47
遵照东方学勤的吩咐,亡灵法师早就在诅咒神庙开讲授徒了,学员们和老师的衣着相似,一个个道貌岸然,不但 ...

韩雪芳怒不可遏,拉开猎魂弓,连射妖王,手下人也纷纷助攻。然而六级的恐惧魔王根本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即使在游戏中,只要恐惧魔王首发,别看仅仅一级,没人敢来不死族基地撒野,来了就睡,睡了就围,恐怖如此,何况六级。果然蓝光一闪,也不用谁教,恐惧魔王使出了看家本领——睡眠绝技,韩雪芳在梦中被围上来的食尸鬼生擒活捉,手下的女妖们吓得举手投降。这不是游戏,而是残酷的现实,英雄一旦失势,还有谁会继续跟着你送死呢?
重庆的冰颅老先生最先得知这个消息,惊得浑身颤抖,懊悔道:“唉呀,如果老夫事先知道她是去行刺恐惧魔王,就是说成什么也不让她去呀。百年悲剧又要上演,可痛啊,可惜,奈何?奈何?”
小强似乎兴灾乐祸地笑了笑,道:“老实说,勇气可嘉。一个女人尚且如此,相比之下,你冰颅雄兵百万,却一退千里,此刻不觉得惭愧吗?”
冰颅反诘道:“当初你不也是乖乖地撤出了太原,你有什么资格责备老夫?唉,丫头啊,但愿你吉人自有天相。”韩冰衣还在祭坛老实待着,不过即使出来,冰颅老先生也不会让他妄动一兵一卒。
贪玩不问家国事,冲天一怒为红颜。东方学勤一听到消息就通知了大哥东方逸白,熊猫酒仙用生化波发出了绿林箭,道上的朋友纷纷来到小酒馆聚义,有岩石半人、灰熊怪侠、潮汐渔老、狗头人小贩、变节巫师、虚无行者、生化盗贼、元素生命等等等等。东方兄弟率领这帮奇人异士,趁其不备杀进燃烧军团的太原基地,执勤的鬼兵自有熊猫酒仙和众好汉料理,东方学勤直奔骷髅城堡救人。东方学勤右手臂挎着碗口粗的地精火炮,无人能挡,这门火炮曾是安金尼尔老先生身体的一部分,属于生化武器,伤血最重。
三个鬼王正在大厅畅饮血酒取乐,看见东方进来,蓝魔和绿魔大惊失色,蓝魔的酒杯都失手摔在地上。恐惧魔王还像往常一样热接热待,若无其事。
东方学勤先开言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听说黑暗游侠让你们抓起来了,可有此事?你熟谙地球文化,可曾听过倚天剑的故事,你手下魔兵无数,我是杀不完的,但取你一人性命自以为不难,要不要试一试?”
老奸巨猾的恐惧魔王和善地说道:“确有此事。孤王窃闻女侠和东方先生关系非同一般,毫发不敢伤害,留着不放,正是想把这个人情让先生做了。先生少待,孤王这就放人。”鬼仆马上带来韩雪芳,魔王亲自上前松绑。
韩雪芳一头扑到东方学勤怀里,然后指着恐惧魔王道:“杀了他。”
恐惧魔王闭上双眼,摊开两手,说:“能死在十级英雄的攻击下,孤王深感荣幸,泉下有知,亦不忘与先生畅谈宇宙大事,曾是何等快意。”
东方学勤抱抱怀中美人,安慰道:“大虫不食伏肉。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如何下手呢。我们回家吧。”其实东方也不想杀他,东方对魔兽游戏已经有了感情,恐惧魔王是经典英雄,要不然杀完再拆祭坛,他岂有不死之理。东方兄弟走后,恐惧魔王长出了一口气,手心里全是汗。
却说东方学勤把心爱的雪姑娘领到自己的别墅里,推心置腹地对她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韩雪芳的脸上毫无谢意,傲气十足地说:“得了吧,你心里怎么想,我还不清楚?你是怕恐惧魔王不高兴,以后没有福粉抽,是这个意思吧?”
东方学勤耐心地解释道:“恐惧魔王为人狡诈,明一套暗一套,阴险之极。放你只是给我个面子,背地里还指不定想要怎样对你下手。依你姑奶奶独来独往的脾气,我能保护你一时,保护不了一世。除非……除非你嫁给我,我就是你的免费保镖,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至于你愿不愿意,那我也管不了。”
韩雪芳听他叫自己姑奶奶,忍不住得意,笑道:“谁是你姑奶奶,嘴甜也不许瞎叫,我还怕被你叫老了呢。我们之间早就清清楚楚了,你这次救我,先记下吧,将来我也救你一次,还是谁也不欠谁。你如果心里还有我,就听我一句,别再抽福粉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一定要抽点什么才好过,那还是抽你的烟吧,虽然我一向讨厌抽烟的臭男人,但总还不至于无法忍受。”
东方学勤故作好奇之态,道:“哦,原来女侠喜欢不抽烟的男人。”
韩雪芳斩钉截铁地说:“错。那些根本不懂抽烟的假男人,我更讨厌。臭男人总比酸男人好。我这么说你可别高兴,你是否以为自己就很懂抽烟?老实说吧,你刁着烟摆酷的那副德行,恶心极了。”
东方学勤哈哈大笑,盯着她看。这位呛姑娘实在太有意思了,自己对她真是爱得要死,想抱抱她,她却浑身是刺,待要离开,又如何舍得。
韩雪芳推他几把,娇嗔道:“喂、喂、喂,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东方学勤笑着说:“没想什么。和你说正经,我近来也发现福粉危害不浅,自从吸食以后,我的智力、敏捷度和力量都在悄无声息地减退,大不如前了。福粉既不是一般的毒品,也不是普通的病毒,这种邪恶的生化程序能够在我脑中肆意制造混乱,原以为我的精神不会受外物摆布,却是低估它了,福粉已经侵入我的低级神经中枢,控制了我的欲望,真的成瘾了,好在大脑皮层的司令部还算清醒。我心里明白,不断的吸食只是饮鸩止渴,越陷越深。我的意志开始和福粉作斗争,然而这种斗争很不公平。什么叫由正入邪易,改邪归正难。就好比两个小孩搭积木,好孩子要花许多心思才能建起的高楼大厦,坏孩子只需要随手一把,就能推它个一塌糊涂,乱七八糟。每次斗争往往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失败的结果是更离不开它,毒瘾更深。”
韩雪芳关切又不解地问道:“既然你明知道恐惧魔王用福粉害你,那你为何还把他当朋友呢?你有时候真的让人很难理解。”
东方学勤骄傲地笑道:“怎么会呢。他也只不过是我的玩物,我从来没把他当朋友。我不杀恐惧魔王,因为我要在战场上打败他。我的魔兽攻略你们见到不足四分之一,除了不死攻略,还有兽族攻略、人族攻略、暗夜攻略等等,临敌技巧、打法更是层出不穷。我已经开始研究兽族攻略,我要帮半兽人找回平衡,我说过严守中立,就一定能做到,只有玩家能够主宰局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让谁赢,谁才能赢,千军万马方显英雄本色。”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51
韩雪芳怒不可遏,拉开猎魂弓,连射妖王,手下人也纷纷助攻。然而六级的恐惧魔王根本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即 ...

韩雪芳被深深地打动了,心里仰慕却故意说:“那我也是你的玩物喽,对不对?游戏里不是也有一个黑暗游侠吗?”
被女侠这么一问,东方学勤默然良久,又道:“对你绝对是真心的。看着我的眼睛,我像是在说谎吗?你在我心中,又不同于他们,我发誓,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独活。我求你不要再报仇了,不要再冒险了,为了我,为了一个爱你的人,可以吗?”
韩雪芳被感动得眼圈通红,说:“做你的玩物我都愿意,我不要你发誓,也不要你为我报仇,只要你快乐,我就心满意足了。”然后闭上双眼,慢慢把脸靠近东方,等待爱人的拥吻。
东方学勤万分激动,却没有吻她,说道:“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却不行。福粉有生命,是会通过接吻传染的,我们最好分开一段时间,你去小酒馆吧,跟着大哥最安全,我最放心,等我彻彻底底战胜了福粉,自会去找你们。到时候我也已经把兽族攻略教给了半兽人,管他们魔兽争霸谁胜谁负,我只和你笑傲江湖,再不问世事。”
韩雪芳却不怕传染,抱住他狂吻,东方学勤和韩雪芳紧紧抱在了一起。
却说咕噜先生写文章伤时骂世,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冰颅老先生最不喜欢这个声音,它太刻毒,把自己好不容易才贴在脸上的皮肉,全都撕扯下来,老先生对多嘴多舌的咕噜一直耿耿于怀。
这一年深冬,咕噜先生冒了严寒回湖北老家办点事,燃魔轨道车渐近故乡时,天气阴晦不堪,冷风呜呜作响,苍黄的天底下一片萧索,被骷髅劫掠过的公社没有一丝活气,他的心境悲凉起来了。
下车后还须穿越一片乌桕树林,咕噜先生觉察到身后仿佛有人跟踪,他一身正气,依然大步向前进。正行间,忽然窜出两只阴森森的食尸鬼挡了道,再看身后却是几个持刀的歹人,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让咕噜先生出乎意料的是,歹人们竟和食尸鬼打了起来。咕噜先生哪里知道,他们是熊猫酒仙的手下弟兄,奉命保护他的安全,食尸鬼是冰颅派来的,他两个才是索命的冤对。
混混们不是食尸鬼的对手,一个个被白骨爪刨死又惨遭啃噬。咕噜先生见此情景,又惊又怒,大声呐喊道:“你们原本也是人,为什么要同类相食呢?你们立刻改吧,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家伙活在世上的。”然而他似乎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食尸鬼禀性杀生,仇视一切活物,补满生命液,又要来害他了。
忽然一阵狂风,吹得乌桕树枝欲折,风响处奔来一位兽形大汉,獠牙如剑,手持刀斧直取食尸鬼。这个兽兵正是孤胆英豪萨穆罗,他执行任务路过此处,因见咕噜先生有难,特来相救。萨穆罗以一敌二,手刃了两个食尸鬼之后,恭恭敬敬走上前来问候道:“咕噜先生,让您受惊了。”
咕噜先生惊奇地说:“英雄,你竟知我是咕噜?而我却不认得你,只知你是个半兽人。”
萨穆罗襟怀坦荡,哈哈一笑道:“这就对了。先知非常欣赏先生的文章,他说世人都误解了半兽人,唯独先生有慧眼。还常这样对我们讲,咕噜先生不是半兽人,但在我们所有兽人的心目中,他是最可信任的同胞。先生珍重,后会有期。”话音未落,人已不知去向。
咕噜先生怅然许久,这位壮士救了我的性命,我却还不曾问得他的姓名。铁血丹心的无名义士,你也保重,盼你来去如风,能多杀鬼子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