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12|回复: 3

《腐蚀之地》八、恐怖公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9 09: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鬼军控制的新闻媒体大肆散布谣言,和民安委的正面宣传相抗衡,百姓是非难辨,民间遂形成了‘魔兽争霸’的说法。咕噜先生立即发表文章告诫大众,“魔确实是可怕的魔,兽可未必是野蛮的兽,半兽人是人类的同胞,是所有地球生灵的同胞,大家擦亮眼睛,千万不要被魔兽争霸的表面现象所蒙蔽。”
再说半兽人大败而回,三十多天后,乔乔从祭坛中复活,就在这个时候,民安委全体成员,从远在澳大利亚的地球首都悉尼城,乘飞艇来到亚洲的江南兽军大营开会。
委员长乔乔见到巫医,大喜过望,笑着说道:“师弟终于想通了,肯来帮我们了,有你加血,鬼军何惧之有?”
巨魔巫医摇头道:“非也,我不是来打仗的,我要出使华北,与鬼军讲和。”
乔乔大惊道:“师弟你疯了吗?我决不让你去,去就是送死。”
萨满大祭司也劝道:“讲和的倡议书发得还少吗?我们在各地的宣传部门一直在创造机会,可人家鬼军不买账呀,和谈怎么谈?拿我们的嘴和人家的屠刀去谈吗?委员长说得对,你可不能去。”
巨魔巫医不以为然地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们不必为我担心。我还以为北溟神巫是谁,原来就是你们萨满教以前的祭司长耐奥祖老先生。宇宙中传来燃烧远征的消息,军团部队已经从扭曲虚空出发,估计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抵达地球。我看不能再打内仗了,老百姓也不希望再打下去了,外面纷纷流传魔兽争霸的说法,我们半兽人既然没有争霸称雄的意图,为什么不能和亡灵英雄坐下来,把以前所有的误会说个明白,结盟对抗燃烧军团。耐奥祖老先生既能当上你们的祭司长,当年还领导了混乱之治,想必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民安委大多数人也是这么想的。
萨满大祭司冷笑道:“嘿嘿,耐奥祖的为人只怕不似你心中所想。他自来醉心于封建独裁,混乱之治结束后暴露无遗,因此才被逐出我们萨满教。你想他在冰中又冻了这么多年,性格大变,残酷而乖戾,他现在名叫冰颅,连耐奥祖三个字都不叫了,你和他什么都谈不成。”
巨魔巫医自信地说:“那倒未必。他自创诅咒神教,与我们为敌,无非是想恢复从前显赫的地位。我们索性给他,我想他一定会做出一个表率。只要能给人民带来和平,谁来当家,真的无所谓。”
委员长乔乔终于忍不住说道:“嘿呵呵呵呵哈,师弟你不是要我们向骷髅头投降吧,嘿,不就是吃了一次败仗,你就怕成这样,我却不怕!只是那些俗民,那些愚味无知的俗民,说什么魔兽争霸,我们在为他们流血牺牲,想不到还被误解,实在寒心。”
巨魔巫医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怕。怕是怕鹬蚌相争,渔人得利。乔乔,都这把年纪了,你还是争强好胜。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不能只图自己痛快,战争最受害的还是普通百姓。你莫不是舍不得委员长这个职位?”
委员长乔乔窘容道:“嘿呀,老弟才真叫我寒心呐。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这多年征战,难道是为了自己吗?好好好,让给骷髅头就是。”
先知吸着一大斗烟,恳劝道:“和平谈判诚然没有错,但和谈是需要条件的,我军新败,处境很被动,老弟的好意只怕是一厢情愿。”
巨魔巫医道:“我们至少应该拿出我们的诚意来嘛。好了,我意已决,这也是民安委大多数人的意思,少数服从多数,不必再议了。”
先知皱了一下眉,又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一言相告。耐奥祖对众生是没有感情的,老弟此行关键是陈明利害,如果我们被打败了,燃烧军团下一个收拾的就是他,这他是吃过苦头的。耐奥祖如能识大体,顾大局,和我们联手击退强敌,倒也不失为一大幸事。果真如此,老弟首功一件。”
巨魔巫医告辞道:“多谢前辈提醒,各位同胞静候佳音。”当即孤身一人出使华北。
却说冰颅正在书房玩棋品茗,一个食尸鬼进来禀报:“神巫,外面来了一个老兽人,骑着大象,说要见您。”冰颅大惊道:“什么?就他一个人吗?这是什么花招?老家伙阴险啊,想要干什么呢?叫他进来。”
巨魔巫医走进骷髅城堡的大厅,只见两旁的鬼卒们严阵以待,座上的冰颅老先生更是如临大敌。巫医微笑道:“老先生不必惊慌,我有一个法子,可使我们两家握手言和,又能各得其所,老先生想不想听听?”
冰颅故作镇定地笑道:“世上竟有这样的好事,老夫愿闻其详。”
巫医诚恳地说道:“乔乔愿把民安委委员长一职让与老先生,在您的带领下,我们共同对付燃烧军团,就像当年混乱之治时一样。”
冰颅老先生渐渐释然,温和地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老夫也不是好勇斗狠之辈,也不想打仗。既然如此,你写封信,把先知、乔乔、秀戎,还有民安委的所有成员都叫来太原,我们共商对抗燃烧军团的大事,但不许带兵。”
巫医高兴地说:“这么说,老先生是答应了。太好了,我这就写。”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写完了信,交给冰颅看。
冰颅看完信,笑道:“写得很好。信,我自会差手下送去,老人家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巫医笑道:“不了,还是回去吃吧。”说完,就要离去,却见韩冰衣提着剑,挡在门口,巫医笑着说道:“孩子,放下剑吧,我们不打仗了。”
冰颅道:“冰衣等什么,还不快送老人家上路。”只听嚓得一声,韩冰衣把霜之哀伤插入了巫医腹内,剑锋太正,毫无防备,失效的生命液混合着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巫医临死前的表情痛苦而迷惘。此时的韩冰衣诅咒已深,那些美好的童年记忆已被彻底冰封了。冰颅十分满意,变色怪笑道:“老家伙,枉你也活了大几十岁,天真到了极点。你们那个委员长有名无实,众人的傀儡,老夫才不稀罕,老夫要的是真正的权力,这回把你们一网打尽。”
半兽人很快收到了那封巨魔巫医的亲笔信,萨满大祭司大叫道:“这是个阴谋!去不得。”
委员长乔乔急道:“我的师弟肯定是被骷髅头软禁了,我要去救他,谁要是怕死,大可以不去。”
萨满大祭司也急了,叫道:“乔乔,你这是匹夫之勇!”
先知叹道:“唉,事到如今,我们很被动,不去只怕会落下话柄。巫医老弟生死不明,让乔乔一个人去,我亦不放心。”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大伙儿都去太原谈判,果然中计,双方还未说上话,会场已被鬼军重重包围。幸好先知带了回城卷轴,半兽人几个首脑及军委成员才逃过一劫。民安委的委员们大都是普通人,不能被回城带走,则全部被囚禁。冰颅老先生强迫大家选举他为委员长,他可不是要来承担公务,而是要借此名义发动合理合法的战争,好比曹操挟天子以令四方,可谓占了天时,不胜得意。
萨满大祭司通过媒体痛斥冰颅,说他简直就是个政治流氓。民安委被掳后,由军委暂代民安委的职能,委员长乔乔恨透了鬼军,誓死要为师弟报仇。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苍穹黑沉沉压来,滚雷如鼓。亡灵法师领着几个食尸鬼和骷髅,还在华北北部的一座村镇上收集尸体。乌云中突然倾斜坠下一颗炽热发黄发亮的陨石,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近处的房屋都被震塌了,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浓烟,经久不散。陨坑里徐徐爬上来一个灼烫的石头巨人,石色幽黑,质地坚硬,表面燃着黄焰,仿佛是由高温致密的地幔物质组成。空气中传来阵阵热浪,亡灵法师他们见来者不善,正要逃去。只见北方地平线飞来数不清的石像鬼,眨眼间已到跟前,灰黑色,是训练有素的蝙蝠星军人,在头顶上盘旋飞舞,击毙了一只食尸鬼,吓得法师他们举起双手不敢动弹。率领石像鬼的是一个吸血鬼王,名叫麦尔盖尼斯,三级英雄,绿袍、绿翼、绿甲,连眼睛都是绿色的,因而号称绿魔。他张牙舞爪,面色惨白,落在亡灵法师跟前,吓问道:“双头怪死了,霜之哀伤不见了,是你,把冰颅放出来的?”还记得韩冰衣在诺森德冰洞中杀死的双头怪吧,他正是奉燃烧军团之命,在那里长年看守冰牢的钥匙。
亡灵法师早吓得瑟瑟发抖,答道:“尊敬的鬼王,不是我,我怎么敢呢?是一个名叫韩冰衣的地球人放出来的,他盗取霜之哀伤为兵器,如今也练成了英雄,不过只才一级。”
吸血鬼王用鼻音冷笑道:“哼哼哼,回去告诉冰颅,燃烧军团的老朋友们来看他了,要想活命,速速投降,否则兵临城下,赶尽杀绝。”随手一指刚才的石头人,又道:“瞧,这就是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大人的终极魔法,名叫地狱火,能敌千军万马。奉劝一句,任何抵抗只不过是无谓的牺牲。”
韩冰衣得知燃烧军团的消息,心想来得正好,为姐姐报仇的时机到了。冰颅老先生却立刻陷入了恐慌,一闻终极魔法,便知提克迪奥斯也已经升到六级,更不要说基尔加丹了。全地球人都在看着冰颅如何主持大局,风口浪尖的他却心乱如麻,无奈之下找来东方先生商议。
东方学勤驱车来到太原,走进大厅,拱手笑道:“老先生荣登委员长之位,占尽了天时,小弟贺喜了。”
冰颅摇头道:“哪里哪里,东方先生那才叫人中之王。老朽命不好,又赶上燃烧远征,这个虚名反倒让老朽如坐针毡,所以才叫先生来拿个主意啊。”
东方学勤哈哈大笑道:“这是全球大事,我只不过是个江湖混混,让我拿主意,亏你想得出来啊。决定了什么时候打,知会我一声,我来给你搞定。奇怪,这有什么好犯难的?想玩儿就玩玩呗。”最近一段时间,东方既研究兵法,又操练游戏,虚实结合,那是相当自信,游戏中的冰颅正是不死族内战的核心,因此一点也不虚。
冰颅被燃烧军团的积威所劫,仍有疑虑,道:“东方先生有所不知,老朽的这一套不死术,基本上都是从扭曲虚空学来的。你试想,一个学生怎能敌得过自己的老师呢?”
东方学勤笑道:“那不一定,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样的例子世上比比皆是嘛。”
燃烧军团的战火很快烧到了华北,冰颅老先生多谋而少断,还在游移不定。前有一队憎恶开路,数不清的鬼兵鬼卒蔟拥着三个吸血鬼王,为首的红魔提克迪奥斯正是恐惧魔王。他秃头尖顶,红袍、红翼、红甲、红眼,惨白的脸上还有几道深深的泪槽,从眼窝里延伸出来,牙齿都老得掉光了,嘴皮内凹而干瘪,手里还握着一颗光莹透明的水晶球。绿魔前已表过。另一个蓝魔长相相似,名叫阿玛克斯,四级英雄,头上双角前伸并向上弯,牙爪皆长,嘴角还有血迹。空中飞着黑压压的石像鬼,后面跟着许多绞肉车和补血又补魔的十胜石雕像。整个大军在鬼王们吸血光环的照耀下,更显得杀气腾腾。
冰颅老先生只领了亡灵法师一个人出城“迎”敌,毕恭毕敬地问候道:“鬼王们远道而来,辛苦了。不知基尔加丹他老人家,近来可好?”
恐惧魔王用沙哑的嗓子说道:“好得很,基尔加丹大人料理完地精星球的事,马上就会来地球。”其实基尔加丹已死,此次燃烧远征的最高长官就是恐惧魔王。基尔加丹并且还是死于非命,尸体伤痕累累,面目全非。恐惧魔王仿佛从伤口上瞧出些端倪,却没有说出那个可怕的凶手,是不愿说?是不必说?还是不敢说?不得而知。
蓝魔张开血口叫道:“冰颅!你私自离开冰牢,该当何罪?”
冰颅无言以对,亡灵法师慌忙解释道:“燃烧军团迟早要攻下地球,老先生带领我们这些亡灵正是开路先锋,请鬼王勿疑,请鬼王息怒。”
恐惧魔王微笑道:“瞧太原这座基地,建得有模有样,老先生不容易啊。孤王薄面,想暂借贵地屯兵,不知老先生能否做得了主啊?”
冰颅老先生曾反复思量,就怕鬼王们提出这个要求,可偏偏还是提出来了。他无可奈何,颓丧地回答道:“做得,做得。”
却说冰颅老先生一回到基地,便和众人商议搬家的事。韩冰衣第一个反对道:“这怎么行,大不了决一死战,也不能白白便宜他们。您说呢,父亲。”女妖附身的韩公朴却是毫无见解,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不要乱说话,我们听从神巫他老人家的,就不会错。”
冰颅语重心长地说:“我也不想离开华北,然而没有办法。人家都是不死之身,你的死亡缠绕根本伤不了人家,英雄三连击一破,这仗还怎么打?燃烧军团太强大了,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妨换个角度来审视当前形势,我们其实可以用华北作为交换条件,跟燃烧军团暂时友好合作,共同对付我们真正的敌人半兽人。舍得、舍得;不舍不得;有舍亦有得;若欲得,必先舍。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苦心。”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35
于是大伙儿都去太原谈判,果然中计,双方还未说上话,会场已被鬼军重重包围。幸好先知带了回城卷轴,半兽人 ...

韩冰衣还是想不通,问道:“弃子战术诚然精妙,但您曾说过,燃烧军团是宇宙的公敌,我们怎么能和公敌合作呢?这会遭人唾骂的。”蜘蛛王后住惯了也不想离开,附和道:“我就不信,燃烧军团能有多厉害。一帮外星家伙,人生地不熟的。”
小强领教过燃烧军团的手段,吓道:“闭嘴。你个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似乎除了地穴老家,其它事情也用不着他关心。
在冰颅老先生的一力主张下,亡灵大军最终还是撤出基地,把华北拱手让给了燃烧军团,自己到之前打下的西川地区从头发展,作为老先生工具的民安委也南迁至此。不得不承认,恐惧甚至比恐惧的事物本身还要可怕。然而老先生对公众不愿承认这一点,打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旗号。韩冰衣领着妻妾和他的嫡系食尸鬼,未做任何抵抗,屈辱地离开了自己的故乡,仿佛离心中的冰封王座也更遥远了。
燃烧军团入主华北,作恶更甚十倍,昔日的幽冥冰堡变成了屠魂炼狱,并且还把邪恶的触手向四处延伸。一天上午,熊猫酒仙东方逸白急匆匆来到北京城东方学勤的别墅,神情严肃地说:“贤弟,你听说了没有?燃烧军团在上海街头摆下一座擂台,扬言诬蔑地球武术界。”东方学勤微感惊讶,道:“竟有这种事?好,我们兄弟一起去看看。”
时到正午,骄阳吐火,黄浦江边的星球广场上还是围满了猎奇的看客。擂台中央蹲站着一位腰圆背阔,腿短臂长的赤膊胖力士,酷似《街霸》中的日本相扑手本田,体型却还要大出好几倍。这个怪物就是憎恶,一副凶相,河马般的地包天大嘴,长了几颗稀疏的大笨牙,右手持一把沉甸甸带血的齐头大屠刀,左手握铁链,链端是一柄挂肉的镰钩,左胳膊上还长出一只小手臂,持小剁骨刀。他的身体由许多支离破碎的死尸缝合而成,肚上烂了个大洞,却是故意施为,露出腐臭恶心的肠胃内脏,引得苍蝇乱飞,散发着黄绿色的疾病云雾,是燃烧军团有名的瘟神。擂台边已经躺着几具尸体,有人有怪。蓝色的吸血鬼王坐在凉荫下,正在啃噬一块带血的肉,几个食尸鬼侍立于旁边。
一帮黑衣混混在围观人群中推搡出宽阔的通道,后面稳步走来一位中华武师装束的熊猫人,正是东方逸白,三级力量英雄。东方逸白从孔大脑壳的手中接过金箍乌铁棒,飞身跃上擂台。孔大脑壳是酒仙手下的混混头目,小酒馆总店的大堂经理。
憎恶张开大嘴,发出低而浑厚的声音,道:“孱弱的地球人,你是来送死的吗?”台下的蓝魔讥笑道:“哈哈,你们地球上的功夫实在是太差了,就好像在挠痒痒。你怎么不说话?难道又是无名之辈?”
东方逸白微微一笑,不做辩解,只道:“拿酒来。”孔大脑壳早有准备,掷来一桶陈年佳酿。东方逸白轻轻接住,一口气喝干,顿时豪情与魔法激荡,蓝汽共酒气上涌,朝憎恶猛然一掌,酒雾迷漫,猝不及防,正是他的拿手绝技,醉酒云雾。中了醉酒云雾的憎恶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东方逸白猱身一跃,将空酒桶碎在他头上,又一棒将他打翻在地,乍一看像是混混打架,实则招招蕴含着深厚的内力。东方逸白不打落水狗,喝道:“站起来,不是自以为很强吗?”
憎恶清醒后,拎着大屠刀杀来。东方逸白使出罗汉醉棍,看似东倒西歪,癫狂颓废,实则意到棒到,刚柔相济,亦守亦攻,招招精彩。憎恶果然有些实力,生命液多,重型护甲亦不低,还有他的疾病云雾,普通人感染后必死无疑,即使是碰上练武者,也能一点一点伤害对方的生命液,这让东方逸白很不舒服。然而东方逸白身为力量英雄,自有超乎寻常的免疫力,他自小吃硬饭长大,不但三刀六洞身经百战,而且谦虚自信刚毅机智,这个蠢蛮的家伙又怎是他的对手。酒仙的混混兄弟们早已搭起音响设备,高声放出古曲《男儿当自强》助兴。被打成红血的憎恶急忙去啃台边死者的尸体,想要补点生命液保住性命。东方逸白从容不迫地使出火焰呼吸,一口酒火将他喷死。憎恶尸体油腻,着了大火,烧死了可怕的疾病瘟疫,不会再祸害普通百姓了。场下叫好声一片,东方逸白施拳掌礼相谢,正色道:“还是那句老话,武术并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练武的人才会有强弱之别。”
忽然,东方逸白感觉有暗器袭来,正要闪避时,暗器已被一枝黑色的能量箭击落,哈,原来黑暗游侠韩雪芳也来了,就在台下人群中。暗器是一枚蝙蝠镖,正是蓝魔所发。这个吸血鬼王好胜而输不起,踩着吸血光环,要斗东方逸白。东方逸白经过刚才的比武,亦损失了不少生命液,他这样做显然不公平。跳上擂台的蓝魔正要发难,却被一个俊俏书生闪身上来死死擒住,如执小儿一般。蓝魔的左臂被捉得发疼,右爪狠狠地朝对方眉眼间叉去,没想到对方劈脸就是一拳,后发而先至,力道大得出奇。蓝魔没叉到,却被打了个踉跄,嘴里流出自己的鲜血,惊怒道:“你又是谁?”
那人抿嘴一笑,答道:“我叫东方学勤,是熊猫大侠的兄弟。种族并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玩家才有强弱之别,理固亦然,你懂了吗。”
蓝魔如何肯服,自打来到地球还没吃过亏呢。他用亦凶亦恐的眼神看了东方学勤几眼,自忖力不如人,只得认栽,拍拍翅膀,恨恨地朝华北飞去,燃烧军团是从来不会善罢甘休的。
韩雪芳走过来说:“熊猫大哥,你今天简直帅呆了。学校发奖金了,我们去喝一杯,小妹请客。”然后瞟了东方学勤一眼,“你那个兄弟如果想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东方学勤听这话有趣极了,怎不想去,于是自我解嘲道:“做小弟的当然要跟着大哥混饭吃,当电灯泡也无所谓啦。”
酒仙逸白哈哈大笑道:“有我们兄弟在,还能让女侠坏钞。熊猫武馆后园有片竹林,是我祖先亲手栽种,多少年来凄凄惶惶,想不到昨晚一夜之间,竞相开花,盛况不可不赏,不可不赏啊。”于是他们同去赏竹饮酒,不提了。
第二天清晨,东方学勤的别墅有生客来访,开门一看,却是三个吸血鬼王。鬼王们向东方学勤深深地鞠了一躬,为首的恐惧魔王恭然作揖道:“蓝魔无知,有眼不识泰山,误犯先生地盘,好在先生替我教训了他,孤王特来致谢。”见到真人版的恐惧魔王,东方学勤本已格外开心,又见他言谈和蔼,彬彬有礼,于是连同另外两位鬼王都请进屋,好茶管待。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36
韩冰衣还是想不通,问道:“弃子战术诚然精妙,但您曾说过,燃烧军团是宇宙的公敌,我们怎么能和公敌合作 ...

席间谈到燃烧军团的一些历史,恐惧魔王感慨良深地回忆道:“我们的故乡蝙蝠星球原本不在扭曲虚空,而是处于银河系的边缘地带,和地球最近,科技文化却比地球还要落后好些年呢。直到聪明的哥布林星球人发明了地精飞艇,大航天时代随之到来,以光年衡量的一个个天文距离不再是无法逾越的障碍,身处边缘之地的我们反而比你们地球人更先接触到神秘莫测的宇宙外域文明。最初来到蝙蝠星球的外星商人只是贪图小利,并未对我们构成实质性的威胁。然而伟大的基尔加丹司令却有先见之明,他认为这种状况不会维持太久,落后终究是要挨打的。于是在他老人家的引领下,我们变法图强,学习先进生化科技,疯狂追赶宇宙文明。在学习过程中,基尔加丹大人又找到了更好的老师,他联合我们众人的法力,使蝙蝠星球脱离原来的轨道,飞入扭曲虚空,终于搭上了强者的末班车。至此,那些还未开化的星球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们这次来地球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强者加盟。冰颅是孤王的老朋友,从他口中得知,地球上原来还有一位十级英雄,就是先生,孤王怎能不来拜见。孤王认为,所有的强者都应该联合起来,为宇宙规定秩序。”
东方学勤却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只是想和鬼王们交个朋友,以备游戏之需。恐惧魔王回到太原基地的当天晚上,从骷髅城堡的窗口飞进来一只灰色的蝙蝠,落在地上化为人形,是夜礼服三国。
恐惧魔王斜眼看着他说道:“好像记得你曾当着基尔加丹大人的面,发誓永不回蝙蝠星球,再也不见我们,你这又是来干什么呀?”
夜礼服三国一时语塞,轻咳一声道:“请你不要会错了意,我此来并非悔悟,而是有言相劝。地球早在列国时代,有个国家叫日本。这个岛国资源溃乏,封建落后,和我们蝙蝠星球倒有几分相似,正是拥有和我们一样强烈的忧患意识,近乎疯狂的学习精神,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工业化,赶上西方强国的步伐,跻身于发达国家之列。然而与此同时,军国主义这个恶魔也被悄悄唤醒,对内高温高压,对外侵略扩张,建立殖民地,这个岛国仿佛是一团熊熊燃烧、迅速蔓延的火焰,成为地球各国人民的公敌。罪孽终于遭到无情的惩罚,日本也是唯一被核武器洗礼的国家,炫烂光耀的冲天烈焰梦幻般熄灭,留下的只有灰烬。以史为鉴,我劝咱们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好。”
恐惧魔王起身自斟了一杯血酒,呷一口,道:“你的爱国之心孤王明白,你多年在外却不忘本,孤王甚感欣慰。只是你那一套太过迂腐,跟不上时代。日本小国也不能和我们相提并论。”
夜礼服三国上前一步,又恳劝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将心比心,由此及彼,宇宙苍生,谁不热爱自己的家园。地球历史悠久,文化深厚,我们虽然武力上暂时占了先机,但若想吞噬它,只怕会自食恶果。”
恐惧魔王不以为然地说:“地球的历史,孤王知道的不比你少,我太了解他们地球人了。你还有别的要说的没有?”
夜礼服三国摇摇头,无奈地飞走了。恐惧魔王也不为难他。
地球人讲究礼尚往来,没过多久,东方学勤就回谒华北。巍峨的黑色城堡流淌出黄绿色的黏稠污水,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腐尸恶臭,到处是被鬼火烧焦的尸体。基地中除了生产冰霜巨龙的埋骨地还没有造,其它不死族建筑可说是一应俱全,还有许多是游戏中没有的。玩鬼专家看在眼里,暗自高兴。
恐惧魔王在骷髅大厅以燃烧军团最高标准,隆重地接待了东方先生,并安排一群美艳性感,能歌善舞的蝙蝠星军姬,陪酒助兴。东方学勤女人见多了,逢场惯会作戏,席间却不失态。宴后,恐惧魔王又请东方先生品茶对弈,原来他也是个围棋迷,不但棋艺极高,还擅长通过对手的棋风特点,了解到他的思维缺陷。东方学勤本无心下棋,又让生化计算机虚与应付,棋招不带任何主观色彩,得失随缘,心无增减,致使恐惧魔王始终猜不透对方在想什么,心中好生奇怪,难道这位十级英雄真的已经修炼到无欲无求,无棋无我的最高境界?狡猾的恐惧魔王不露声色,还在津津乐道地谈论着棋盘上的战术优劣,“……依孤王愚见,杀棋才是硬道理,地球古时候有个名叫加藤正夫的棋手,号称天杀星,只要有足够的厚势,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吃的……”恐惧魔王不经意间取出一包研得极细的白色粉末,用小勺弄了少许,然后一个响指点燃指尖的魔法液,将白粉拿到火焰上灼烧,白粉在火焰中收缩成焦黑,燃起雪白的烟雾,如鹅毛般轻盈,如柳絮般飘逸。恐惧魔王用小玻璃管假迷三道地吸了一小口白烟,故作轻松态。东方学勤游走于黑白两道,怎会没见过吸食毒品,笑道:“想不到魔王还喜欢这一手,你勺中的白面儿,是什么毒品呀?”
恐惧魔王微微一笑:“先生误会了,这不是什么毒品,它的学名儿叫做福粉,是一种神奇的幻药。下围棋太伤脑筋,福粉不但可以帮助孤王缓解精神压力,消除疲劳,还能制造幻境,在美妙的幻境里,可以得到任何你想得到的东西,只需一想就有了。最大的优点是,福粉纯粹由计算机编程而得,属于软件产品,对身体没有任何害处。”
东方学勤含一点点福粉在嘴里,暗自用生化计算机仔细检测,果然是些奇怪的小程序不假,是生化数码药,心想再厉害的软件病毒,也不至于感染到人吧,于是放心大胆地吸食了几口,躺下身来慢慢品味,这一回可是大意了,这福粉比普通毒品厉害十倍。恐惧魔王暗中作法,笑眯眯地说:“福粉,再加上孤王的催眠术,那简直妙不可言。先生,请看着孤王的眼睛……睡吧,睡吧,这将是你有生以来最舒服的一觉……”
东方学勤果然目光迷离,昏昏欲睡,朦胧间只觉自己要参加古时候的电子竞技比赛,全球的顶级玩家们都在场,天王、瓜哥、ted、moon、旦总、五法阵、120、大帝、Q神等等,通过传下来的视频史料,东方和大家神交已久。比赛台上是两个封闭的游戏包间,其中一个里面已经有了人,另一个仿佛就是给自己留的。东方学勤便走进去打开游戏,用层出不穷的攻略和精准的操作,把对手轮番击败,另一个包间不断换人,男女解说的赞誉都能听见,让他完全放松,玩得更加畅快。1V1比赛完紧接着还有2V2比赛,东方与ted联手上演了鬼族的双光环骷髅海战略,又与大Q神联袂了人族的箭塔林究极猥琐流……此时他已经睡熟了。
恐惧魔王推之不醒,笑着露出了锋利的牙齿,作为吸血鬼王之首,怎会没有牙齿呢?他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东方先生,你终于还是睡着了,这样我才安心些。你不明白,英雄能上六级就很了不起了,就连我们的盟主才刚练到九级,而你竟然已经登顶,这太令我震惊。你强得可怕,就像是一头大象,而我在你面前多么渺小,就好像是一只蚂蚁,你只要轻轻一脚,我就得粉身碎骨。然而,你还是睡着了,睡得那么死。我现在就是咬你一小口,你也不会醒来,对吧?当然,只是小小的一口,因为我可不想把你弄醒,我要趁你熟睡的时候,一小口一小口,慢慢把你吃掉。睡吧,睡吧,这将是你有生以来最甜美的一觉,但愿你永远不要醒来,那才好呢。”
东方学勤在华北整整睡了一白天,待他醒来时,早已日落西山。他只觉脑袋晕沉沉的,该走了,恐惧魔王把一包福粉都送给了他。
东方先生走后,恐惧魔王笑着对两个吸血鬼王说:“地球人有句古话说得好,‘任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呵呵呵呵。”鬼王们也笑着附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