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70|回复: 3

《腐蚀之地》七、玩鬼专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9 09: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穴领主小强的到来,助长了华北的邪恶势力,光说英雄就是三比二,大占赢面,然而邪恶联军乃乌合之众,鬼虫之间磨擦不断,虽然势大,和半兽人打了几仗却是胜少败多。
基地中那座名叫地穴的建筑,本是北溟神巫用来训练食尸鬼的地方,谁知小强却对孩儿们说:“这间房子和我们的老家同名,想来绝非巧合,定是神巫特意为我们准备的,以慰思乡之情。既然如此,却之不恭。”于是,小强一家悍然独霸了地穴,再不许食尸鬼和僵尸进入。
冰颅老先生得知此事后,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个土鳖,老实不客气,问都不问,说占就占。哼!老夫要的是天下,区区一座建筑还是舍得起的。总有那么一天,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随即命侍僧又盖了两座地穴,以供练兵。
好在中土一役,韩冰衣一战成名,人们都叫他死亡骑士,小强倒也不敢小觑了他,该收敛时亦要收敛些。华北的公务员和有钱人为求自保,或献美女,或上门提亲,韩冰衣拣那出色的纳了好几房小妾,甚至还有女子不远万里慕名而来。
关东地区的半岛公社自古出美女,未来有对金氏姐妹,姐姐叫凤妃,人美歌甜,妹妹叫如妃,是姐姐的经纪人,亦颇有姿色,二人都迷上了死亡骑士。终于有一天,姐妹俩决定抛下所有矜持,亲自去找她们的酷哥,只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带了两名保镖,坐进私家车里,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了。
两个保镖都会开车,保镖甲是正司机,保镖乙是副司机,都坐在车子前面,凤妃和如妃则坐在后面的座位上。两位女士都有心事,一路上静悄悄的,那两个保镖倒是谈笑不住。
保镖乙先开言道:“喂,哥们儿,你看上期的《环球时报》了吗?头版头条便是中土之争,韩先生的死亡缠绕,那叫个厉害呀,骷髅状的一团黑气,像咱们这些人挨到边儿就死了,还有邪恶光环……”
保镖甲笑道:“死亡缠绕固然厉害,却伤不了地穴领主分毫,听专家分析,他们都是不死之身,死亡缠绕打在不死之身上,效果反而是翻倍地补充生命液。”
保镖乙略带几分贪婪地笑道:“我也想拥有不死之身,你呢?”
保镖甲道:“我也想,据说还能长生不死呢。金小姐,等见到韩先生,求你帮我们说说,拜托你了。”
金凤妃虚荣心作怪,笑道:“这有何难?包在我身上。”
太阳下山时,车子已驶进了关内,离太原越来越近了。翻越太行山时,谁也预料不到,前方的高速公路上竟然发生过交通事故,几辆车胡乱撞在一起,也没人管,堵塞了道路,所幸前后并没有堵成长龙,因为出入三晋的车已经很少了。金氏姐妹的车子调转头,在最近的一个路口下了高速,沿着颠簸不平的旧柏油路,继续赶行程,不知在天黑前还能不能到达目的地。保镖乙尿急难耐,要上厕所,车子只好停下来等待。由于车上有两位女士的缘故,他一个人走进路旁的小树林里解手。奇怪的是,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却迟迟不见他回来。保镖甲也有些尿急,便去寻他,顺便也解个手。又是一去不回。车门敞着,如妃有些害怕,悄悄说:“姐,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
凤妃也觉得阴森森的,可也不能扔下他们两个不管呀,于是坐到车前驾驶员的位置上,关了车门,摇起玻璃,又上了保险锁。
两个保镖终于走出树林,脚步略显沉重,天色已经模糊不清,唯有衣着可辨。凤妃松了一口气,便要开门。
如妃摇摇头道:“姐,别急着开门,先瞧瞧再说吧。”
两人走近后,故意捂住脸,似乎并不急于上车,而是吃力地趴到车底下,不知要干什么。姐妹俩叫他们的名字,他们也不作答。事情有些蹊跷,凤妃也隐隐觉得该走了,一踩燃料阀却踩了个空,再看蓝表,液氢何时已经用完了?
车下的保镖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开门,却是两张陌生的面孔,脸色惨白而晦气,其中一人的左腮烂了个洞,时有肉蛆掉出来。他们刚在树林里害死保镖,换穿了制服,现在又放跑了车上的燃料,再不用捂着脸了。
姐妹俩吓得又哭又叫,大喊救命。天色越来越暗,两个僵尸反复尝试,终究还是打不开车门,便用僵硬的拳头猛砸车窗。玻璃渐渐裂了缝,僵尸砸得更加用力,响声惊动了其它的僵尸,围上来一大群。就在这紧要关头,前方的路上车灯亮了,远远驶来一辆名牌儿越野车,车上下来一位衣装华贵而颇有学者气质的英俊先生,吸引了僵尸的注意力。一个僵尸决定先害这位先生,便朝他走去。然而先生似乎一点也不害怕,从容不迫地摘下一片树叶,随手一掷,竟然把来犯的僵尸爆了头,其它的都吓呆了,迟疑了片刻,四散逃命。先生也没有去追赶,而是走过来,示意两姐妹搭他的车。凤妃姐妹感激涕零。
这位先生不是别人,正是游手好闲、玩世不恭的古董收藏家东方学勤,十级英雄的他抬手要人性命。他自从得了魔兽游戏,就在生化机上反复操练,各种战术对策已然了如指掌。他越玩越上瘾,同时也关注时局,于是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不知虚拟游戏中屡试不爽的魔兽攻略能否应用到实际战场上呢?二者实在是太相似了。由于游戏背景是以不死族为主线,所以自然而然,东方决定先去会一会地狱三英雄,此时的他早已忘了佚名玩家的忠告。
路上,金氏姐妹还沉浸在英雄救美的美好感觉中,暗想眼前这位俊俏书生尚且如此厉害,那冷峻魁梧的韩先生又该是怎样的英雄啊。东方学勤一边开车,一边和她们搭讪道:“两位女士这是要去哪里?又为何要在荒郊野外逗留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妃迟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答道:“哦,我们要去太原办点事儿,没想到路上会遇到僵尸。如果先生来迟半步,恐怕我们就……”
东方学勤微感惊讶,又问道:“听说前不久,死亡骑士在附近屠了城,城中的男女老幼横死街头,无一幸免,怨气积聚,不能解释,于是纷纷尸变,祸害人间。那太原更是一座骷髅地狱,你们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干什么呀?”
凤妃迟疑片刻,坦言道:“我们正是要找死亡骑士。”
东方学勤觉得有意思,道:“我听人说呀,死亡骑士最听北溟神巫的话,杀人不过大脑,你们不怕吗?”
这一回如妃抢先笑着说:“韩先生怎么会杀我们呢,英雄是不杀美女的。况且他是……他是我姐姐大学时的同学,很要好的,姐姐和他早上已经电话联系过了,这会儿他正等着我们呢。过会儿见了,我们可以为你引荐引荐。”只不过话纯粹是编的,说出来不免有些结巴,意在吓唬东方,以防他有想法。
东方学勤什么人,她们这点伎俩岂能不知,呵呵笑道:“原来如此,这个韩先生也真是的,这么晚了也不来接你们。我和太原城的三位英雄虽不曾谋面,神交已久,不如我送你们到韩先生的身边吧。”东方阅美女无数,况且最近只对魔兽上瘾,对她们兴趣不大。
东方的车子很快就到了太原的鬼军基地,两姐妹怕得不行。东方学勤则无比兴奋,不死族的基地就在眼前,夜色衬托下气氛更显浓郁,特别是那座主建筑,已是升过两次级的黑色城堡了,忍不住笑叹道:“好一座空中楼阁!”
地狱三英雄有战事,都不在,基地中的食尸鬼和僵尸纷纷朝不速之客扑来,还有几个穴居恶魔亦是虎视眈眈。东方学勤身手超凡,用最近玩得最多的光碟作武器,或削或飞,打得鬼兵鬼卒望风而逃,吓得女妖们销声匿迹,就像是孙悟空大闹幽冥地府。亡灵法师领上韩公朴慌忙出迎,跪下道:“上仙留情,上仙留名。”
凤妃悄悄对东方学勤说:“你真厉害,这些鬼都怕你呀。”
东方学勤微微一笑,道:“那当然了,我是玩鬼专家嘛。”他顾不得理会亡灵法师和韩公朴,牵着两姐妹沿云梯走进骷髅城堡,仿佛故地重游一般,此刻的心情并非周围人可以理解。来到大厅,兴之所至的东方学勤点燃一支香烟,想起游戏中的诸位英雄,略微沉吟便直抒胸臆,喷云吐雾,即时草创了一首自由诗:
大河英雄淘不尽,
千古风流传到今。
游戏胜败转头空,
魔兽依旧在几度争战中。
附魔骑士签署了死亡的约定,
冰镇枯骨摆布着霜冻的寒星,
墓穴尸虫留下了腐蚀的脚印,
吸血蝙蝠催眠了地狱火神。
医疗波治好毒蛇咬过的守卫,
闪电链唤醒地震中的狼群,
血蹄践踏扛起耐久的图腾,
疾风幻像找到嗜血的剑刃。
白袍主教吟颂辉煌的祈祷文,
红衣法师召唤凤凰烈焰之身,
天神下凡锤打出力量的雷霆,
专注光环复活了神圣的联盟。
月华双刀揩拭恶魔的泪痕,
毒镖上闪烁着复仇的幽魂,
白虎惊醒了女祭司的翡翠梦境,
荆棘缠绕守护着丛林的宁静。
中立的幻想顷刻间化为泡影,
混乱的秩序呼唤着超人,于是——
酒馆醉汉的拳脚扬起了火土风,
江湖游侠的沉默蕴藏着媚惑情,
修补匠的移动作坊研制出机器人,
炼金士的酸性炸弹狂暴其身,
深渊的嚎叫马踏连营血雨腥风,
火山的燃灰灾难深重民不聊生,
飓风中的鱼美人倾听古堡丧钟,
熊背上的驯兽师演绎万兽奔腾。
阴沉沉的天空还回响着擂鼓声,
红殷殷的血水已注满了陨石坑,
发霉的旧仇恨渐渐消散在老死的神庙,
唯有乐此不疲的玩家见证了记忆的永恒。
“有诗无曲不足尽兴”,东方说完,大步走到韩冰衣的古式钢琴前,奏响了那首经典的《亡灵序曲》。曲调起得很高、很慢,声音也很悠扬,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飞来一只孤单的乌鸦,它飞呀飞,前方是一座雄伟的城邦,飞过那高高的城墙,来到死寂的皇宫,王在宝座上小睡初醒,衰老而颓丧,乌鸦落在地上,变作一位老成持重的法师,为王讲述着可怕的预言,调子渐渐沉下来,节奏变快,夹杂了许多伴音,越来越浑厚,越来越浓重……
再说地狱三英雄又打了败仗,领着残兵败将,从战场上回来,一路相互埋怨。渐近基地时,耳中传来《亡灵序曲》,调子已经低得不能再低,而响度却还在一个劲儿地往上飙,这正是曲子的高潮部分,有如万鬼拾柴的地狱熔炉。冰颅老先生不知基地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急忙率众赶去;小强亦担心家小,匆忙赶回。只有韩冰衣被曲子所迷,驻足倾听……多么热烈的场面,仿佛是地狱盛宴,在座的都是强者,手持刀叉,锅里煎熬着血肉,有亲人的,也有友人的,抑或是爱人的,啊,炉火正旺……曲子戛然而止了,韩冰衣的情绪无比失落,意犹未尽地叹道:“原来堕落也是一种升华。”
冰颅老先生走进大厅时,亡灵法师紧随其后,东方学勤刚弹完琴,又在和金凤妃下五子棋玩耍,如妃在旁支招,用的正是老先生心爱的骷髅棋具。冰颅很生气,却不发作,仔细把东方学勤打量了一番,由怒转妒,又渐渐由妒转服,微笑道:“先生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赐教?”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22
凤妃迟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答道:“哦,我们要去太原办点事儿,没想到路上会遇到僵尸。如果先生来迟半步, ...

东方学勤假意逊让道:“赐教嘛,不敢当。这位是韩英雄的同学女友,来太原的途中遇到僵尸,被我救下,特地护送她和男友相聚,老先生勿疑。”
冰颅道:“原来如此,不知先生是否愿意与老夫对弈一局呢?”
东方学勤道:“好啊,老先生想必棋艺高超,我们不如撤掉棋枰,下盘盲棋如何啊?”东方脑中有生化芯片,这是故意刁难。
冰颅惊讶无比,也只得应战。老先生智商颇高,一边强记着棋盘上的布局,一边还苦思棋招应对,下得很慢。东方学勤则轻松安逸,虽然招招领先,渐渐不耐烦了,他来这儿可不是为了下棋,心想不靠计算机了,还是亲自来吧,随即叫道:“老先生,你下错了吧,横七竖八的位置已有棋子,不能下。”
冰颅大惊道:“不会吧,我记得你我二人从未在此落过子呀,难道我老糊涂了?让我再想想……”不想还好,这一打岔连棋盘上的其它布局也全忘了,忽然醒悟中计,自己当真是老糊涂了。
这时,东方学勤却笑嘻嘻地说:“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不小心记错,老先生继续下吧。”
这盘棋全不记得了,冰颅哪里还能下,只好认输。东方学勤却有生化机的记忆,分毫不差。
亡灵法师为冰颅鸣不平,道:“这是诡计,老先生并没有输。”
冰颅却道:“兵不厌诈,输了就是输了,一盘棋都输不起,如何做大事。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今天才知道,老朽的智术都在这一尺见方的棋盘上,而先生的谋略却远远在棋盘之外呀,老朽以后再也不敢自比诸葛亮了。”
东方学勤连忙逊谢道:“老先生过奖了,我叫东方学勤,以后别先生长,先生短,弄得我好不自在,叫我东方好了。”
就在这时,韩冰衣和小强走进大厅。金氏姐妹看见韩冰衣,又惊又喜,韩冰衣看见她们,却丝毫不感到惊讶,表情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冰颅指着东方学勤介绍道:“冰衣,记得你曾问过老夫,世上可有十级的英雄,想不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东方先生便是十级英雄,快来拜见。”
韩冰衣和小强大惊失色,见此人的三大属性奇高,生命液和魔法液都多的不得了,自是不假,慌忙上前施礼。
东方学勤暗喜,是该兜售魔兽兵法的时候了,于是道:“我和三位英雄一见如故,不必多礼。如今天下大势,概括起来不过四个字,魔兽争霸。武功再高,法力再深,不过一人敌也;战场上决胜负,要的是万人敌的本事。‘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能’。我有一套兵法,名叫《魔兽攻略》,能助列位英雄建功立业。只不过这套兵法卷帙浩繁,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楚的,今天我只说其中一招,英雄三连击。此招就是为三位量身订做的,能秒杀对手,包你们无往而不胜。”
冰颅大惊道:“莫不是天助我也!还请先生快说说,什么是英雄三连击,何谓秒杀。”
东方学勤点了一支烟,不慌不忙道来:“所谓秒杀,就是在临敌对阵的第一时间,瞬间拿下对方的英雄,使之群龙无首,土崩瓦解。这英雄三连击指的就是三位的成名绝技,穿刺、霜冻新星和死亡缠绕。三招累计下来,伤血量相当大,即使是力量型英雄的生命液,也未必承受得住。然而三连击的次序大有讲究。地穴领主的穿刺始终是第一击,能起到击晕固定对手的作用;老先生的霜冻新星是第二击,有冰冻效果,把对手减速;冰衣男爵的死亡缠绕是第三击,打得远,终结对手。如果对手身上有回城卷轴,则后两击的次序刚好相反,原因是霜冻新星的速度快,而死亡缠绕的速度慢,把霜冻新星作为终结者,目的无非是不让对手掏出回城,你们说对不对呀,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地狱三英雄打了许久的仗,各管各,还从来没想过,他们的绝技能拼成如此绝妙的杀招组合,对东方学勤佩服得五体投地。冰颅老先生更是听得如醉如痴,意犹未尽,心中对东方的《魔兽攻略》无限向往,恨不得立刻见到这部兵法,然而他哪里知道,那只是游戏而已。东方学勤离开时,冰颅老先生直送出基地很远才回去,东方可不急,胃口一定要吊足。至于金氏姐妹,韩冰衣自然要纳她们为妾,不必多说了。
亡灵英雄吸取教训,达成默契,鬼军也得到休整,士气正盛,冰颅老先生迫不及待要把英雄三连击试上一试,于是又挑起战争。
战场在长江北岸的一块开阔地带,这里地势平坦,阡陌纵横,三英雄早已跃跃欲试。再看对阵的半兽人大军,委员长乔乔、先知,还有萨满大祭司都来了,除了兽人步兵和巨魔猎头者之外,还有狼骑士、风骑士。狼骑士是骑狼的兽人,手持大砍刀,攻城伤害,还有网捕技能;而风骑士则驾驭双足飞龙,空投长矛,穿刺伤害,攻击力相当高。萨满大祭司领着几个衣着相似的萨满徒弟,在阵前高叫道:“耐奥祖,你个叛徒,上回饶你不死,还敢前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自个儿从前的部下竟敢出言不逊,冰颅大怒,真想先除掉这个狂妄的法师,忽然想起英雄三连击,斗气乃兵家大忌,秒杀英雄才是正务。
开战后,委员长乔乔不停地插毒蛇守卫,已经在身前身后摆成蛇阵,却见地狱三英雄一改往日的混战,都朝他扑来。小强冲在最前面,迎头一个穿刺将他掀倒,晕在地上,紧跟着一记寒冻,来自冰颅,然后是嗡的一下,乔乔周身被韩冰衣的死亡黑气缠绕,一阵恶心,等清醒过来,生命液早已所剩无几。乔乔不知死活,还要再战,对方施法间隔一过,又吃了一轮三连击,这回来不及用出回城卷轴,当场毙命,一记灵魂飘向江南基地的风暴祭坛(半兽人的英雄祭坛)。先知顿时势单力孤,心知有异,却还在从容指挥战斗,一会儿招幽灵狼,一会儿用闪电链。三英雄围上来把绝技对先知如法炮制,逼得先知掏出回城,远处没有被回城带走的半兽人无一生还。
仗打完了,冰颅老先生似乎还不能接受现实,惊讶地自问道:“赢了?这么快就赢了?原来如此简单,老夫从前却千难万难。”
韩冰衣笑着说:“神巫,是真的,我们赢了。我计点了一下,我方只死了几名小鬼,而对方阵亡的半兽人不下三百。”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9: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9 09:24
东方学勤假意逊让道:“赐教嘛,不敢当。这位是韩英雄的同学女友,来太原的途中遇到僵尸,被我救下,特地 ...

小强亦高兴地叫道:“我的儿子一个也没有死,哈哈,我军大获全胜。东方先生,给老子厉害哟!”
韩冰衣吩咐部下回收战场上的尸体,三英雄领着大队人马,喜滋滋地返回基地。冰颅老先生用生化波诚邀东方学勤来赴庆功宴。韩冰衣遵照神巫的吩咐,取出掳掠来的各种珍宝作礼酬谢,没想到东方先生不屑一顾,这让韩冰衣好没面子。冰颅老先生却不慌不忙地说:“先生既然看不起这些俗物,那就请到密室中一叙,老夫有些话想单独对先生说,还望先生务必赏光。”
东方学勤觉得盛情难却,便跟着冰颅来到骷髅城堡的密室。冰颅来不来就请东方先生上坐,双方客气了几句,才坐定。冰颅先开言道:“先生啊,您真是与众不同,可知老朽第一眼看见先生时,有多么惊讶吗?”
东方学勤笑道:“老先生休要卖关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冰颅拱手笑着说道:“先生的武功登峰造极,世所罕见,老朽愿尊先生为王,由您带领我们三个,纵横疆场,建功立业。如蒙不弃,老朽甘愿鞍前马后侍奉先生,其他人又有谁敢不服,不知先生尊意若何?”
东方学勤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何事。老先生差矣,我不是来入伙,更不是来夺王的,老先生不要生疑。”
冰颅诚恳无比地解释道:“老朽刚才的话全都出自真心,我们将来扫平地球,建成不死帝国,先生不当君主,试问谁人敢当?老朽做先生麾下一小卒,大慰平生矣。”
东方学勤忍着笑,说道:“老先生如此敬我,实在难得,我说的也都是实话,我对当皇帝还真就不感兴趣。”
冰颅心下茫然,一时不能措辞。
东方学勤点燃香烟,缓缓道来:“老先生一心求取功名,自然理解不了。我自幼在胡同里长大,秉性不爱用功,我们老北京,世上珍奇,要什么有什么,自从得遇天外知音,我更是有了花不完的钱,混迹江湖,只图一个‘乐’字,千古帝王又有几人潇洒……圣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也有人反对,在下认为,既非善,亦非恶,人之初,性本爱玩儿,这倒是真的。玩耍是孩童的共性,亦是人的本性。玩耍可以启迪智慧,可以培养情操,可以达到精神的彻底解放,可以获得意志的充分自由,玩到最痛快时,就连笑容都是最灿烂的。只是迫于现实的种种压力,许多人渐渐丧失了本性,像富人被金钱所累,像仕人被权力所累,像名人被名誉所累,像女人被美貌所累,至于那数也数不清的庸人,则被俗务所困扰,片刻不得自由。真是‘雁飞不到处,人被名利牵’啊。他们一个个自以为是在追逐世界上最最实在的东西,却在追逐的过程中,丧失了各自的本性,耗尽了宝贵的生命,而那到手的名利,却又是一触即溃,一碰即碎,一纵即逝,一摸即化,仿佛冰雕的王座、雪凝的皇冠,即便是为之倾尽心血,亦不得长久。所以说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人生苦短,不如即时行乐啊。”
冰颅叹服道:“先生志趣高雅,见识不凡,老朽望尘莫及。如今的华北虽尽在老朽的掌握之中,但若想彻底打败半兽人,不能没有先生的《魔兽攻略》,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啊。”
东方学勤得意地笑道:“老先生不必如此客气,我自会为你出谋划策。运筹帏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真英雄用智而不用力。要知道,没有最强的兵种,只有更合理的搭配;没有最妙的战术,只有更出色的兵家。结果倒在其次,与人斗智本身就是天下第一乐事。”
冰颅又叹道:“东方先生慷慨相助,对老朽一无所求,反倒让老朽于心不安呐。然而世上有那么一样东西,却是金钱买不到的,老朽敢保先生一定感兴趣。”
东方学勤不以为然,又点了根烟道:“什么东西?你倒说来听听。”
冰颅笑道:“其实不用老朽说,先生自己早已刻在手表上了。”东方学勤伸手一看,哦,“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正是他闲暇时刻上去的。
冰颅又道:“老朽早就注意到了,先生的手表并不是一只普通的手表,而是正宗的地精生化钟。老朽还在扭曲虚空时,有一次正赶上燃烧军团拍卖缴获的战利品,碰巧见过。这个小玩意儿灵得很,正计时衡量宇宙时间,分秒不差;而倒计时则显示持表人的寿命,只见其减,从不加增。”
东方学勤叹道:“老先生见多识广,说得没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啊。宇宙生命无限多样,生生化化永无止境,我们虽为英雄,也只不过是天地间匆匆过客,说来真是伤感呐。古来帝王多有求神炼丹者,我的老祖先东方朔,就曾为汉武大帝求长寿仙丹。所以我说人生苦短嘛。”东方朔,字曼倩,西汉学者,为学见识广博,为人却诙谐诞谩,虽欲有功于社稷,然而汉武帝始终把他当作一个弄臣,从来没有委以重任;后之好事者也把许多有影儿没影儿的奇言怪行都记在他的名下,真伪莫辨。可知,玩世者,世亦玩之也。
说到此处,冰颅老先生得意地笑道:“求神不如问鬼。先生风流俊朗,青春鼎盛,若要延年益寿,老朽自有办法。”然后掏出一张空白的血契,让东方学勤把姓名写在甲方后面,自己随即在乙方后面的空格上顺次写了好些新入伍的鬼兵名字。奇怪的事马上发生了,只见生化钟的人寿指针立即倒转,足足添了一百多年的寿命。
东方学勤大喜过望,道:“老先生,这东西如此厉害!”
冰颅笑道:“这就是血契。把众人的生命拿来我用,正是不死术的精华所在。”
东方学勤眼珠子一转,面带贪婪的表情,笑着说:“不死术,妙啊!照这么说,只要在血契的乙方后面不断地续写下去,我就能长生不老,极乐未央,对吗?”十级英雄的他本已有近千年的寿命了,然而自古极权、极富、极乐的人,再多寿命也只会嫌不够用。
冰颅无奈地摇摇头,叹道:“理论上虽然没有错,而事实上却不是。燃烧军团的基尔加丹司令为了阐释它,曾给我讲过一个《阿基里追龟》的故事,先生不妨一同参详。阿基里是古希腊的一名著名的长跑运动员,而故事中的龟只是一只普通的乌龟,二者之间最初有一段距离。设想,当阿基里跑到龟的位置时,龟虽然慢,但也必然已经移动到一个新的位置,于是二者之间依然有一段距离。如此重复下去,理论上二者总保持一定的距离,似乎疾步如风的阿基里永远也追不上慢吞吞的乌龟,然而事实上这怎么可能呢?明显不合常理,孩童也知道。”
东方学勤恍然大悟,道:“这是个经典的悖论,即使无限循环的事物也无法突破它的极限。燃烧军团的魔头竟还知道我们地球上的典故。”
冰颅默然良久,又道:“对,生命在逐个传递的过程中会不断地大打折扣,到最后甲方从乙方身上几乎萃取不到什么了。所以不死术也有极限,这个极限因人而异。和时间赛跑,从来没有人能胜出,无论你拉多少小鬼做垫背,最后的胜利永远属于死亡。唉,老夫在冰牢中虚度光阴,如今壮志未酬,而岁月无多,一个人若真能长生,该有多好。”
东方学勤一想到终归有玩不动的那一天,亦有同感,深深吸了一口烟,被烟呛着,咳嗽了好几声。
冰颅老先生痛苦之后,又释然道:“管它呢,多活一天算一天。我们何必自寻烦恼。”东方学勤也随即释然,二人哈哈大笑,遂成忘年之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