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87|回复: 3

《腐蚀之地》六、中土大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23: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于是小强不远万里,来到了罗布泊,噗嗵一声跃入湖中。小强的水性实在不敢恭维,咸水又渗进了伤口,让他疼痛不已,嘴里却还咕嘟咕嘟骂个不停。渐渐地,四周越来越暗,潜到湖底,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他正要摸索,忽然觉察到暗流涌动,心想附近必有孔穴,就游了过去。冷不防,一条粗大的家伙把他紧紧缠住。他起先还以为是水蟒蛇,摸着却又不像,表皮没有鳞,而力气却很大。小强使劲儿挣扎,想要摆脱束缚,谁知紧接着又缠上来三四条,它们不断收缩,自己背后的两翼都快要被揉碎了。情急之下,他张开钳子般的两颗横牙,乱咬一番。却听见黑暗中,只有一个声音在痛叫。小强随即明白了,这是一个怪物,自己咬了它的触手,会叫的正是它的身体。怪物被咬后,也毫不客气的实施报复,用它角质的喙,撕扯着小强的后足,若没有尖刺外壳的保护,恐怕早就咬断了。小强大怒道:“你咬疼我了,我要杀了你。”用长满锯齿的前足,狠狠地插入怪物体内。小强共有六只足,其中要数两只前足力气最大,无坚不摧。怪物的伤口流出许多粘液,仍然死死咬住小强不放,触手痉挛扭动,劈头盖脸地乱缠乱拧。他们两个滚在湖底的泥沙中一场恶斗,顿时血肉横飞。小强又扎又咬,使尽浑身解数,终于制服了怪物,而他自己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一只后足被嚼成稀烂,生命液也没顶上事。怪物虽然死了,却还缠在他身体上,此时的小强再也没有力气挣脱它,只好悬浮在水中,一动不动地休息。
不知游荡了多久,远处好像有个东西,发出晦涩的光芒。小强恢复了一些体力,于是拖着怪物的尸体游了过去。那个发光的东西原来是一扇传送门。凡传送门都是成对而设,其间可穿越时空,另一扇想必就在蜘蛛王国。小强登上传送门,立刻来到一处洞穴。洞中略有光,却不知从何而来,洞壁湿漉漉的,石钟乳林立,有的还在滴水。小强仔细一看,刚才的怪物原来是只巨大无比的乌贼,缠住自己的正是它的腕,腕上长有锅盖般大小的许多吸盘,至今仍紧紧贴附在自己的甲壳上。小强想把它们弄下来,可这些腕好像生就了一般,用力一掰,竟把伤口都扯开了。小强失声痛叫道:“疼啊!你这个混蛋,死了还不放开我啊。”他一边骂一边打,拿死乌贼出气,发泄了半天,又累得够呛,呼呼喘个不停。洞中还有条长长的小溪,水呈黄绿色,由南向北蜿蜒流淌。小强慢慢爬过去,喝几口来解渴。这水的味道实在不怎么好,却倍添精神,他皱眉叹道:“此处若在地穴,那这水想必就是黄泉了吧。小强啊小强,你他日若能富贵,可千万不要忘了今日之苦啊!”他哪里知道,这条小溪正是传说中的生命之河,只不过流到此处,被污染了而已。
话音刚落,前方忽然闪出几只花斑大蜘蛛,将他团团围住。小强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只能听天由命。蜘蛛们吐丝结网,把小强和乌贼一块儿绑了,扛起来,朝洞穴深处走去。洞穴越走越开阔,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的植物似乎很单一,只看见红褐色的蘑菇,个个长得像大树一样。蘑菇丛中建有楼台房舍,俨然是一处城邦。城中的居民是五颜六色的大蜘蛛,他们见小强长的怪模怪样,纷纷围过来观看,观看之余自然要评头论足一番。
蜘蛛卫兵把小强带进皇宫,将他和乌贼分开,然后单独押解他去见蜘蛛国王与王后。
蜘蛛国王用上帝的口吻问道:“你从哪儿来?”
小强用爪一指,从容回答道:“我从上面跋山涉水,辗转而来。”
国王盛气凌人地说道:“地上是你们的世界,地下却是我们的世界,神早就规定好了,谁都不能越界。你如今亵渎了神灵,朕要惩罚你。来啊!把他的头砍了。”卫士们就要动手。
小强大惊失色,分辩道:“陛下,您有所不知,正是神派我来的。全知全能的神让我告诉您,地球表面的人类,在一个邪恶之徒的唆使下,将要进犯蜘蛛王国。这个人名叫耐奥祖,是萨满教的祭司长,他已经集结了一支庞大的军队,马上就要来了。陛下,我是特意来帮助您的。”神情诚恳之至。
国王琢磨了好一会儿,气色转和,说道:“你既然是神的使者,为何不早说。来啊,我要设宴款待神使。”
酒宴很隆重,国王、王后,还有许多大臣贵戚都参加了,然而酒菜却很一般,这让小强多少有些失望。
席间国王问道:“小强啊,听说你来的时候,徒手杀死了一只大王乌贼,是真的吗?”
小强微微一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国王肃然起敬道:“壮哉!你是神派来的,我要封你为祭司,永远侍奉神。你意下如何啊?”
王后笑着帮腔道:“能够侍奉神是蜘蛛王国最高的荣耀,小强啊,你可要谢谢国王呦,呵呵……”
小强慌忙拜谢,由于失去一只后足,身体不大平衡,起得又猛,竟不小心跌了个仰面朝天,引得众人哄笑。
王后也笑着对国王说:“亲爱的,你瞧他多好玩儿呀。”
就这样,小强当上了蜘蛛王国的祭司,可时间一长,他渐渐发现这只是个闲职,生活清苦不说,还要被一个老祭司管束,不得自由。
有一天,小强对老祭司说:“我看你们国家的人啊,都不实在。就说你吧,整天神神道道的装模作样,老实说,你会魔法吗?”
老祭司笑道:“嘿,小子,听你的口气,好像你的法力很高深似的。”
小强满不在乎地说:“那当然了,我是神使嘛。你瞧前面的这几株蘑菇树,我能一招把它们都掀倒。”只见小强忽然用前爪震击地面,射出一道长满尖刺的藤蔓,藤蔓表面顺势长出的这些尖刺将树菇连根顶起,抛在两旁。藤蔓随即消失不见,地上却已经被冲出一条壕沟。这正是小强的拿手好戏——穿刺。那条肉质的藤蔓是魔法液幻化来的,也是他前爪力量的延伸。
老祭司大惊道:“好厉害的魔法,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英雄?”
小强笑道:“长老好眼力,我十年前就顿悟成为英雄,如今已经练到了三级。”
自此,众祭司皆服小强。老祭司欲讨好小强,说有办法让他的断足重新长出来,随即献出一株墨绿色的老灵芝,菌盖上的年轮密如丝团,看得人眼花,菌体又绿得发亮,宛如漆过一样。小强将信将疑地吃下灵芝,只觉结疤的伤口开始发痒,不到一分钟就真的长出了新足。原来这株灵芝草可不寻常,它本生长在生命之河的河畔,根须伸入水中吸取精华,在亿万年的漫长岁月里,体内积蓄了浓度极高的生命微粒,吃下它百病痊愈,滋阴壮阳,不但能续肢延脉,甚至还可以起死回生。
国王时不时还要召见小强,不外乎是问一些有关人类的事儿。几乎每一次召见,王后都在场,免不了娇声娇气,从旁打趣。王后名叫玉珠,是一只通体乳白色的大蜘蛛,臀部肥嫩无比,透明发亮,在昆虫的眼中,简直性感到了极点。
小强迷上了王后,趁夜里无人,决定对王后下蛊。他偷偷向蛊虫祷告:“啊!缝隙中的生灵,啊!黑暗中的魑魅。我的内心不可告人,只有对你诉说,你在倾听吗?一个恶毒的妇人不断勾引我,让我夜夜不得安眠,孽缘已经产生了,总得有个了结。去吧,带她来我身边,我会赏你一颗芝麻;你若是不听话,拿你到油锅里炸一炸。”蛊虫听了咒语,窸窸窣窣地爬走了,它悄悄潜入皇宫,找到正在熟睡中的王后,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后被蛊惑了,从此移情别恋,在国王面前不得不虚与敷衍,只要一有机会,便背着国王来与小强幽会。庄严的蜘蛛神庙成了他们俩的欢乐道场。小强力大,经常把王后弄得高潮迭起;王后也索性吐出蛛丝来,和小强缠了个裘糊麻擦。
在众祭司的遮掩下,蜘蛛国王并不知有奸情。有一天,他又召见小强,说道:“小强啊,你不是说……人类要侵犯我们吗?这么多天都过去了,为什么没有消息啊?我看你呀,就是个流浪汉,来这儿骗吃骗喝。来啊!把它拉下去砍了。”
王后连忙劝道:“小强不能杀,杀了他,神会怪罪陛下的。”
小强面无惧色地说道:“尊贵的陛下,我怎么敢骗您呢?昨天,我用蛊术占卜过,三日之内,人类必然会大举进犯。如果三日之后,他们还不来,我死而无怨。”
国王笑道:“好,一言为定。三日后,朕再杀你,叫你服气。”
谁也没有想到,离开王宫,小强就悄悄来到地穴出口,越过传送门,游出湖面。只见岸上驻扎了一支人类的军队,为首的便是耐奥祖与萨尔。原来,萨尔用幽灵狼嗅着小强来时的气息,一直追到罗布泊,突然失去了目标。耐奥祖扎下营寨,命人在附近寻找了很久,始终不得要令,正有意撤军,忽然听到水面上有人喊道:“耐奥祖,你这个老扎皮,你不是想抓我吗?我就在这儿,你来呀!”
耐奥祖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小强。他和萨尔马上带领军队,下水捉拿。小强且战且退,把追兵引到了地下的蜘蛛王国。吵杂声惊动了入口处的蜘蛛守卫,他们不由分说,和追兵打了起来,小强则趁机跑到王宫来报信。
国王无能,得知人类真的来进犯,心乱如麻。小强主动请缨,立誓能守住地穴入口。于是国王拜他为大将,率众退敌。小强果然不负厚望,借助地形优势,击退了耐奥祖,受到国王与王后的嘉奖。
此后,小强与王后来往更加频繁,如胶似漆。俗话说的好,纸里包不住火,这件宫闱丑事很快就传得满城风雨,众人因惧怕王后,遂只瞒着国王一个人不知道。有一次,国王驾车郊游,王后又来找小强。没想到国王偶感身体不适,中途折回王宫,却不见了王后。国王大发雷霆,手下人不敢隐瞒,讲出了实情。国王得知王后给自己戴绿帽儿,气得咬牙切齿,立刻带上卫队,去蜘蛛神庙捉奸。
小强闻讯,便和王后商量道:“事到如今,也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了。”他拿出一只模样十分丑陋的蛊虫,神秘兮兮地说:“它叫‘怪哉’,是由牢狱中的冤屈所化,忧愁所结,只有放在酒里才会消释,无色无味,其毒无比。待会儿国王进来,我就趴下装死,你呢,就把这个化在酒里,劝他喝下,他就再不会妨碍我们的好事了。”
国王和卫队说到就到,众祭司拦挡不住,任他们闯进了大殿。只见小强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好像是死了。王后哭成个泪人儿。国王本来憋了一肚子火,此刻却不知如何发泄。
王后爬过来,哭诉道:“亲爱的陛下,我被小强的妖法迷惑,做了对不起陛下的事,他如今畏罪自杀,我也不想活了。”
国王的心先就软了,安慰道:“玉珠,千万不要这样。我知道你爱我,只是这小强,着实可恨。当初来投奔我,后悔没一刀杀了他。”
王后端起一杯酒,和颜悦色地递给国王道:“陛下,如今奸贼已死,臣妾又能全心全意侍奉您了。喝下这杯酒,消消气吧。”
国王接过来,欣然喝下,吩咐侍卫道:“来啊,把小强的尸体抬出去悄悄烧掉,不许声张。这里的祭司,给我统统杀头,不许留下一个活口。”
众侍卫正待动手,却见国王突然捧腹痛叫道:“疼啊!疼啊!疼死我了。玉珠,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我怎么觉得肚子里好像有千千万万只小虫子,在咬我的心肝五脏啊。”
王后连忙摇头道:“陛下,不关我的事啊,是他……”说完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小强。却见小强伸伸前腿,又伸伸后腿,然后猛地翻个跟头立起来,带着坏坏的微笑说道:“尊贵的国王陛下,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国王大惊失色,痛叫道:“小强,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小强哈哈大笑道:“对呀,刚才是死了,我现在又活过来了,你看,这不好好的吗?”
国王急火攻心,倒在地上,下令道:“侍卫们,快杀了他。”
谁知小强先发制人,不等侍卫们动手,就是一个穿刺。众侍卫被他掀得东倒西歪,一个个的头顶上都出现了蓝色的旋涡,动弹不得。小强爬到国王面前,用他那力大无穷的前爪刺穿了国王的头颅,国王当场毙命。众侍卫清醒过来后,见国王已死,都跪在小强脚下,大呼道:“我等愿为英雄执鞭坠镫。”
从此,小强成了这个蜘蛛古国的新国王,霸占了蜘蛛王宫,主宰了偌大一个地穴,自封为地穴领主,这就叫窃宅者盗,窃国者侯。王后玉珠水性杨花,早已把死去的国王忘得干干净净,整日陪小强寻欢作乐。小强搂着绵软妖媚的王后,不禁感慨道:“地穴幽僻处,其乐也融融啊。”
这地穴领主果然有些本事,自从他上台执政后,蜘蛛王国焕然一新,比先前强盛了好几倍。王后玉珠更是个产卵机器,她为小强生了许多儿女,多得简直能组建一支军队。小强的子孙们都是混血儿,从双亲那里遗传了好些优点,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护身甲亦呈灰黑色,似甲虫而非甲虫,似蜘蛛亦非蜘蛛,口中长着两只大螯,会吐黑砂伤人,善于钻地,亦能织网,被称为“穴居恶魔”。小强对此颇为得意,常说三国归晋,只因后继无人,所以说“置好房,买好地,不如养下好子弟啊!”小强的不死术亦可延年益寿,于是他一登上王位,便迫使臣民们和他一家子签订了血契,就这样,小强家族称霸地穴至今。
再说冰颅老先生带领鬼军,沿着河西走廊,早已来到戈壁边缘,此处正是万里长城的最后一关——嘉峪关。出了此关,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荒原,自古就是化外之地,胡杨林迎风作响,述说着亿万年不变的荒凉。路边的稀草滩上咩咩地走来一大群羊,中土沙漠生态公社的一个羊倌儿,悠然扛着带遥控功能的牧羊设备,嘴里甩出豪迈的《五哥放羊》,秦腔秦韵,听来还是荡气回肠。冰颅忽然心生一计,飘然走过去,把个羊倌儿顿时惊倒在地,羊群也受了惊,没命家得四散奔逃。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3:40
王后被蛊惑了,从此移情别恋,在国王面前不得不虚与敷衍,只要一有机会,便背着国王来与小强幽会。庄严的蜘 ...

冰颅笑着说:“小哥儿,老夫欲借你的尸体一用,休得吝啬啊。”
羊倌儿一下反应不过来,还忙不跌地点头道:“行,行,什么都行,只要留我一条命……您高抬贵手啊……”
他话还没有说完,早被冰颅随手一道寒气,结果了性命。手下的食尸鬼蜂拥而上,扛起羊倌儿的尸体,继续上路。冰颅一行人很快就来到罗布泊的湖底,越过传送门,眼前便是地穴的入口。他命食尸鬼点着了尸体,然后埋伏在四周,静静等候。只听鬼异的火苗中,尸油被烧得毕毕剥剥响个不停,中间还夹杂些嘶嘶声,不断燃出焦臭的浓烟。传送门外边是水,尸烟过不去,于是腾腾地直往地穴里钻。
不多时,果见一只大个儿头的穴居恶魔,率领几个蜘蛛卫兵,从地穴深处爬了出来。这家伙名叫地虎,是小强的第四个儿子,虽还不是英雄,最贤,奉命为父亲镇守地穴的门户。冰颅却不认得他,本来还指望能诱他父亲出来。只见地虎吐出黑沙灭了尸体上的火,手下人便网起焦黑的尸体,就要回去。冰颅率众鬼一拥而上,杀他个措手不及,活捉了地虎,却放他的手下回去通风报信儿。小强得知爱子被擒,立刻点兵杀出城来,见了冰颅,怒道:“好你个耐奥祖,还敢来找我的麻烦。咦,只是百年不见,你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冰颅笑叹道:“岁月蹉跎,非人力所能及也,老夫命蹇,不似将军风采依旧啊。将军有所不知,老夫早已脱离了萨满教,自创了诅咒神教,现在的名字叫冰颅,以后不要再叫我耐奥祖了。”紧接着,冰颅就把这些年来外面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简要说了一遍,为后面的说词做铺垫。
谁知小强听后,却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你别把自己说得天花乱坠,就像神一样,我岂听不出来,想当年‘混乱之治’结束后,你就想称霸地球,当皇帝,结果却被萨尔和众祭司逐出萨满教,不容于联盟。然后你又到扭曲虚空,妄图假借燃烧军团的力量,却没想到人家把你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如今已成丧家之犬,有何脸面来见故人?记得当年你逼得我好苦啊,今日又领着这帮死人捉了我的儿子,咱们不妨就把老帐新帐一块儿算算。”
小强的话着实厉害,正说到了神巫的痛处。冰颅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屎壳郎,不去干你那推屎滚粪的营生,焉敢欺心,羞辱老夫?”
双方顿时一场混战。小强势大,又得地利,冰颅只好退出地穴。小强打烂了两个食尸鬼,趁势杀出湖面。冰颅劫持着穴居恶魔地虎,且战且退,一直退到嘉峪关内,小强救子心切,遂紧追不舍,杀到中土地界。冰颅老谋深算,见此处离地穴已远,就摆开阵势,大战小强。鬼虫双方势均力敌,一时间谁也吃不掉谁,这场战斗渐渐演变成了双方都不情愿接受的消耗战。冰颅不断把附近的居民变成僵尸和骷髅来助战;小强亦是就地取材,从人类的尸体中召唤出成百上千的腐尸甲虫,补充兵力。地穴领主的子弟兵向来治军不严,又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爬出洞穴,只感到大千世界,让人眼花缭乱。这些穴居恶魔和蜘蛛战士,一边打仗,一边四处劫掠,大到人口、汽车、珠宝、家具,小到衣服、鞋袜,仿佛在他们的眼中,什么都是好东西,什么都值钱,什么都要。地方政府的少量军警根本阻止不了这一切,仿佛抱薪救火一般。
中土大地的这场兵灾,很快传到半兽人的耳朵里,巨魔巫医竟忍不住老泪横流。先知亦是有感于民生疾苦,借用毛泽东诗词叹道,“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
且说韩冰衣镇守在华北,一天傍晚接到了北溟神巫的求救信号。原来小强麾下还有两员将佐,分别是捕鸟蛛大将和淤泥怪首领,二位虽不是英雄,武艺却也不低,淤泥怪领着一帮泥潭傀儡,这些泥人儿都会魔法,他们扔出的烂泥有减速的效果,实不好对付,老先生渐处劣势。穴居恶魔地虎也趁乱用遁地术逃走,不愧是虎父无犬子,冰颅更加不利。韩冰衣速速整顿好人马,准备睡上一觉,天明就去支援。谁知亡灵法师忽然深夜来访,开门见山地说道:“如今形势大变,不知公子有没有察觉啊?”
韩冰衣起初不以为然地说:“这我当然知道。”刚说完,心中忽然觉得此人来得蹊跷,遂又说道:“咦,法师这么问,似乎话中有话?”
亡灵法师带着一种异样的笑容说道:“对,老奴是有些心里话,要对公子讲。你难道不觉得,形势已经把公子推到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了吗?如果你帮神巫,则神巫胜;如果你帮小强,则神巫必败。楚汉相争,公子就是韩信。神巫他老人家虽然法力高强,如今却必须仰仗公子你了。老奴认为,公子现在不管提出什么条件,神巫他老人家只能答应,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韩冰衣狡黠地笑道:“那依先生之见,该提个什么条件好呢?”
亡灵法师随即沉着脸说道:“让他把你我二人的名字,永远从血契上勾掉。”
韩冰衣奇道:“这是为何?不死之身难道不好吗?”
亡灵法师呵呵冷笑道:“不死之身?呵呵……不死之身?别傻了,你自己到镜子里照照,看看什么叫不死之身。”他的神情又似乎是在发泄多年来的愤闷。
韩冰衣听了这些话,惊得寒毛直竖。他一把掀翻桌子,疯狂地跑到衣柜的镜子前,只见自己的头发早已白了一半,眼球布满了血丝,面色也十分苍白,额上已经隐隐爬了几道皱纹。韩冰衣怒吼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快告诉我,血契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亡灵法师吓得倒退了几步,说道:“老奴也不大清楚,老奴只知道血契上的甲方乙方,天壤之别。血契是神巫从扭曲虚空学来的,想必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冰衣用冷酷的双眼直视亡灵法师,忽然想起发生在诺森德的种种往事,这位向来口是心非,人格卑怯的法师,此刻难保不是在拨弄事非。自己如果受他挑拨离间,错怪了神巫,岂不是太愚蠢了?于是他勃然大怒道:“好你个是非小人!焉敢坏我诅咒神教的大义?当年楚汉相争,高祖危在旦夕,韩信其人,拥兵自重,索王索地,最无信义。告诉你,我虽然也姓韩,但我不是韩信,也不学韩信。我们既然加入诅咒神教,就应当效忠教主。你今晚讲的这些鬼话,我不会告诉神巫,但你要记住,以后休生异心。否则,我好歹要你的狗命!”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元杰 于 2017-1-18 23:46 编辑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3:41
冰颅笑着说:“小哥儿,老夫欲借你的尸体一用,休得吝啬啊。”羊倌儿一下反应不过来,还忙不跌地点头道: ...

亡灵法师颤声说:“公子教训得是,老奴再也不敢了。”
这冰衣男爵也睡不着了,索性又翻开死亡之书,这些天他都在苦心钻研一项名为邪恶光环的魔法,已经小有所成,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他连夜率领嫡系食尸鬼,兵出太原,从碛口渡过黄河,直捣中土。只见北溟神巫以一敌三,正打得惨烈。韩冰衣一记死亡缠绕,为已经贫血的神巫补充了生命液。冰颅见援军到来,韩冰衣又顶着邪恶光环,虽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光环,不禁喜上眉梢,道:“公子来得正好,快与老夫杀了这些臭虫。”
韩冰衣也不答话,只是一味猛砍猛杀,在他邪恶光环的照耀下,鬼兵士气大振。淤泥怪首领血少,想要逃走,却被韩冰衣的死亡缠绕送上西天。捕鸟蛛大将见对方来了一支生力军,情形大不妙,也打了退堂鼓。冰颅老先生哪里肯饶,使出绝技黑暗仪式,随手捉起己方的一名食尸鬼,一口吃下,顿时补充了大量的魔法液,然后又使出霜冻新星,将捕鸟蛛大将冻杀。小强和韩冰衣大战五十回合,叫道:“小伙子,你不要命了吗?也太实诚了,没你这么打的。”
韩冰衣哪里听他的,见小强体色见红,表明生命液已不多,随手就是一记死亡缠绕。奇怪的是小强并没有倒下,反而生龙活虎地杀了过来,叫韩冰衣一时不知所措。原来小强亦是不死之身,韩冰衣的死亡缠绕虽只一级,却也为小强补充了少半管儿生命液,帮了倒忙。小强哈哈大笑道:“小伙子,谢了。”随即使出穿刺绝技,将韩冰衣连人带马掀倒在地上。韩冰衣只觉头顶上有个蓝色的旋涡,其它的什么也不知道。
冰颅率鬼军料理完那些个小杂碎,就来围攻小强。小强大败,无奈道:“孩儿们,与我钻入地下。”于是,小强和穴居恶魔们,还包括他召出的腐尸甲虫,都遁地补充生命液,这是屎壳郎家族的遗传绝技。而那些蜘蛛士兵不会钻土,被鬼兵杀了个精光。
韩冰衣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见对方神通广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冰颅却笑道:“小强啊,老夫早知你有此能耐,于是来时特备了显影尘土。只要老夫把它这么一撒,会怎么样呢?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呵呵……”显影尘土是一种生化药粉,被它撒到,无论隐身还是遁地,形踪立现。
小强在地底下大怒道:“老家伙,你果然阴险啊。此战是你赢了,但你想要杀我,却也没那么容易。”
冰颅敛容道:“老夫此来,并不想杀将军,反而要送将军一套富贵。如今的地球,守备松弛,为首的委员长乔乔,也才二级的英雄。只要我们三人联手,天下唾手可得。将军难道一点也不动心吗?”
小强笑道:“我独霸地穴,平生之愿足矣。你说的这些,我没兴趣。”
冰颅笑道:“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你还是鼠目寸光。就那一块穷乡僻壤,亏你还好意思说。老夫知道守城据地历来是你的强项,但独守一隅,又怎比得上问鼎中原。”
小强沉思了好久,才说道:“想拉我入伙儿,却也可以,你只需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免谈。”
冰颅笑道:“不知是哪三个?将军说来听听。”
小强款款道来:“地穴蜘蛛王国永为我的地盘,任何人不许擅入;将来所得的财物,三分之一归我所有;穴居恶魔乃是我的嫡系子孙,不听你们任何人调遣。”
冰颅哈哈大笑道:“好,好,好,老夫就和你约法三章。”
地穴领主小强随即回蜘蛛王国打典行装,北溟神巫和韩冰衣则先回太原基地。冰颅立刻下令将亡者大厅再升级到黑色城堡,又命侍僧在基地为小强的人马添置了房舍,还召唤了一座诅咒神庙,腐蚀之地继续在脚下延伸。
自从回来以后,韩冰衣由不得时常照照镜子,看着自己日渐衰老的面孔,对亡灵法师说过的话还是久久不能释怀,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单独问道:“神巫,您是否能详细讲一下,这血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从得了不死之身,晚辈反而苍老了许多。”
这一问,把冰颅问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然而神巫毕竟是神巫,缓缓言道:“不死术是有些缺陷,但这只不过是表面现象,你瞧老夫的样子不是也挺恐怖吗?然而老夫从混乱之治活到现在,却是事实,一点也不假。老夫早就和公子说得明白,血契就是不死之身,你难道还信不过老夫吗。”
韩冰衣诚恳地解释道:“神巫,晚辈不是这个意思。晚辈也是为了我诅咒神教的大义,您既然不方便说,晚辈也就不问了。您是神教的领袖,晚辈敢发誓,心中如果对教主有半点不忠,定遭天诛地灭!晚辈绝对相信,您不会害我,但晚辈斗胆,想请您……想请您也立个誓,并把晚辈的名字从血契上勾除。”
冰颅拂袖大怒道:“既然信得过,又何须立誓?若是信不过,立誓又有何用?你想从血契上除名又是什么意思,背叛血契就是背叛诅咒神教!难道说你想要去投靠半兽人?对付老夫吗?”
韩冰衣噗嗵一声跪倒在地上,解释道:“晚辈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请您另赐血契,晚辈……晚辈……晚辈也想做契主。”
冰颅先是感到惊讶,然后慢慢笑了,说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呀。不过老夫不妨跟你明说,在宇宙公约中,血契契主属十恶不赦之类,是你自己要这样做的,老夫可没逼你。”然后缓缓掏出血契,勾去其名,又把一张空白血契交给韩冰衣,稍顿了顿又道:“你不是还要立誓吗,好,老夫就给你立个誓。我,冰颅,对天发誓,如果存心害他,将来定遭五雷轰顶,分筋锉骨。这下,你满意了吧?”说完衔恨而去。
韩冰衣顿时热泪盈眶,从此以后,再不疑神巫,并且他认为自己让伟人难堪,心中还存了一份内疚。然而他哪里知道,我们的冰颅老先生根本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一生只相信自己最拿手的弃子战术。
再说小强一回到地穴皇宫,便对妻子说:“玉珠啊,为夫要带你到地上的花花世界去享受享受,你喜不喜欢啊?”
玉珠笑着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喜欢。”
小强然后又对地虎道:“儿啊,为父决定把地穴托付给你。我早看穿了冰颅的如意算盘,将来得了天下,他必不能容我,到时候,为父还要衣锦还乡哩。上面但有什么好东西,为父自会给你送来。”
地虎道:“爸爸放心,儿子一定守好地穴。”
小强安顿好蜘蛛王国的事务,便带领大队人马匆匆来到华北。一场规模空前、旷日持久的大战,在韩冰衣的毅然帮助下,以冰颅老先生的胜利,圆满画上了句号,亡灵三英雄齐聚太原,征南逐北,不断扩大势力范围。
远在上海的咕噜先生发表了时事热评,说他们都是自私自利的魔头,能肥己时就肥己,能称尊处便称尊,他们刚刚还打得你死我活哩,忽而又杯酒言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