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03|回复: 4

《腐蚀之地》三、雪域冰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23: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上,韩冰衣独自在房里准备行装,正在这时,姐姐意外地走进来,更奇怪的是,在她的背后还跟着一具会动的骷髅。这家伙的皮肉早已不知何处去了,空余白骨居然还活着。
韩冰衣大吃一惊,忙问道:“姐,这是什么怪物?从何而来啊?”
韩雪芳道:“姐正要和你讲这件事呢,原来神巫送给我的弓另有特别之处。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心情很不好,下午出去骑马散心,用它射死一只野山羊,奇怪的事发生了,羊的尸体中竟然钻出这样一具骷髅,当时把我也吓了一跳。它还说它是我的奴隶,问我有何吩咐。”
韩冰衣道:“世上竟有这样奇怪的事?这太不可思议了。恭喜姐姐得此神弓,而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此去还不知能不能找到北溟神巫。”心里除了惊奇,还有几分羡慕。
韩雪芳严肃地说:“我倒不觉得这是一种幸运,也许正是不幸的开始呢。父亲明天要你去找神巫,我认为不妥。听姐的话,不要去了。”
韩冰衣为难地说:“那怎么行呢?我已经答应父亲了。再说此事有何不妥呢?”
韩雪芳道:“不要问为什么,总之,听我的没有错。不过你既然答应了父亲,不如这样吧。明天,你假意去找神巫,出城后就到你岳父家住上一阵子,然后再回来,告诉父亲你找不到神巫,不就行了。弟妹估计也正想你呢。最近,你的压力很大,姐看了都心疼,什么也别想,痛痛快快玩它几天。”
韩冰衣道:“姐,你还别说,好久不联系,我倒真想去看看她。但北溟神巫,还是一定要找的。委员长乔乔害死了母亲,我们必须为她报仇。父亲说的没错,只有神巫才能帮我们这个忙。我已经让父亲失望过一次了,不能让他再失望。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韩雪芳道:“我认为,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凭我的直觉,北溟神巫不像是好人,委员长乔乔可能真的被冤枉了。还有父亲,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你不觉的吗?”
韩冰衣笑道:“姐,你太多心了吧。这种事非同小可,我们怎么能凭直觉下判断呢?我们应该相信证据,相信事实。至于父亲,一定是由于母亲去世的缘故,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啊。”
韩雪芳见劝不进去,伤心地说:“那你答应我,此去不管找到找不到神巫,都尽快回来,姐时时刻刻挂念着你。”说完依偎在弟弟肩膀上,泪水莹莹。
长大以后,韩冰衣还是第一次和姐姐靠得这样近,大着胆子在姐姐的额上亲吻了一下,安慰道:“这个我能答应。姐,放心吧,我会平安回来的。”
当天夜里,北风乱卷着雪花,韩夫人的灵柩被匆匆下葬了。翌日清晨没有风,雪还在静静地下,韩冰衣辞别了父亲和姐姐,带领众勇士们,踏着入冬以来第一场雪出了家门。服丧期间,韩冰衣身着黑袍,在大家的簇拥下,更显得威风凛凛。他决定先去晋中的岳丈家看看妻子,以慰相思,然后再去找北溟神巫。毕竟以他们的速度,来回也就眨眼的功夫。心想她们一家人看到自己麾下有这么多的猛将,心里甭提能有多高兴。
队伍向南没走多远,就远远看见一个黑衣人挡在前方的路上。走近了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北溟神巫的一个随从。韩冰衣大喜,说道:“我正要去拜访北溟神巫,路上就遇见先生,真是天助我也。”
黑衣侍僧冷冷地说:“神巫远在北方,公子却往南走,南辕北辙,何日方能相见啊?”
韩冰衣解释道:“我原打算先去看望妻子,再去拜访神巫。她娘家离此不远。”
黑衣侍僧长叹道:“委员长乔乔砺兵秣马,将对你们不利,而公子却还在儿女情长,杀母之仇也早忘得一干二净了。唉……”
韩冰衣大惭,于是打消了见妻子的念头,马上转而向北,和黑衣人一同去找北溟神巫。
路上,黑衣侍僧道:“神巫早料到你必然还要找他,怕你不认识路,所以派我来接应。”
韩冰衣欣然道:“让神巫费心了。只是那天晚上神巫为何不肯留下呢?”
黑衣侍僧道:“你没有听过‘三顾茅庐’的典故吗?想当年刘皇叔三请诸葛亮,诸葛亮方才出山。神巫指点你来寻他,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像神巫这样的大贤人,怎能随随便便留下,遭你等轻慢呢?”
韩冰衣忙说:“神巫若肯相助,我父子必待为上宾,绝不敢轻慢。”心中不由得对北溟神巫肃然起敬。
似乎是“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
且不说韩冰衣北上寻找神巫,且说韩雪芳,由于看到最近发生的种种异像,越来越怀疑父亲了。弟弟走后,她见父亲又在客厅里悠闲地喝茶,神情自若,丝毫也不担心。
韩雪芳笑问道:“爸,谁都知道,女儿不是您亲生的,您曾经和女儿讲过我的身世来历,并把在雪中发现我的那一天当作我的生日,不巧女儿忽然不小心给忘了,您能再说一次吗?”
韩公朴神情慌张地说:“你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韩雪芳诚恳地说:“人生在世,怎能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妖怪心里明白的很,女儿又岂是真的忘了,分明是在试探。于是说道:“父亲也老了,一时记不起来了,等你弟弟回来,你问他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虽不是我亲生的,但我待你有如亲生女儿一般。最近因为你母亲的去世,我心情不好,言语上若是说重了,还望你原谅。”
韩雪芳笑道:“没事的,父亲,那女儿就不打扰了。”她嘴上虽然还是这么说,心里却更怀疑了。以前,父亲每每提起自己的身世来历,都说是上天赐给他一颗夜明珠,一直珍爱有加,绝不可能忘记。韩公朴家是华北地区有名的和谐家庭,以前无论什么事都是家庭成员民主商议,父亲说话向来是商量的口气,从来不下命令,韩雪芳的心思细过锦缎蚕绢,所有的变化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现在的父亲八成是假的,想来想去,她决定今夜就去看个究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韩雪芳悄悄躲在父亲的房里。月夜星球人被称为暗夜精灵,在夜间是会隐形的,可为了稳妥,她还是躲在了无人经过的角落里。韩公朴回来以后,就立刻关上了门,上了锁,又反复检查了一番,然后才重重地躺倒在床上,显得疲惫不堪。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一个丑陋无比的妖妇从他的体内钻了出来,披头散发,面无表情。韩雪芳心想,那天当众被神巫击毙的是另一个了,父亲近来行为反常,原来是她在作怪。我该怎么办呢?现在就出去杀掉她吗?不。北溟神巫既然是她请来的,他们八成就是一伙。干掉她想必不难,只怕会惊动北溟神巫,反而不美。怪不得那天神巫捉鬼,不费吹灰之力,原来他们串通好了演戏给我们看,目的是挑起争端,看来委员长乔乔真的被冤枉了。我现在贸然行事,只会打草惊蛇,还是等弟弟回来再作打算吧。想到这儿,不禁又为远行的弟弟担心起来。
韩雪芳想的没错,这两个妖妇正是北溟神巫的部下。其实岂止两个,这样的女妖还有许多,她们本是月夜星球女王艾萨拉的亲兵,女王死后她们被神巫俘虏,被迫签订了血契,神巫赐予她们不死之身,她们便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成为神巫的忠实奴仆。这伙人算准了太阳系日蚀发生的时间,乘坐黑暗飞艇逃出扭曲虚空,来到了地球北方。女妖们奉神巫之命偷偷潜入太原城,先暗害了韩夫人,又占据了韩公朴的身体,建立军事基地,进而控制整个华北,为将来称霸世界做准备。同韩冰衣大战过的巨魔猎头者在北方侦察,发现了这伙人的行踪。然而不幸的是,他自己也被对方发现了。由于之前的打斗,他的生命液所剩无几,神巫一伙轻而易举地杀死了他,并吩咐女鬼附身的韩公朴把他的尸体事先放在韩家的更衣室里,再用另一个女妖扮鬼,将韩夫人的死硬是嫁祸给委员长乔乔,以后打起仗来也就师出有名了。其实扮鬼的女妖也没有死,当时是晚上,她被神巫击中后,只是倒地隐形而已。这一点韩雪芳事后也想明白了,因为她也是暗夜精灵。
这个粗心的女妖并没有发现屋里有人,遂自言自语道:“钻在别人的体内真不自在,还是出来的感觉好啊。韩冰衣那个傻小子真听话,我可以高枕无忧了。”说完躺在韩公朴的旁边就睡,鼾声大作。
韩雪芳看见父亲的身体一动也不动,不知此刻是死是活,心中一阵酸楚,可为了顾全大局,必须忍耐,于是悄悄溜了出去。
再说韩冰衣一伙人,马不停蹄,早已来到西伯利亚的原始森林里。天寒地冻,古木参天,韩冰衣兴致勃勃地问黑衣人道:“先生,北溟神巫,他真的住在北极吗?”
黑衣侍僧咳嗽了几声,回答道:“公子天资聪慧,猜的没错。看来神巫没有看错人啊。”
韩冰衣道:“先生过奖了。这其实是我父亲猜出来的。记得神巫说过‘浩浩北溟极地川,冰为王座雪为冠。’后半句又是何意呢?”
侍僧道:“等你见到神巫,自然就明白了。”
正行间,前方突然跳出三个怪人,挡住了去路。他们的长相和巨魔颇为相似,只不过全身淡绿,夹杂有冰霜之色。左边一个体型小些的,还在不住地倒翻筋斗,右边的手持权杖。他们叫冰魔,是犯过罪的半兽人,逃到深山老林里躲避政府的追捕。左边的两个叫冰魔狂战士,右边是冰魔影子牧师,懂得些微末的医疗术。
韩冰衣的勇士们中有华北农社的警卫,身穿制服,于是冰魔们毫不留情,说打便打。两个狂战士不住地朝勇士们掷冰块,马上便有勇士受伤。大战中狂战士也受了伤,却有牧师不停地为他们治疗。韩冰衣见此情景,亲率几名勇士围攻冰魔牧师。牧师顾不得狂战士,急忙为自己治疗,可还是被韩冰衣杀掉了。狂战士失去了牧师,亦不能长久。最大的狂战士死后,身上还掉落一件闪闪发光的宝物。韩冰衣这边损失了十几名勇士,让幸存者伤痛不已。只有黑衣人一点儿也不伤感,反而催韩冰衣拾起地上的宝物,继续北上。
韩冰衣见他冷酷无情,不禁怒道:“先生,我的好兄弟们死了,我必须掩埋好他们的尸体再上路。你衣冠楚楚,却好不通情理呀!”
侍僧面无表情地说:“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只要见到北溟神巫,他们便可获得不死之身,公子又有什么好悲伤的?”
韩冰衣转悲为喜,又问道:“他们真的还能活过来吗?”
侍僧简单明了地说了一个字:“能。”
韩冰衣拾起地上的宝物,原来是一枚很虎气的戒指,戴在自己中指上正合适。虽然它做工精巧,却不像是一般的装饰品。
侍僧笑道:“此宝是一枚守护指环,能加两点护甲,只不过你现在还用不着它,因为你还不是英雄。”
韩冰衣揣摸着指环,问道:“先生可知如何成为英雄?”
黑衣侍僧摇摇头道:“这个谁也不知道,我只能这么跟你说,所有我见过的英雄,没有一个是走别人的路成功的。”
队伍又继续北上,这一日来到泰梅尔半岛的海边,泰梅尔半岛地势辽阔,伸入浩瀚的北冰洋。韩冰衣租了一艘坚固的货船,大家在北极星的指引下航行。海面上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冰山,必须小心翼翼地绕过它们,船快不了。太阳在几天前沉入大海,就再也没有升起来,这是两极特有的极夜现象,海上狂风肆虐,夹杂着带有咸味的冰屑,打在脸上,像刀刮一样。
又行了几日,终于结束了可怕的海上航行,这一天,队伍登上北冰洋中央的永久冰盖,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冰雪陆地,未来的人管这里叫诺森德。韩冰衣的勇士们只剩下不到一半,向北行不多远,隐约又看到前方有几头怪兽。韩冰衣不想勇士们再有损伤,决定绕开它们。可这已经来不及了,怪兽们发现了韩冰衣一伙,正朝他们张牙舞爪地杀来。这是些什么怪兽呢?走近了才看清楚,原来是几只大小不等的巨蜘蛛,他们也有智慧,是地下蜘蛛王国的流亡者。
自然又少不了一番恶战,完后韩冰衣计点人马,又折了一大半,鲜血渗入洁白的冰雪中,显得格外分明。
侍僧还是催促道:“快走吧,目的地就要到了。”
韩冰衣不禁埋怨道:“先生只知道催促,刚才大战时为何不能出手相助?眼看我的兄弟们一个个死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3:09
晚上,韩雪芳悄悄躲在父亲的房里。月夜星球人被称为暗夜精灵,在夜间是会隐形的,可为了稳妥,她还是躲在了 ...

黑衣侍僧苦笑道:“我的攻击力太低,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你怕什么?只要见到神巫,他们岂不都活过来了。”
韩冰衣怨气渐消,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北溟神巫身上了,心中更是神往。
队伍又行了一程,被黑衣人领到一座冰洞前。黑衣人指着洞穴道:“我们进去吧,北溟神巫就在里面。”于是,韩冰衣领着众勇士欣然走进洞穴。洞穴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幸好勇士们随身带有灯具,打开灯一看,原来洞里散乱着一地粗糙而原始的工具,有石器,也有青铜器,其余的不过是些盆盆罐罐,好似真有人居住过。众人四处寻找,把洞穴翻了个遍,哪里有北溟神巫,连个影子也找不到,最后在洞穴的尽头发现了一堆烧得发黑的兽骨。韩冰衣大失所望地说:“先生,神巫在哪里?你不是说过他就在此处吗?”
黑衣侍僧遮遮掩掩地说:“他是应该住在这里的,可是……也许……对,他一定是有事出去了,我们等等吧。”
韩冰衣不禁开始怀疑这个黑衣人,又问道:“那么,你告诉我,他有何事?去什么地方了?你不会说不知道吧。”
黑衣侍僧见韩冰衣目露凶光,慌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韩冰衣威胁他道:“给我记住,别想耍什么花招,我随时能要了你的命。”正在这时,隐约听到洞口有缓慢的脚步声,大地也开始颤动,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进了洞穴。
韩冰衣派落叶勇士前去打探,去不多久,只听见他一声惨叫,却不见他回来。然而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大地也颤抖得更厉害了,洞顶上的冰屑纷纷落下。
韩冰衣心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于是说道:“勇士们,我们冲出去,看看它是什么怪物。”他们朝洞口方向走去,没走几步远就迎面遇到了这个家伙。他长有两个脑袋,模样各异,其中一个独角独目,像犀牛,另一个有两颗长獠牙,像野猪,还梳有小辫,浑身皮肤呈土黄色,手中持一柄狼牙棒槌,十分强壮。众人看他长得凶恶,不敢应战,又退了回来。
黑衣人道:“这是双头怪,你们可要当心啊。”
韩冰衣将黑衣人一把推倒在地,怒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了,这里是他的巢穴。北溟神巫根本就不在此处,你把我们骗到这儿来,是想让他置我们于死地,你到底有何居心?”
黑衣侍僧爬起来,怯生生地说道:“这不是我的主意,我自己不是也进来了吗?是神巫让我带你们来这儿的,要怪你怪他好了。不过现在呀,你如果不能解决掉怪物的话,我们都会死的。”
韩冰衣想到这一路上,勇士们纷纷惨死,自己就算活着回去,也无法向他们的亲人交待,看着黑衣人那猥琐的模样,好像还挺无辜,真想冲上去一剑结果了他。这时,双头怪已经走到跟前了,把众人又逼到了洞的尽头,除了一战,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连韩冰衣在内,总共剩下九名勇士,而且身上都有伤。韩冰衣慷慨激昂地说道:“忠诚的勇士们,是我带领你们离开家园,又眼看着你们一个个死去,可见我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要想活着出去,只有靠你们自己了,而我只有用鲜血来洗刷自己的罪孽。”说完洒着热泪,挺剑冲向双头怪。
众勇士在韩冰衣的鼓舞下,奋不顾身地杀了上去。双头怪力大无穷,比先前的怪兽还要凶悍许多,再加上勇士们的数量太少,身体疲惫,生命液又都不多,斗不上几个回合,就只剩下韩冰衣一人了。韩冰衣的内力虽然深厚,却还不及双头怪,刚才有同伴协助,还能勉强支持,现在却是明显处于下风了。双头怪的棒槌非常生猛,韩冰衣一个不慎,竟被打倒在兽骨堆上,一时爬不起来,剑也丢到一边儿去了。黑衣人见此情景,也慌了,却苦于帮不上忙。双头怪狂笑着朝韩冰衣走来,韩冰衣情急之下,想抓块兽骨砸他,随手在灰烬中一抓,感觉一件东西触手冰凉且甚是沉重,用力抽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柄乌沉沉的铁剑,黑漆漆的剑身上锈迹斑驳,且刻满了符咒。双头怪见韩冰衣拿起铁剑,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猪脑袋立即说道:“快把剑放下,否则我杀了你。”而牛脑袋则说:“快把剑放下,我已经饶恕你了。”
韩冰衣觉得既惊奇又好笑,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矛盾的怪物,同时被两种性格相反而又完全独立的意识支配着,忍不住笑问道:“你们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到底又是谁说了算?”
这一问不要紧,谁知两个脑袋齐声答道:“我们当然是一个人了,你傻呀?快把剑放下。”
韩冰衣笑道:“你要我把剑放下,倒也可以,除非你告诉我,这是把什么剑?它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双头怪的猪脑袋大怒道:“不能说!你也不该问!问了犯忌!”说完举起棒槌,作威胁状。他的牛脑袋却立即反驳道:“你说错了,哪有什么忌讳?我们什么也不知道。”然后指挥另一只手按下举起的棒槌,对韩冰衣和颜悦色地说道:“年轻人,这把剑对你来说没有用,只要你肯放下它,我马上带你去找雪山下的宝藏,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他刚说完,突然痛叫一声,跪倒在地上,好似受了酷刑一般。只见他的背后走出一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溟神巫。
神巫大叫道:“孩子,别信他的鬼话,快用剑杀了他。”谁知话还没有说完,他自己反而被双头怪一把捉住了。原来“残废”只能减慢对手的速度,使之行动受限,却不能真正伤害对手。这让韩冰衣大失所望,他原以为神巫的到来已经锁定了胜局,精神都为之一振,却没想到他竟是如此不中用。
韩冰衣见双头怪举起了棒槌要杀神巫,大惊失色,毕竟神巫一死,勇士们就再也活不过来了。情急之下,他激发体内的所有真气,凝于剑上,朝他砍去。不料自己实在受伤过重,还未到跟前就先倒下了。正感沮丧,奇迹却发生了,就在他倒地的瞬间,剑上的真气借倒地之势,竟沿着剑身冲了出去,一团黑绿色的真气正好打在双头怪的身上。双头怪一声闷哼,立刻毙命。怪物一死,韩冰衣身上光芒四射,只觉脱胎换骨,精神百倍,同时体内拥有了珍贵的魔法液。原来他得到了足够的经验,再加上宝剑的帮助,还有各种各样的因素,机缘巧合叠加在一起,使他成为了英雄,而这把宝剑也将陪伴他一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3:10
黑衣侍僧苦笑道:“我的攻击力太低,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你怕什么?只要见到神巫,他们岂不都活过来了 ...

北溟神巫笑道:“实在是太好了。那日我送黑玉猎魂弓给你姐姐之时,公子神情失落,老夫心中实在过意不去。我早知道这里有把宝剑,名叫霜之哀伤,和公子的剑法堪称绝佩,所以才引公子前来寻宝。没想到公子不但得到了称手的兵刃,而且风云际会成为英雄,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韩冰衣道:“原来如此。只是晚辈还有一事相求,请您快快施展法术,让我的勇士们都复活吧。”
北溟神巫缓缓说道:“我倒是能让他们的尸体站起来,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就变成骷髅战士了,以前的记忆会全部消失,而且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最后化作碎片,永不超生——召唤物都是这个样子。和你姐姐射出的黑暗之奴一样。”
韩冰衣不解地问道:“可是那位黑衣先生曾说过,您不但能让他们活过来,而且还能赐他们不死之身。先生,你是说过这样的话,对吧?”说完用异常急切的眼神看着黑衣侍僧。
黑衣人一连咳嗽了好几声,极力回避道:“我好像说过,但……这其中的原因,你还是问神巫吧。”
北溟神巫不慌不忙地说道:“因为……因为我并不是北溟神巫。”
韩冰衣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走到这位假神巫面前,用冰冷的目光看了他很久,低低地说道:“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次。”
假神巫避开他的目光,又道:“我真的不是北溟神巫,我叫亡灵法师。”
韩冰衣此刻万念俱灰,心知被这两个家伙彻头彻尾骗了,一口怒气无处发泄,突然抓起假神巫,抵在洞壁上,大吼道:“你为什么要骗我来这儿?你知不知道,我的勇士们千辛万苦来找你,他们都死了,都死了!你知不知道?”
亡灵法师鬼眼睛一转,说道:“谁也没有逼着你来,是你自己要来的。不过……既然来了,那你想不想见真的北溟神巫呢?”
韩冰衣似又看见一线希望,因为此刻也已经没有退路了,忙问道:“快说,他在哪里?”
亡灵法师道:“那你先放我下来。”
韩冰衣慌忙放开亡灵法师,只听法师讲道:“从这里再往北走不远,就是寒冰王冠冰川了,那里有一个冰湖,湖中央有座冰塔,塔顶闪闪发光,神巫就在那个发光的地方。”
韩冰衣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亡灵法师突然显露出惊恐的眼神,拒绝道:“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同去,地方你已经知道了,还是你自己去吧。”
韩冰衣问道:“为什么不能同去?难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亡灵法师诚恳地说:“没有耍花样,我说的绝对是真的,你听我的准能找到北溟神巫,而且再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韩冰衣冷笑道:“我劝你不要惹我发脾气,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必须去。在我看来,你已经失去了做人最起码的信用了。”
亡灵法师不敢违拗,只好陪韩冰衣同去,随行的还有黑衣侍僧。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寒冰王冠冰川,果然看见一个冰湖,湖水清澈见底,随风荡漾,水面上漂浮着透明闪烁的冰晶。湖心有座冰塔,塔的四周围包围有象牙般的冰刺,冰刺顶端用铁链连接在塔顶上。塔顶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不知有什么宝物,塔底有条小路通往岸边。三个人沿着小路,向冰塔走去。韩冰衣只觉湖上的水气袭来,寒冷异常。黑衣侍僧咳嗽得更是厉害。他们过了冰湖,又沿着只容一人行走的环塔小道盘旋上了塔顶。原来那发光的东西是一块寒冰,被放置在一款巨大的冰雕王座之上,冰中封印了一具水晶般的骷髅,他的颧骨下长出两只粗大的角,骨骼雄奇伟岸,穿着斗篷式的黑色道袍,袍上镶满了繁星般的宝石。亡灵法师道:“你瞧,这就是你要找的北溟神巫。记住,是你自己要来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韩冰衣抓住法师的衣领,怒道:“你又在耍我,原来北溟神巫早已经死了,我见到他又有什么用?”
正在这时,只听冰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年轻人,欢迎来到冰封王座,我还没有死,我就是你要找的北溟神巫。”
韩冰衣放开亡灵法师,惊奇地问道:“是你在说话吗?冰中的先生。”
骷髅一动不动,却又传出声音道:“对,是我在说话,我的名字叫冰颅。”此人正是诅咒神教的教主,神秘英雄巫妖王。
亡灵法师恭敬地说:“神巫,既然您的救星已经到了,我可以先走了吗?此处实在冷得厉害,属下的贱躯怕承受不了。”说完用祈求的眼神望着神巫。
冰颅缓缓说道:“去吧。临走前,把你手中的死亡之书留下,交给这位少年英雄。”
亡灵法师随即把那本厚厚的硬皮书递给韩冰衣,领着侍僧匆匆离开了冰塔。法师走后,韩冰衣问道:“神巫,那位亡灵法师曾假冒您的名讳,骗我来到诺森德,却又不肯和我一同来见您,这是为何呢?”
冰颅说道:“因为他既想救我出来,却又怕得罪燃烧军团。公子有所不知,老夫现在这个样子,并非在故弄玄虚,而是在受刑。亡灵法师是我的学生,他胆小怕事,明哲保身,老夫向来瞧不起他。但这一次,他不避艰险,逃出扭曲虚空,来救老夫,倒也让人感动。”
韩冰衣忍不住又问道:“那您又是如何被封在冰中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3: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3:14
北溟神巫笑道:“实在是太好了。那日我送黑玉猎魂弓给你姐姐之时,公子神情失落,老夫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

冰颅叹道:“唉……老夫这一生,屡屡遭人迫害,可谓是命途多舛,郁郁而不得志。究其根源,还要从‘混乱之治’说起。浩瀚的宇宙中有一个邪恶的异度空间,名叫扭曲虚空,那里被黑暗势力燃烧军团统治着。燃烧军团旗下高手如云,实力深不可测。这是一支崇尚侵略和杀戮的种族,妄图吞噬所有的能量,称霸宇宙,成为所有生命的公敌。许多年前,他们曾来到地球,在人类之间挑起混乱与猜忌,顿时世界上军阀并起,连年征战,天灾兵灾,民不聊生。老夫本是萨满教的祭司长,原名叫做耐奥祖,是所有萨满信徒的精神领袖。我联合几大正义力量,平息了混乱,赶走了燃烧军团,成为地球新秩序的缔造者。可就在这时,不幸的事发生了,我被自己人出卖,沦为燃烧军团的囚徒。而出卖我的人却主持了萨满教,被信徒们尊为先知。燃烧军团把我带到扭曲虚空,对我用尽酷刑,想逼我投诚。可他们万没想到,老夫生来硬骨头,宁死不屈。后来,一个名叫基尔加丹的外星人想出了一个坏主意,他挖去了老夫身上的皮肉内脏,却把我的灵魂完整无缺的保留下来,连同我的骸骨封进这块寒冰之中,然后又把我流放到此处,妄想用无尽的寒冷和孤独让我屈服。这里是天之崖,地之极,寒冷入骨入髓更入魂,让老夫苦不堪言。多少次,老夫也想一死了之,可又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大丈夫历尽磨难,方成大器,岂能自寻短见,贻笑于后人?死志已去,便兴复仇之念,我在这块寒冰中,发现自己的意识增长了成千上万倍,而且天缘巧合,让我炼成了不死之身。于是,老夫对着北极光发誓,十年中,谁要救了我,我必告诉他一个地下宝藏,让他一生荣华富贵。等了十年,没有人来救我。老夫不灰心,于是又对着北极光发誓,五十年中,谁要救了我,我必教他无上的魔法,让他一生心想事成。又等了五十年,还是没有人来救我。老夫不禁有些沮丧,但仍不死心,这一回我又对着北极光发誓,百年中,谁要是救了我,我必辅佐他成为一代帝王,让他登上至高无上的冰封王座,戴上尊贵无比的寒冰王冠。一个多世纪过去了,就在我快要绝望之时,我的徒弟亡灵法师他们终于逃出扭曲虚空,驾着黑暗飞艇来到地球。他们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救我出来的人,而这个人恰恰就是公子你。据说公子从小就有大志,行侠仗义,能救人于厄困,这让老夫钦佩不已。如果公子肯救老夫摆脱这座冰牢的话,老夫便会履行第三个承诺,做你的军师,不但辅佐你早日登上宝座,并且老夫还会给你不死之身,让你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同辉。”
韩冰衣听后,一方面对神巫的遭遇大为同情,另一方面也被神巫的承诺诱惑,于是问道:“可是……我如何才能救您出来呢?”
冰颅笑道:“很简单,用你的宝剑霜之哀伤劈开这块寒冰,老夫就能出来了。霜之哀伤便是开启冰牢的钥匙。”
韩冰衣按照神巫的指示,翻开死亡之书,修习了书中名为死亡缠绕的一项魔法,然后利用体内的魔法液,激发全身的内力,一剑砍在冰牢上。只见一团更加浓密的黑绿色真气沿着剑身打入冰牢,喀喇一声巨响,北溟神巫趁势破冰而出,顿时光芒四射。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激动,神巫的身体颤抖个不停,他把双拳握于胸前,用幽黑深邃的眼孔望着同样幽黑深邃的夜空,低吟起曹操的《短歌行》。从“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一直吟到“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吟到最后两句,神巫情不自禁,把自己那对只剩白骨的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韩冰衣救友心切,遂说道:“恭喜神巫脱此大难,神巫法力高强,希望您能让我的勇士们复活,他们是为了寻找您才战死的。”
神巫这才想起韩冰衣来,笑着对他说:“多谢公子搭救之恩,老夫必铭记于心。区区小事,老夫自当遵命。”说完取出一张古旧的羊皮纸,纸上写着甲方、乙方,甲方签有冰颅二字,乙方后的空白上签有亡灵法师、众女妖、众侍僧等人的名字,其余的是些密密麻麻的蝌蚪文,字里行间似乎有暗红色的血迹。神巫把羊皮纸递给冰衣,又说道:“这是血契,不死术的精髓都在里面,你只要在乙方后面写上代理人韩冰衣,我韩冰衣受众家兄弟之委托,谨以赤诚之心献祭于死神,我至高无上的幽冥教主,然后把勇士们的名字写在你后面,他们不但能复活,而且你们从此就能拥有不死之身。”
韩冰衣好奇地问道:“这些蝌蚪文又是何意呢?”
冰颅笑道:“那不过是些甲乙双方的相互承诺而已。”
于是,韩冰衣欣然签署了血契。北溟神巫又说道:“老夫还有一件宝物要送给公子,你瞧……”他用手一指,韩冰衣的身上便立刻穿上了一件黑漆漆的甲胄。神巫道:“这是附魔头盔和附魔黑甲,你日后上阵杀敌一定用得着。”
韩冰衣身穿附魔盔甲,想到勇士们都已复活,如释重负,心情之愉悦难以言表。他望着神秘的冰封王座,好似有所感悟。坐在王座上极目远眺,只见冰海上渺渺茫茫,想起孔夫子说过,“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圣人诚不我欺也。冷风袭来,虽倍感寂寥,大有“高处不胜寒”之意,却又见苍莽夜空之中,群星璀璨,仿佛是时光长河中的历代先贤,除非置身于这冰雪之巅,要不然怎能和他们如此接近呢?大丈夫见贤思齐,若能与他们比肩,长明于历史的天空,受万世景仰,此生何憾之有?
冰颅微笑道:“妙哉,妙哉,看来公子已经领悟到冰封王座的涵义了,实在是不虚此行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辈该当以此为人生目标。只是时不我待,遥想当年武侯六出祁山,誓志兴复汉室,却终究老死五丈原,诚为千古遗憾,我们该走了。”
韩冰衣笑道:“神巫说得没错,诸葛先生如果再活二十年,谁家的天下还真是未知之数。好在我们都已是不死之身,来日方长,何愁不能大展才学呢?”
冰颅语重心长的说道:“对,虽然是这样,我们仍然不可怠慢。王道漫长而艰辛,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委员长乔乔和他的半兽人是我们的最大障碍,而对方早有称霸的预谋,如果我们不充分准备就仓促应战的话,恐怕是没有多少胜算的。”
韩冰衣觉得言之有理,便和神巫匆匆离开了冰塔。这一去不要紧,却搅得天翻地覆,鬼哭狼嚎。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们的韩冰衣终于见到了庄严的冰封王座,救出了可怕的骷髅教主,接受了死亡的洗礼,同时也开始了他残酷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27 , Processed in 1.169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