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32|回复: 4

《腐蚀之地》 一、冰衣男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22: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在最近,亚洲地区华北农业公社有一桩大喜事,公社总管理员的儿子要结婚了。这位公社总管名叫韩公朴,是民安委的委员,虽然整个华北农业公社由他全权负责,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公社是自己的财产,更没想过将来传给儿子。
韩公朴的儿子名叫韩冰衣,二十出头,血气方刚,他的梦想是加入民安委军委领导下的地球卫队。他有一双深情的湖蓝色的眼睛,棕黄头发,白皮肤,又高又壮。据说韩家的老祖先曾是欧洲的骑士,其中最有名的一位号称冰衣勋爵,现在家中还有他的油画肖像,四周还保留着锈迹斑驳的黑铁边框,韩冰衣和他简直太像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勋爵的后人迁到中国居住,入乡随俗,取了中文姓氏,而“韩”是“寒”的谐音,也和这位勋爵有关系。韩冰衣自幼喜爱中华功夫,所以坚信祖先是为了学习这种世界上最好的武术,才来到这里定居的。
韩公朴还有个女儿,大韩冰衣两岁,并不是他亲生的,也不是地球人,而是月夜星球的一个弃婴。她是在野外被发现的,当时漫天飞雪,而孩子身上散发出的香气,吸引了正在西伯利亚林业公社调研途中的韩公朴及随行人员。好心的公务员收养了这个外星来的婴儿,并给她取名叫韩雪芳。
韩公朴家住在太原城里政府分给公职人员的高层楼上,儿子的新房也是政府按需分配的,都无特别之处。韩冰衣在上海订了套婚纱,决定亲自去取,因为他的坐骑比走快递要快得多。韩冰衣的坐骑就是一头“四不像”,它有马的躯干,羚羊的头颅,鹿的四蹄,牛的尾巴,是生化科学的产物,膂力惊人,一日千里。那一年韩冰衣过十二岁生日,此兽是民安委委员长、民安委军委主席暗影猎手乔乔送来的贺礼。
韩冰衣约了一帮同学朋友同去,他们的坐骑虽不比韩冰衣,却也不慢。大家在韩家楼下的小餐馆里吃过早点,就出发了。茫茫的华北平原正值秋天,草木开始枯黄,大家纵马驰骋,惊得香獐野彘夺路奔逃。
一只奇特的生灵,忽然映入他们的视野。仔细瞧是只白鹿,毛色纯如冰雪,简直美到了极点。韩冰衣不禁暗想,若能猎得它的毛皮,做件裘袄送给姐姐,该有多好。想到这儿,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欲望,遂叫道:“勇士们,快瞧那只白鹿,捉到它再取婚纱不迟!”
于是大家随韩冰衣去赶白鹿。据说鹿都灵得很,大清朝摄政王多尔衮何等英雄,逐鹿坠崖而亡。如今这只白鹿又是稀奇,时而快,时而慢,你往东,它往西,蹦蹦跳跳,甚是难捉。韩冰衣见猎物总是若即若离,那对眸子一闪一闪,像是怕你,又像是在逗你,勾魂夺魄,要人性命。追得正紧,白鹿忽然在密林高草中不见了,大家却和一头犀牛迎面不期而遇,双方都吓了一跳。犀牛生得怪异,独角十分粗壮,大嘴胜过河马,下颌还长有獠牙,目露凶光。
韩冰衣却不惊慌,笑着对好友们说道:“呵,华北农社出了犀牛?你们说奇不奇怪。”
有位绰号叫作落叶骑士的也笑道:“对呀,难道是动物园走失的?”
韩冰衣道:“不,我看这家伙来者不善,搞不好是头魔兽,大家小心!”在未来世界,遍布着各种生化动物和半人,统称魔兽。
韩冰衣一声号令,众骑士拔剑而上,把犀牛围在中央,刀剑砍刺竟毫发无伤,果然如他所料,都被生命液抵消了。犀牛甚是凶悍,先用角触伤了两人。韩冰衣指挥大家围定犀牛。犀牛慌了,一时不知如何脱身,只是乱冲乱撞。众人的剑砍在它身上,犀牛的生命液损失得非常快。受了伤的野兽,渐渐变得焦躁异常,突然张开了大嘴,它的口器、喉咙就像无限伸缩的橡皮一样,把一人一骑囫囵吞入腹中。想不到此兽还有如此技能,众骑士一时惊得目瞪口呆,包围圈出现了空隙。犀牛趁机冲出包围,向南方疾奔。韩冰衣一拍坐骑,赶了上去,大叫道:“吃了人还想走,没门儿。快还我朋友。”
韩冰衣紧追不舍,不停地挥剑攻击,他不能容忍这只吞吃了他同伴的怪兽溜之大吉。犀牛跑得相对较慢,频频被韩冰衣砍中,生命液已经不多了。它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于是转身冲来,喘着粗气,欲做最后一搏。韩冰衣也不躲避,正面迎敌,他的剑上内力深厚,几个回合便结果了犀牛的性命。
众骑士也都赶了过来,只见韩冰衣跳下坐骑,倒握剑柄,划开了犀牛的尸体,顿时浓血飞溅,酸臭扑鼻。韩冰衣来不及躲闪,被浓血溅了一身。刚才被犀牛吞入腹中的骑士慢慢钻了出来,他的衣甲已经被消化液腐蚀得不成样子了,当消化液侵来时,生命液抵偿了伤害,保护了他的身体。不过他武艺低微,生命液不多,倘若再迟片刻,命丧黄泉。
大家正为同伴高兴,忽然从远处跑来一个蓝皮獠牙的怪人,脚步之迅捷不亚于韩冰衣的坐骑。只见他脑袋正中长了一束火红色的头发,像鸡冠一样高耸,手持一杆标枪,背上的皮囊里还插着几根。他粗野地大叫道:“你们是什么鸟人?为什么杀了我的科多兽?”
韩冰衣大吃一惊,慌忙拱手道:“这位兄台想必是委员长麾下的强将,号称巨魔猎头者,对吧?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呀,纯粹是场误会,我们当真不知道这是地球卫队的神兽,实在是对不起呀。我父亲名叫韩公朴,是委员长的好朋友。咱们一起去大上海喝一杯吧,算我向兄台赔礼,怎么样?”
谁知怪人听后,狂笑几声,说道:“嘿,算你还有些眼力。不过……你哪里配和我喝酒,你父亲又怎能和委员长相提并论呢。前不久,委员长发现有不明飞行物趁着日蚀时的混乱来到地球北方,特命我来查看。你杀了我的坐骑就是妨碍公务,你吃罪得起吗?科多兽是地球生化科学院狂兽研究所的新成果,凭你一桌酒就想了事,这也太便宜你了吧。”
韩冰衣听他侮辱父亲,心中大怒,于是冷笑道:“你说的对,这事儿还真闹大了,我就是妨碍公务了,你想把我怎么样呢。”妨碍公务是很严重的,然而韩冰衣是有些豪气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2: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巨魔猎头者变色道:“嘿,小子,口气不小啊,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说完挺起标枪直取韩冰衣。
韩冰衣用剑隔开标枪,示意伙伴们不许帮忙,他要亲手收拾这个狂妄的家伙。然而狂妄之人必有过人之处,巨魔猎头者一杆标枪使得出神入化,确实是个厉害角色。巨魔们的武功是从古时候的泰拳演化而来,更兼铜膝铁肘,十分硬朗。韩冰衣骑着“四不像”,居高临下,仍然不占上风,只有招架之力,绝无还手之功。几个回合下来,韩冰衣比对方多损失了一些生命液,料难取胜。落叶见战况对韩冰衣非常不利,使个眼色,还是大家一起上,把巨魔猎头者围在中央,光是大喊大叫,也为韩冰衣助威。韩冰衣越战越勇,宝剑使得淋漓尽致。巨魔猎头者寡不敌众,气也馁了,勉强应战,没想到手中的标枪被对方一剑砍为两段,倒翻几个筋斗,从枪囊慌忙抽出一根标枪应战,招架几下又被乱剑所断,心中一慌,脚被杂草绊住,摔倒在地上,生命液几乎要没了。
韩冰衣用剑指着他道:“你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话可说?”
巨魔猎头者扭过头去,不看韩冰衣,脸上却毫无惧色。
韩冰衣怒道:“你真是狂妄至极!我小时候也曾见过巨魔巫医,他老人家的地位总比你要高吧,可他为人谦和,也不像你这么嚣张呀。”
巨魔猎头者忿忿地说:“没错,巨魔巫医是我师叔,他老人家的为人轮不到你来品评。但我有我的信条,强悍的人生就是要锋芒毕露。要杀就杀,别说这些没用的!”
对方慷慨求死,反倒让韩冰衣无法下手,于是忍怒说道:“武功练到你这个地步也不容易,这样吧,只要认个错,我便饶你不死。”
谁知巨魔猎头者不屑地说道:“死有什么可怕?想当年,我们跟随委员长去夜狼星球参加义战,多少战友战死沙场,却没有一个屈膝投降的。你不要再婆婆麻麻了,像个女人一样。”夜狼星球是比我们还要落后的小星球,那次义战除了壮烈也实在没有其它可称道的了。
韩冰衣气得举起剑说道:“你……”可又把剑缓缓插入鞘中,韩冰衣虽是一介武夫,却特别能忍,想起自己是地方总管的儿子,怎能杀害中央武装的成员,自己的志向岂不是全毁了,于是说道:“你这个狂徒,简直不可理喻。兄弟们,我们走,这家伙兽性未泯,顽固不化,我们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众骑士都恨巨魔猎头者,但韩冰衣已经放了话,也只好随他转身上马离去。刚走不远,只听巨魔猎头者叫道:“等一下……”众人不解地回过头来,都以为他还要找麻烦,却听他说“你的钥匙,小子。”
原来在刚才的打斗中,韩冰衣的钥匙掉在地上了,他急忙跃下马拾起来,道:“兄台,刚才多有得罪……”没等说完,巨魔猎头者哼一声离去了。韩冰衣知他并非恶人,望其背影喊道:“兄台,后会有期。”
路上,韩冰衣想起许多童年往事。那一年,民安委召开全球大会,韩公朴带上儿子去参加,希望让他长长见识。民安委的总部设在澳洲大陆,这里不但是全球科技中心,同时也是全球的政治中心。韩冰衣跟随父亲,见到了有名的暗影猎手和巨魔巫医,他们两位都是巨魔。巨魔是半兽人的一种,半兽人包括巨魔(蓝皮肤),兽人(绿皮肤),还有牛头人(棕皮肤),是地球卫队的主力,巨魔略高而偏瘦,不及兽人强壮,牛头人最高最壮。
暗影猎手是个荣誉称号,是民安委送给委员长的,委员长本名叫乔乔,六十多岁了,由于有缩颈的习惯,人送绰号缩头者,然而性格恰恰相反,军旅出身的他十分强悍、易怒,语气也低沉有力。
若论个人修为,乔乔不仅是当今泰拳第一人,尤其想说的是,乔乔还是一位敏捷型英雄,虽才一级,已经了不得了,整个宇宙,英雄是数得见的。凡武术不外乎三类,分别是内家功、外家功和智能功,分别对应英雄的三种属性,力量、敏捷度和智力,这三种属性都是量化的,可通过修炼而提高。力量决定生命液的多少,智力决定魔法液的多少,而敏捷度除和英雄的速度有关外,还决定着护甲,这一点是比较难理解的,然而确实如此。就某一英雄而言,三种属性之一是他的主要属性,决定着他的攻击力和类型,因此英雄亦分为三种,分别是力量型英雄、敏捷型英雄和智力型英雄。英雄体内除有较多的生命液,还能够操纵魔法液,并且法力是强于法师的。英雄还有等级之分,从低到高共有十个级别,分别代表十种不同的境界。英雄杀死对手能瞬间获得大量经验,对手越强获得经验就越多,累积足够的经验,量变引起质变,英雄就能升级。说了这么多都是英雄的共性,不同的英雄个性非常鲜明,英雄是宇宙中生命液和魔法液最完美的辩证统一,有许许多多优越性,以后的故事中都要提到。
巨魔巫医却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儿,他是委员长的同学,民安委委员,军委后勤部长,还身兼地球生化科学院的院长之职,是委员长的第一助手,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委员长非常尊重他的意见。巨魔巫医不是英雄,是位地地道道的法师。他听说韩冰衣将来要加入地球卫队,当一名和平卫士,看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远大的志向,心里十分喜欢。韩冰衣对这位老人也极有好感,映像非常深。记得巨魔巫医总是弯腰曲背,好像一个佝偻病鬼,把灰白的长胡须扫帚般拖在地上,手中拄一根歪歪扭扭的拐杖,背上还背着一大串葫芦,既不像政治家,也不像科学家,说是位土著人长老还差不多。
全球大会结束后,巨魔巫医单单邀请年幼的韩冰衣到斯里兰卡岛一游,韩公朴怕给领导添麻烦,起初是不同意的,禁不住儿子又哭又闹,也禁不住巫医的盛情相邀。韩冰衣当时只顾淘气,长大以后才明白,老人家主要是想让他看看狮子岩和那尊卧佛。
当天下午,一老一少乘一只小船从澳洲出发,小船其实就是一片大树叶,靠巫医的魔法液驱动,在热带海域漂了两个多小时,傍晚到达了目的地,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此行仿佛驶入了童话,小孩子有十万个为什么,韩冰衣也不例外,而老年人总是有极大的耐心,循循善诱,启人心智。
岛上有生化科学院的分校区,韩冰衣看到许多魔法师,他们大多是半兽人。巨魔巫医先让韩冰衣饱餐了一顿,热带的食物对于从小生活在北方的韩冰衣来说,新奇而可口,吃过饭后,旅途的劳顿使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韩冰衣一觉醒来,发现巨魔巫医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他出发了。只见巫医牵来一头高大威猛的老公象,它的一颗象牙又粗又长,非常漂亮,而另一颗从中间折断了,像未来所有魔兽一样,它的生命也是被量化过的。象背上安置有宽敞舒适的鞍具,与象身紧绑在一起。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2: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2:43
巨魔猎头者变色道:“嘿,小子,口气不小啊,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说完挺起标枪直取韩冰衣。韩 ...

韩冰衣问道:“老爷爷,我们骑大象去吗?”
巨魔巫医答道:“是的,孩子。来,我扶你上去,我们这就出发了。”
韩冰衣那时已经开始练武,哪里用人扶,自己就能上去。这一老一少骑在象背上,缓缓走进了茂密的丛林。丛林里的树木十分高大,藤蔓缠绕,遮天蔽日。栖息在林中的各种动物千奇百怪,见了大象纷纷躲避。韩冰衣只觉自从进了林子,天上就开始下雨,好奇心又起,便问道:“老爷爷,外面是晴天,为什么树林里却好像在下雨?”
巨魔巫医笑道:“孩子,你问得好,这里是热带雨林。其实不是天在下雨,而是树叶在滴水。你明白了吗?”
走了一会儿,巨魔巫医突然用手指着前方,高兴地说:“孩子,快看,那是什么?”
韩冰衣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呀,原来是一片香蕉林,树上结满了香蕉,兴奋地说道:“老爷爷,我要吃香蕉。”
巨魔巫医说:“没问题,孩子,我们这就去摘。”说完拍了拍大象的脑袋,大象好似明白了巫医的意图,径直朝香蕉林走去。它走到一棵树下,用鼻子摘取了好大一串香蕉,递给巨魔巫医。巫医剥开一个,拿给韩冰衣道:“吃吧,孩子。”
香蕉散发着成熟的香气,韩冰衣边吃边问道:“老爷爷,大象怎么知道我们想去摘香蕉?”
巨魔巫医道:“孩子,这是兽语。野兽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野蛮,它们的内心也是很复杂的,喜怒哀乐各种感情都有。”
韩冰衣好奇心又起,说道:“那您教我兽语,好吗?”
巨魔巫医为难道:“兽语是没有办法教的。它是一种心灵感应,只有当你变成半兽人,才能掌握它。而且根本就不用学,自然而然就会了。”
韩冰衣小眼珠一转,说道:“那就请您把我变成半兽人吧。”
巨魔巫医大吃一惊,摇摇头道:“那可不行,你父亲不会同意的。再说了,你现在还是个孩子,等你长大了就会后悔的。”
韩冰衣拉住巨魔巫医的手臂,央求道:“老爷爷,求求您了,我长大了也不会后悔的,我保证。拜托您了,就把我也变成半兽人吧,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和小动物们一起玩了。”韩冰衣苦苦哀求,急得快要哭了。
可巨魔巫医还是不同意,笑着说道:“小孩子的保证是不能算数的,你要想清楚,如果你变成了半兽人,像我这样,将来就没有女孩子愿意嫁给你了。”实际上未来有很多女半兽人。
韩冰衣还是坚持道:“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才不要娶女孩子呢,我要和小动物玩。”脸上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巨魔巫医严肃地说:“你这个孩子,真是胡闹。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再说什么也没有用。”
韩冰衣见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真的哭了,把香蕉扔在地上,大嚷道:“我再也不叫你老爷爷了,你是个坏老头儿。呜……”
巨魔巫医假装生气了,扭过头不理他。韩冰衣也不理巨魔巫医。两个人用“冷战”来较量,一路上都静悄悄的,渐渐走到了狮子岩脚下。不知不觉,空中出现了蜜蜂的身影,而且越来越多。原来在狮子岩的峭壁上,蜜蜂筑了很多巢穴。这里的蜂巢体积庞大,人丁兴旺。巨魔巫医转身对韩冰衣微笑着说道:“孩子,我们的目的地到了,我想我们也该和好了,对吧?虽然刚才我的态度很强硬,但你要明白,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韩冰衣什么也没有说,板着脸,还是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巨魔巫医又笑道:“你们小孩子不是不记仇的吗?行了,我们都不要生气了,我们和好了。”
韩冰衣坚定地说道:“不和好,除非你答应把我变成半兽人。”
巨魔巫医无奈地说道:“你这个孩子呀,还挺顽固,真让我拿你没办法。但我是老爷爷,是大人,大人是要讲原则的。”就在这时飞来一只蜜蜂,在巨魔巫医面前转了几圈,又飞走了。巨魔巫医顺着它飞去的方向,看到了悬崖上的蜂巢,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他对韩冰衣说:“孩子,你不要离开这儿,我马上回来。”
韩冰衣还是不理他,依旧用沉默对抗。巨魔巫医则下了象背,收集些干草放入口袋,然后爬上了悬崖。别看他年纪大了,手脚却非常利落。一会儿的功夫,他就爬了很高,处境极其危险了,可是离蜂巢还有一段距离,老人还在爬,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象背上的韩冰衣很为巫医担心,怕他掉下来,于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终于安然无恙地到达蜂巢了,巨魔巫医从口袋中拿出些干草,又从一只葫芦里倒了些药粉在干草上,然后点燃了干草。干草燃出的浓烟夹杂着药味,驱散了蜂巢里的蜜蜂,熏得它们晕头转向。巨魔巫医趁机摘下蜂巢,割取了一半,把另一半又挂在悬崖上,正要爬下。就在这时,韩冰衣突然感到手背上一阵巨痛,原来是一只硕大的蜜蜂在蜇他。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蜜蜂,一时惊慌失措,顾不得刚才的“冷战”,哭喊道:“老爷爷,快救我,蜜蜂蜇我的手。”
巨魔巫医听到叫喊声,一分心,手抓了个空,从悬崖上摔了下来。韩冰衣看到巫医摔下石崖,生死未卜,情急之下,忘记了手上的疼痛,爬下象背,哭着跑到巫医身旁,说道:“老爷爷,是我害了您,老爷爷,是我害了您啊,呜……呜……”
这一摔着实不轻,如果换了普通人,早已粉身碎骨,然而巨魔巫医只是损失了大量的生命液,脑袋被摔晕了而已。他缓缓说道:“孩子,我没事,只是感觉到有个红色的旋涡在头顶上盘旋。来,让我先为你擦点药,蜂毒就好了。”说完取下一只葫芦,撒了些药粉在韩冰衣的手背上。然后他又从袋中掏出一根古铜色的小木棒,握在手中,念动了咒语,只见一股蓝气沿着他的手臂窜上了木棒——这股蓝气便是汽化了的魔法液。小木棒的顶端刻着兽头形图案,笔画简单朴素,酷似图腾,当蓝气流过时,兽头的七窍中绿光闪动。巨魔巫医随即把小木棒插在身前的地上,小木棒顶端出现了四个旋转的符咒,发出柔和的光。巫医沐浴在这片柔光中,体内的生命液好比是大雨中的池塘,一会儿就补满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2: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2:45
韩冰衣问道:“老爷爷,我们骑大象去吗?”巨魔巫医答道:“是的,孩子。来,我扶你上去,我们这就出发了 ...

韩冰衣好奇地问道:“老爷爷,这是什么好东东呀?”
巨魔巫医笑着回答道:“孩子,它叫治疗守卫,是我所有的魔法中最厉害的一种。这种魔法极耗魔法液,却可以同时恢复许多人的生命,我一个人用太奢侈了。只不过我的生命液不多了,身体极其虚弱,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尽快补满它。你也是练武之人,将来不论武功有多么高深,都要时刻注意自己的生命液,因为当它不多时,一个意外就足以致命。”
巨魔巫医一边疗伤,一边又让大象拔了一根竹子。他徒手把竹子破开,制成竹签,又把香蕉肉切成小块,串在竹签上,再裹上刚采来的蜂蜜,递给韩冰衣道:“孩子,你尝尝。”他说话、动作都非常慢,显然还处在眩晕状态。
韩冰衣接过来,吃了一块,果然香甜可口,味道好极了,几乎所有的小孩子都爱吃甜食。他一边吃一边问道:“老爷爷,您刚才好不容易才爬上去,为什么只取了一半,为什么不都取下来呢?”
巫医笑道:“孩子,你问得好,我之所以留了一半,是想让蜜蜂们能够继续生存。大自然是非常慷慨的,但我们人类不能太贪婪,太自私。我们是万物之灵,必须学会和大自然和谐相处,否则就会遭到无情的惩罚。你明白了吗?孩子。”
韩冰衣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老爷爷,我们取了蜜蜂的蜂蜜,所以蜜蜂才过来蜇我,对吧?”
巫医抚摸着孩子的脑袋,微笑着说道:“你真调皮,也可以这么说吧。行了,我的伤已经好了,头也不晕了,我们到狮子岩上面去看看吧。”
于是老少二人沿着栈道登上了狮子岩。这里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千百年来,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无数游客前来观光。历经风雨的剥蚀,这座宏伟的雕塑早已面目全非,只有那忠诚的蜜蜂,还在世世代代守卫着这座昔日王者的宫殿。巨魔巫医饶有兴致地说:“孩子,让我给你讲个关于狮子岩的故事吧。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有个国王,他虽然过着无比奢华的生活,但他的灵魂却永远都不得安宁。”
韩冰衣睁着好奇的大眼睛问道:“那是为什么呢?”
巫医叹道:“唉,他为了登上王位,竟然杀死了他的父亲老国王。此后,他的心里非常愧疚,也非常害怕,因为他还有个弟弟,他怕弟弟为父亲报仇。于是,他找到了这块巨石,命工匠在石头顶上修建了自己的行乐宫,又把巨石凿成狮子的形状,来象征他的王权,这便是我们脚下的狮子岩了。以后的岁月里,国王和他的妃子们躲进了这座守卫森严的宫殿,自以为万无一失,可最终还是被他的弟弟杀死了。在王权与威严的背后,却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恐惧与不安,狮子岩的故事是很耐人寻味的。如今,国王的宫殿早已荡然无存,只有这个故事还被人广为流传。”
韩冰衣听后,若有所思,疑惑地问道:“他真忍心杀死他的父亲吗?哪有如此狠心的儿子?”
巫医又叹道:“唉,权力可以使人高高在上,为所欲为,古来多少英雄都为之着魔。然而权力也可以使人丧失本性,做出连禽兽都不耻为之的事来,独裁之路必然是凄凉一片。也许你还小,我不该给你讲这个背叛与死亡的故事,但你将来,也许有一天成为地球卫队的一员,甚至走上管理岗位,你要时刻记得,权力是众生付予的,你的职责就是全心全意为众生服务。你再看那尊卧佛,虽然有无边的智慧,但他总是躺在大地上,显得那么虔诚和谦卑。”
韩冰衣说道:“我明白了,老爷爷,爸爸也经常教训我,让我在学校不能搞特殊,说我和所有的孩子一样。”
韩冰衣的思路渐渐从回忆中走出来,巨魔巫医就是他心中的卧佛,也不知老人家的近况如何。取上婚纱,韩冰衣就快马加鞭赶回家中,把遭遇巨魔猎头者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韩公朴。在父亲面前,他从不保留,即使是闯了祸,明知要受责罚,也不撒谎。
韩公朴听后,点了根烟,缓缓说道:“今天也不全怪你,那个巨魔猎头者也有不是之处。今晚就写个检查,等见了委员长,你当面向他承认错误,应该问题不大。最让我担心的是日蚀,我刚也接到委员长的电话,说让我加强防范。”他顿了顿又说道:“你走得久了,你妈妈很着急,快去跟她报个平安。看你满身血污,还是先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吧。”
韩冰衣应道:“好的,父亲。”说完到自己房里,洗了澡,换了衣服。这时,母亲韩夫人来看他了,情绪似乎很低落。
韩冰衣说道:“妈,您过来了。”
韩夫人强打精神,关切地问道:“冰衣,听说你今天遇到强敌了,我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没有受伤吧?”
韩冰衣道:“我没事,您放心吧,不要为我担心。”
韩夫人又道:“那就好。我这几天心神恍惚,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该许没事吧,可能是操办婚事累的。你最近不要出去了,结婚的人了,还是到处乱跑。”说完气色稍有好转。
韩冰衣安慰道:“母亲不必担心,我不出去就是了。姐姐呢?她在忙什么呀?”
韩夫人的脸面立刻又蒙上了一层霜,勉强笑着说:“妈哪里知道?她呀,仗着你父亲的宠爱,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韩冰衣道:“您别这样说姐姐,怎么?她又惹您生气了吗?”
韩夫人急道:“可不是,妈最心爱的桃木梳子,她故意藏起来,害得我找了好些天,昨个明明看见她拿着梳头,妈当时有急事要出门,没顾上去要,刚才问她,她却说不知道。你说气人不气人?”
韩冰衣劝道:“不可能吧,或许是您看错了,姐绝不会故意气您的,再说了,一家人何必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伤了和气呢?即便是她的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宽容些也就过去了。”
韩夫人听后,也笑了,说:“唉,妈的儿子真是长大了,你说得对,我和她生气,范得着吗?人家毕竟是外人儿,这个家早待不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女孩儿家,经常十天半月地不回来,你说她在外边,能干些什么事儿?”
韩冰衣不耐烦地说:“妈,我不许您这样说姐姐。还没有我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家的成员了,我们都不能拿她当外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2: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18 22:47
韩冰衣好奇地问道:“老爷爷,这是什么好东东呀?”巨魔巫医笑着回答道:“孩子,它叫治疗守卫,是我所有 ...

随后韩冰衣来到姐姐的房间里,此时的韩雪芳也气得不行,正在看电视散心解闷。屋里荡漾着她身上特有的那种香气,韩雪芳正值芳龄,香气中自然又多了几分神秘的味道。她的皮肤是紫色的,头发是绿色的,还有长长的尖耳朵,这些都是月夜星球人的特征。韩雪芳冷艳绝色,又极聪慧,在太原城里的一所大学任教。这位韩老师是与众不同的,从来没把学校的纪律守则放在眼里。她给学生上课更是别出心裁,必修内容她不教,武术格斗她倒是倾囊相授,高兴起来还把学生分成两组对打。校长曾不止一次地找她谈话,然而收效甚微,她还是由着性子来。这还不算什么,她经常爱打扮得异式异样去逛夜店,她有很多江湖朋友,然而她有她的原则,性情刚烈,谁都没有真正得到过她,却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她特别喜欢黑色,特制了一件皮质紧身战衣,得了个雅号“黑暗游侠”。她的内力虽没有弟弟练得深,生命液也不及弟弟的多,但却比弟弟灵巧,最擅长轻功与射箭。就在几个月前,她在熊猫酒仙的帮助下杀死过一个恶贼,当时祥光瑞霭笼罩全身,从此成为敏捷型的英雄,只不过还没领悟到如何使用体内的魔法液。
韩雪芳看见弟弟来了,笑着说:“冰衣,你来的真巧,快坐下看吧。本年度的全球选美大赛。”
韩冰衣试探地问道:“姐,刚才……你和妈妈又拌嘴了?”
韩雪芳气道:“不就是一把烂木头梳子,至于吗?我就不明白,你妈的脑子怎么长的。”
韩冰衣无奈地笑了笑,说:“姐,你到底拿了没有啊?”
韩雪芳道:“笑话,我从来不用那种烂货。”
韩冰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低着头,习惯性地用左手捋着自己的长发,捋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韩雪芳忍不住笑道:“你有病啊?烦不烦哪?”
韩冰衣也笑着说:“姐,你猜我今天遇到什么了?一只美丽无比的白鹿,那皮毛简直绝了,真想捉住它送给你呀,可惜……还是跑了。”
韩雪芳笑了笑,淡淡地说:“跑就跑了呗,谢了。”然后一边看电视,一边又漫不经心地笑道:“你应该送你的未婚妻呀,干嘛要送我?你真的有病啊?”
韩冰衣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反正也没捉到,不说了,和姐姐看电视。”然后在韩雪芳身旁静静地坐了下来,也不敢靠得太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