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05|回复: 3

《兽族同胞》 一、兽族大逃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6 00: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元杰 于 2017-1-13 14:41 编辑


《生化演义》第二部
地转星移,日影消长,北半球的冬季理论上早已过去,然而由于腐蚀之地的影响,加上冰颅老先生据为己有的魔法水晶,导致地球生化场紊乱,北方进入非自然的冰期状态。
此时东亚的罗霄山脉,正沉浸在一派料峭静谧的景象中,最得传统水墨画的神韵。在凄风冷雾的山林里,时而传来一声寒响,枯草寥寥的林地上,一头膘肥体壮的大野猪,正用长鼻子哼哼地拱开积雪和冻土,翻寻出各种薯类和冬笋。奇怪的是,这本是它最喜爱的食物,可它却一个也不吃,都被随后跟上来的长臂老猿收集在大竹筐里,装满两筐后拴在一只野驴的两侧,由它驮走了。
驴子独自一个,默默地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又沿着一条未完全封冻的小溪溯流而上,蹄子时而踩在碎冰上,发出咯咯的声音,在寂静的山谷里传得极远。
溪水渐行渐多,并且开始蒸发出白汽,像是温泉水一样,两岸的冰沿渐渐都融化了。水雾越来越浓烈,路上也不止驴子一个了,陆续又多了水鹿、猕猴、黄腹角雉、猴面鹰、乌梢蛇、百花蜥、大鲵等等,甚至还夹杂了虎狼等肉食动物,且相安无犯,不由让人称奇呀。大家带着各种各样的食物溯源而上,或飞或趟着溪水,结伴同行而去,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奇异热闹的景象。
溪水的源头果然是个温泉,从一个巨大无比的石灰岩溶洞里流出来,洞口小而隐蔽,这正是先知为兽人同胞们找到的避难所。不过这里只供暂时休整一下,不死帝国早已经占领了整个亚洲,迟早会发现这里,所以同胞们必须突围出去,到遥远的非洲去和牛头人会合,才能继续抗争。动物们感官灵敏,早已觉察到腐蚀之地的威胁,深知半兽人在为地球生灵的共同利益而流血牺牲,于是它们相约来为半兽人送行,所带食物正是路上作干粮用的。
溶洞内的泉水是沸腾的,石钟乳和石笋犹如仙境一般,湿漉漉的洞壁上满是绿藻和苔藓,洞顶上是筑巢的雨燕和蝙蝠。刚从祭坛复活不久的乔乔,正领了一帮兽人法师,在泉口最最滚烫的一个池子里泡澡,水中撒下了浓度很大的恢复魔法液的药物,呈现出深蓝色,他们老健筋顽的皮肤是不怕烫的,水温越高疗效越快。泡温泉本是件超爽的事,只不过乔乔两进祭坛实在丢人败兴,头缩得更厉害了,法师们见他心情坏也不敢吭气,大家都静悄悄的。
其它几个药池子是绿色的,那是供伤员们恢复生命液的,兽兵们几乎都已康复,可以上路了,只剩几个重伤的同胞,还有几只华南虎和本土水牛,它们都曾协助兽人征战而挂彩,无论何种伤口浸在生命药水中都是极爽的,众生感受都是一样的。
伤员中有一个特别醒目的,他一个身躯几乎占了两个兽兵的位置,肤如黑炭,体毛发达,打起来双手各使一把锯齿刃的板斧,犹如加强版的黑旋风李逵。像死去的萨穆罗一样,他也是从兽兵中涌现出来的精英,已进入准英雄状态,在保卫南昌基地的第五次反围剿大战中,与冰龙搏斗,被咬碎了右腿,短期不能复原,于是先知安排他留下来,一边养伤,一边领导小股部队开展敌后游击战,有效地牵制鬼军。还有个关键的原因是,较之兽人同胞,他有更强的和动物们沟通的天赋,善于指挥动物协同作战,有勇有谋,能粗能细。此刻坐在他身旁的一头棕熊,正是他形影不离的伙伴米莎,实力仅次于兽兵,他名叫雷克萨,同胞们已经开始称呼他兽王。
此刻先知已经集结好了部队,乔乔和众法师也补足了魔法,整装待发。漫山遍野的飞禽走兽都来到洞口为半兽人送行,所带礼物也不等,有的只是一个松果,或是几个鸟蛋,却让这些刚强无比的勇士感动得流泪,加上失败的沮丧和失职的无奈,有的兽人竟放声大哭起来。
先前拱地的野猪和老猿也来了,这只老猿是罗霄山里当之无愧的灵长了,长年在林间飞荡啼鸣,嗓子都已经哑了,它为兽人献上从绝壁上采来的珍贵草药,然后含一片黄连在口中,呜呜咽咽地流下泪来,久久地握着先知的手不放。
先知被深深地感动了,拉着老猿的手为大家讲话,“乡亲们啊,半兽人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份情意!所有地球生灵都有共同的祖先,就是亿万年前生命池中的那些绿藻啊,演变到今天,我们都是亲人、是同胞,我们也舍不得走啊,实在是当前形势所迫…可我想说的是,鬼王们贪得无厌,各怀鬼胎,分赃不均,必起内讧啊,他们的妥协是暂时的,矛盾是必然的,所以声势浩大的不死帝国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强大,我们最终一定能够战胜他们,越是困难时候越要把目光放长远些,这样才能看到希望,不能只顾沉浸在悲痛中。脚下这片热土有着悠久的革命传统,是古代一个伟大红色政权的摇篮,诞生了堪称军事史上奇迹的伟大长征。时隔千年情形又是何其相似,眼下鬼王们妄图乘胜把我们一网打尽,为了粉碎这个阴谋,我们也要来个战略大转移,我们要走地球上最难走的路,用他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跳出重围,去跟非洲的同胞们会师,壮大正义的力量,然后再杀回来!这是策略,而不是胆小逃命。鬼王们自以为锁定胜局,那我们就用行动告诉敌人,高兴还早呢。发挥我们优势的时刻到了,生命液和力量不但成就了大家的矫健神勇,还赋予我们超常的耐受力,不惧艰难困苦,只要怀着一个必胜的信念,我们一定能完成这次壮举…乡亲们多保重了,盼着有一天我们再回来啊…”
听了先知的话,兽人兄弟和动物同胞都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无论是远征的还是留守的,士气都空前地提振起来。
为了分散鬼军注意力,先知和乔乔各带一半部队,分头行进。临行前先知叮嘱乔乔道:“兄弟们的命运全靠领头这个英雄啊,前方路途艰险,敌情多变,老弟切不可意气用事啊。我们一直以来把唯物辩证法奉为经典,一要实事求是,二要灵活应对,领兵打仗例来讲求虚虚实实,一定让敌人摸不准才行,我们半兽人虽然血厚,也不是硬拼的,千万别再有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枉送同胞的性命啊!”
乔乔诚恳地点头受教,然后同胞们拥抱告别,各奔征程。
且说先知带兵,那可称得上驾轻就熟的老司机了,冰颅万万没想到,他竟敢行险棋挥师北上,取道浮城与山城两座鬼军大本营之间的河西走廊,当冰颅醒悟以为他要走古丝绸之路,于是借黑暗飞艇运兵阻截时,他老人家忽而南下,进入青藏高原境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00: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藏高原素有世界屋脊之称,由于相邻板块不断挤压隆起,未来这里地势更高了。为了避开敌军的追捕,半兽人不辞艰险翻山越岭,超大的肺活量能够忽略高原反应,极度的严寒早已让所有人的大獠牙上哈气成冰,然而由于超常的活力,厚皮又隔冷隔热,他们依旧光着臂膀和下腿,赤脚穿着露风的木底草鞋,在白茫茫的雪山间彰显出点点生命的绿色,让沿途的所有生灵称奇。几个炊事员还各自背着一个大铁锅,像忍者神龟一样,以一点不慢的步伐鼓舞着同胞们。
虽已兵分两路,先知依然注重分兵,或按部落,或按兵种,分分合合,灵活多变。狼骑速度快,可以和步兵分开;风骑既快又能飞越山岭,可以和部队分开,单独行进并执行任务;如遇鬼军空军,狼骑可以不骑,风骑也可以不骑,徒步或隐蔽,这恐怕在东方先生的电脑游戏里是万万想不到的,足以给斯人上一课了。
先知经常谦逊地说,人们称我先知实在是谬赞了,自古谁能未卜先知,我只不过多做些侦察罢了。的确自从上路以来,先知不断用真视技能排除鬼军跟踪的阴影,不断召出幽灵狼查看鬼军动向,然后作出正确的判断。他不是耿直地赶行程,而是各种迂回穿插,藏区复杂广阔的地形有的是用武之地,时而高歌猛进,时而陈仓暗渡,让地狱三英雄晕头转向,经常跟丢,好不容易追上,却发现中了埋伏,合兵没法寻找,分兵又总吃亏,对方处处逢缘,简直不像是逃亡,自己却吃尽了苦头。同胞们跟上先知总打胜仗,士气高涨,战争的残酷性已被冲淡,原来可以是一种有趣的享受,跟他越久越发现,无论与天斗与地斗,与魔斗还是与鬼斗,皆是其乐无穷的事。
这一天兽人主力又征服了一座雪山,眼前豁然开朗,是大片的青稞田野,农人与牦牛在田间劳作,红衣的喇嘛在湛蓝的高原湖泊边转经小憩,远处一片农庄依矮丘而建,拱卫着中央高地的寺院。
萨满大祭司居安思危,献言道:“咱们的南昌基地被拆已久,我感觉到我方的战争迷雾越渐稀薄,兄弟们马上就会暴露在鬼军的监控下,如何是好?”这位法师除主持教中行政事务,亦是战略行家,常伴先知出谋划策。未来敌对双方的主基地都能辐射出战争迷雾,屏蔽生化雷达,野外在双方监视器看来都是漆黑一片,可如果一方的基地被毁,对方就开图了,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显示。
先知胸有成竹地回答道:“这个还好,我们走出藏区就会进入印度的茂密丛林,同胞们身上的保护色能为我们提供最佳的天然掩护,到时候上演我们的拿手好戏‘绕树林儿’,怎么样?”
萨满大祭司朗声笑道:“先知料事如神,又够鬼王们喝一壶了,呵呵呵呵…”
大家谈笑风生,缓步走来,沿途所见人畜,都面黄肌瘦,精神萎靡,这里一如既往的平静不像有鬼军来过,然而精明的萨满大祭司还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腐蚀的气息,好生奇怪,忙问先知。先知暗自用小真视法鉴察一只病态的黄羊,果然不出所料,它的部分寿命已被窃取了,这附近一定有个血契契主,生灵们受害已久了,就连命薄的一些小动物也不放过。遇上这个决不能袖手离去,在先知带领下,兄弟们向着腐气来源的矮丘农庄而去。
望见兽人部队,这里的喇嘛和庄头们早已来到山脚下迎接,先知和大祭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暗中却察看了每个人,发现大家都是受害者,就连住持大喇嘛也不是契主。整座寺院都被腐气充盈着,反而找不到头绪了,大祭司忍不住旁敲侧击地询问,并安抚大家不必害怕,谁知人们还是三缄其口,献出本就不多的粮食乳品,劝兽人们赶紧上路。先知示意不要再问了,不慌不忙地一边喝着酥油茶,一边欣赏寺中的彩塑和唐卡。
一如其名尸陀林寺,这里主殿中央供奉着两个巨大的骷髅神像,呈舞蹈状,一雄一雌正是尸陀林主夫妇,他们的教义是开导人们将自己死后的尸体布施给饥饿的动物,表面上残忍恐怖,实是大慈悲、大功德,符合自然轮回的法则。而血契则是索取,是对别方活物生命的挥霍式的剥削利用,造孽最重。
先知神目如电,慢慢瞧出了端倪,就在万盏长明灯的矩阵里,有一盏灯是特别的,其它灯燃的都是金黄色的酥油,只有它的燃料犹如白色的琼脂,在鎏金的灯盏丛的辉耀下其实并不明显,但先知还是认出了它的本质,这盏灯烧的是尸油,俗称人油灯。
先知从容地拿起它把火熄灭,喇嘛和庄头们吓得忙上前劝阻,早被兽兵卫士拦住。先知果然从灯盏下面发现了一张藏文的贝页经卷,被施过魔法,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点,有的新旧重叠色泽不一,都是从各种生灵身上取得的,虽然土了点,其主要原理和血契一般无二,被先知毫不犹豫地烧掉了。
喇嘛和庄头们早已哭得稀爬,在地上哀告,说兽人们闯大祸了,金刚爷爷怪罪下来,大家都活不成了。
果然不大点功夫,从地下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大殿梁上的微尘纷纷落下,一个粗重的声音吓问道,“长明灯灭了,长生契毁了,我要看看谁这么大胆?”紧接着声源处的地板打开了,跳上来一个蓝皮夜叉状的怪物,怀中还紧抱着一具煞白的光身女尸,不腐不僵,半死不死的样子,供怪物在地下密室里日夜淫玩。
先知的卫士们都是兽兵中的精锐,浑身是胆,不等怪物发难,早争先恐后地围上去,萨满大祭司立即使出净化,将它原地定住,先知的闪电更是厉害,几招就把怪物毙命,跟对抗亡灵大军相比,这简直小菜一碟。
喇嘛和庄头们又惊又喜,几十年来被怪物作威作福,原以为永无休止,这一下众生彻底解放,遂拿出最好的青稞酒款待兽人同胞,并纷纷参军入伍。住持大喇嘛热泪盈眶地称先知为闪电活佛,并将寺名改为电慈恩寺,为他和大祭司塑了神像,长年供养起来。
先知部出藏以后,果然遇到等候已久的鬼军部队,冰颅老先生亲自带队,誓要活捉先知,谁知先知用了四渡恒河的绝妙战略,局部形成优势兵力,在河岸边反倒包围了冰颅,逼他使出回城卷轴,至少十天之内不用担心他追来了。
这一天,同胞们又来到一片雨林里,之前派出的侦察兵一个也没有回来,不由得疑云陡增。没有普通野兽能够威胁到哪怕是单兵的兽人,而经过几番“绕树林儿”的较量后,鬼军是很怕这种密林作战了,除此之外还会是谁呢?
行不多久果然发现了一具同胞的尸体,头颅似被一种利刃削下,身上的皮肉似是被取食了,遗体上不是牙印,而是一种巨喙的切痕,有几处骨骼都被啄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00: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元杰 于 2017-1-23 10:53 编辑

先知和大祭司又惊又怒,立即放出幽灵狼,誓要找出凶手,为兄弟们报仇。兽兵们不敢再单兵侦察了,而是听从先知分成十二人一队的小分队,彼此保持喊声联络的距离,地毯式排查一遍。果然有小队跟敌人接上火了,先知立刻带主力增援。
对方是一群称作树魔的野怪,通体翠绿色,形态很像乔乔率领的猎头者,只不过他们的武器是两把扔不尽的小斧头,远程穿刺火力,又兼网捕技能,故而一般兽兵不是对手。为首一个体形甚至偏小,却已练成一级的英雄,特长是能够累积攻速,也就是针对同一目标时他会越打越快,膀上盘绕着一条丛林恶蟒,初尝经验的他非常嗜杀。
然而野怪毕竟不是正规军的对手,何况先知在此,几个回合下来,杀的杀、擒的擒,战斗马上结束了。为首树魔被缚后忽然向先知跪地求饶道,“却才见您既放闪电链,又召幽灵狼,您莫不是混乱之治时就已成名的萨满教神秘英雄,先知是吗…晚辈有眼无珠,误犯尊驾,非是贪生怕死,今后实愿追随您左右,甘效犬马之劳…”
也是因缘际会,以先知阅历尚未见过如此年轻之英雄,看他面容俊削,目光锐利,顿生怜才之心,遂和蔼地扶起他道,“你叫什么名字?”
树魔首领受宠若惊地答道:“我叫森蚺…”
森蚺当即率领手下去收拾行装,离开后,萨满大祭司对先知悄言道:“我看此人鹰嘴猴腮,权变之快,极似阴险反复之辈,先知您难道没有瞧出来吗?”
先知语重心长地笑道:“他们树魔何尝不都是鹰嘴猴腮,你的推测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们要讲客观,如今敌强我弱,我们必须广泛地统一战线,广招天下英才,把朋友交到敌人脚下,这样才能争取胜利。这个孩子既有心上进,我们怎忍相拒,岂不是自绝众望,再说了,一个人生来什么样是无法选择的,可他究竟走什么样的路却是可以选择的,相信在咱们这个大家庭里,他会成长为一个正义力量,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具备各种才能的人,荟聚到我们旗下…”
大祭司由衷叹服道:“先知的话真正发人深省啊,有此胸怀,何愁我们的抗战大业不成…”
再看乔乔的部队,以巨魔为主,自从离开罗霄山脉,择他们喜爱的亚热带、热带丛林一路西行,穿过横断山脉,来到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即雅鲁藏布江)岸边。
以博士著称的乔乔再一次被证明不是一个合格的战略家,一路上算是记取了轻敌硬拼的教训,却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把这次转移单纯看成撤退逃跑,错失无数战机,光逃不打结果只能是光挨打,追赶他的三个吸血鬼王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防御不用考虑,全部精力都可以用在追击上了。还有就是他不听先知“轻装上路”的忠告,结果药品物资什么也不舍得丢弃,坛坛罐罐着实拖慢了行军速度,同胞们一边逃一边亡,这一路成了名副其实的大逃亡。
当他们来到布拉马普特拉河边时,天鬼早已拆毁了临近所有的桥,后面三个鬼王的大军逼近,兽人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了。这时本地的大型动物赶来帮忙了,大独角犀一个两吨,河水牛每个也有一吨多,都是弄潮健将,它们用身体在雨季的洪流中搭成一座浮桥,同胞们踩在它们背上,蹦蹦跳跳渡过大河,躲进了高高的象草丛中。为了拖延鬼军争取时间,两队垫后的兽兵如飞蛾扑火般全部壮烈牺牲。
当同胞们在沙漠边缘中途会师时,先知部的有生力量壮大了一半,而乔乔部则减员了三分之二,愧得无地自容。大家紧跟着又穿越了阿拉伯沙漠和撒哈拉大沙漠,在骆驼和象群的指引下寻找水源,历尽艰难困苦,终于来到东非的原野,人类祖先的摇篮。
谁知还未来得及休整一下,就遇上大量空运来的鬼军,这一回冰颅老先生准备得很充分,近战、远程、补给,外加两条高攻又减速的冰霜巨龙,更兼以逸待劳。反观兽人那边则疲惫已极,被鬼军围困到一座巨石小孤山上,就连先知也没有办法了,唯有摇头叹息,同胞们千辛万苦走到目的地,难不成功亏一篑,全军覆灭在这里吗。
忽然远处尘土扬起,传来了震天动地的踩踏声,绝非普通野牛群或角马群所能达到,现身后原来正是大家渴望找到的牛头人同胞。他们至少拥有两倍于兽兵的强悍,抱一根粗夯的原木图腾作武器,礅地一击能造成极高的范围伤害,专克围攻,常常以少胜多。为首的牛头人酋长名叫血蹄,更是将强悍厚重发挥到了极致,他最厉害的武器不是手中的长柄战斧,而是他的蹄子,猛跺一脚能够震裂地面,造成更严重的范围眩晕和伤害,特别是眩晕效果,停止攻击并能打断施法,混乱之治时不少敌方英雄被晕后无法用出回城而毙命,为了强化这个技能他还将两根原木图腾背在背上增重。除了个人能力,酋长还以擅长带兵而著称,如果说谋略是带兵的软实力,那么他的耐久光环绝对是硬实力,能够客观增加部队20%的移动速度和10%的攻击速度,他这些笨重的兄弟们全凭光环提速,就连疲敝不堪的兽人们,酋长一到享受到光环后,立即精神百倍,从小孤山上杀下来,勇不可挡。
猛牛们的后排是牛头人魔法师,为首的白牛大祭司是血蹄的政委,率领大家赶来增援,他们最有名的灵魂锁链,能将同胞的生命液连通在一起,共抗伤害,专家级的会驱散魔法,大师级的还能从同胞尸体上复活牛头人呢。
冰颅老先生还是采取他的擒王策略,指挥大量的鬼卒围定了牛头人酋长,酋长低沉地笑道,“来的好!”果然是震地一脚,血少的骷髅们顷刻间粉身碎骨,食尸鬼也呆在原地命悬一线。地狱三英雄又使出夺命三连击,然而套上灵魂锁链的酋长浑然不觉,在他身后有多少同胞为他撑血,何惧之有。
一但气势上来,半兽人联军能打出惊人的爆发力,鬼军大败,冰颅仓皇祭出回城逃命。残鬼们被传送走了以后,牛头人酋长迈着坚毅的步伐来和先知握手,他魁梧的身躯几乎跟先知坐在巨狼背上一样高,棕黄为主的体色衣甲跟脚下这片荒野和谐之至。
先知满含热泪又骄傲地笑道:“谁敢横刀立马,唯我牛大将军!我常说‘天下有难找老牛’,想不到果真应验,老伙计呀,又要辛苦你了…”
牛头人酋长也是含泪笑道:“哪里话,咱们是同胞啊!”
久别重逢的喜悦让先知忍不住调侃道:“我说老伙计,咱们有多久没一起下棋了,今晚上杀个通宵怎么样?我看谁都别睡了,呵呵呵呵。还记不记得,我最爱用马,都说马踏四方,威震八面,你就是我的马呀!老伙计!没有你我都快要开不了局了,呵呵呵…”
牛头人酋长也笑道:“当头炮,马来跳,我这不是来了吗,呵呵呵,不用着急,咱们的车马炮慢慢儿都会有的,你抬举我是马,那你就是炮,迟早给他们个‘马后炮’,把冰颅和恐惧那两个老家伙,将得他们动不了,那才好呢…”中国象棋是非常有趣而通俗的智力游戏,早在地球的列国时代就传入非洲,牛头人酋长自幼喜爱下象棋。
白牛祭司和萨满祭司,还有乔乔,也是激动地握手拥抱,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至此,兽人、巨魔和牛头人三股中坚力量胜利会师,开创了抗战的新局面,当年坦赞铁路的遗迹依然在荒草中见证着亚非同胞的传统友谊。先知总结这次大转移,认为意义重大,绝非冰颅老先生宣称的侥幸逃亡成功,而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连俗话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同胞们来到更加广阔的原野上,定能与鬼军周旋到底。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10: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元杰 发表于 2017-1-6 00:32
先知和大祭司又惊又怒,立即放出幽灵狼,誓要找出凶手,为兄弟们报仇。兽兵们不敢再单兵侦察了,而是听从先 ...

谨以此篇纪念伟大的长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36 , Processed in 1.163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