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409|回复: 4

酒馆风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1 14: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永胜 于 2016-11-23 08:53 编辑

灰脱脱的天,冷的钻屁股的风和打在脸上生疼的小雨点,在老周的眼里,这就是个闹事的天。看着夹着腿跑路的小姑娘们,老周轻轻露出一丝笑容,然后就拉着老张的手打上了电话:“小崔,我和老张快到酒馆了。”
“你俩回腊子村喝白菜汤去吧”
“哈哈,大烩菜,还有烧肉,是黑铁锅的。”
两个大男人大街上拉拉扯扯,瘦小的老张感到特别不自在,他想挣脱老周的手,却被老周那双老虎钳般的手死死地卡着。
“我说老周,还有你这么请人吃饭的,我不会跑,又不是我欠你,是你欠我!不会又说没钱吧?两个月准还上,准还上,半年了!求求你,我真的有急用。”可怜巴巴的老张被老周拉着一路小跑,就是不见老周放一个屁。
吵吵闹闹的酒馆,早坐满了人。老周拍拍胸脯,服务员习惯地上去问到“周老板,你的酒快热好了”看来,老周早有安排。
“嗖嗖地,快些些”
桌上的花生豆似乎比以往多了一把,老周满意地扭着头转圈瞅端了一下,便两眼直直地盯着门口看了起来。
小崔打的火速赶到,就这样,也遭来老周的白眼。菜早点好了,一只卤鸡,一个铜火锅,烫好的一瓶七十二度烧刀子。老周下手抓着花生米,每次两粒往嘴里扔着。老张厌烦地看着老周,再看看小崔,气不打一处来,什么玩意儿。
这时候,刚刚下乡回来,搞扶贫工作的老弓,笑呵呵地也坐了过来。“今天都是大菜啊,谁中奖了,哎老张,怎么,希拉里落选了,特郎普也不是你家亲戚啊,愁眉苦脸的,来来,倒酒。”
“酒酒久久,长长久久,今儿个我请客,不吃那大烩菜了。看看咱这酒,有来头,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要是其他人,一瓶二十年的老白汾我也不会换的。有重要事,酒不能白喝。”
“呵呵,看样子,老周今天这腰粗多了,有钱了?不是还钱吧,值得庆贺,值得庆贺。”
小崔边奚落老周边在空中划了一下臂,那个服务员见状又上来了。“崔董事长,您需要什么?”小崔看看老弓,看看老张,看看老周,最后看看火锅,说:“加个梁山扣肉,完了算我的。”等服务员转身走了,老周的嗓门又调了一个高度。“你们吃香喝辣的,我,我,我脱了秋裤让你们看看有几个窟窿,还有袜子上的。就这,借你们几毛钱,每天催命鬼似的,怕我死了不成?没有欠条,还有我儿子呢,这个够吗?”
老张从盘子里夹了一大筷扣肉,油油地塞到嘴里,然后把酒杯举过头顶,慢条斯理地说。“这酒,你说一口还是两口,表个态。我,我个煤矿工人,还是民营的,每个月就那一点点生活费,孩子上学,老妈生病。钱是不多,三千块,,可那是命根子呀。这几天求爷爷拜奶奶,没有一个肯出手的。老周你现在不还,那钱,那钱还叫钱吗。”老张一口下去半杯子,辣得直吐舌头,赶紧从火锅里又夹了一大片肉,吹都没吹就叼了进去。
小崔听着,感觉今天这顿饭是个局。
难道是我再借你老周一点?鬼才会上你这个当。和老周打交道二十多年来,就知道借钱,借钱,倒也还着,倒也明白“勤借勤还再借不难”这个理,可就是怎么也还不上,小尾巴年年有,让人特别不爽。更让人不可理喻的是,谁也不知道他借钱做什么,往死里问也不说。
“这酒上劲,钻心的火。弟兄们尽管吃,记我的。”小崔敷衍地说了一句,原本想堵堵嘴。
“这账我结,这么多年,老哥心里有数。我,他祖宗的,我就这点本事,听说过站街女,听说过蹲街汉吗?扛水泥,搬砖,幸亏养活着一个孩子,要是两个,我他妈早上吊了。”谁也没想到老周脖子一扬,也一口来了个底朝天。
老弓一声不吭,脸沉塌塌的,也不知道想什么。呆着呆着,老弓竟然骨碌碌地淌下两行泪。
“老周,你什么也别说,也别装了。小崔的、老张的钱我替你还上。你就不能让我痛痛快快地说一句吗?多少年了,我都快疯掉了!”平日里常常一笑了之的老弓,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来,无疑于晴天霹雳。几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老周更是把头深深地埋在裤裆。
“老周,请抬起头来,让你的朋友们好好认识认识你。”老弓郑重其事地说着,看来不是开玩笑。
“这几年下乡扶贫,在我保点的腊子村,你们也知道,那个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老周掏出了三万块,前前后后供了六个大学生啊!老周让人家发毒誓,吓得人家谁也不敢张嘴。我和他交流过多少次,硬不让说,说了还要揍我!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你,你怎么就这样呢!”
火锅里的火似乎没有那么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锅底冒出了一股焦糊的怪味。
老张霍地站起来,左看看右看看,不认识老周似的,拿在手里的酒杯尴尬地在几个人面前晃着,不知道是想喝还是想和谁碰杯,到最后还是一声不吭地放到餐桌上。
小崔听着老弓的一席话,两道眉拧成一个铁疙瘩。
“老周啊老周,老周,什么话不说了,打今儿起,我从咱这个酒馆每天拿出十块搞扶贫,兄弟们做个见证。服务员,再来一瓶!”从不见喝酒的小崔,一口下去一拇指。
“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好说的......崔老板,这个酒算你的,帐我结。快过年了,本来今天是还帐的,这帐,不想还也得还,不就是迟还几天?迟了日子能少了数?”老周总忘不了他那个德性。
老张也怯怯地附和道:“钱,是是要还的。不过,我真有个好亲戚,也是最近这几年才上来的,我求求他,给你谋一份好买卖,日后喝酒,喝酒还方便点。”
老周听也不听,拽了一条鸡大腿,眯着眼就上了嘴,鼓起腮帮子咀嚼起来,吃得那么美哉,那么香哉……
2011.11.21

发表于 2016-11-22 19: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嚼头,整整看了四遍。文章通过截取饭桌上的一幕,活灵活现的展现了四个小人物不同的生活和思想现状。不得不说,老周是个英雄主义色彩而且颇受争议的人物,自身生活窘迫却又热爱公益事业,只是这样的人真是太少了。
发表于 2016-11-28 11: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酒馆让我想起了茶馆,人物形象很突出,一顿酒喝出了人生百态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21:0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题目有点不贴题。今天和作家新干线的朋友们聊,确定还是“还债”好一些。谢谢老师朋友们关注。
发表于 2016-12-8 17: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永胜 发表于 2016-12-5 21:03
这个题目有点不贴题。今天和作家新干线的朋友们聊,确定还是“还债”好一些。谢谢老师朋友们关注。 ...

题目确实是很费功夫的一件事,但从设置的这个场景来说,酒馆风波也说得过去。细细琢磨,【还债】还真的要好一些。不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还是得看自己的感觉。哈,说和没说一样。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