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07|回复: 7

桃子(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1 10: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6-11-29 00:03 编辑

         【一】
  1996年冬天的一个清晨,一轮红日从东山缓缓升起,暖暖的阳光洒向一个叫‘庙郊’的小山村里,漫山遍野的积雪在太阳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这个小小的村子顿时亮堂起来。
  庙郊村位于太行山腹地一个偏远的山沟里,几十户人家依据山势分别散住于南北两岸。前几天接连下了几场雪,村子显得异常空寂,好不容易天空放晴,老天爷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北岸那个大庙门口陆陆续续聚起了一些人儿。这里无疑是村里最大的新闻发布中心,陈芝麻烂谷子大的屁事都会成为他们不朽的话题。
  但是,诸如台海危机、南方水灾之类的国家大事对他们来说却是毫无关联的。在他们眼里,那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一个小小的底层人儿如何能够左右得了。他们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土地和身边这些看得着摸得着形形色色奇形怪状的事情,他们常常为此撕破脸皮,爆出粗口,甚至你推我搡,引发纠纷。眼下,村里发生的一件事情引起他们的关注。
  “人心都是肉长的,娶得起,就要养的起,人家儿子大了,买个房子吧,还想占为己有,什么人呀!……”
  瘸子郭山是村里有名的二愣子,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他认为不对的地方总要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在这个以张王李三大家族为主的村庄里,郭姓一族要算独门小户了,他的话不管是对还是错,却是最没有分量的,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年轻后生抢白了一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胡乱掰扯。你知道个球呀!”
  “哟,我就说说,你就不行了,总不能不让人说话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再难念也得有点良心吧!再说我也是他们买房的见证人,知道的总比你们要多些,咋就胡乱掰扯了。”郭三还嫌不够解气,指着村口那个红砖瓦房又说了一句:“那房子的钱是谁出的,我都一清二楚,我到要看看,昧良心的事情,他也敢做?
  
  【二】
  郭三说的那个‘他’是指李家的老二李二狗。李二狗兄弟七个,人多嘴多,吃了上顿没下顿。轮到自己却赶上了好时光,根红苗正、家户大人眼旺,十八岁那年娶了村长女儿之后更是好事不断,先是生下大庆、二庆,两个儿子,再后来又成功接替老丈人村长这个宝座摇身一变成为村里的一号人物,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如果人生就是这样一帆风顺,那么这个小说也就没有写下去的必要,还是回归正题构思文章吧!1985年冬天,李二狗全家到三亚旅游途中妻子遭遇车祸身亡,第二年普选时却又毫无征兆落选。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要说毫无征兆却也不尽如此,什么事情发生都有它的必然规律。好长一段时间,李二狗总是抱怨:他娘的,真是沤麻池里翻了船。可他不知道但凭自己的威望能够在村子位子上连任多年,不是他有多大的能力,为村里做过多少事情,主要还是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己家大户大,二是村里还没有出现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即使有些年轻后生偷窥这个位子,也没有这个胆量,老虎嘴下抢食的事情无人愿干,万一不成,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在李二狗处理妻子后事的那些日子,村里的形势悄悄发生了转变。在一场可有可无的村委会议上,郭三的一句话成为点燃‘欲望’这个炸药包的导火索,他指着副村长张林说:
  “李二狗这些年干的怎样,你也心知肚明,我是独门小户也不敢有什么想法,他李二狗是村里的大户,你张林也不算小户吧。今天我就交个底,如果谁有这个想法,我郭三全家十一张选票全部归他。”
  众人听后哼哼哈哈,却暗暗打起了主意。尤其张林吃了郭三的定心丸更是信心百倍,便上串下跳的活动起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几天,郭三在会场上说的那段话便迅速传遍全村。大家在敬佩他的同时也送上一个“二愣子”的美名,谁家需要做个证人之类的出力不叫好的事情都愿意找他出面帮忙。张林也非常成功的出任村长一职。短时间看来是各取所需。只有李三狗陷入失魂落寞之中,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接连遭受了两次打击,心底的痛苦只有自己清楚。
  
  【三】
  张林能在副村长一职上呆上多年,靠的就是‘左右逢源’这个本领。这次能够成功出任村长无非就是平衡了村里的各股势力。一天晚上,他又故技重施,怀里揣了一瓶高粱酒晃晃悠悠的朝李二狗家走来。
  “老村长,我来看你了。”
  “睡下了,没事回去吧。”
  “咋没事,事情比天大,要知道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
  “球毛的,你能有啥球事情。”
  “有啥球事,总得开门再说嘛。”
  张林的一番话说出后,斜眼瞄了一下,发现李二狗的脸上有点喜色,便从怀里掏出那瓶高粱酒往柜子上一顿,得意的说:“怎么样,弄个菜,咱老哥俩喝上一杯。”
  原来张林有个叫桃子的表妹住在邻近的村子里,男人去了两三年了,剩下娘儿俩孤苦伶仃的。张林把自己的表妹介绍给李二狗,也是最近才有的想法,他觉得,这是件一举两得的好事,一来可以平息李二狗的怒气,讨个人情,以后便于周旋。二来也可以为表妹找个归宿。
  李二狗这边自是乐意,妻子刚走后那段时间倒也没觉出什么,东家送碗饭西家送点菜的,出去开个会吧,两个儿子简直成了宝贝疙瘩,你争我抢的。可是落选村长以来,家里渐渐冷若冰霜,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的真是苦不堪言。现在家里多个女人,热火热灶的,就是傻子也高兴,更何况李二狗那么聪明的人呢。
  张林说:“我表妹家的情况,想必你也了解,虽说不在一个村,也是河东河西的离得不远。你要愿意,我就做个中间人,明天一块坐坐,如果合适就让她搬过来得了。”
  第二天张林和二狗去了桃子家一趟,提起此事,桃子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提出两个要求:一是必须把儿子赵斌抚养长大,按照农村的风俗盖个房子,娶个媳妇。二是百年之后,各归各处,也就是各进各的坟。二狗说:既然住到一块了,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有一个馒头一分为三,一人一份。至于百年之后的事情,如果你要不放心,咱们也可以把双方家长叫到一块立个字据。就这样,人生中最神圣的婚烟大事倒像是在洽谈一项业务,彼此之间一问一答得到顺利解决。桃子感觉方方面面很是满意,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说的,便一口答应“都是半拉不小的,也不需再操办什么,就选个日子把彼此的亲戚聚到一起吃个饭,认识一下就行了。”
  张林说:“依我看,时间就不用选了,择日不如撞日,你看天高云淡的,明天就是个好日子。”桃子听了也没说什么,二狗更是高兴的应承下来。
  
  【四】
  桃子晚上和儿子赵斌谈起此事,儿子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你们大人的事情找我管什么用!”说后便躲进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桃子这时才意识到今天的事情有点草率,他知道儿子这关没有过去。一向内向的儿子从不轻易发表自己的看法,有什么事情总是憋在心里,自己忍着,自己受着。外表看似有点软弱,内心却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他爸走了之后,更是话语不多,放学后也不和小伙伴们玩耍,总是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究竟是在想啥呢,桃子实在是不明白。
  细细一想,也难怪哦,他爸曾经是村小队的会计,也算是走在人前的人,就这么一个儿子还不是被视若珍宝,就是带着出去,也是被人宠着,被人举着的。他爸不在了,儿子就不是以前的儿子了?就说去年秋天的那一天吧,儿子扛个铁锹走自己的路又是碍着谁了,虽说力气有点小,扛着有点吃力,走走停停的,可也不需要你们指指点点吧,而那个号称‘大伯’的更是说的难听,说什么无家无教的。他爸在的时候,他可是宝贝长宝贝短的叫的亲热。
  “唉,真是人走茶空,客走茶凉。”桃子感叹着,又想起另一件更加气人的事情。往年种谷子的时候,总是地邻们搭伙在一起,早上种你的,上午种我的,说说笑笑一天就过去了。而今年,一个个就像不认识你似的,偷偷的就把地种了,自己那块地光秃秃的晃在那儿,看着就扎眼。桃子觉得,今天的事情虽然没有提前和儿子商量,也许他一时不能接受,但还是没有什么错误,最起码也能找个靠山,不再遭受别人的欺负。
  夜很长,梦很短,桃子不知是在做梦,还是根本就没有睡着。她的脑海里,一会出现两个人,一会出现三个人,一会出现一群人,不知是在过家家,还是就是一家人。天空蒙蒙发亮时,她却沉沉的睡着了。
  桃子是在儿子的叫声中醒来的。儿子说:你不是要带我去那个继父家吗?怎么还在睡觉呢!桃子揉揉发红的眼睛,看着床前站着的儿子,一下子没有迷闷过来,昨晚她曾做过最坏打算,如果儿子实在不愿意的话,就是拖也要把他拖去。她心一热,突然问了一句:“儿子,你可考虑好了,如果不愿意,咱就不去了。”儿子话还没说出口,一汪泪水却不由自己的倾盆而出,梗梗咽咽的说道:“不去,不去,还能咋样,受的欺负还少吗?”此刻,一切话语都显得无关紧要, 娘儿俩抱在一块痛哭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10: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6-11-29 00:04 编辑

        【五】
  中午十二点时分,李二狗在院子里摆了三桌,原计划自己的亲戚一桌,村上的邻居一桌,桃子家一桌。可是桃子家就来了她们娘儿两个。其实桃子也清楚,虽然这顿饭不和年轻人结婚一样热闹,但还是应该有个亲人在场,一来送个祝福,二来也挣个面子。可是自从男人走后,孩子的伯伯一家从来没有登过门,自己娘家倒有兄弟姐们好几个,一提起此事,哥哥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直说这事办的太草率,桃子没了主意,索性不再和任何人商量,自己的福气自己享,自己的苦难自己受。
  尽管如此,这顿饭还是在和谐喜庆的氛围中开始了,表哥张林清清嗓子来了个开场白:“今天我把我的表妹带来了,希望大家和睦相处,也祝愿他们两个和和美美、幸幸福福、白头到老。”李二狗也逐一向桃子介绍了在场的亲人朋友。接下来,李二狗、桃子、大庆、二庆、赵斌、张林和二狗的弟弟坐到一桌,说说笑笑,倒像是一家人聚在一块吃顿普通的便饭。饭到中途,赵斌、二庆两个小家伙则躲到房屋里玩扑克去了,桃子看后,很是欣慰,她觉得幸福的日子就要来了。
  桃子不听哥哥劝阻草草地嫁给了李二狗,但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错误,尤其看到孩子们能够和谐相处,当初的一番顾虑也就化为乌有。桃子暗暗发誓,哪怕吃多大的苦,受多大的罪,都要自己忍着受着,绝不能让别人来看自己的笑话。
  一亩三分土地的收入不能满足家庭的正常开支,二狗卷起铺盖到县城打工去了,桃子一手料理家务,一手忙于地里的活计,起早贪黑的很辛苦,但看到自己的孩子在一天天慢慢长大,桃子很知足。
  日子在繁琐平淡中周而复始,大庆年满十八岁参军入伍成为一名军人,二庆和赵斌小学毕业后进入了临近的一所中学留校就读。在邻居们眼里桃子是个女强人,里里外外都能干,桃子在别人的赞美声中自得其乐,她的精神更大了,信心更足了。不料,李二狗的一个举动给这平静的生活刻上一道无法修复的烙印。
  
  【六】
  二庆和赵斌念书的学校离家有十五里的路程,一般情况下每隔两个礼拜回家一趟。这一天,赵斌回家后扔下书包一声不吭的躲进了卧室,桃子没看到二庆,便追到卧室里问道:“儿子,你哥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儿子?你的眼中还有这个儿子,二庆才是你的亲儿子,我算哪门的儿子!”赵斌气势汹汹的吼道。
  桃子蒙了头,不解的问:“ 咋了,你倆生气了?
  “装什么好人?他能去县城念书,凭啥我就不能?不让去,也提前给我说一声,干脆不念就好了,省得让同学们看我的笑话。二庆姓李,难道你也姓李……”
  话未说完,赵斌的脸上早已挨了一巴掌,桃子怒吼道:“小小的孩子,说出的话咋这么刁钻,谁说二庆去县城念书了?”
  赵斌心中那股怨气还没来得及发泄,母亲的巴掌更是像把利剑狠狠刺向心坎,他觉得自己是个被遗弃的孩子,悲愤、失落、惊骇、酸楚多种情绪交汇在一起,恨不得现在就死在桃子面前,早早去见自己的父亲。“好吧,我给你减轻负担,你就好好培养你的宝贝儿子吧。”赵斌一头撞向桃子,爬起来发疯似的摔门而去。
  赵斌沿着蜿蜒的小路一路狂奔,村口那条干枯的小河堵住了去路,他没有绕过前面的浮桥,而是纵身一跃,跨过河滩,攀上对面的河岸,眼前一条马路直通远方,他这才站起来,一路小跑,不时发出一声苍凉的尖叫。
  冬日的暖阳滑过山头重重地跌落谷底,夜,像一幅暗色的天幕迅疾罩了下来。赵斌跑的精疲力竭,一屁股蹲在地上,多日积存的怨气得到发泄,他的心情稍好一些。这个懂事的孩子过早的明白了‘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他刻意回忆一些温馨往事用来平息这不堪的现实。可是,想来想去,竟然没有想起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于是,他再次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母亲说过,我们到你继父哪里就不要想别的事情,更不能拿继父和你的父亲来做比较。赵斌有点不明白,但还是觉得有道理。这次,父亲的好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刚刚平复的心情再起汹涌波澜。想起继父带着二庆离开的那一刻,想起母亲落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巴掌,赵斌的心绪就像落入河里的一块石头迅疾沉了下去,他决定永远不再回去,便扶着地站起来,摇摇晃晃朝前方走去。可是,赵斌像个软柿子似的,浑身瑟瑟发抖,没走几步又跌在地上。远处传来母亲的阵阵呼唤,赵斌心头闪过一丝念头,死了,也不回去。他屏住呼吸,慢慢的朝路边的草丛摸去。
  
  【七】
  桃子是第二天早上在路边的水沟里找到儿子的。赵斌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三天,桃子也泪流满面的哭了三天。
  桃子向李二狗打电话了解情况,李二狗回答说:“县城的教学质量要好点,我先把二庆接到县城,以后有机会也会把赵斌接走的。”
  桃子质问道:“不管以后不以后,你总是应该提前给我说上一声的。”接着桃子又把赵斌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李二狗回答说:“没想到这孩子的心眼这么小,你好好照顾他,我有空就回去……”
    桃子不等二狗说完,狠狠的把电话撂在一旁。
  一向果断的桃子像被什么东西抽空似的,软绵绵的趴在赵斌的床前。她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
    在桃子看来,既然过到了一起,对方的儿子就是自己的儿子,尽管在思想上有那么一点偏袒,但在平时的吃喝拉撒方面总是尽力把自己的那份爱均匀地撒向三个孩子身上。有时候,需要儿子们干点家务活,就指划着赵斌干了。桃子觉得‘将心比心’四个字用在这种组合家庭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当听到赵斌从学校回来后说的那番话后,桃子打心眼里不信那是真的。现在,桃子从二狗的嘴里得到证实,她的精神一下子垮了。她悔恨当初没有听从哥哥的劝阻,如此草率地甚至近乎可笑的把婚事定了下来。
  桃子心底忽然萌生一个想法,带着儿子离开这里,可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回去?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当初也不会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那么,不如带着儿子出去打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可是,天下之大,哪里有个让女人们立足的地方,要知道村里还有很多劳力呆在家里,只能靠着侍弄一亩三分土地勉强维持生活,在这个偏远的小地方,方圆左近也就只有几个刚刚新建的小铁矿而已,能够出去的也是寥寥无几。
  桃子最终选择了妥协。为了稳住儿子,她决定一个人把错误承担下来。赵斌醒来后,桃子告诉儿子:“要怨,你就只能怨我,二庆的成绩比你好,我觉得,咱们条件有限,只能培养一个算一个。打了你是我的错误,可是,作为一个儿子,你说的话也太让妈伤心了……”
  赵斌看着母亲焦脆的模样,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强忍着咽了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10: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6-11-29 00:05 编辑

        【八】
  这场风波在桃子的忍耐下平息下来,看似回到以前的状况,可是彼此之间多了份生疏,少了份和谐。桃子变了,她不在留意家务,她更加卖力地忙乎地里的活计,她上山挖药材,她下河捞泥鳅,总之,只要和钱挂钩的事情她都干。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大庆退伍后安排到县公安局上班,二庆考上了当地的师范院校,赵斌初中毕业后虚报了年龄也招工到煤矿成为一名农民轮换工人。桃子认命了,可她的心底憋着一股气无法发泄,看着三个儿子截然不同的处境,她的心情更加的不是滋味。
  一天,张林告诉桃子:“我本家弟弟新民想把东头那个新盖的房子买了,要价三万,我看也不是很贵,赵斌以后结婚没有个房子那行。你考虑考虑,看看有没有这个打算。”
  “表哥,你先不要和别人说,明天我就给你一个回话。”桃子一口气应承下来。表哥走后,桃子犯难了。多年来,二狗挣的钱从来没有往家放过,家里种地的这点收入倒是自己存着,可是谁家办个红白喜事什么的,都是从这里往外支出,虽然有点剩余,也是微乎其微。房子是好,可钱从哪里来呢?桃子自叹道:“哎,还是算了吧!”
  第二天,桃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张林。
  张林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这些年,你累死累活的就没攒下几个私房钱?”
  “有那么五六千,可也不够。 ”桃子无奈的回答。
  张林笑笑说:“我的傻表妹啊,你看,你有五六千,把你那老房子买了,还不值万儿八千的,张斌出去也有半年多了,还不挣个三五千,算下来也有个两万吧,剩下那一点,找二狗要呀,当初他可是亲口答应的。”
  桃子一拍脑袋,笑道:“我咋就没有想到呢,原来我也很有钱哦,可旧房子的事情,你还得多多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人要,眼下只有先把那个房子买了才能说其他的事情。”
  张林走后,桃子想问问二狗,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二狗就回家了。俩人谈起此事,二狗答道:“三个儿子,就得三套房子,买上一套放着也是个招牌。”
  桃子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听二狗说起三个儿子,忙说:“不管几个儿子,这套房子可是为赵斌买下的,你能出就出点,不出我自己想办法,不管以后再盖什么好房子,我也不稀罕。”
  二狗撇撇嘴,笑道:“是,谁说不是赵斌的。”
  张林使出回身解数帮桃子把旧房子买了个好价钱,比原计划整整多了三千。
  在签订房子购买协议的那天晚上,张林为桃子支了一招,说是今天的这个场合我到场有点不合适,清官难断家务事,眼下你要把‘二愣子’郭三叫上当个见证人,万一以后有个纠纷,他也会主动出面为你作证。桃子欣然接受了张林的建议。然而在填写购房协议的时候,桃子和二狗之间发生了一点争执,桃子要求在购房人一栏填写赵斌的名字,二狗以赵斌不够法定年龄为由要把自己的名字填上。
  郭三从中调和道:“依我看,二狗说的也有道理,反成就是个购房协议,等以后正式办理过户手续的时候,写上赵斌的名字不就行了。”
  “是呀,好来我在村上也算是个有名有号的人物,还能做那昧良心的事情。”二狗气呼呼的应道。
  新民狡黠的一笑,说道:“要不这样吧,今天我先把钱收起来,给你们开个收据,等以后办理过户手续的时候,咱们再说其他的事情。”
  桃子一时没了注意,只好应承下来。
  
  【九】
  桃子为儿子买房子的消息在村里传了出来,人人都说桃子有本事,有能耐,一时间,桃子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典范。多年来,桃子第一次感觉腰杆挺直了,和村里人说话似乎也不用再和以前一样小心谨慎了。
  桃子在别人的赞美声中迎来了这一年的春节,大庆带着女朋友回家过年了,女朋友梅子从包里拿出一件紫色的棉上衣让桃子试试,而且妈长妈短的叫的很是亲热。女朋友告诉桃子:“在我十一岁那年,我妈就去了,现在见到你就和见到我的亲妈一样。”
  桃子看着眼前这个能说会道的女人,她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年少的那段时光,十三岁那年,父亲去了,母亲去的时候自己刚刚四岁,长得什么模样,一点印象都记不清楚。多年来是年长十岁的哥哥把自己抚养成人的。尽管哥哥知冷知热的对自己照顾有加,可在桃子眼里哥哥就是哥哥,终究不能代替父母的那份关爱。也许是同病相怜吧,桃子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多了一份怜惜,多了一份理解,桃子没有女儿,她希望像对待女儿一样来对待梅子。
  正九月不提亲,过了正月,二庆的婚事正式提到议程。
  一天晚上,桃子洗漱之后上了床,李二狗翻身凑过来说:“桃子,给你说个事。”
  桃子问:“啥事?”
  李二狗说:“大庆结婚也没个住的地方,当然是房子的事。”
  桃子一激灵,突然想起哥哥说的一句话……
  今天下午,表哥过来让桃子去家里坐坐,正在干活的桃子不解的问:“有什么事情在这还不能说!”表哥半开玩笑的回敬一句:“国舅爷想见你一面,不会还得三拜九叩吧!”
  桃子自嫁到二狗家以来,哥哥一次都没来过。哥哥怪桃子办事草率,也怪张林胡乱撺掇,这次想来是有要紧的事情,否则也不会亲自跑过来。桃子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跑着去见哥哥了。
  哥哥开门见山道:“你哥没本事也给你帮不上什么忙,你在乎也好,不在乎也罢,该说的我还是要说,你也不容易,能给赵斌买个房子也是个本事,关键要会动脑子,听说那个大儿要结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拿赵斌的房子做婚房,请神容易送神难,你可记好了。”
  桃子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此,桃子为此操碎了心。前段时间,桃子还想过先给赵斌娶个媳妇,早早迎进门。屋后王家的闺女比赵斌大一岁,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桃子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提起此事,那闺女还没说话就红了半边脸,低着头娇羞的说:“我比赵斌还大一岁,赵斌哪能瞧上我呀!”
  桃子看出这闺女的心思,就给赵斌打电话,这孩子却说:“妈呀,现在讲的是自由恋爱,媒妁之言过时了。你可千万不要再和人家提此事,以后碰面都尴尬。我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依我看,你在那也呆不久,等我这里稳定了,还是出来过自己的日子吧!”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桃子生气的回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桃子觉得,守住了房子,就守住了希望,将来有一天儿子娶个媳妇成个家,自己也就功成名就了。什么情呀,爱呀,那都是有钱人的事情,和自己这种人有啥关系?
  二狗用手捅了桃子一下,说道:“哎,给你说话呢!”
  桃子往上拉拉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半边脸,流露出一幅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的神态,她软绵绵的回道:“那是赵斌的房子,我也不敢自己做主。”二狗‘嗯’了一声,扭头倒向一边不再言语。桃子觉出一股寒气从对面罩来,直逼心底,传遍全身。
  接下来几天,桃子隐隐的感觉到身边笼罩着一股异常的气息,要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桃子一时也想不起来。一家人该吃饭的时候回来吃饭,该睡觉的时候回来睡觉,大庆也是妈长妈短的叫着,二狗比以前还热乎了点。桃子不明就里,整日的心神不宁,一有空闲,她就胡思乱想起来,这些年来,二狗在对待三个孩子的态度上是有那么点偏心,可对自己还是能够说得过去,别人有的自己也没缺下。况且梅子这个媳妇通情达理的,人家是招谁惹谁了,还没进门就给她这个难堪,看来自己在房子的事情上有失分寸。桃子突然下了一个决定,二狗要是再提占用房子的话,干脆就答应他算了,反成空着也是空着,也没哥哥说的那么严重。
  一天,桃子整理家务时发现床底下塞着个黑色的袋子,拿出来一看里面装着一套紫红色的窗帘,足足三米多长。她猛地一拍脑袋,坏了,原来问题出在房子上面,按理自己没有答应二狗的要求,他应该生气才是真的,反而还流露出一幅讨其所好的神态。桃子再也坐不住了,猛地推门跑了出去。
 
  【十】
  赵斌的房子位于村东口的马路边上,红砖绿瓦,前面留有一米多宽的挑檐。桃子每次经过村口都要趴到窗户上朝里看看,就这么三间房子,桃子却不知琢磨了多少遍,那间做厨房,那间做卧室,还有儿子喜欢看书,床底下那几个大烟箱子里堆的全是他的书籍,容易受潮不说,找个书也不方便,要是放到一个大书柜里,什么时候想看了随便抽开一本看看,多方便,多自在。可是,赵斌这孩子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么好的房子摆在这里,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出去了就不再回来,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似的,八年合同一到,还不得怪怪的回来。
  可是,桃子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房子的墙壁被粉刷的洁白如雪,紧靠西墙的一侧,一张新式大床周周正正的摆在中间,床头上面的墙壁上镶嵌着几天前拍下的婚纱照。水泥地面被白色的地板砖所覆盖,看来刚刚完工,地上还放着水桶、拖布、梯子等工具,二狗和大庆正趴在地板上,一边说话一边用铲子清理留下的痕迹。
  “爸爸,我就这样住进来,她不会说什么吧?”
  “说就叫说去吧,她也就只能说说,还能咋的。”
  “我总觉得有点不合适,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梅子要是知道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恐怕也不会答应的。”
  “弄都弄好了,还有啥说的。梅子傻了,分不清远近亲疏了!”
   …………
  桃子扶着门框,两眼一阵发花,她的心彻底凉了。以前总是忍着耐着,如今,积存多年的怨气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流而出,她不顾一切的冲进去,踢翻了水桶,推倒了梯子,指着二狗怒吼道:“李二狗呀,李二狗,你可真行呀,你的良心算是坏了,你要把我们母子害了才满意吗?”
  大庆看到形势不妙沿着墙角退了出去,二狗怔了一下,迅疾朝着桃子吼道:“桃子,你疯了,你要造反吗?”
  “老娘受够了,就是要反了。”桃子拿起拖布朝窗子捅去,一块,两快,碎裂的玻璃像飞雪一样纷纷散落下来。二狗急了,举起拳头从背后捣了过来,桃子站立不住,跌倒在地。顿时,殷红的鲜血从桃子身上滴落下来和地上的积水混为一体,汪洋一片,分不清那是血,那是水。
  坚强的桃子病了,一连几天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大庆的婚礼越来越近,家里忙的一团糟,没人顾得上看她一眼。
  婚礼那天,大庆和梅子在亲戚朋友的祝福声中住进了新房,唯独没有收到他们继母的祝福,桃子失踪了。回门那天,梅子回娘家后没有和大庆一块回来。据说,梅子不回来和桃子的出走有一定的关系。反成,那个房子,大庆仅仅住了一夜,第二天就搬了出来。二狗一家子也是在忙着寻找桃子的下落。
  多年过去了,村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桃子的身影,大家也渐渐地把她淡忘了。唯独瘸子郭三看到村口那三间空落落的房子总要念叨几句:“桃子,对不住了,是我这个证人做的不好,让你受苦了。”
  后来,村里一个到省城旅游的人回来说:“别提了,桃子现在过得可好了,人家整天坐着小汽车在省城满大街的闲逛呢!”
发表于 2016-11-21 18:43: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桃子的柔美,二狗的无义,一段朴素的乡村伦理故事。人物生动鲜活,值得一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18: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永胜 发表于 2016-11-21 18:43
桃子的柔美,二狗的无义,一段朴素的乡村伦理故事。人物生动鲜活,值得一读 ...

在小说创作方面,周老师是前辈级别。渴望得到你的指导。
这篇小说耗费我两个星期的业余时间。虽然用了一定功夫,但还有很多不足,也就是想到那写到那,最后写的烦了,累了,也就草草收场了。
发表于 2016-11-28 16: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的小说写得越来越好了,为您点赞。结局虽有些着急,但留给人联想还是很好的赞哦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8 23: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欢 发表于 2016-11-28 16:49
王老师的小说写得越来越好了,为您点赞。结局虽有些着急,但留给人联想还是很好的赞哦 ...

缪赞了,不过能码下一万左右的文字也不容易,有点超过我的想象。哈哈,见笑了。
你提出的见解很中肯,我这人总是没有耐性,问好。
发表于 2016-11-29 15: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红岗 发表于 2016-11-28 23:43
缪赞了,不过能码下一万左右的文字也不容易,有点超过我的想象。哈哈,见笑了。
你提出的见解很中肯,我 ...

真心不容易,一万字我还没尝试过,像您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32 , Processed in 1.174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