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821|回复: 4

算命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4 11: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武建维 于 2016-3-4 11:36 编辑

                                                                                                   算命先生
         以一般人的眼光来看,以算命、卜卦、测字为职业者,身体状况多少有些不如意,或是年龄大的老者,从事其他体力工作有困难者,入这一行无非是为了谋求生计而已,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但一个身体全全欢欢、健健康康四十来岁的“先生”,也加入到了这个行当里,就不免令人费解。      其实算命这一行当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却是悠来久远,其历史、内幕、师承、行规、技巧等等皆非行内人所能知晓,更不独是身体不佳者才可为之,这只是题外话,我们就说一说这位年轻的算命先生吧。
      不大的公园小广场,绿草盈盈,大树依依,地处小城中心,因而人流量大且繁华热闹。这里有坐在长条椅子上聊天的、有散步的、有带小孩子玩的,还有许多摆摊做生意的:卖土鸡蛋的、卖红枣的、卖月饼、卖油面儿的、卖核桃的、卖麻油的、卖苹果桔子的、卖老花镜的、卖甜蜜草的、卖菜刀剪子磨擦擦的、量身高测血压的、招生的、擦皮鞋的、收古董纸币的……
      小广场东南角一片斑驳的树荫下,是小城算命先生们的“地盘”,他们一溜儿排开,坐着小马扎,前面铺摊着一块写字的红布或电脑打印的塑胶纸“广告”,有的摆着一两本发黄的卦书,有的放着一只插满卦签的卦筒,有的摞着一叠写有“财运”、“桃花运”、“贵人”、“小人”等等字眼的白色长条硬纸片。先生们耐心、淡然地等待着顾客的光临,神情似乎悠哉闲哉。
      年轻的算命先生自然也在这里摆着摊子。
先生姓阎,名字叫来全。他短发圆脸,中等身材,穿戴普通,也没有仙风道骨的相貌气派,如果不是坐在卦摊后面,任谁也想不到他是一位能掐会算的“先生”。他前面的红布上面中间画一个圆圆的黑白两色的太极阴阳图案,图案左边是“算命”两字,图案右边是“爻卦”两字,图案下面写有:“看手纹  测婚姻  断前程  问工作  行财运  卜运气  看流年  点命运  指功名  定吉日  问杂事  打官司  测吉凶  看宅院  行官运”这么两三行字。
      红布上还有一副对联:
                                 袖里乾坤大
                                 壶中日月长
      既炫耀自己的本领超凡不俗
神机妙算,又说自己的日子过得潇遥洒脱自由自在,颇有一点玄机莫测赛如神仙的意思。
      从一些了解阎先生的人那里听说阎先生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漂亮孩子聪明,可是后来,他们的婚姻却走到了头。说俩个人没感情吧,他们好像是自由恋爱结婚的,用本地说自找的。说他们有婚外情第三者插足吧,天地良心两个人都绝对没有,阎先生甚至连歌厅也没去过一回。说阎先生不勤快不努力吧,也不是,他上班从来都是很勤谨的,兢兢业业不迟到不早退,下班后也不打牌不喝酒,只顾忙家里的活儿。他虽然说是一个“标准”的“好人”,却也似乎少了一些男人的冲劲儿和扑腾精神,属于那种“量不回米来也丟不了布袋”的类型,不会抓五闹六,挣一点吃一点,经济收入自然上不去,日子和大多数人一样过得平常普通而已,因为平常普通,所以他们的婚姻失败了,正所谓:酒肉的朋友,米面的夫妻。凡夫俗子追求过好日子无可厚非,但老婆的要求却大大地超过了他的那点收入,令他难以承受。可要想凭自己的那点工资成为“有钱人”过上好日子,无疑是痴人说梦,绝对不可能!看看社会上的有钱人,玩的潇洒的,有哪个是凭挣工资成了富翁的?
      阎先生最终不堪老婆的“压力山大”,客客气气地和她分手了事。
      离婚后,阎先生一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冷静冷静了头脑,可他左思右想总觉得不是个滋味儿,同样是人,人家的日子怎地就过的很好,自己的日子怎地就过的不好呢?他左思右想得出一个结论:有钱人都是闯出来的,不闯哪里来钱。对!我也应该闯一闯,以前也太肉头软不拉叽的了,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决定走京出去外闯荡一番,以期改变自己的命运。他甚至连工作也不要了,是抱着一种别人看似“壮怀激烈”的神情而出走的。
      但是过了几年以后,当他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时,却俨然成了一个“道行高深”的算命先生了,这样的形象和角色的转变,和人们心目中的“衣锦还乡”打了个大大的颠倒,令人大跌眼镜。不说“衣锦还乡”吧,可也不至于这样,至于他是怎样走上算命这一行的,大家都不知道,反正他自己也从不谈起,讳莫如深。成为人们不解的一个“”。
      当我知道了阎先生的故事后,心中不免充满狐疑:一个连自身困境都解不开的人,怎么会成了算命的“先生”?又怎么会去给别人指点迷津呢?可是尽管阎先生年轻,没有同行们仙风道骨的作派,没有久经历练的“江湖盛名”,也有一些迷茫者、心怀侥幸者或是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顾客来光临算命,生意也能维持下去。
      若是来了生意,阎先生会神态庄重,有板有眼,有根有据地给人家推算一番,指点一番,挣个二十块、三十块的,若是偶尔遇上个大方的顾客挣个五十块、百十来块也是有的,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不咸不淡地过着。不过你看他灰白的脸色,瘦瘦的脖颈和双臂,明显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估摸“混”得也不怎么样。
       阎先生做生意的邻居们当中,有一个卖土鸡蛋、麻油的女人,她大概有三十出头的样子,穿件低领的粉色上衣,露出一截又白又喧的奶子来,夹着一条深深的乳沟,这性感迷人的地方,使人不免多瞅上几眼。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两个人的摊子挨靠在一起,双方的生意又互不威胁,相互之间不免有些照应,有时某一方有事离开,另一方会承担起照看摊子的责任,顺便给顾客解释两句:“稍等一等吧,他(她)一会儿就回来了。这里有凳子,你先坐一坐。”
      若
碰巧两人都没有生意的时候,免不了会聊一聊当下的天气、碰上的趣事、街头的新闻以及各自的生意状况。阎先生混迹于算命这一行当里,自然有旁敲侧击、见貌辨色的技巧,揣摩心理、投其所好的本领,看似不经意的交谈,其实是职业的习惯,他早已摸清了女人的性格和底细,加上长期的寂寞,有时候便会想到那对又白又喧的奶子,再想就有些迷糊了……
      女人的家境不太好,本人又没有念过多少书,性格显得有些憨厚,也不是大家所理解的呆傻,可至今还没找下对象,她们村子里的李婶进城摆摊做买卖,便帯着她一起出来卖些自家的土特产,以便增加点收入补贴家用,顺便也有开开眼界长长见识的意思。
      女人呢,大概是“初出茅庐”,面对纷繁的人和事有些眼花缭乱有些茫然,和阎先生做了“邻居”后,阎先生是她进入小城接触的第一个人,三来两往,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莫名地对这个能说会道的先生有了一丝好感。
时间长了,不知是阎先生的如簧巧舌吸引了女人,还是女人的一对奶子诱惑力大,又或是男女之间相互摩擦产生了火花,也许是兼而有之吧,有时候这种事情往往说不清楚。
      男人没有了算命推格时的故弄玄虚,女人没有了做生意时的职业微笑。两个人不约而同直奔主题。
      **似火。
      **是火。
      **燃烧得两个人都有些失去了理智。
      ……
      夏日里的阳光明亮灿烂,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忙着各自的事情。当阎先生坐到卦摊后面时,脑子里却是一片迷茫,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和那女人上床?自已不是早已感觉看破尘世了吗?当初为了闯荡事业,却阴差阳错地学了这门本事,为的就是想看看人的命运究竟如何,可今天这事又怎么解释呀?自已好歹也是给人解疑释怀、指点迷津的先生,却怎么就没有“算”到自己也会再次陷入“红尘”?

      男女之间的情事,如果仅仅是为了一时的欢娱,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如果不是为了一时的欢娱,是可以改变人的许多想法的,此时阎先生就处在了后一种境地之中。
      看官有言:其实,所谓算命这一行当,不管如何神秘,在我们看来,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已。算命先生有的人是师承传授,有的人是专意为之,有的人则是迫于无奈,甚或有逃避世事者也来分一杯羹的。他本人即便是在指点别人迷津的时候,其实自身并没有离开万丈红尘,红尘世界的诱惑和人的天性永远存在。一个人如果没有生活的目标,精神的动力,只是一味地逃避现实,那永远也是一个无根的浮萍,精神的浪子,只能在故弄玄虚的世界里寻找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
      阎先生当局者迷矣!

发表于 2016-3-6 22: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不清自己,又如何为别人算命运和人生,这种人实在令人厌恶
发表于 2016-3-7 14: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现实一种。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7: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欢 发表于 2016-3-6 22:16
算不清自己,又如何为别人算命运和人生,这种人实在令人厌恶

世态百象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7: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窦成 发表于 2016-3-7 14:48
也是现实一种。

人,谁也不可能逃避社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29 , Processed in 1.215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