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激战庙前山
 
2015-10-09 15:38 发布
文学 / 主题征文
1214
3
0
本帖最后由 高松如 于 2015-10-9 15:43 编辑

激战庙前山
  终于又打退了敌人的冲锋,赵连长抬头看了看太阳,日头已经到了正中。他从时间和距离上来推断,带着从白家庄煤矿缴获的战利品的大部队应该回到根据地了。那么,现在应该考虑突围的问题了。他举起了望远镜观察敌情,发现不光有从白家庄煤矿一直尾随自己的大队鬼子兵,还有自己的老对手太原县的日伪军,清源县的日伪军,以及刚刚赶来的交城县的日伪军。赵连长顿时感到形势严重了。在这么多的敌人群里,自己的百十号人根本没有突围的机会。虽然说等到天黑可能有混水摸鱼的机会,可部队从昨天吃了晚饭后,先是以无一伤亡拿下了敌人重兵防守的白家庄煤矿,后是把从太原城坐火车赶来增援的大队鬼子兵吸引上了庙前山主峰,接着又打退了敌人的数次冲锋,……。他自己的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那手下的战士们肯定都是疲惫不堪了。站在这一览众山小的庙前山主峰,这大冬天的连口水也找不到,更不用说饭了。
  眼看山下炊烟四起,肯定敌人是在埋锅造饭。赵连长知道敌人一时半会的不会炮击,他急忙命令把牺牲了的烈士就地掩埋,把耿指导员在内的伤员都抬进防炮洞。忙完了以后他坐到指导员的跟前说:“老伙计,看来情况不太好。”
  耿指导员瞪眼了,他问道:“怎么了?敌人不是让咱们打退了吗?”
  赵连长压低了声音说:“敌人是上不来,可咱们也下不去呀!”
  耿指导员明白了,肯定是敌人又来了援兵。三连现在面临的局面比小娄峰事件时还要残酷,比在交城县的葫芦沟为掩护分区机关转移打阻击时还要严峻。他严肃地说:“老伙计,只要你看准了机会,就带着能走的兄弟们突围!我带走不了的伤员们打掩护,咱们三连不能全死在这庙前山!必须留下几条根!能冲出去几个算几个!”
  赵连长摇摇头说:“虽说咱们从白家庄军械库带出来的弹药不少,李主任给咱们留在山上的手榴弹也不少。可就是没有吃的,恐怕到时候兄弟们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耿指导员沉默了,他知道赵连长说的是事实。他沉思了一会儿又说:“老伙计,咱们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赶快召集各排排长和班长过来开个会,就是死也不能让小鬼子小看了咱们八路军!”
  赵连长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忽然,一班长兴奋地跑过来说:“连长,指导员!武委会的李主任他们又上来了!”
  赵连长立马站起来拉住一班长说:“在哪儿?快领我去!”
  赵连长在一班长的引导下终于握住了清源县武委会李主任的手,他急切地问道:“李主任,你们是怎么上来的?”
  已经有二十多个战士接过了十几个民兵肩上的担子。李主任回身指着十几个擦汗的民兵们说:“眼看敌人越来越多。我知道三连的同志们没有吃饭,最后侦察到西面没有敌人,我就赶紧叫上这伙民兵给同志们送饭来了。”
  赵连长急切地问:“什么饭?”
  李主任笑着说:“今天是正月十六,按咱们清源的乡俗年还没有过完,还在闹红火。我知道同志们一定是又渴又饿,所以给同志们带来了羊肉片儿汤!”
  赵连长兴奋地回头叫道:“真的是又解渴又耐饥,一班长!快招呼兄弟们吃饭!通讯员!快通知各排排长,班长到这儿来开会!李主任,你也参加这个会!”
  晋绥八分区十七支队三连的紧急会议召开了。躺在地上的耿指导员首先说:“同志们,咱们三连最严峻的时刻来到了!……。”
  赵连长急忙挥手打断他的话:“同志们,我原以为咱兄弟们今天就全光荣在这庙前山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咱兄弟们还能活着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耿指导员赶紧欠了欠身体说:“老赵!你怎么了?”
  赵连长依然兴奋地说:“同志们,咱兄弟们打鬼子都不含糊!可是,谁也想活着看到打走小鬼子的那天!这一天咱们能盼到!吃完饭后所有的伤员都先撤,……。”
  耿指导员急忙问道:“山下都是敌人,能往哪儿撤?”
  赵连长当即反问道:“李主任他们能绕上来,咱们怎么就绕不下去呢?”
  一直没说话的李主任发言了:“这可不一样!俺们总共不到二十个人,还是分散开绕上来的。咱们三连有一百多人,这大白天的一动敌人用肉眼就能看见。所以,不能走西面。”
  赵连长挥挥手说:“我知道,敌人用炮一轰,咱们三连可就全完了,可咱们为什么要选在白天撤呢?不能等到黄昏时再撤吗?”
  一班长一拍大腿叫道:“对呀!连长,指导员!李主任送上来的手榴弹还有不少,打退敌人的两次进攻足够用!现在又吃了李主任送上来的片儿汤,晚上急行军也没有问题!”
  耿指导员流泪了,他说:“同志们,这就是人民战争!看来是我笨,赵连长居然能从李主任送上饭来想到这个点子,真不亏是贺老总亲自命名的模范连长!”
  赵连长站起来说:“现在我命令!大伙儿抓紧时间吃饭,一定要在敌人炮轰前把伤员们转运下去。一班长,九班长!”
  一班长,九班长应声立正。赵连长又说:“等一下你们两个人护送民兵和伤员们下去,顺便记一下路。二排长,你带人绑担架!”
  不多说话的李主任说:“赵连长的这个方案好!那我就留下来带路,因为这西面根本就没有路。所以小鬼子才没有派兵。”
  赵连长拍拍李主任的肩说:“李主任,首先我代表咱们三连谢谢你和清源的父老乡亲们了!你看这防炮洞是你带民兵们挖的,这么多的手榴弹虽说是白石沟兵工厂造的。可都是你带人搬上山来的。俺们正饿的不行的时候,又是你带人送上来的羊肉片儿汤。黄昏突围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让一班长和九班长护送你们下山去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熟悉一下没有路的路。还有,安置咱们的伤员也是要紧的事情。”
  李主任点了点头。耿指导员说:“同志们,抓紧时间吃饭,准备迎接更大的战斗!”
  看来突围有望,各排排长和班长们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赵连长一挥手说:“各排,各班分头准备,散会!”
  庙前山主峰北面,清水大佐又举起了望远镜。他一直很纳闷,这庙前山主峰上到底有多少八路军呢?这么密集的炮火轰击了好几回,战无不胜的皇军怎么还是攻不上去呢?他坐火车到了白家庄煤矿时,了解到是晋绥八分区的八路军袭击了煤矿,就电令太原县,清源县,交城县的驻军紧急进山增援,截击从白家庄煤矿撤退回八分区的八路军。可交城县的龟田少佐来的最迟,中午时分才赶到庙前山下。气急败坏的清水不问原因就甩了好几个耳光。龟田少佐表示要亲自带头冲锋,所以清水把希望又寄托在了龟田少佐的身上。
  各部都报告吃完了午饭准备就绪,清水大佐放下望远镜挥了一下手,鬼子炮兵马上就开炮。顿时,庙前山主峰就淹没在炮火的硝烟中。炮声还没有停止,清水又挥了一下手,龟田少佐就甩掉大衣,高举着指挥刀向主峰冲击。大队的日伪军紧跟着龟田向主峰攻击前进。
  炮声刚停。赵连长就钻出防炮洞。他拍了拍身上的土后就大喊道:“各班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三连的战士们立刻搬着手榴弹箱进入阵地,赵连长也手握手榴弹盯着越来越近的日伪军。敌人渐渐地接近了主峰,赵连长已经认出了冲在最前面的就是老对手,交城县的鬼子少佐龟田!真的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快爬上山顶的龟田少佐不光是看见了模范连的军旗。连八路军战士头顶上的棉帽子都看清了。他心中奇怪八路为啥不开枪?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他的指挥刀一指,身后的大队日伪军都开枪射击。突然,头顶上飞来了数不清的手榴弹。这个时候的龟田终于明白了八路军为啥不抢先开枪,也知道了大日本皇军屡次攻击都攻不上主峰的原因。可他知道的也太迟了!龟田站在那儿没有动,身经百战的他知道此时此刻无处可躲。手榴弹接二连三地在日伪军人群里爆炸,龟田手中的指挥刀首先掉在山坡上,他的身体也慢慢地往下倒。后面的两个鬼子军曹拼命抢上来抱住了龟田就往下退,能走动的日伪军也跟着往下退。庙前山的山坡上又是日伪军遗尸一大片!
  眼看着敌人又退了下去,赵连长站起来大喊道:“各班留下一个哨兵,赶快都回防炮洞!”
  三连的战士们都拿起了武器,有序地跑向防炮洞。赵连长拉住了一班长说:“今天突围时你殿后,有信心吗?”
  一班长马上立正道:“保证完成任务!”
  赵连长拉着一班长边走边说:“记住,有机会就干掉那个叛徒方平!”
  一班长又站住立正说:“是!那小子对咱们的危害太大了!”
  赵连长又拉上一班长边走边说:“记住,只有很好地保存自己,才能更多地消灭敌人!”
  一班长又站住立正说:“明白!但有击杀那个叛徒的机会,就绝不放过!”
  清水大佐愤怒极了,难道说十七支队的人就全在这庙前山主峰了?皇军怎么就攻不上山顶呢?他命令炮兵把剩下的炮弹全打光,这一回一定要把土八路全炸光!
  从庙前山主峰南坡退下来的清源县警备大队长方平时刻不离鬼子少佐腾目的左右。这几次冲锋全是警备队打头阵,所以鬼子兵的损失小,而伪军的伤亡大。心虚的方平光怕有人在背后打他的黑枪!对于八路军老是铺天盖地的手榴弹,腾目少佐很是不解。山头上的这股八路军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手榴弹?在皇军好几次猛烈的炮轰下,八路军怎么还能有这么多人?他边喘气边问方平,方平摇摇头说:“我离开八路军已经有五年了,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再说了,土八路把咱们的密探都打掉了,这几年我可真成了睁眼瞎,他们的内部情况我可是真不知道!”
  腾目的眼睛一直盯着方平,叛徒方平知道不给小鬼子办点事是不行的,过了一会儿后方平又说:”太君,我看八路军手榴弹的威力不大,一定不是正规产品!”
  腾目用半通不通的中国话问道:“你的,什么的,意思?”
  方平靠到腾目的耳边悄悄地说:“我也日怪山头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手榴弹,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土八路自己造的。下一步,咱们应该重点打探土八路的兵工厂在什么地方。然后,……。”
  方平的双手作了个合围的手势,腾目少佐轻轻地点了点头。腾目的心里很明白,如果不打掉土八路的兵工厂,今后自己还要吃更大的亏。
  飞过来的炮弹在庙前山主峰上接二连三地爆炸。躲在防炮洞里的一班长大声说:“连长,李主任的这几招真管用!我想,鬼子指挥官的鼻子一定气歪了。你看,光咱们一个连就把这么多的敌人拖在这儿快一整天了!”
  捂着耳朵的赵连长听清了一班长的话。他知道集结在自己周围的日伪军肯定超过了两千。他也大声地说:“他调过来时间不长,说明李主任在汾阳,孝义一带打过大仗!他给咱们弄上来这么多的手榴弹,又挖了这几个防炮洞。说明他很有战略眼光!这就叫人民战争的指挥艺术!要是咱们连光趴在山头上,早就让小鬼子的炮弹炸没了!”
  炮声终于停了,赵连长首先钻出了防炮洞喊道:“哨兵!敌人到哪儿了?”
  战壕里的哨兵抬起头看了看说:“连长,敌人 刚开始爬山!”
  赵连长回头喊道:“赶快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赵连长又抬头看看西面的太阳,拉住了刚钻出来的一班长说:“这冬天的白天短,等到打退了敌人的这次冲锋,也就差不多是黄昏了。”
  一班长说:“明白,那你就带人先撤,我殿后!”
  又是铺天盖地的手榴弹,日伪军又是倒下了一大片。面对退下来的日伪军,清水大佐急疯了!他扔掉了大衣抽出来指挥刀大喊道:“通通的,通通的!”
  退下来的日伪军掉过头来重新集结,在清水大佐的威逼下又重新向山顶攻击。
  太阳接近了西面的山头,赵连长站在防炮洞前大声发布命令:“一排长!给一班补够十二个人!其余的抬上伤员,九班长走前面,撤!”
  赵连长回身拍拍一班长的肩说:“兄弟,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到交城县的关头村集结,一定要把这几个兄弟都给我带回来!”
  一班长立正敬礼道:“连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眼看着全连的队伍消失在晚霞中,一班长才回过头来。
  哨兵急急奔过来说:“班长,敌人又上来了!”
  一班长微笑着说:“看来,敌人连炮弹也没有了。咱们还有三四箱手榴弹,全搬到阵地上去!你们六个到北面去,你们五个跟我到南面!记住,每个人留下一颗手榴弹,其余的就全甩给敌人!扔完了手榴弹就全回到这儿来集合!走!”
  十二个八路军分头跳进了阵地。一班长想干掉叛徒方平,所以他选择了南面。当他架起机关枪寻找叛徒方平时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根本看不清敌人的面目。他叹了口气说:“便宜你这个叛徒了!”
  扔完了手榴弹的十二个八路军又回到了防炮洞前。一班长正清点人数,一名战士喊道:“班长,南面的敌人上来了!”
  一班长指了指身边的两个人说:“你们两个跟我留下,其余的马上撤!”
  ……
0
高松如
新手上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全部评论
3
高松如
2015-10-9 15:39:41
  ……
  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渐渐地暗了,腾目少佐和方平带着大队日伪军终于跳进了庙前山主峰的战壕。由于没有遇到任何人的抵抗,腾目命令日伪军搜索前进。方平忽然看到飞来三个黑呼呼的东西,从闪烁的导火索的火光中他判断出是手榴弹,急忙推倒了身边的腾目。手榴弹的爆炸过后,方平扶起了腾目,方平突然看到北面有人影闪动,急忙说:“太君,北面有人影,就是看不清是什么人,咱们怎么办?”
  刚刚死里逃生的腾目举起了指挥刀喊道:“统统的,开火!”
  方平也挥着手枪大喊:“弟兄们,给我打!”

  一班长带着十一名战士走出了两里地,回头看庙前山主峰上还在激烈交火。一名本地籍战士说:“班长,今天是正月十六,比在咱们县城看架火热闹多了!”
  一班长笑着说:“让他们狗咬狗去吧!咱们赶快去交城县的关头村找连长!”
王欢
2015-10-11 14:13:10
欢迎新人加入,希望多多发表作品支持咱们的论坛。文章写的很精彩,赞一下O(∩_∩)O~
窦成
2015-10-12 11:16:55
欢迎新文友,期待读到续作。
你可能喜欢
《逆行西山人》
美术
91
2
2
王玉荣
6 天前
山高人为峰
书法
105
2
1
朱峰
2021-4-7
煤语话乡——“带的走的矿上文化 ...
文创
80
1
2
李鑫
7 天前
游黄粱梦有感…………
摄影
132
2
1
龚玉新
2021-4-5
春到守口堡古长城(组照4幅) ...
摄影
159
3
1
刘志刚
2021-4-2
二进钟书阁
摄影
149
5
1
武春香
2021-3-25
参与交流,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0351—6211659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
参与交流,
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
0351—6211659
24小时:全天不间断的商业、科技、资讯热点信息,及时为您推送。
精选:提供知识与经验的独家专享,创造价值与私密的深入社交。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