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战斗在敌后抗日根据地——访抗战老兵杨景祥
 
2015-07-24 16:34 发布
文学 / 主题征文
1600
6
0
本帖最后由 郭建华 于 2015-7-24 16:35 编辑

DSC_7696.jpg

DSC_7682.jpg
  杨景祥,94岁的抗战老干部。在集团公司仅存的27名抗战老同志中,有一半老同志身体状况登记为不能自理,而在这些老人中,排行第二的杨景祥登记为能自理,于是我决定采访老人家。当我电话预约时,得知杨景祥85岁的老伴,因股骨颈骨折,做打钢钉手术不久,我随即决定宁肯放弃采访,也不能打扰老人的健康,当我在电话中致歉时,老人和家人却说:“欢迎你来采访。”我为老人的宽容所感动。
  5月30日,骄阳似火,预约好当日下午3点半去老人家,我头天准备了慰问老人的补钙营养品,再背上摄影包,提溜嘟噜一大堆上了公交车,直奔老人住地——太原选煤厂。一小时后,当我敲开老人家门时,眼前的老人红光满面,白发中夹杂着青丝,脸上没有老年斑,其精气神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位三等因战致残的、94岁的抗日老前辈,刚做完手术的老阿姨也笑容可掬地坐在沙发上,我忙说,阿姨你可以去卧室休息。老人的儿子杨义斌对我说,老俩口上午就等你来了,一说抗日的事儿就激动的不行。我连忙招呼老人坐下,并让家人给老人准备好水,我将事先写在纸上的三个请求给老人看:一、我想听您讲抗日战争的经历;二、我想知道您当年怎么打鬼子;三、我想听您说当年吃了哪些苦,遭了哪些罪?
  老人看后,向我讲起了75年前的往事。我的老家在太行山余脉,河北涿鹿县一个小山村——牛角庄村。我生于1921年7月,在我不懂事时,母亲就去世了,家里很穷,就我和父亲。父亲给人家扛长工、种地。日本鬼子1937年发动了宛平卢沟桥事变,全面侵略华北。我的老家离卢沟桥才130多公里,我们涿鹿县南北西三面环山,是太行山、燕山、恒山交汇地带。五千年前,中华民族三大人文始祖黄帝、炎帝,蚩尤在涿鹿征战、耕作、融合,创造了中华民族共认的“龙”图腾,开创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大好河山怎能叫日寇掠夺蹂躏。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7年秋,我党中央根据洛川会议精神,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我八路军为组成战略上与国民党军正面战场相配合,迅速向华北敌后挺进,由抗日前线的山西向四角的管涔山、吕梁山、恒山南段、太行、太岳山脉实施战略展开,创建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显示游击战争的巨大威力。
  1938年3月,晋察冀军区第六支队司令员兼政委邓华率部向平西地区挺进,途经涿鹿县南山,打垮了反对抗日的地方武装,到达谢家堡村,召开了谢家堡、矾山一带有地主、绅士参加的群众大会,宣布在谢家堡建立宣(化)涿(鹿)怀(来)联合县,并成立了联合县抗日民主政府。这就是我的家乡,平西抗日根据地,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前沿阵地,就在日本老窝北平边上。
  我是1940年5月响应抗日民族政府的号召,仇恨日寇的侵略行径,自愿参加八路军,在晋察冀边区,十一分区,独立三营二连当战士,那一年我刚19岁,刚参军不久,当年秋天,就赶上了百团大战。1940年,为了粉碎日军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连续“扫荡”,八路军总部决定向日军占领的交通线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战役。参战部队达105个团,后称“百团大战”。9月部署在涿鹿县境内的部队,攻打了涿鹿南部石门、倒拉咀和蔚县吉家庄、桃花堡一线的日军据点和阻击宣化、张家口向涞源、灵丘增援之敌。9月22日日军又调集100余人、伪军300余人,向八路军驻地疯狂扑来。激战到深夜,歼灭日伪军100余人,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5挺、各种长短枪100余支。我们当时开展的是以袭击为主的进攻,是游击战的基本作战形式,把大部队化整为零,时而三三两两,时而成群结队,出没在山野密林,狭谷隘口,地道暗洞、青纱帐里,象麻雀啄食那样打鬼子;东一枪、西一枪,出敌不意,乘隙而入,扭住敌人一阵猛打,敌人反击时,就立即撤退,使敌人打又打不着,追又追不上,吃不好,睡不着,用根据地人民武装发明的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伏击战,破袭战,使鬼子陷入心神不宁的狼狈境地。
  面对抗日根据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日伪采取了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三光”(烧光、杀光、抢光)政策。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根据地人民遭受了极大的损失。1941年10月15日,驻蔚县的日军联合驻涿鹿等地的日军,合击抗日根据地———岭南、陈家台、岔河一带。敌人所到之处,百姓的房子全部被烧毁,坚壁起来的粮物大部被挖出,被敌人抓住的百姓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残。敌人把房屋烧毁后,还将残墙断壁推倒,甚至连房基也刨掉。把农具、炊具砸碎,把碾磨推到沟里,把水井填了,把耕牛、牲畜抢走或杀死,以此摧毁根据地人民的生存条件。
  面对日伪的血腥统治,沦陷区的人民在中共地下组织的领导下,用特有的方式进行着抵抗。各抗日根据地的军民针对敌人的“扫荡”、“蚕食”和封锁,进行了英勇的斗争,抗日根据地在残酷的斗争中发展壮大。
在军事方面,根据敌强我弱的特点,将主力部队、地方武装的一半兵力化整为零,以排为单位进行活动,往返穿插,深入敌后,忽隐忽现,以奇袭、奔袭、诱袭等机动灵活的方式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1941年5月17日,我八路军由百里以外的根据地出发,袭击崇礼县狮子沟敌人据点,俘30多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20余支。9月20日,察南地区境内的八路军和民兵,夜晚一齐出动破击日军占领区的交通公路和通信线路,使敌中断联络,取得很大战果。11月10日至12月10日,平西根据地军民展开反封锁、反分割战斗,共填平封锁沟140余公里,破坏公路50余公里,炸桥3座,割电线9000多公斤,推倒封锁墙60余公里,炸毁据点碉堡24座、岗楼哨棚60个,从游击区运回粮食约2000吨。逼敌结束“扫荡”。
  在政治思想方面,向敌占区开展了政治攻势。武工队干部、战士和地方工作人员,深入到群众中,广泛开展宣传攻势,揭露日伪军的欺骗宣传,敢于向敌人进行斗争。对死心塌地、为非作歹、民愤极大的汉奸,坚决打击,杀一儆百;对捕获的一般敌伪人员给予优待,经教育后释放,使敌伪人员了解根据地的政策,回去后替我们作宣传,扩大抗日的政治影响,破坏敌伪人员的士气。通过政治攻势,有的敌伪人员动摇、消极、逃跑;有的接到抗日组织的信件后,回信说决不甘愿当亡国奴,声称要做有利于国家民族的事;有的敌伪人员给抗日根据地送情报,给八路军买奇缺物资,为自己留后路。就这样,分化了一部分伪军,瓦解了一些伪组织。
  在经济方面,依靠群众对敌展开争夺粮食的斗争。在抗日根据地秋收时,武装掩护群众快收、快打、快藏,不让敌人抢去一粒粮食。严禁粮食流出,适当提高税率,寓禁于征;提高粮价,使粮食内流;发动民兵缉私;奖励粮食进入根据地。利用多方关系及村民分散采购的方式,购买军需民用物资。同时,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并且实行精兵简政,开展增产节约,合理负担、减租减息,适当改善群众生活。平北根据地从领导到一般工作人员,开展了“不浪费一粒米、一文钱、一寸布”,“每人开一亩荒,养一只鸡”,“一手拿枪、一手拿镐,一面战斗,一面生产”的活动,渡过了经济上的困难,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并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创造了物质条件。
  我记得当时为了给山区根据地运盐,我们部队穿棉衣下山,把棉衣在盐水锅里煮了,凉干了后再穿上,再穿越敌人封锁线,回到山里再用清水煮棉衣熬出盐来,山里根据地人民为了吃上盐真不容易啊。
  老人讲了很多,就是没说自己的功劳,我劝老人喝口水。然后问老人,我知道你是三等因战致残军人,您能给我讲讲怎么负得伤吗?
  老人沉思一下后说,那是1943年12月,我们接到命令,头一天晚上进入离山不远的太平堡村,这是一个有土城墙的村,晚上敌人不来,准备第二天伏击敌人的后勤运输队,情报是在敌人守备队里的人送出来的,此人曾被我们俘虏过,后来放回去,给我们送过一些情报。那一天发生的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就像昨天发生的事儿一样。那天晚上,天空下着鹅毛大雪,有一尺多厚,凌晨3点,我们刚吃了饭,就等天亮敌人来了打伏击,没想到城外哨兵报告,敌人从东边来了,天还黑着呢,我们跑到南门根前后,南门也被敌人堵了,城西外是大山根,上不了山,我们往东返,从一个打谷场,踩着柴草垛跳到墙外,雪地上留下的脚印,让后边敌人追了上来,没想到城北让敌人封锁了,可是只有北边有上山的路。我们指导员是长征干部,只见他把枪一挥,带头向敌人杀去,结果被机枪打死,紧接着排长在冲锋中也牺牲了,我当时是班长和杀红了眼的战士们一齐奋勇向前,迎着敌人枪口射击,只有一个念头,宁肯战死,决不当俘虏。正在激战之时,本来就黑的天空,突然狂风大起,风雪交夹,伸手不见五指,风雪打的人睁不开眼。我们凭借着熟悉地形,向山里跑去,跑了十多分钟,终于甩掉了敌人。到半山腰时,风雪小了,可风雪过后的山路,分不清路和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向山行,手都冻伤了,天麻麻亮时,这时别人说,班长你胳膊挂彩了,我一看左臂流着血,敌人的子弹给穿了洞,简单包扎后,继续行军,到山顶后,天也亮了,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那天的天气,是我有生以来没遇到的巨大反差,我们转移到后方后,当天晚上耳朵都冻得流了水。后来查清,这次中鬼子埋伏,是那个放回去的俘虏受不了敌人审讯,向敌人泄露了伏击计划,一星期后此人被除奸队员消灭。
  就在这次突围战斗中,和我同村、同岁、同一年入伍的战友龚士才牺牲了。记得头一天他就病了,凌晨吃饭时我还给他端了碗黑豆高梁糊糊……杨景祥老人说到这,说不下去了,嘴角抽搐,眼泪夺眶而出。不知怎的,我望着老人也流出了泪。老人家,老前辈,九死一生战火中,其艰、其难绝不是我们这一代、和平环境中长大的人所能体会到的。此时此刻,我不知如何安慰老人,我擦了下眼泪说:“杨大爷,您喝口水吧。”老人动都没动,仿佛没听见,然后轻轻地重复着:“龚士才和我同村、同岁、同一天到队伍上的……”
  “大爷,负伤以后您去哪儿呢?”我问到。老人缓缓地说到:“那点伤,不算啥,后来我就去了工兵连。1943年以后,我军进入战略反攻阶段,我们工兵连的任务就是为部队修路架桥。我们用踏板雷、拉线雷、硫酸雷、石雷等各种地雷。当敌人扫荡进入村庄,门上挂雷,使用物品上栓线雷,村口路边到处都埋有地雷,炸得敌人胆战心惊。我们从敌人据点一里、半里外隐蔽处挖地道,一直挖到鬼子炮楼下,隔一米来厚,装满炸药,然后在炮楼外面向鬼子射击,引诱敌人都到炮楼里,然后点燃导火索,一声巨响,送鬼子上了西天,我们管这叫崩炮楼。”说到这,老人笑了。
  “我听说,您的脚还被鬼子炮弹炸过?”我问到。“那是打昌平的据点时受得伤,小伤,那不算啥。”老人不屑一顾地说到。
  从老人的讲述中,我得知抗日战争胜利后,老人不仅参加了解放战争,而且1951年入朝作战三年,参加过上甘岭战役,而且是指导员。1954年回国后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太谷文化学校学习一年,后又转业到山西省公安厅。1956年成立西山矿务局时,杨老调入西山矿务局,任警卫队队长。后又调入太原选煤厂运销科工作,一直到离休。老人离开岗位34年了,如今的老人身体依然很健康,没事就出去溜哒,在家里服侍着几十盆花,且盆盆花叶茂盛。85岁的老伴若不是前些日子摔了一足,身体也很好,老阿姨对我说:“我们俩都知足,都脾气好,不爱生气,不爱攀比,你大爷革命一辈子,能活到现在,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望着杨景祥老人和悦的面庞说:“大爷,您还记得年轻时唱过的歌吗?”,大爷笑着说:“年轻时会很多革命歌曲,现在还记得歌唱祖国这首歌。”“抗日的歌曲还记得吗?”我问。大爷突然唱到:“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赶出境,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赶出境,不怕雨,不怕风,包后路,出奇兵,今天攻下一个村,明天夺回一座城,叫鬼子顾西不顾东,叫鬼子军力不集中……”。望着九十岁老人的激昂神情,我仿佛看到75年前,那个英勇奋战在抗日战火中的19岁青年战士,到现在,他可能忘记了很多很多,他甚至不知自己每月到底是5000多元工资还是6000元,但在抗日敌后根据地的战斗,他没有忘,因为那是他为民族、为国家赴汤蹈火的闪光青春。他的血,他的生命,他的青春就扔在了抗日的战火中、解放战争的枪炮声中、上甘岭战役的坑道战中,没有这一代人的流血牺牲,怎能有我们今天的这一切美好安宁。这一代流血牺牲的人,创造了新中国的不屈不挠的崛起历史。在世的他们,就是活着的历史,忘记他们就意味着断送历史。记着他们,记述他们,就是以史为鉴,知兴亡。兴中华,圆中华腾飞梦。
0
郭建华
中级会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全部评论
6
姜红
2015-7-24 16:46:31
郭老师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也是一个乐于为大家讲故事的人,希望这些革命前辈的故事能够被更多人熟知!
也希望郭老师的故事能够给大家一些启示!
欢迎大家参与到我们的征集活动中来!
霍鹏博
2015-7-25 09:26:50
应该讲讲郭老师的故事。
郭老师无疑是一个敬业的人,在他离退之后,仍能如此热情地深入采访,如此细致地娓娓道来,令人钦佩。
是的,退与不退,在某些境界较高的人来说,关系不大。他仍能做事,也许能更加自由地、更加充分地做好一些事。
愿郭老师的生活更加充实,愿郭老师能为我们的论坛增添更多光彩。
赵丹辉
2015-7-26 23:55:23
向郭老师问好,向抗战老兵致敬!
负伤经历读起来惊心动魄,愿杨景祥老人健康长寿~
王欢
2015-7-27 10:19:27
感谢郭老师让我们重温这段难忘的经历,向英雄致敬!
窦成
2015-7-27 11:03:38
重温**岁月,历史照亮未来。希望各位文友积极创作,一展胸中所思,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献礼。
李培仁
2015-7-27 15:39:36
图文并茂,不愧专业新闻记者。
你可能喜欢
《逆行西山人》
美术
91
2
2
王玉荣
6 天前
山高人为峰
书法
106
2
1
朱峰
2021-4-7
煤语话乡——“带的走的矿上文化 ...
文创
80
1
2
李鑫
7 天前
游黄粱梦有感…………
摄影
132
2
1
龚玉新
2021-4-5
春到守口堡古长城(组照4幅) ...
摄影
160
3
1
刘志刚
2021-4-2
二进钟书阁
摄影
149
5
1
武春香
2021-3-25
参与交流,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0351—6211659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
参与交流,
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
0351—6211659
24小时:全天不间断的商业、科技、资讯热点信息,及时为您推送。
精选:提供知识与经验的独家专享,创造价值与私密的深入社交。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