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刻骨深仇恨日寇——访离休老干部赵天才
 
2015-07-24 16:29 发布
文学 / 主题征文
1159
2
0
本帖最后由 郭建华 于 2015-7-24 16:32 编辑

DSC_7672.jpg
  赵天才,90岁的离休老干部。认识老人家有15年了,知道老人家精神大的很,每天开着电动三轮车到处跑着玩。5月17日,我上午9点赶到他家,结果无人。邻居告我老人得11点半回来。我就在他家门口一直等到快中午12点,结果老人家风风火火地开着电动三轮车回来了,我说明了想采访他抗日的经历,问老人家何时有空,我先预约一下。老人最后和我商定来日上午见。5月18日早八点,我如约来到赵天才老人家,恰好他的女儿也在场,老人很是兴奋,拿了一堆抗日的材料和证书给我看,我开门见山问到,我想听你的抗日经历和故事,你能和我讲讲吗?
  赵天才老人沉思后,打开了他78年前的记忆,以下是老人向我尾尾道出尘封已久的故事。
投身革命
  我自幼家贫如洗,一无所有,又过早的失去了父母,只有一个姐姐还给人家做了童养媳,留下我自己过着乞讨生活。为了活命、为了抗日救国,我于1937年5月自愿加入了猗氏人民抗日武装自卫队。起初是在训练班,结束后改编为猗氏县人民武装自卫队、教导三总队、政卫一支队六大队,大队长是刘培德。1939年7月又改编为二一二旅五十五团三营,找先担任勤务员,后任挺进剧团宣传员。
    1939年,“十二月事变”(又称晋西事变,是抗日中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共高潮,具体就是阎匪围剿共产党领导的新军)发生后,国民党及阎锡山顽固军,亡想歼灭我汾南抗日部队,如不迅速转移主不有覆灭的危险。在这紧急关头,我军于1940年2月13日从稷山出发。夜间行军距东镇不远的地方,又遇到了日本鬼子,此地正是日军的封锁线,当我们在跨越铁路,被鬼子的巡逻兵发现,日军立即向我开火,同时几个碉堡的日军亦向我军射击。我们也给敌人以有力还击,且战且走,突破了敌人的铁路封锁线,赶上前面的部队。不料前卫队误入大片莲菜池,把重机枪、炮驮子都掉入泥坑中,经奋力才爬出泥潭,迅速前进。行至天亮部队到达东镇一山口(隘口山),未喘息,鬼子又追了上来。李明如团长在山口指挥我们五十五团向敌人反击,掩护大部队往山沟里撤退,当时情况紧急,马匹乱跑,李明如的爱人曾昭喜等女同志掉进雪坑,敌人又猛烈射击,我部损失惨重,直至黄昏,战斗才停息。后又历经9天的行军,多次遭到日寇的伏击堵截以及敌特的诱惑骚扰。我们还牺牲了不少的战友。部队于2月下旬到达沁源县孔家坡。这里生活艰苦,没有盐吃,只有少数从地皮上刮来的苦盐,但为了抗日,大家共度难关。不久,我调入旅卫生部,担任看护员,在沁源县某村驻防,部队开展大生产运动。农村条件不好,苍蝇泛滥,缺医少药,许多人得了痢疾和其它传染病,不少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而死亡。1940年,日寇在我发动“百团大战”之后,开始大规模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此时,我们医院转移在山上的松林里。日寇在山下烧杀掠抢,我们在山上三天三夜都未吃饭,连水都没进一滴。扫荡过后,沁源县人民的凄残景象难以描绘,为了保存自己更加有力的打击敌人,部队进行新的战略部署,转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从1937年到1941年,我先后参加了4次抗日战役,在日统区内神出鬼没地打击日伪军开展反侵略。
被俘前后的经历
    我的不幸发生在1941年9月23日,日寇同伪军分9路进攻我212旅驻地山西省沁水县佛庙岭一带。我军被围困,连续组织几次突围伤亡惨重,一些同志冲出了包围圈,我们还有50多名同志终于寡不敌众被日寇俘掳,这就是介牌岭战役。9月26日,我们这50多名同志被押送到山西省高平县的日寇222联队本部。在押送我们的途中敌人不让喝一滴水,不给吃一口饭,人人饥渴难忍,大多数是光脚走路,个个头晕眼黑,生命垂危。回忆当时被俘人员中有雷修成(管理科长、支委)、王明理(医务主任)、朱子清(外科医官)、马梅(指导员、病人)、何福成(管理员)、牛普光(炊事班长)、杨三槐(担架班长)、韩德孩(理发员)、樊满窝(看护员)、张三岭(看护员)、蔡廷新(看护员)、崔龙福(看护员)、万儿(看护员)、王重山(伤病员)、还有不少的同志和伤员因年久我记不清名字了。
  在高平县,我们被关闭在一间房子里,大家挤着蹲坐在两张席子上,鬼子兵持枪看守,大家设想逃走,但未有可乘之机。在高平县关押20天之后,鬼子又用汽车把我们送在山西潞安府,现在的长治市郊外一座几十亩大,四角有岗楼的方型围墙内。6天之后又送往太原府。在押送的途中是用装煤的车皮,同志们挤在一个车皮里动动都很困难。上面用厚厚的帆布盖顶留一个小孔,空气稀薄,人人大汗淋淋,呼吸困难,一天一夜不让下车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到了太原,鬼子把我们押在太原城东一侧,一所特大的电网圈内,这就是太原第一监狱。这里监禁的人很多大约有几百人。其中有我们牺盟会的被俘人员也有原国民党的98军被俘掳的部队。当时把我们这些被俘人员编为“太原工程队”。每天由日本鬼子兵看管,拿着棍棒逼迫干苦力,挖战壕等,过着牛马生活。大约在1942初,我当时在发高烧昏迷不醒之际,鬼子将我装上马车拉出工程队,到太原火车站上了火车。那时我有点清醒发现车上装的都是被俘人员。两天后到了东北抚顺的跑马场,住进一所工房内分配到东乡坑煤矿干活,名为特殊工人。我们白天干苦力,晚上睡在湿坑上,头下是一长方形地坑,坑的一端是地炉子。由于劳累过度,终日不得一饱,数日后我全身关节疼痛难忍,呻吟不止,头晕脑胀半夜滚在炉坑内哭了一夜。
  赵天才老人讲到此时,眼泪从九十岁老人眼中淌出。一旁的女儿忙从面巾纸给老人擦泪,我自己也流下了眼泪,我忙安慰老人先喝口水慢慢讲。
  老人喝水后接着又说到,那时骨瘦如柴行走困难。冬天寒气逼人衣不遮体自己将仅有的一支破棉被改为上衣,以蔽风寒。这样的奴役生活实难忍受,早晚会被折磨而死,自己下决心寻找机会逃跑去找部队。有一天我冒着生命危险逃出封锁圈,刚跑到车站,不幸被两个日本特务(汉奸)抓住又推又打,我被押到一所地下暗室,这里没有窗户没有灯光,里边共关闭着5个人。两天没有吃饭后又押到跑马场劳务系(人称老虎系)让我们站在鬼子面前。几个鬼子向我们开打,只打得鼻口出血倒在地上,然后又押回跑马场,继续干苦力。
日寇侵华罪恶滔天
    日本侵略中国,他们喊的是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把中国和日本比做兄弟和唇齿相依的关系,讲什么互敬互爱。而他们所做的一切却残无人道,到处烧杀抢掠,企图把中国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全中国人民饱受残害之苦,三光政策。拿我们这些被俘的同志来说被打、被杀的就无计其数。我在被俘四、五年中,目睹好多人被饿死被日寇的棍棒打死,被刺刀捅死,真是凶恶残忍之极,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1、视中国人为奴隶为牛马每天鞭抽棍打。我们被俘之后解押去高平县日寇222联队本部的途中,鬼子把我们用绳子串起来,不让喝一口水不给吃一口饭,大家光脚板走路稍有怠慢就是脚踢棒打。在高平县被关押时,日寇持枪看守,每天每人只给两个小窝头,还得分两次吃,大小便不叫到厕所。要到厕所必须向鬼子行标准的军礼,这是对中国人的污辱,有些同志宁把粪便拉在裤子里,也不向鬼子屈服。在潞安府被关当中,饿死了不少的被俘人员其中有我们一名看护员。我忘记了他的名字,他身体本来虚弱,竟被活活饿死。这些人都是革命者,祖国的好儿女,他们虽然早早离开了人世,但都是革命的先烈。在太原监狱关押之中,每天两顿生饭、干苦力、不给吃咸盐,不叫喝水,不洗脸多数人吃饭没有碗,用手捧着吃,少数人拣一些日寇扔掉的罐头盒来盛汤。被关押的人都是面黄肌瘦全身无力,直不起腰,加上疾病,几乎每天都有几人死去。那时死一个中国人还不如死一个日本的牲畜。
    2、日寇是杀害中国人的刽子手。太原监狱11月的天气非常寒冷,加上肚里无食身上无衣冻得全身发抖穿着单衣睡在席棚里。我去厕所拣到一个装石灰的草袋晚上在里面以避风寒。这时来了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挑开草袋,不叫我睡把我拉到井口,提起两脚,头朝下往向井里抛。正在这生死关头旁边又来了两个鬼子,他们互相嘀咕了几句,才把我放下,总算逃过一死,也有不少的人忍受不了鬼子的折磨,含恨跳入井内无辜地死去。每个院内都有一口井,每个井内都有几具尸体。工程队里经常有人自杀,他们死前把自己的单衣脱下咬破手指写成血书“誓死不做亡国奴”挂在墙上以此反抗。这些人的姓名都记不清了。更为凶残的是日本鬼子将工程队不听话的反抗者,绑在大树上,让日本新兵练习刺杀,以此锻炼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我们的一些好同志就这样残酷地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现在回忆起来都恨之入骨。当时有多少抗日将士被杀死,我们是搞不清的,只见日寇不断地杀人、活埋人。前几年山西日报、太原日报在揭露日寇侵华罪行的文章中登载说,据调查记载太原工程队被俘人员有70%都被鬼子杀害,我们活着的就是30%的幸存者。在1941年9月23日山西介牌岭战役中我军四面受敌死伤惨重。当时把我们一些被俘人员其中有崔龙福、蔡廷新、万儿、还有一名看护员小个头、瘦长脸还有几名伤员。我记不清他们的姓名,日本鬼子气势汹汹地把这些战友拉在我们面前,开始打倒在地,然后用刺刀活活地挑死。我们个个咬牙切齿痛恨在心,但个个都被绳子捆绑无力反抗。只听见这些烈士们大声呼喊打倒日本鬼子,同志们我们先走一步了!这是多么伟大的呼声!他们确实是顶天立地的英雄,祖国的好儿女。从这些活生生的事例也不难看出,日寇口口声声叫喊什么所谓的中日亲善、友好、共建大东亚共荣等等都是骗人的鬼话侵略、掠夺、杀人、放火才是日寇的本性。这些事例仅是他们侵华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就从这些事例中也不难得出日寇侵华罪恶滔天。
                  在被俘中保护了战友并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在战斗中被俘确实是一个极大的不幸,这是事实。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我们也做了不少有益的事情。被俘开始,我们互相打了招呼,宁肯牺牲自己,也不能暴露首长,保护首长的安全。几次被敌人转移,企图逼迫我们说出首长的姓名,我们始终都未暴露,使几位首长免遭敌人的杀害。我们的薛主任、马指导员、雷科长,都安全地和我们在一起共同研究对付日寇的对策。后来我们为了和自己的部队取得联系,我们共同凑了款,叫薛主任先逃出监狱,找到部队,然后再坐设法营救我们逃出火海。薛主任不辜负同志的期望乔装打扮,终于逃出重重封锁回到了山西太原212旅,并向部队介绍了我们的情况,后来失掉了联系。据说薛主任调往太行山河北省某部队没来得及营救我们就在一次战斗中牺牲。薛主任在越狱之前,把我领到一个东乡坑老矿工家中,说我是薛主任的外甥,对我多关照,并确定此处为今后互相联系点。这也说明领导对自己战友的关怀。我们虽然被俘,日本鬼子逼迫我们为他们卖苦力、干活、卖命。但大家心中有数,决不能为敌人出力,磨洋工,出工不出力,有机会就破坏鬼子的机器设备,使日寇不能好好生产。虽然人被日寇关押、奴役,但征服不了中国人的心。就这样和鬼子软磨硬泡,进行着多种形式的斗争,直到“八一五”光复。1945年8月15日,苏联红军解放了东北,鬼子缴械投降,东北人民共同欢庆,这就是“八一五”光复。从此我们这些被俘的同志得到了自由。我们首先组织起一支部队随后到奉天现在沈阳找到了我东北人民民主联军。从此我们回到了自己的部队怀抱,结束了4年之多的牛马生活。在部队,我曾担任过战士、学员、护士、连队卫生员班长、军医、军医所长,解放战争中,我先后参加了36次战役战斗。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由部队转业到西山矿务局职工医院任科主任,于1987年离休。
谈到如今的生活,赵天才老人说,我现在十分幸福愉快,虽然老伴早已过世,但儿孙满堂,对我很孝顺。党和政府也给了我很好的待遇,我做梦都没想到如今的幸福晚年,我虽然90岁了,可每天精神很好,除去吃饭睡觉,我就开着电动三轮车到处跑去玩,锻炼身体。但想起日寇的侵华战争,我是刻骨深仇恨日寇,永世不忘。我经常教育我的儿孙们一定要记住这血海深仇,为建设好我们的国家尽心尽力,干好工作,只有国家强大了,日本军国主义才不敢不欺负我们,如果他们还想重演侵略历史,只能让他们完蛋的更快,更惨……
  望着赵天才老人神采飞扬的话语,我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连连称赞老人的精气神真好。老人高兴之际,拿出口琴为我演奏一曲《大刀进行曲》。我心中不由地感慨到,感谢老前辈们用他们的血汗、用3500万条生命换取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今天我们重温历史,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正是为了圆梦中华,强大中华。

0
郭建华
中级会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全部评论
2
王欢
2015-7-27 11:13:42
读来惊心动魄,看到老人的经历,让我对鬼子恨之入骨呀。好在老人有了幸福的晚年,向老一辈英雄致敬!
李培仁
2015-7-27 15:37:00
抗日战争,就是反屈辱的历史。感谢那些抗战的八路军战士,中国军人,百姓。还有给日寇致命一击的美苏军人。
你可能喜欢
《逆行西山人》
美术
91
2
2
王玉荣
6 天前
山高人为峰
书法
105
2
1
朱峰
2021-4-7
煤语话乡——“带的走的矿上文化 ...
文创
80
1
2
李鑫
7 天前
游黄粱梦有感…………
摄影
132
2
1
龚玉新
2021-4-5
春到守口堡古长城(组照4幅) ...
摄影
159
3
1
刘志刚
2021-4-2
二进钟书阁
摄影
149
5
1
武春香
2021-3-25
参与交流,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0351—6211659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
参与交流,
申请帐号请拨打电话:
0351—6211659
24小时:全天不间断的商业、科技、资讯热点信息,及时为您推送。
精选:提供知识与经验的独家专享,创造价值与私密的深入社交。
©2019 - 2020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CHE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