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总共11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700|回复: 8

病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0 11: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5-2-20 12:16 编辑

                                             

                                             病友

    昨天领导安排我再次到医院陪侍病人两天,这病人,不知是心情不好,还是咋了,反正表现的极度挑剔。说实话,我是打心眼里不乐意,但还是接受了,挣人家的钱受人家的管,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晚夜半三更时分,一阵“吭吭”声音把我惊醒,忙从床上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眼睛,才明白病人是憋着一泡尿尿不出来,顿时我的心也柔软起来,看来大家都不容易,还是互相体谅吧!病人睡着了,我却躺在小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于是想起当初住院时的一些事、一些人,便拿笔记录了下来。
    他姓徐,叫什么我记不清楚,长的什么模样更是无从谈起,可为什么首先提到他呢!只因从他身上看到的一些事情让我无法忘记。他是南方人,说话不多,大概和我一样性格内向吧。因此同在一个病房俩月有余,彼此之间交流却很少,即便说话了,也无非是“今天天气不错呀”或者“医院里真是太闷了”短短几句,仅此而已。倒是因抽烟这个共同爱好,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一些。病房里是严禁抽烟的,不只是护士要管,就是家属看见了也会埋怨一番。当无人时,我们都会迫不及待的从口袋往外掏烟,几乎同时说着:“抽我的”。然后推让一番,各抽各的。一边抽烟还要一边扎着耳朵听外边的脚步声,好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时间长了,我们对每个护士的脚步声都能辨别清楚。
    小徐住院时,身边没有人照看。两天后有个女孩来了。从他们谈话中得知那个女孩姓王,因此感觉要亲切一点。小王对小徐的照顾尽职尽责,除了出外买饭外,简直是寸步不离。每天都要用温水给搓搓背,烫烫脚。晚上俩人就挤在那张一米左右的小床上。所有看到的人都一致叫好。
    护士说:咱们大家都得向小王同志学习。
    有个病友说:咱要有这样的女人照顾,住一辈子医院都值了。
    小王性格外向,对人很和善,两个人倒很般配,而且性格互补。每晚上,两人都要卿卿我我到深夜。不过这对我来说到是一种享受,即像母亲的催眠曲,更像是在欣赏一首首动人的歌曲。直至一天深夜,从小王口中听到一句话:你这混小子,要是你老婆知道我在这伺候你,你说她会怎么样。当时,这句话让我震了一下。
    一月后,小徐能够下地自己料理自己了,小王也要走了。记得是个早上,小徐从身上拿出一些钱说,耽误你一个月,你拿上这个吧。小王怔了一下,把钱甩到床上,哭着跑了……
    事后的一切我也就不知道了,当然也不便追问。针对人家的事情,我更无权置评,但还是想说些心里话。我为那个小王女孩叫屈,感情之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不知她想过没有,她心目中的那个白马王子是否值得她去付出。不可否认,小王是婚姻中的第三者。可是,当小徐住院后,他的妻子跑哪里去了。那个小徐又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三者之间的关系呢!
    小徐和我同为矿工,肯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能够博得一位女孩的青睐,也算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不过这种福气,就像贪官手里的钱、强盗手里的刀,还需三思而后行,看能否承受的了。
                                         二
    李师傅,身材魁梧,干净利落,不失东北人的直爽与豪迈,因手指骨折而住进医院。初次见面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的似的,很快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忘年交朋友。
    李师傅是一名煤矿工人,负责井口安全检查工作。因一名职工酒后下井,被他拦住发生争执,导致右手小指骨折。当时他凶的很,说是不赔偿两万也要掰断人家的一根手指。可是架不住死磨硬缠,人家来道了几次歉,诉了几次苦,李师傅反倒宽慰起人家来了,好像这件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似的。之后人家送了几次鸡汤,便不了了之。在这件事上,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大度,什么是宽厚。
    李师傅也是个苦命人,早年离婚后妻子单身移居广东,他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长大,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职责。其中的辛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可前些年儿子贪图富贵投奔母亲去了,据说那女人在广东创下了不小的基业。在李师傅的极力挽救下,儿子把不到五岁的孙女留下给李师傅作伴,小两口还是走了。现在小孙女长大了,每天放学后都要到医院陪老李呆一会,输完液后就相跟回去了。
    李师傅人缘好,来医院看望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个女人,她姓啥叫啥,我不知道。李师傅给我介绍时说:“这个是我孙女,她吗!你叫他小阿姨吧。”就这样,这个比我不大几岁的女人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我的小阿姨。
    小阿姨嘴快腿快,一天往医院跑四五次,送饭送水,摆着一副贤妻良母的架势。可我不喜欢,李师傅更不喜欢,这种情绪体现在表情上,流露在言语中:“你小阿姨这个人呀,真的让我没有办法,你说,她男人也知道我们这些事了,我想既然不能有什么结果也就算了吧,可是他还缠着不放手。有人给我介绍个老伴,她就跑到家来闹,手机摔了好几个,连工资本都取走了。”李师傅说起这些时,那张老脸扭曲成了一张树皮。这倒使我想起小孙女那句话:你说,学校一要钱,你就说下个月给,那次准时过!
    李师傅给我说起这些事,让我无话可说,安慰一番吧,没有丝毫意义,帮着出个主意吧,又有点无能为力。哎,自己酿造的苦果还需自己去承受啊!


发表于 2015-2-10 11: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谓世说新语,生活永远比小说更真实,更富有文学色彩,道理就在于此。
发表于 2015-2-10 17: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给不了对方永远的幸福就应该及时划清界限,既然不爱就赶紧放开。人生百态,引人深思……
 楼主| 发表于 2015-2-18 10: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窦成 发表于 2015-2-10 11:45
可谓世说新语,生活永远比小说更真实,更富有文学色彩,道理就在于此。

想起几个病友,可又不能及时变成文字。新年了,祝窦兄新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2-18 10: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欢 发表于 2015-2-10 17:22
既然给不了对方永远的幸福就应该及时划清界限,既然不爱就赶紧放开。人生百态,引人深思…… ...

生活就是这样,多姿多彩,感情这种东西,还真说不清,祝王欢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5-2-18 20: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红岗 发表于 2015-2-18 10:11
想起几个病友,可又不能及时变成文字。新年了,祝窦兄新年快乐。

同祝王兄新年快乐,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5-2-20 12: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红岗 于 2015-2-20 12:19 编辑

                                                                                             

    他住在我病房的对面,有时我的房门开着,正赶上他的房门也打开了,我会隔着走廊往对面看上一眼。我不知道他因何受伤,但是下半身不能活动,大小便没有任何知觉,自己不能料理自己,只能靠轮椅度过一生,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恶运偏袭悲凉之人,妻子和陪侍人员日久生情,相约私奔出走,身边只剩下年迈的老父亲照顾。后来我出院时,老父亲喃喃的说:都走了,都走了。当时我对这句话还不以为意,思想上还有些抵触,医院牢狱般的生活我早就熬够了,难道让我一辈子在这里陪着你们!
    七年后的今天,我再次踏进医院的大门时,难免会想起这位老朋友,便决定前去看看。房门开了,屋内已经物是人非。直至最后一天,和一位住院约一年的病人谈起此事,才知道这位病友现在还在医院,院方为方便病人出入,在一层为他腾出一间房子。并且还知道这位老父亲头发已经花白。真不知老父亲百年以后,这位病友又将何去何从。在以前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不过大都有圆满的结局。当时我萌生一种念头,我要前去询问一些实际情况结合一些矿工故事写上一部中篇乃至长篇小说,说不定还会一鸣惊人呢!可转念一想,时至如此,人家本就痛苦不堪了,再谈起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无疑是伤口上撒盐的行为,况且咱也没有这个能力,因此也就作罢。
   
以上这些都是真真实实的事情,文中的主角都是我们的矿工兄弟,尽管他们在生活方面有些争议,但他们因工受伤,却从没有怨天尤人,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早一天出院下坑采煤也就是最大的期盼。他们很普通,他们很平凡,可正是这些默默付出的矿工兄弟支撑着我们的煤炭事业。无疑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最值得瞻仰的人。





发表于 2015-2-27 09: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生活他们选择了下坑,为了家人的幸福他们再苦再累都忍住这份痛苦,在看不到日出也看不到日落的日复一日中重复着下井的日子,也让煤粉侵蚀着自己的身体,我们没有理由不向他们致敬。
发表于 2015-4-28 2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医院确实是个充满故事的地方,而且写起来非常考验功力,可以尝试一下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信息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GMT+8, 2017-9-22 21:39 , Processed in 1.158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