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33|回复: 0

风定池莲自在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8 11: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定池莲自在香

初见杨树华老师,是在健步的路上。在三三两两的人群中,身行高大的他,显得有些鹤立鸡群,面色白净微黄,服饰朴素无华,气质很像一茎洗净铅华的莲藕。
熟识杨树华老师,有了更深的感受:品格不仅有着莲藕丰富的内涵和精华,更有着莲藕一样的低调和真实。可谓传说中的谦谦君子。
巧合的是,杨树华老师也酷爱画莲。
杨树华,笔名素华、鸿乾,山东新泰人,1956年生于辽宁阜新。中国煤矿美术家协会理事,太原市美术家协会理万柏林美协副主席、西山美协副主席,中国美协山西分会会员。
老子有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革”运动,影响了绝大多数国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也左右了太多人命运的走向。在“停课闹革命”的学潮当中,十多岁的杨树华被迫中断学业,在茫然中蹉跎着华年。
不久,他也因此得福,正在百无聊赖的苦闷时,被喜欢书画的姐姐一手拉进艺术殿堂,开始长达半个世纪的书画跋涉。
那时,在杨树华眼里,书画的世界很神奇。第一次,他亲眼看着,一位画家用饱蘸浓墨的毛笔,在柔和的宣纸上刷刷点点,不一会,一幅生动、逼真、鲜艳的瓜果便跃然纸上。在众人的啧啧称奇的簇拥下,画家悠然浅笑着执杯品茗,隐隐有古代文人墨客之神韵。那种卓尔不群的潇洒,让他心生钦慕之情。
登堂入室,杨树华才发现,挥毫泼墨远远不像自己看到的那么随意。一番照猫画虎下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颇有辛弃疾所说“昨如十三女儿学绣,一枝枝不叫花瘦”的笨拙和稚嫩。反省之后,他意识到差距,于是奋发图强,陷入了“不疯魔,不成活”谶语中而不能自拔。有时,类似孩童,夜以继日地沉溺于中国画的“意、法、理、趣”中,不知东方之际白;有时,状如信徒,面壁悟道般如痴如醉地思考;有时,仿佛苦行者,连日游走于山水之间描摹山川河流,刻画一草一木。
当时,条件非常艰苦,没有画案,就伏在床上画;没有资料,就剪下报纸上的样本贴在本子上,一次次对比,一遍遍临摹。没有经济来源,就从微薄的零用钱中抠出零星的毛票购买绘画用具;没有教师,就如饥似渴地四处扫听,寻师访教,或步行,或骑车,远赴几十里外听课或观摩。勤奋的写生和频繁的社会实践,让他对中国画技法的理解茅塞渐开;李振鸿、李延生、杨之光、赵梅生、宋树德等老师有的放矢的点拨,让他眼界大开;而经过长期、反复的临摹和对古代名画及理论的研究和揣摩,更让他体会到拨云见日般的深刻领悟。随着对中国画的笔墨、构图和理念的深入了解,杨树华的画技就有了长足的进步。在众人的眼里,他的作品是“画山山巍峨,画水水自流”。老师点评:画作中规中矩,有模似样,一见即佳,此能品也。
杨树华深知:中国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而中国画的精髓也一定隐藏于中国古代浩如烟海的经史典籍之中。为此,他不仅苦苦研究、临摹《芥子园画传》、《三希堂画宝》、《吴友如画宝》,《小山画谱》、《张子祥课徒画稿》等中国绘画领域中的专著和摹本,而且兼收并蓄,读诗经,看论语,悟诸子百家。尤其对老子“道法自然”所阐述天、地、人及自然的哲学观点,感触颇深,心灵为之一亮,眼界为之一宽,就此找到自己绘画的主攻方向,自然界的精灵——花鸟。
杨树华认为,中国绘画追求本体语言,其笔墨就是书画家的身体语,就是一个画家精气神的具体体现和修养境界的践行。
为此,他用心观察万事万物,认真捕捉对象的特征,深入研究技法,专注经营画面。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寻找创作的结合点,在写意和工笔当中寻找画面的繁与简。他常说:“人有精神,画才精神,否则如花遇旱,缺少了灵性和动感,失去了精神和境界。” 在学习前人绘技法的基础上,他特别看重绘画的“气场”。他认为:“气如高山之坠石,要有力量、有速度,要虚实相生、浓淡、疏密、轻重,用气得当,画面才会达到“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境界。
为此,他潜心研究古今书画名人之神韵,苦练绘画“气”功。黄宾虹的浑厚之气、潘天寿的一味霸气、傅抱石的潇洒之气、吴昌硕的金石之气,齐白石的天真之气,陆俨少的烟雾之气,都让他受益匪浅,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高洁之气”。
在积极汲取传统绘画用笔、线条、用水、着色、用墨等技法的同时,杨树华老师还力主作品的“创新”。他说:“创作,创作,只作不创,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 他深知,中国花鸟在古代已经达到很高的高度,今人绘画,即便是达到精妙绝伦的境界,也只是模仿前人而已,而古人绘画中体现的历史感和沧桑感是今人所无法具备的。
凭着对中国绘画的痴迷和执着,本着追求大美不雕、苍茫写意的理念。杨树华努力探索中国传统花鸟在写意的笔墨形式,他尝试把绘画的技法融入书法的元素。吴昌硕先生是书法入画的集大成者,他的作品无论是书法入画,还是造型笔墨构图也都超越了前人。吴昌硕的画金石气息,笔力雄浑,设色浓丽,笔法和墨法富于变化,尤其是以草书、篆书如画,画气不画型。为此,杨树华老师积极借鉴吴昌硕画法的精髓和书法的精华,将其融会贯通在自己的画作中,并且大胆运用色彩,形成了自己古朴、凝练、宁静、平和的绘画风格,也从此开拓了一片新的天地,他的作品得到众多老师和专家高度的评价和认可。
多年来,他创作的中国画作品曾入选海峡两岸中国画展,央视书画频道开播书画名家展,山西当代中国画展玄中杯书画展、和谐中国书画展、向新杯书画展、笔墨新象中国画展、山西省中国画展、山西美术作品展,并多次获奖,山西省煤炭系统书画展曾获特等一、二、三等奖,十佳作品奖,全国煤炭系统中国画优秀作品展并获奖。作品被多家报社、杂志、画册登载或专题介绍,多家电视台采访,多幅作品被省民俗博物馆、央视书画频道和收藏机构个人收藏、拍卖。
杨树华老师说:“一个好画家,不应该是随波逐流的人;一个艺术家,一定是有思想深度的人。只有在孤独中深刻的思考,他才能与心灵对话,才能与先贤对话,才能与历史对话。”近年来,大量的中国画和书画家拥入市场,面对名利的诱惑,有些书画家心态浮躁,急功近利,使书画界出现了泥沙俱下、鱼目混珠的状况。不仅影响了有些画家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影响了画家的追求和声誉。
对此,杨树华深有感触,他认为:绘画不是炫耀,也不是商品,更不是为了参展参赛。而是内心的自然表达,是灵魂的真实涌动,只有摒弃浮躁和名利,坚守初心和节操,才可能创作出精品。
杨树华老师喜欢传统,非常陶醉于陶渊明先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和自然。他诙谐地说:“自己就是一位华农,非常享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平素,或与二三同志雅集,品茗交流;或枯坐于花鸟世界,埋头写生;或独立于案前,挥毫泼墨。近来,他更是深居简出,参加的活动越来越少,参展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反之,案前作画的时间越来越长,凝神思考的时候越来越多,因而,创作的精品也越来越多。
近来,他创作的《雨荷情思》、《鸣秋图》、《一品清莲》、《水绕荷香》等作品,引起业内认识的高度评价。前不久,在山西煤炭系统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活动中,他的国画《秋山胜境》荣获十佳作品称号,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杨树华老师的画作前,捻茎笑言:“此画蕴藉多致,耐人寻味,妙品,妙品。”
正如杨树华老师画作的主角——莲花,他始终秉持着自己的人生准则,虽无一丝傲气,却不乏铮铮傲骨。在人生的旅途中,他在追求自我的自由,追求心灵的自由,追求创作的自由。他很喜欢宋人秦观的《纳凉》诗句: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他的人生境界,让我自愧不如。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脑海里飘过一段歌词“原生命化作那朵莲花,功名利禄全抛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