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85|回复: 3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 马小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 08: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颖剑 于 2018-10-1 09:08 编辑

散文.游记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
马小君

     初秋,凌晨零点40分,首都北京国际机场。
    伴着一阵呼啸,一架大型客机沿着跑道疾驰,随即便腾空而起。1000米,3000米,5000米,7000米,一路攀升,直到11125米。速度也由430公里,加速到540公里,750公里,直至942公里。
    升空后,飞机调整方向,向着西北,向着遥远的俄罗斯飞去。
和许多中老年人一样,到俄罗斯去看看是我多年的夙愿。小时候读苏联的小说,看苏联的电影,听苏联的故事,还有在街上看到的苏联专家,尤其是初中、高中学了五年的俄语,更让脑子里早早就形成了一个苏联抑或俄罗斯的情结。记得上小学五年级时过六一儿童节,我穿着白衬衣、蓝裤子的队服扎着红领巾在路上走着,一位身材高大的苏联专家走过来,专门伸出手和我握手,他和蔼地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你好,小朋友!”那亲近、那友好,让我激动了好几天。
    客机在平稳地飞行,座椅前的小电视屏幕上显示着飞机飞行的轨迹:北京,承德,乌兰巴托,乌兰乌德……
    北京到莫斯科距离是6400多公里,北京时间和莫斯科时间的时差是四个小时。整整八个小时后,莫斯科时间凌晨4点40分,飞机在莫斯科“爷爷的房子”国际机场平稳降落,机舱内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莫斯科
    莫斯科是座森林中的城市。从机场到市区四五十公里的路上,道两旁是一望无际的茂密森林,其中多是挺拔的白桦树、白杨树。快到莫斯科近郊了,导游指着路左侧一条林间小路说:“这条路就通往列宁晚年养病的住所,他的妻子克鲁普斯卡娅陪着他在那里度过了他最后的岁月。”车一闪而过,我看到路边悬挂的木牌上,有俄文“列宁”的字样。
    进入莫斯科市区,导游先安排大家吃早饭。在一处绿树掩荫的街区大院,我们进了一家由哈尔滨人开的中餐馆。八人一桌,凉拌黄瓜,辣子白菜,花生米,酱豆腐,馒头、稀饭尽管吃,大家坐了一宿的飞机,早饿了,一阵狼吞虎咽,饱了。吃完,大家才生发感受:这,这跟没出国一样!
    莫斯科市是由多个区划组成的现代化大都会。按旅游路线安排,我们先去了距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谢尔盖耶夫镇,参观了俄国著名的东正教修道院——三一修道院。教堂,圣水,壁画,修士、修女和信徒,他们在圣殿的虔诚,对圣像的膜拜,让我们肃然起敬。导游的引领和讲解,给我们这群刚进俄罗斯的中国游客,立马上了一堂东正教是如何引进俄罗斯的生动的历史课。学着人家的样子,有一两个人甚至对着圣像在自己的胸前划起了十字。
    修道院门口广场上,一溜纪念品摊贩,这颇吸引女同胞的眼球。趁着集合时间还不到,大家一窝蜂地围了过去。有保尔·柯察金戴的那种尖顶红军帽,有船形列兵帽,有前苏联时期的邮票、奖章、勋章,更多的是俄罗斯套娃和望远镜。大家东看看,西瞧瞧,因为是第一天到俄罗斯,少有掏钱买的。
    回到莫斯科市,我们住进了近郊的“旅行者之家”旅馆。这是座庭院式宾馆,由六七座红楼依次围成一圈。院落宽阔、整洁,树木参天,树叶时不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显得环境格外幽静。傍晚,我们几个坐在庭院的长椅上聊天,切身感受了一下《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吹……”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久已向往的莫斯科红场,瞻仰了列宁墓。高高的克里姆林宫红墙脚下,依次排列着前苏联各个时期伟人的墓碑,有雕刻的头像和俄文姓名。排队、安检,不让带照相机、大挎包。我们进入了瞻仰通道,着装整洁的俄罗斯工作人员和军人站立在拐弯处,导引人们行进到列宁墓入口。列宁墓是座深红色方形建筑,约二三十米长,两层楼高。整个陵墓庄严、肃穆、简朴。陵墓入口门楣上镌刻着列宁的名字。进门后左拐,下台阶,右拐,再下台阶,进入墓室。在微弱的光线下,列宁的棺木停放在墓室中央。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导师列宁静静地躺在透明的棺罩中,两束特制光柱照在他的脸上和手上。我停下脚步,向这位伟人三鞠躬。
    莫斯科红场正面是克里姆林宫城墙,右面是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左面是瓦西里升天大教堂,城墙对面是一座现代化大商场。由于要搞军乐节演出,红场中央搭起了主席台和看台,脚手架和蓬布占去了很大空间,加上大商场前一字排开的冷饮摊点,记忆中应该是神圣的地方,却凭添了许多浓重的商业化色彩。
    红场门口左侧,是亚历山大花园,著名的无名烈士墓就在花园东面的克里姆林宫红墙下。一顶钢盔,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身穿礼服的两名俄罗斯卫兵一动不动地守卫在两旁,气氛肃穆而凝重。我们刚到这里,正赶上卫兵换岗,许多人赶忙举起摄像机、照像机,把这一庄严仪式记录下来。
    第三天上午,我们进入了举世瞩目的克里姆林宫。克里姆林宫并不是一所宫殿,而是一组由政府办公楼和教堂组成的建筑群。整个建筑群座落在一片高坡上,红墙环绕,巍峨高大。接受安检进入大门后,我们零距离地接触到俄罗斯政治的心脏。大院整洁、干净,游客参观路线与俄罗斯首脑官员上班进出路线用线绳隔离开来。那是总统办公楼,列宁曾在一层办公,斯大林曾在二层办公,现在的总统在三层办公。那是智囊团办公楼,那是大会堂,那里是军事枢纽库。道边上,摆放着一座巨大的铁锺和一墩厚重的大炮,都有几百年历史了,吸引着参观的人们。
    在克里姆林宫的教堂广场上,依次矗立着圣母升天大教堂、大天使教堂、伊凡大帝钟楼、耶稣基督教堂和天使报喜教堂。在一个国家的首脑机关所在地,竟有这么多教堂,实在是没有想到。在圣母升天大教堂里,听着导游的详细讲解,我们又受到了一次东正教的洗礼。
    下午,我们来到莫斯科郊外新圣女公墓,里面有沙皇时代、前苏联时期和当代已故的众多名人的陵墓。陵墓墓碑上有故人头像、有艺术雕像,堪称雕塑艺术博物馆。陵园围墙外,是一池湖水,叫天鹅湖。导游说,柴科夫斯基的芭蕾舞《天鹅湖》乐曲,就是在这儿得到灵感,创作出来的。

    本来要去莫斯科二战胜利广场参观,正赶上这天是莫斯科建城纪念日,市政当局要搞庆典游行和大型娱乐活动,所以我们只能在广场外围照照像,到附近的俄式凯旋门看看。
    俄罗斯幅员辽阔,有1700多万平方公里,1·4亿人口,而莫斯科市就有1300万人口,占全国人口的将近十分之一。因此,她和世界上其他大都会一样,尽管道路宽广,纵横交错,仍赶不上需要,堵车现象也一样让人头疼。于是,许多人的出行,便选择了地铁。
    莫斯科的地铁方便、快捷,与众不同的是它距地面的垂直深度竟达一百多米,据说是如遇战争能起到防空洞的作用。乘地铁先坐手扶电梯下到底层。电梯通道灯光明亮,上下电梯同时对开,乘坐电梯的乘客排成两溜长龙缓缓对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或微笑,或点头,彼此友善地打着招呼。底层站台是间拱形的大厅,墙上镶嵌着巨幅壁画,整个站台华丽典雅,宛如一座艺术殿堂。到俄罗斯旅游,参观莫斯科地铁已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景点项目。而且,第三天晚上我们赶火车要去圣彼得堡,遇上街道大堵车,就是由旅游大巴换乘地铁才搭上了那趟城际快车。




3.jpg
1.jpg
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08: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颖剑 于 2018-10-1 08:56 编辑

圣彼得堡
    凌晨五点,我们下了火车,在朦胧的晨曦中来到了圣彼得堡。这座座落在波罗的海芬兰湾的海滨城市曾是沙皇时代的首都,也是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爆发的地方,苏联时期叫列宁格勒。“格勒”,就是俄语中“果拉特”即“城市”的音译。圣彼得堡现有人口480多万,是俄罗斯第二大城市。这座当年由彼得大帝在沼泽地上建立起来的城市,由于历代建设中吸收了众多欧洲古典城市建筑的精华,且保存完好,已成为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
    圣彼得堡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虽然没有来过,但印象却太深了。那是因为在“文革”十年中,绝大多数电影被封杀,只有《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以及几部朝鲜电影、阿尔巴尼亚电影让演,所以对这两部前苏联电影,我就看了不下十次,里面的台词差不多都背下来了。《列宁在十月》就是发生在圣彼得堡的故事,冬宫啦,阿芙乐尔军舰啦,斯莫尔尼宫啦,等等,人们记忆犹新。今天真真来到这里,还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激动心情。
    我们先到了涅瓦河畔的彼得保罗要塞。这是当年彼得大帝几经征战,在这个通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修建的一座抵御外人入侵的要塞。整个要塞周围是坚实而厚重的墙体,墙体朝外是一排幽深的枪眼,面对涅瓦河水的波浪冲击,它岿然不动。据说这个要塞自建成后,就再没有哪个外敌敢从这里进攻过。因此,这个要塞后来被移做它用,成为沙皇关押政治犯的监狱。历史上皇族中出现的反叛分子、十二月党人中的革命分子以及曾经参与刺杀沙皇的列宁的哥哥,都曾经在这里被关押过。
    彼得保罗要塞大院中央,是一座高大辉煌的宫殿式建筑——彼得保罗教堂,建于1712-1733年。教堂外形宛如一艘十八世纪的船舶,塔楼高耸的尖顶直插云天,像航船上的的桅杆。教堂中安放着俄罗斯历代沙皇、皇后和家人的陵墓。在院落禁闭室前的小广场上,有一尊彼得大帝的铜塑坐像。铜像以“抽象式”的表现手法塑造,人们纷纷过去照像留影。
    参观冬宫是这次旅游的重头戏。冬宫是过去沙皇冬天居住和办理朝政的地方,也就是皇宫。与此对应,夏宫是沙皇夏天居住和办理朝政的地方。冬宫背靠涅瓦河,与彼得保罗要塞隔河相望。从正门前面看,冬宫是一座半环形三层建筑,有点罗马式建筑味道。从整个建筑格调看,则和圣彼得堡街区大多数建筑一样,是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巴洛克风格的特点就是大量使用夸张、奔放、富有表现力的建筑形式。冬宫内部装潢富丽堂皇、气度非凡,陈列着油画、雕塑、瓷器等艺术品和古董、古战车、古代兵器等文物。像我国的故宫一样,冬宫也是一座国家博物馆,据说馆藏艺术品270万件,如果每分钟看一件,需要5年时间才能看完。
    我们依次参观了沙皇的会客厅、大臣的议事厅、皇家舞厅和放置着沙皇金銮宝座的中央大厅。各个展厅的墙壁上,是名家绘制的油画作品。油画的主要内容有两方面,一是俄罗斯历代征战南北、屡破敌军、开辟疆土的元帅、将军,再是反映东正教教义的宗教典故。两者交融,给人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和浓郁的宗教气息。

阿芙乐尔
    午饭后,我们驱车来到涅瓦河边,参观了停泊在这里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声炮响,就是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向俄国资本主义的最后堡垒——冬宫开炮发出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排水量7000吨,这在1917年时,无疑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舰之一了。舰上的波罗的海舰队的水兵,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和工人、农民一起,举行武装起义,推翻了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红色政权。这艘战舰后来还参加了苏联伟大的卫国战争,立下了新的战功。
    登上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甲板,钢缆、救生艇、了望台,特别是前后两座火炮,保存得完好无损,油漆得干净整洁。尽管历经百年之久,整个战舰还和新的一样,好像随时能开出去再投入战斗。
    傍晚,我们来到了斯莫尔尼宫,这里曾是一所修道院,十月革命时,武装起义的总指挥部就设在这里。高高的教堂上尖塔耸立,周围的楼房蓝白相间,干净整洁,庄重大方。门口广场上,一位漂亮的青年女教师正带领一群同学在做游戏,孩子们玩得很开心。将近一百年前由他们爷爷的爷爷在这里掀起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大革命,不知如今这些孩子们是否知道。
    “兹得拉斯得乌耶特,乌其捷利尼擦!”(您好,女教师!)我用太原口味的俄语与那女教师打招呼,并比划了一下,示意可不可以和她一起照张像。她笑着走过来站在我的旁边,于是在我的相机里又多了一张中俄友好纪念照。

芬兰湾
    傍晚,我们下榻在芬兰湾海边的“海洋船站”宾馆,这里同时也是码头。码头上停泊着一艘巨大的游轮,那是欧洲其他国家游客前来圣彼得堡度假乘坐的轮船。他们白天到市里游玩,晚上就住宿在轮船上,也就不用再花钱去租住宾馆了。
    晚上九点了,天还大亮着。在嗖嗖的海风吹拂下,我们漫步在芬兰湾海边。一波又一波海浪拍打着、冲刷着堤岸。防护栏杆边,游人稀少,只有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小青年在逗留,盘桓。远眺波罗的海,在通红的晚霞之下,烟波浩淼,神秘莫测。一艘参加过二战时期的快艇停放在岸边,供人们参观、照像。
圣彼得堡邻近大海,纬度高于莫斯科,所以气温较莫斯科要低,我们都增添了衣服。据说,由于这里离北极圈较近,每年夏至前后一个星期,白昼竟达23个小时,夜晚只有一个多小时。于是人们利用这周时间,举办各种活动,天天狂欢。
    到圣彼得堡的第二天,我们去参观叶卡捷琳娜宫和夏宫上下花园。大巴出了市区向南前行,路过一个转盘广场,广场中央是一组高高的群体雕像。导游说,这是为纪念二战时期列宁格勒人民整整抵抗了900天德国侵略军的包围终于最后取得胜利而树立的。应大家的一再要求,司机在附近停了车,我们得以下去照像留念。
    夏宫上下花园位于波罗的海芬兰湾海滨。这里形态各异的喷泉星罗棋布,镏金的健男、仕女艺术雕像散立在花园喷泉之中,金光耀眼。沿着修剪整齐的绿化带,我们来到海边,一大群鸽子在岸边砂砾中寻找着食物。在绿树丛中的一块空地上,又一座彼得大帝的塑像巍然矗立。这位英雄若有所思,凝视着远方。
    这次来俄罗斯,走了两个大都市和两个卫星小镇,看到了众多的塑像:彼得大帝、尼古拉一世、战神苏沃洛夫将军,还有列宁、朱可夫元帅,也包括普希金。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俄罗斯是一个崇拜先贤、崇拜英雄的民族,也正是因为有这些历史上的贤哲、英雄,所以他们的国家才有了那么博大精深、辉煌灿烂的文化,他们的后代才享有了这个全世界面积最大的国土,并赋予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和广袤的森林。


    圣彼得堡属滨海城市,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蓝天白云,转眼就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下午,在瓢泼的大雨中,我们登上了一艘游船,沿着涅瓦河到出海口芬兰湾一游。
    喝着伏特加酒,就着鱼子酱,游船在海风和疾雨中破浪前进。随着一阵手风琴和萨克斯演奏的欢快乐曲,一场俄罗斯民间歌舞表演开始了。那位身着哥萨克军服的小胡子歌手首先来了一首原汁原味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接着又演唱了《红梅花儿开》。一对青年男女表演的歌舞小品,讲述了一个从恋爱到失恋又到和好的故事,表演诙谐、幽默、夸张,令人捧腹。演出在小合唱《喀秋莎》中结束。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全体演员在谢幕时,用中文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在异国,在美丽的涅瓦河上,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上个世纪中苏友好的时代。
    的确,在俄罗斯只停留了短短的一星期,却时不时感受到俄罗斯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在叶卡捷琳娜宫门前广场上,一支小乐队正为一对举办婚礼的年轻人助兴,见我们围观,竟变换了曲目,奏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一次,在“海洋船站”码头,一个工人模样的俄罗斯老师傅拉住我,用中文问我:“中国人?”我用俄文回答说:“达,契达依。”(“对,中国人。”)他又用中文说,“中国人,你好!”我说:“兹得拉斯得乌耶特!”(俄语:您好!)
    我经常用太原味儿的俄语和遇到的小朋友简单对话,他们的父母总是在一边友好地笑着。“亚,依杜,赴莫斯科瓦。待?”(我要去莫斯科,你呢?)看见有几个小孩子在广场上乱跑,我喊道:“涅,涅特,波拉依基达毛”(不,不要,该回家了!)可当人家用俄语和我交谈时,我又傻眼了——我就会那么几句!记得那是在圣彼得堡一家商店,一位很漂亮的俄罗斯女售货员见我能说两句俄语,就飞快地撕下一张纸,给我写了一个条子,塞到我手里。我拿过来使劲辨认,人家的俄文写得流利、工整,但我却一概不认得。无奈,这封“私信”只得到第二天找导游给翻译一下。原来是那女售货员是问我为什么妻子没有戴金首饰,是不是买一件?闹得我一夜没睡好觉!

    在俄罗斯旅游的一星期过去了,我们赶往“爷爷的房子”机场。路两边,古老的、现代的和正在建设的高楼大厦一一闪过,思绪也随之从历史的追寻中回到了眼前。
    “瞧,那是中国上海西北建筑工程公司正在承揽建设的高档住宅小区!”导游指着路边的施工现场说。我们看到了:一栋,又一栋,有四五座楼盘拔地而起。
    的确,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浪潮给中国也给俄罗斯带来了发展机遇,也带来了巨大变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已成为当今时代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共同特点。
飞机又一次腾空而起,向着东方——
    再见了,莫斯科,再见了,俄罗斯!

                               2018年9月


4.jpg
5.jpg
发表于 2018-10-1 16: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老是我非常尊重的文学前辈之一,这次的如约而至尤其让我感动。力作《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文笔洗练,笔触细腻,使人身临其境,如同免费去了一趟俄罗斯。希望能够看到马老更多精美的文章。颖剑帮忙配的图片,与文章相得益彰。多谢了。
发表于 2018-10-9 15: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是不喜欢看游记的,因为看了之后会难过!因为我去不了哦……
但是,马部长的这篇游记很好!细节的描写,让我感动!
最后,想要八卦的问一句,您给您夫人买首饰了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