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22|回复: 4

合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1 08: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合影
-周永胜


杨副经理内退二年,今天正式接到组干处的退休函。望着这薄薄的一张纸,杨副经理的眼球涩涩的,眼眶润润的,脸颊热热的。六十岁,这身子骨还年轻啊!
杨副经理心里唠叨着,有点无所适从。内退这二年,杨副经理就再也没有到过办公室。他把搬回家的那一大摊东西分类整理了一番,有书籍、有荣誉证、有纪念品、还有一大包就是照片。
让杨副经理感慨万千的莫过于这些照片了。一名煤场工人,从班组长干起,到装运站副站长、站长,再到煤业公司生产副总,杨副经理凭着自己的精明强干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天地。在这些照片里,记载着他每一次荣升的时间、地点,记载着周围那么多甘当绿叶的同事战友。站在那高高的宽宽的珠砂红的花岗岩台阶上,背后是煤业公司雄伟壮观的办公大楼。毕竟,在这样的地方合影是有讲究、有规格的。那羡慕的、惊奇的、嫉妒的目光永远定格在照片里,每一次翻看一张合影,杨副经理都有一种冲动的感觉,那呼之欲出的每个人成为杨副经理百看不厌的一本本精良画集。
对照片的保存,杨副经理下了不少功夫,跟上级领导的合影、跟公司内部领导的合影、外出培训的合影、跟同事的合影、山山水水风光照、自己的工作照、休闲生活照,杨副经理分门别类,装了整整五十多个影集盒。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一个人在一个单位能有一席之地确实不易。内退的这一年,杨副经理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这些影集的整理上。他那有条不紊的工作习惯,他那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风,他那“不怕慢,就怕站”的人生哲理,让他的妻子赞叹不已。
“老杨,有这么多朋友和你在一起,你不会寂寞的。你不是说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故事吗,你就把这些故事好好整理整理,说不定还能拍部电视剧呢!”同样退休在家的妻子王老师原来在电视台工作,退休了也忙得外出搞配音,日子打点的有声有色。看着围着照片团团转的老杨,王老师总是充满热情和希望。“不管怎样说,你开心就好。咱们楼上二层的刘总,退下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人也不见,这不,三个月就完了。去了那头,也不知道马克思怎么跟他说,唉,肯定会狠狠批评他,说他死脑子一根筋想不开,看那追悼会,稀稀拉拉的,道是他那张黑白照不错,挺精神的。我记得,那是你给拍的吧。”
王老师越说越远了。杨副经理不满地瞟了一眼妻子,“你这个小区广播站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呀。人总有一死,嗨,不说了。马克思也不希望他死呀。” 杨副经理不知道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其实,杨副经理也不想下楼去。下了楼,人们免不了问长问短,说三道四。杨副经理最讨厌这些话题了。不接应不行,说你牛逼,接应了也不行,五眉三道的瞎应承,还指不定招来什么不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困在家里也比招惹是非强。
有时候,杨副经理站在凉台上,一站就是大半天。
楼下坐在树荫下打扑克、下象棋的那几摊子人整天吆五喝六,嗓门大的能吵翻天。平日里喜欢摄影、书法的杨副经理不会打扑克下象棋,下了楼也是“楞子”一个。杨副经理心里痒痒,也想做点什么,可是做什么,和谁做,怎么做一直纠结着他。杨副经理清楚,闷在屋里,迟早会生出病的,他可不想早早去见马克思。刚退下来的时候,自己也应聘了一些单位,人家一听说是国企的大干部就摇头了,还说什么“那些人手大,只知道糟蹋,我们庙小,实在不敢容纳”之类的风凉话,直听得让人汗毛倒立。道是那些退下来的技术工人成了香饽饽,你家抢了我家抢,吃香得不得了,每月工资四五千,比上班还高出一截子。
“我说老杨,我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这照片再精贵也就是个资料。你知道有多少人想知道这些资料背后的故事吗?你们煤业公司是市里的纳税大户,影响那么大,创造了那么多辉煌,这么好的素材,这么好的发展历史,你应该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呀!好,咱们现在就满足大家,你搞个展览,你来当解说员,咱们小区肯定会轰动的。更何况,你还是省摄影协会会员呢!现在该你发挥强项了!”王老师情不自禁,一片慷慨。
杨副经理一会儿端详着那厚厚的一大摞影集,一会儿又探出脑袋望望楼下,妻子的一席话在他心里七上八下开来。是呀,守着这么大一个聚宝盆怎么就不知道让它熠熠生辉呢。杨副经理拍拍脑门,他觉得这套方案确实可行。
为了稳妥起见,杨副经理很快地写出这次图片展览的预案,展览主题确定为“煤业公司的昨天、今天、明天”,参展场地就在楼下,包括三张长条桌,两把椅子、十个马扎、一本记录本、一支碳素笔。
下午六点钟光景,杨副经理和妻子一股脑儿把东西搬下了楼,长条桌上,杨副经理铺上一大块白色台布,上面方方正正地摆放了六本影集。
盛夏的斜阳将梧桐树照耀的格外迷人,在疏疏密密的阴影下,杨副经理坐在椅子上,忐忑地注视着过往的每个人。
大家真的会接受这些照片吗?
“哟,杨副经理,什么风把你从笼子里吹出来了。呵,搞影展了,不简单。”平日里爱打扑克的老周大嗓门吆喝开了。“快来看了,杨副经理搞影展了,煤业公司的昨天、今天、明天,快来看了,杨副经理搞影展了,煤业公司的昨天、今天、明天!” 老周的大嗓门震天响,很快就招来一批人。
几个煤业公司退休的老职工半根烟功夫就聚了一大圈,他们伏在桌子上津津有味地翻看起来。
“这不是咱们老局长吗?看,中山装的领子还是个假的。那阵子局长也太艰苦了。现在哪有这种人?”
“快来看,这不是老邱家的二小子?,人模狗样的,现在也当经理了。原来打架斗殴的混世魔王出息了。”
“出息个狗屁,还不是有个好老子,要不,早蹲号子了。”
“这些个人,有见过的,大多没有见过。好歹也是个展览,这么些人什么意思,一字摆开站到那,卖不了似的。”
“杨副经理在这,小脑袋小胳膊的,那年是公司劳模吧,看那红花,看那小嘴乐的,小样吧。”
“弟兄们,你们仔细看看,那会儿的人都是嘴大、脑袋小。那年头生活水平就是不行。看现在方头大脸的,是呀是呀,后面的就什么头什么脑了,就气派了。”
“现在人们会糟蹋了,糟蹋到脑袋上了,没看了,变形了,认不出来了。”
……
杨副经理在场子里转悠着,听着人们的纷纷议论,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什么小脑袋小胳膊的,什么猪头猪脑的,一句比一句像刀子。这不是骂人吗?
不知什么时候,老周贴在了杨副经理身边,他冲着杨副经理低声说“我说老杨,怎么都是和领导们的合影呀?不对吧,煤业公司的昨天、今天、明天也不是这几张合影就能说明问题的。那么多一线工人,他们呢?家里还有什么宝贝,老杨你也不用藏着掖着,都通通拿下来,让弟兄们好好开开眼。大伙也想鼓舞鼓舞,激动激动。”
老周的一句话让杨副经理纳闷了。这合影也是历史呀,再说,这些合影里的人都是煤业公司的精英骨干啊,他们的故事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就说老邱家二小子,二期扩建工程、招商引资,多着了,干了那么多事,怎么就没有人哼一声?一个企业的发展,离开这些主心骨行吗?什么水平,什么素质?杨副经理耐着性子听完老周的话,不大一会儿就草草收场。
梧桐树下,打扑克、下象棋的叫喊声顷刻又此起彼伏。
杨副经理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这次影展会如此惨败。他翻开记录本,里面还真有人留了言。“老杨影展不为怪,相机天天身上带。跳上蹦下找焦点,大头大脑不见外。张张合影难释怀,笑容堆脸弥勒来。车间工人靠边边,炉火红红看不见。镜头里外两重天,这样照片也叫展?”
杨副经理仔细地看着、玩味着,脸通红通红。
“我说老杨呀,你脑子进水了。高扬主旋律,高扬主旋律,你主题是不错的,可惜内容太差了。我以为你会把好这个关!现在听到的假话还少吗,就连人们看到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拿几张合影想干什么?严重的官本位思想。看看,你看看,你那么多影集,你好好整理整理,我就不信没有几张反映老百姓的。人家老周说的有道理。”望着一筹莫展的老杨,妻子也来劲了。
杨副经理失眠了。他非常清楚,在那五十多本影集里,确实很难找到几张反映基层工作的照片。尽管自己也经常下基层,尽管自己脖子上也常常挂着照相机。不过,在自己印象中,他还从来没有一次真正的把镜头对准基层那些一线工人们。道是利用出差机会,自己拍了不少风光照,得过不少奖。
辗转难眠的杨副经理从床上一骨碌下了地,他端坐在写字台前,台灯也不开,闷闷地抽起烟来。往事如烟,但是怎么也没有个头绪,怎么也清晰不起来,一切都懵懵懂懂的,头上像挨了一闷棍。参加工作三十年来,杨副经理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症状。
这是怎么了? 杨副经理用他那厚实的巴掌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大脑额,他的眼角和嘴角不停地抽搐着,整个脑子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蚂蚁窝,有无数支蚂蚁在不停地吞噬着什么,撕咬着什么。一股股莫名其妙的焦虑和痛苦丝丝袭来。眼前晃动的一张张合影就像一堵堵盘踞在杨副经理心中的城墙,自己看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这直让他脊梁抽经,后脑勺发麻,同时更让他感到惊恐万状。
昔日那个生产骨干、业务尖子杨来福呢?
黑暗中,杨副经理把他的一大摞影集又搬到写字台上端详起来,尽管只能看到黑乎乎一片。
人常说,浓缩的就是精华,自己浓缩的怎么就感觉不到是精华呢?不,甚至还有点扯蛋、滑稽的意思。老周的话确实有道理。“煤业公司的昨天、今天、明天”不是几张合影就能说明问题的。这么低级的错误怎么就犯到自己身上?老周和他的那帮子弟兄有多少是劳模,他们张扬过吗,没有;他们给组织提过要求吗?没有。他们图个啥呢,整天乐呵呵的。自己道是呼风唤雨的,可为什么还会这样愁肠百结?两个儿子早早参加了工作,买房买车结婚生孩子,样样顺水又顺风,愁的应该是那些子女上学没学费,毕业了找不到工作,结婚了买不起房的人呀!
杨副经理苦思冥想,越是找不到自己,就越想找到自己。不知怎么,杨副经理抚摸的那些合影,合影上的那些风云人物,那些风云人物的传奇人生渐渐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什么“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那一张一张的合影中,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聋子的耳朵--摆设。多少年了,自己陪吃、陪喝、陪合影,有多少正经事,杨副经理想不起来,也不愿去想了。一年来的困惑、一年的来迷茫,杨副经理终于幡然醒悟,他明白了一个人的“主心骨”应该是什么,他自己要的是什么,老周他们要的又是什么了。
老周说得对。
豁然开朗的杨副经理突然像个恢复记忆的老人手舞足蹈起来。他开了灯,打开窗户,一股清风扑面吹来。杨副经理索性从厨房里找出两个蛇皮袋,把所有的影集装了进去。
第二天,公司打电话来,说请杨副经理到公司拍退休合影留念照,杨副经理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背起摄影包,早早地到基层装运站了,那腿欢的就像马驹儿溜到草原上,妻子怎么喊都喊不住。
“煤业公司的昨天、今天、明天”摄影展还等着他呢!
发表于 2018-9-22 03:38: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永胜老师是西山小说界的“三周”之一,其小说的谋篇、布局、结构、语言都很有特点,为业内人士所推崇。本篇小说将一位刚刚退休副经理的内心活动刻画的细致入微,栩栩如生,准确地把握住了基层干部退休期内的心理脉搏,是一篇很接地气的佳作。
发表于 2018-9-25 15: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很是细致!反映出来退休干部的真实心态!
其实,一到退休,不仅是领导干部有生活的反差,每个人走到退休时,都会有很大的心里变化和落差!
一个人,工作一辈子,忽然之间停下了奔波的脚步,总是会有许多的挣扎和感慨!!
发表于 2018-9-25 23: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我价值的实现是个人生活和社会活动中的一种肯定,一种存在,甚至是人的全部尊严。可以说,这种价值感超越了财富和物质,它常常裹挟着时间(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媒介)成为人最为本质的追求。小说中刘总的死非常凸显这一价值感的重要性,同时杨副经理摄影展的失败也是杨副经理精神层面上价值感的全面摧毁,由此也就不难想象为什么一次小小的摄影展会让他“眼前晃动的一张张合影就像一堵堵盘踞在杨副经理心中的城墙”如鲠在喉般难受,那可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全部价值啊。

    我觉得,一个企业和公司最大的依靠不是管理人才,不是技术能手,而是基层的员工。他们是金字塔的基石,是企业和公司的根本。现如今时常谈论的企业文化,本质上就是为了加强基层员工的凝聚力,而不是管理层空谈的理念和经历。杨副经理的失败在于过于看重表象和形式,缺少了窥探本质的思考,以为企业的高光时刻便是企业的发展进程,忽略了内在的巨变和坚持。

    我时常想起足球,一次世界杯下来,冠军只有一个,那意味着大多数人都是失败的。可足球的魅力就在于每一场比赛每一个球员对于胜利的执着。同样的,一个企业,能够荣获殊荣的人总是少数,杨副经理这样依靠自己拼搏奋斗顺风顺水走上管理层的不凡经历也是少数,那些能够出现在合影中的少数人仅仅是个人的辉煌和幸运。常若有人一味强调历届世界杯得主的方式来谈论足球,那必然是索然无味的,甚至是一种沽名钓誉的价值取向。我们知道人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平淡无奇的,我们需要从那平淡无奇的人生经历中寻找自己的价值。那些基层员工便是如此,但或许他们平淡无奇中所秉承的自我价值才是最普遍的,才是企业昨天、今天、明天最为核心的体现。

    个人感觉杨副经理最后的幡然醒悟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是一种能够直面前半生价值感塌陷的勇气。
发表于 2018-9-26 10: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欢 于 2018-9-26 11:00 编辑

周哥的语言和结构没得说我想如果每个在位的和每个退休的都能有这样的觉悟那将是一番更美的天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版|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晋ICP备06004231号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