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_文学摄影网

标题: 故土印象 [打印本页]

作者: 李旭    时间: 2018-4-12 12:18
标题: 故土印象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山西人,对于山,始终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好像每天都不得不吃饭穿衣一样,无论你是否乐意,那都是摆在面前的一件不容回避且不得不去面对的事。因为司空见惯,所以视而不见。人是一种充满好奇且喜新厌旧的奇怪物种,尽管正是这一特性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但不得不说,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劣根性。        
        北方人总想着一探烟雨江南的旖旎;南方人却对雄浑壮丽的北方山水惊叹不已;山这边的人总想着去看看山那边是什么样子;山那边的人也在想这边是什么样子。我们一心想象着未知远方的美好,却浑然不觉自己就生活在远方人的憧憬里。
        这样的道理,每个人都懂,但就是无法走出这个怪圈,因为,那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天性。尽可批判,无法改变。
       小时候,我生活在山西人习惯称作 “晋东南”的长治地区。长治东临河南,西偎临汾,东南部耸立着巍巍太行。我一直以为整个河南就是一块广袤无垠的平原,那时,听大人说,从晋城翻过太行山下面就是一马平川的河南了。在大人绘声绘色的叙述后,我无法去身临其境,只好常常想象着这样一幅画面:站在绝顶上,脚下云雾缭绕,衣袂飘扬,背后松柏苍劲,举目穷尽,透过缓缓漂浮的云雾间隙,能看到延展着直到天际的大地,无边的大地上密布着无数的村庄,河流,朝霞铺天盖地,一片金黄灿烂。这样瑰丽的画面总是叫那时的我心潮澎湃。
        后来,这样的情景偶尔出现在动漫里。制作精良的画面,完美的实现了我曾经想象中的样子。同时,也清晰的传达给我一个信息:那样的情景只能存在想象里。
        与想象中的浪漫不同,我生活的地方位于长治以西,从长治盆地越往西行,地势渐高,山间的小平原尽头处,开始出现千沟万壑的黄土梁。沟壑纵横间,土脊或削薄如墙;或突兀皱起;或成断崖;平直的断崖面夹杂着一种赭红色的土,不规则分布着,这种土质地较硬,极有粘性,村人常掺入煤里做成煤膏,封火炉时,压入炉膛中间通一小孔,略见红,红蓝相间的火苗从孔里蹿出,极其耐烧。这种别出心裁的创意,也算是一种地方特色吧?!
        我始终认为,石头是山的筋骨和灵魂,而水则赋予了它灵动和生机。山水相得益彰,才有了令人流连痴迷的绝佳美景。所以说,这种地貌不能称之为山,它属于黄土高原上的丘陵地带,由黄土经年累月堆积而成,地形抬升比较舒缓,沟梁峁台,都有村庄散落着,在平缓之地聚居,规模较大的才有资格称“村”,略小些的叫“庄”,住在山梁上的后缀一般有“峪”或“坡”,在沟壑里的则简洁明了,前面冠以村人大姓,后以“沟”组合命名。
        正如陕北高原给人苍莽壮观的一贯印象一样,这种地形带给人视觉上的冲击同样令人震撼。它既不屑于肤浅的奇秀之感;也绝不苟同幽深的造作;只有真正踏上这片土地,脚踩着源自千万年前留存至今的黄土,在山梁间游走,经过自然之手雕琢后的鬼斧神工,形态万千,一一尽现眼前。
        这种美是一种整体的美,唯有登高俯瞰,才能淋漓尽致的发掘出它原始粗犷的一面。眼前俨然就是一幅活灵活现的立体史册。那些褶皱,那些沟壑,在无尽岁月的刻蚀下,历经沧桑,犹如大地上深浅不一的累累伤痕,又如国画大师在大地上挥毫泼墨,无所羁绊,浑然天成的作品叫人叹为观止。
        不经意间,或许你随手摩挲着的,就是一株历经数百年岁月的遒劲古槐;又或你无意中穿过的那栋不起眼的建筑,其实已经悄然度过了数个朝代的更迭;这时再看那褶皱皴裂的塬茆;层叠的田地;长满青苔的水井;老屋上嵌着的已斑驳却依稀可辨的繁复雕纹;想象着数万年的悠远,不由倏然一惊,一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古朴苍凉,厚重沧桑感会扑面而来。
        日暮时分,循弯曲小径,攀爬,登临最高,寻一处视野开阔处,极目远眺。此时夕阳西下,晚霞半天,千沟万壑色彩斑斓;或近或远处有炊烟袅袅升起;有孩童清脆嬉闹声隐约传来;然后闭目,伴着松涛声传来庄稼青涩的味道,这时另一种复杂的感受油然而生。是壮美?是蓬勃?是感动?还是乡愁一样的伤感?
        水是不可或缺的,水的滋养,不仅使得万物灵动,更重要的是,沉寂的高原因它不再凋敝,尘封许久的记忆因它变得鲜活。一丝涓涓溪流自苍茫的远方蜿蜒而来,所过之处,水草丰茂。据老人讲,这股水源自西面的一座山。越过黄土丘陵,向更西更高的地方,一座山拔地而起,那是一座真正的山,山体雄浑,怪石嶙峋,森林茂盛,那座山叫黑龙泉山。
       山泉逶迤而下,到峡谷瓶颈处被一座雄伟的坝堰迎头截断,水流开始汇集,先是浅浅一滩,日积月累,最终形成碧波荡漾的一座水库。水生植物茂密起来,鱼儿在波光粼粼中游弋,岸边垂柳疏密有致,无论多么炎热的天气,只要往水库坝堰上一站,顿时就神清气爽。水库激活了附近的村落,男女老少都在这泓碧波里自得其乐。
        每逢阳光明媚的日子,水库就像集市一样喧闹起来。女人们挎着篮端着盆,盛着满满的衣物,三五成群一路说说笑笑,相约着去水库浆洗全家人的衣物。那时洗衣服全凭手工揉搓,棒槌捶打,属于纯天然无污染的环保工艺。洗净的床单、被罩等大件织物就地取材,在水库的防洪石上晾晒,在灿烂阳光照耀下,刚出水的织物愈加亮丽,五颜六色的纺织品铺展开来,一件挨着一件,大小各异,图案颜色争奇斗艳,微风拂过,远远望去,起伏的织物犹如盛开了一地的花朵随风摇曳。
        孩童们则忙着嬉戏,通常流行的做法是,用一根绳子系住竹篮,抛入水里,然后静静等待片刻,当收拢绳子拉回竹篮时,沥干水,就会有小鱼小虾在蓝底活蹦乱跳。还有一种创意是,同样用绳子系紧玻璃瓶口,缓缓放入水中,少顷,提起瓶子,灌满水的玻璃瓶里就有惊慌失措的鱼儿。那时,一种体型扁圆,头小身躯大的小鱼最受欢迎,这种不知名的鱼很奇异,它们身上居然覆盖着五种颜色的鳞片,整齐排列的细碎鳞片在阳光里熠熠生辉。
        到盛夏的正午时分,阳光正酣,这时的水库就理所当然的成了雄性的天堂。孩子们脱的光溜溜,在一处浅滩边狂欢。攥着水草,大半个身子裸露在水面上,双脚乱扑腾的是初学乍练者;一脸紧张,摆着僵硬的狗刨姿势,战战兢兢往稍深处摸索的是刚窥门道者;识一些水性的则对这些行径一脸不屑,昂着头,双脚扑腾,在水花四溅中游向更深处。成人的境界是我们望尘莫及的,每次都会有独行的高手,在我们无限景仰的注视下,一骑绝尘,消失在水库潋滟的波涛里,身后只残留着微小的水花。
        在我的记忆里,水库最美的时候应该是日暮时分。此时,西面天空是黛黑色的,群峰环抱幽水静静矗立,水面微波,延展向远方与天接壤,水天交接处,在一片好似梦幻般的朦胧中,隐隐显露出远方起伏的山峦,近处是疏影婆娑,一艘孤舟随波微微荡漾,周遭静谧,看的痴了,在课堂上学到的一些诗词不由就会浮现在眼前,一时间,竟真有些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
         故乡的韵味无处不在,那已经成了深深扎在心里的无法割舍的一部分,那里草木枯荣,故宅春秋,山水流云,乡音俚语,都像烙印一样刻骨铭心,再华丽的语言在它面前也显得苍白羸弱,犹如冰山一角,水面之下才是它深藏不露着的厚重和底蕴。
        有乡愁的人是幸福的。

作者: 屈欢    时间: 2018-4-12 20:56
用文字呈现出一幅依山傍水的景色,写得非常美,非常有画面感。

对于山,我同样有后知后觉的经历,直到长大后见识了南方广袤的地域,才理解山西这块四面环山的特色。

作者: 王欢    时间: 2018-4-13 15:49
山因为有水才有了灵气,水因为有了山才显得妩媚,山水相容才有了那山那水的乡愁。
作者: 姜红    时间: 2018-4-16 14:57
靠山吃山,但不喜山!
靠水吃水,也不喜水!
人就是这样!越是身边的存在!越容易忽略!
犹如逝去的青春!当时根本不在意!过后才感慨“老矣”!
作者: 李旭    时间: 2018-4-27 08:34
老家是一个永不醒来的梦。




欢迎光临 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_文学摄影网 (http://xsbbs.xsmd.com.cn/) Powered by Discuz! X3.4